双星战纪 月球基地 最后的决定

组工人 收藏 3 28
导读:双星战纪 月球基地 最后的决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3/


第一节 最后的决定

修炼----传达----第一次党委会----决定----升空,升空

肖然回来的时候,韩景儒已经在等着他了。

“景儒,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和爸爸妈妈多呆几天。”

“你知道,我父母几乎不干涉我的生活。从小他们就让我自己拿主意。”

的确,肖然知道这一点。当年韩景儒与他一样,以所在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那所工业学校,很多人不理解,以他们的成绩完全可以选择清华或北大的热门学系。肖然和韩景儒曾经谈起过这一选择,没想到两人的想法一样:成为未来国防科技工业方面的专家。于是他们很快成为知交,而且这种友谊越来越牢不可破。

“有什么新闻?”肖然刚进门的时候见韩景儒正在看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他们都是很关心中国周边政治军事环境变化的。

“美国可能要对伊朗动手了,他们在两伊边境结集了30万陆军,小鹰号和艾森豪威尔号航母也被派驻印度洋。可能很快就会打起来,不知道我们国家的反应会怎么样,形式很不利呀。”韩景儒叹了一口气,问道“你这趟去北京如何?”

肖然告诉他都办妥了,等大伙回来一起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两人当晚促膝而谈到深夜。

离半月之期还有三天,肖然决定再练习一下如何运用能量,于是半夜里叫上韩景儒,瞒着刘中华跑了出去。刚遛出门,两人都“卟”地一声笑了出来,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大学时偷跑出去参加“军迷发烧友派对”,被教务处的人抓回去写检讨的狼狈相。

两人很快出了城,到了石柱山脚下。因为地处喀斯特地貌,这里的山奇、险、峻、秀四味俱全,据地理学家说,这个地方的原本连成一体,在震旦纪大冰期后被冰川切割成大大小小的独立部分,于是有的山大而雄,有的则奇而险。“石柱山”就属于后者,这座山位于一个低地冲断层带边缘,山体直径不足1000米,高度却有500多米,三面环水,四面都是绝壁,可谓“一柱擎天”,所以当地人称之为“石柱山”。以前肖然他们也经常到这一带爬山,但对石柱山只有高山仰止,现在它却成了肖然与韩景儒“练功”的首先去处。

肖然与韩景儒齐齐向前一跃,越过了一条20多米宽的小溪,贴附在石柱山的一面崖壁上。没有月光,但两人都有了夜视能力,抬头望向山顶,真高!韩景儒道:“看谁先到达山顶。”肖然欣然点头,与韩景儒像两只大壁虎一样向上攀去。突出的石块、崖壁的裂缝和长在山腰的小树都可让他们借力。肖然接受过量子脉冲的改造,能力要强出许多,但他不愿让韩景儒觉得相差太大,所以不紧不慢地与韩景儒保持齐头并进。不到两分钟,两人已接近山顶,于是双脚在崖壁上一蹬,像两只大鸟一样飞上了山顶。

“嘿,如果我们参加奥运会跳高比赛,准拿冠军。”韩景儒向山下望去,四周一片黛色,晨曦深藏不露,离天亮起码还有两个小时。这里很僻静,随便怎么鼓捣也不会有人知道。

山顶有一个很大的平台,巨石遍布,正可以拿来试招。肖然想起自己半月前试过的功夫,于是举起食指,用一成的能量射出一股激流,向一块巨石冲去。只听“砰”地一声大响,几吨重的巨石炸得粉碎。“咦”,肖然上次用十成的能量射出时,屋顶只穿了一个洞,怎么这块石头会炸开?旋即明白,上次能量是以极快的速度射出,加之屋顶比较薄,所以直穿而过,而巨石直径较大,能量流的速度也不是很快,所以会将巨石炸开。“砰!”又是一声大响,原来韩景儒也在试那一招,结果一样,他正望着肖然,有点不解。

“景儒,你试试让能量在合谷穴盘旋几圈,再突然冲出去。”韩景儒用上了八成的能量一试,果然一举将一块巨石对穿了10多米长的圆洞,如果是肖然,只需要两成的能量就能达成同样的效果。韩景儒自己被这威力吓了一跳:“这招用来打洞还挺有效,就是准备时间长了点。不过对付坚固的装甲之类的东西很适用,至于对敌,完全可以直接击出。”

两人又试了一些新的发力方法,如旋流、气柱、掌力等。用韩景儒的话说,真是达到了“体用双修”。

不知不觉中,一抹朝霞给东边的天空化上了淡妆,群山的轮廓逐渐显现。肖然与韩景儒准备回去,经过一片法国梧桐树时,肖然童心忽起,想试试刚刚想到的发力方法。他选中了一棵腰径逾米的法国梧桐,这种悬铃木科植物树干木质致密、极为坚硬,但生长速度较快,不用担心破坏一棵后会对树林造成大的损失。于是他凝聚能量于右手掌缘,然后用空手道手刀的发力方式以60度角斜向下挥出,十几米外大树被拦腰斩断,带着庞大的树冠轰然倒下,声势骇人。肖然对自己这一掌颇为满意,叫韩景儒依法试试。韩景儒选了一棵直径半米左右的树,手刀水平挥出,几米外的大树晃了一晃,半晌才拖枝带叶地哗拉拉倒下来。原来韩景儒这一掌挥出的能量速度极快,树干虽被水平截断,上半段树还直立在树桩上,一时却也不倒。

两天后,其余几人陆续回来。肖然将大家请到一起,向他们传达了此次与中央领导商谈的结果。并谈起总书记、总理的风范,道:“中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力正在快速提高。这次见到胡总书记和温总理,我感觉这一届中央领导班子是一个求真务实、励精图治的班子,总书记和总理会给中国带来更多希望。我想,中华民族真正重新崛起的日子不远了!”肖然越说越激动了。

几个人的情绪都受到了感染,韩景儒道:“是啊,我们一定要倾尽全力完成这次任务。这将不只是我们为全人类做出的贡献,也将是继四大发明后,中华民族对全人类的又一大贡献。或许当我们回来的时候,中国已经是一个超级大国,但她不会是霸权主义国家,而是领导全世界走向和谐、大同的航标。”

“是的,是的,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袖”尊尼道“这是多么好的事情,美国的末日快要到来了。现在,我们加拿大就已经在开始摆脱美国的控制,与你们走得越来越近了。”

“行了行了,你们在作形势报告呢。别把自已搞得那么正经,那么伟大,我看,就把我们的任务当作星际旅行多好。”葛良有点受不了这么严肃的谈话方式“我们还可以捉几个魔族人回来,办一个外星动物园,我敢打包票,参观的人肯定比迪斯尼乐园多。哇噻,光收门票我们就成富翁了。”

赵宁馨卟地一声笑了出来,梁玲燕拿大眼睛直瞪葛良。葛良嬉皮笑脸地凑过去大声说:“对了,还有你们几个富婆。”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梁玲燕把葛良追打到里屋去了。

肖然发现纪雨蕊一直没说话,低着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脸上一阵白一阵红,于是靠过去轻声问道:“雨蕊,你怎么了?”

纪雨蕊陡然回过神来,急急地道:“没,没什么。我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韩景儒看着纪雨蕊低头出了门,与刘中华对望一眼,眼神中透出一丝疑虑。

纪雨蕊正望着窗外发呆,门铃响了起来。她理了理头发,平稳一下自己的呼吸,缓缓打开门,让等在门外的肖然与韩景儒进来。肖然看了看纪雨蕊的脸色,道:“我们担心你是不是生病了,所以我和景儒过来看看,你没事吧。”韩景儒扫视了一下屋子,将一袋水果放到桌上,道:“这是肖然专门给你买的”。

纪雨蕊笑道:“是你们大伙的心意吧。真是的,买什么水果,我又没生病。何况,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体质,水果根本没什么意义。”见肖然有些尴尬,于是又道:“谢谢你们啦,坐一会吧。看看我的狗窝,哈哈。”

回来的路上,韩景儒沉吟了一会,对肖然道:“你有没有觉得,纪雨蕊一点变了?”

“嗯?” 肖然有点魂不守舍。

“我觉得她的神情和说话与往常有点不一样。”

“是吗?她身体不舒服而已吧。”

“唉,我看你小子已经意乱情迷了。”韩景儒看着肖然,作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去你的!”肖然打了他一掌,笑着向前走去。

“但愿是我多虑。”韩景儒想。

第二天,大家聚集在一起,召开远征队党委的第一次党委会,尊尼和刘中华也以列席的方式参加。

“昨晚,我与总书记和总理通了话。总理告诉我1000名特种兵将在下个月遴选出来,我们可以先到月球基地去作好准备。尊尼已经申请加入中国籍,手续很快会办妥,他入党的问题我请示了总书记,可以不经过入党积极分子和预备党员阶段,破格成为正式党员,并进入远征队党委。下一次开党委会,我们的党委委员满足单数的要求。”肖然向大家通报了一下相关情况。顿了一下,表情凝重地说:“这次党委会的议题只有一个:作出最后的决定,因为这次的任务很艰巨。说实话,连刘大哥都说不清楚到小蓝星后会呆多长的时间,又有怎样残酷的战争等着我们,一旦去了,可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牺牲。所以我认为大家都应该慎重地衡量一下。我给大家3个小时的时间回去思考,刘大哥将会在3个小时后通知月球基地派出运输飞船来接我们。如果有谁决定放弃,可以不用知会我们,只需要不来就行了。我们会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因为这不是我们的义务,所以如果有谁不来,我们不会怪他,他还是我们的朋友。就这样,大家回去认真考虑一下,决定去的人晚上十一点半到石柱山脚下,准备出发。”

大家陆续散去,肖然对仍坐着的韩景儒道:“不回去想想?”

“你知道我的,我决定的事不大会改变。”韩景儒轻松地道“肖然,你这一招很妙。今后如果遇到什么挫折,因为大家都是自愿去的,也不会有不愉快、不团结的事发生。”

“当然,你忘了我爸爸是组织部长?”

肖然与韩景儒相对一望,都会心地笑了起来。

这时,葛良冲了进来:“肖然,你就不会只给10分钟,干嘛定3个小时,谁受得了等这么久?郁闷!”说着一屁股坐在肖然旁边。

“这么快就决定了?到时可不要后悔。”韩景儒调笑道。

葛良一听跳了起来:“谁后悔谁是猪!”

“好吧,我们走。”因为月球基地会提供所有的生活用品,所以他们什么都不用带。临走时,肖然留下了5000元钱给房东,让他给妻子治病。

眼看已经晚上11点20了,其余人相继到达石柱山脚下,可纪雨蕊还没有来。焦急和失望在肖然的脸上复杂地呈现着。

“我们还等什么,她不会来了!”梁玲燕大声说。肖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赵宁馨忙示意梁玲燕不要再说,走到肖然面前,柔声道:“再等一会吧,说不定有什么事耽搁了。”

“时间快到了”肖然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干涩“刘大哥,呼叫吧。”

刘中华取出通讯仪, 联络了月球基地,说:“15分钟后到。”

众人攀上石柱山顶,等待运输船。刘中华高举手中的通讯仪,为运输船提供定位。不一会儿,一阵柔和的轻啸声传来,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飞行器。这架飞船有点象B2隐形轰炸机,机身扁平,头部尖小,两翼与机身融合,向后逐渐展开,酷似一只大蝙蝠。

刘中华道:“这是我们的‘黑蝙蝠’运输船,舱门打开了,大家进去吧。”

大家从运输船侧面的舱门鱼灌而入,肖然不由向后张望。突然,岩边跃上一人,道:“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不是纪雨蕊是谁?

肖然抑制不住狂喜,跑过去拉着纪雨蕊的手进了舱门。

“都到齐了,升空!升空!”

运输船“嗖”地一声直插夜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