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四章 际会风云 第五十八节 风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进入12月以后,辽宁的天气日渐寒冷,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也一天比一天强劲,间或还有大雪。这对于北疆航空高专的飞行训练和新型飞机研制是不利的,在此种不利气象条件下飞行和容易出现飞行事故,因此学校一般都会安排理论学习。但是从12月17日开始,航空高专有了一项利器――风洞。

风洞是飞机研制的一个关键环节,飞机设计方面的许多改进与风洞的空气动力研究有很大的关系。在早期,飞机的各项试验数据完全是凭借设计师一次次飞行摸索出来的,不仅不可靠,而且危险性极大。有了风洞后,就可以很方便的在地面进行测试,既加快了节奏,也降低了成本。

所谓风洞,是由一些象隧道那样的通道所组成,空气按照已知的速度吹过隧道,以便测定风压对原型飞机或飞机模型的影响。(例如从风洞研究可以知道飞机的起落架会大大减低飞机的速度,因此空气功力工程师设计出可收缩的起落架)

设立风洞是航空高专朝着专业化、体系化和精密化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冯如等人虽然有比较丰富的飞机设计经验,但基本是靠聪明才智摸索出来,对于整个科学体系掌握的并不牢固,如果要研制更新、更好的飞机,非常吃力。何峰担任技术顾问后,要求整个飞机设计队伍补一补高等知识的课程,比如微积分、空气动力学等等,毕竟打好基础才能进一步提升设计水平。为了帮助他们学习,他不仅担任了微积分课程的教习,还组织人员,将国际上最先进的理论成果和科研论文翻译成中文供他们学习。经过半年多的学习,冯如等人已经初步掌握了高等知识,开始了技师向设计师的转变。

这一过程,同时也催生了中国科学编译局的诞生,中国有组织有系统的翻译外国著作,始于广方言馆时期,但中国科学编译局无论在经费上也好,在人员上也罢,大大优越之。该部门直接隶属于何峰领导,集中力量翻译各国现行的科技成果(附带一些文科知识),并推动了统一译名的落实,人民大学里有留学背景的教授大部分都是科学编译局的成员。与此同时,人民教育出版社也同时成立,重点出版那些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教科书,小学教科书由北疆方面自行编写,而大学教材,则以国际流行通用的教材做蓝本。很多学生也参与其中,边上课、边讨论,几个月下来,一本较为成熟的教材就基本翻译完成,。

在这个时代,知识产权特别是版权已经有了一定的保护法规,但对于跨国保护,还存在着不足。中国当时也不是《伯尔尼公约》的签定者,即使加入了这个公约,作为研究和教学使用的编译也属于合理利用,不存在侵权责任,更何况这些著作都是公开发行的,那些科学家也很乐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论文――这是对他们努力的肯定。于是乎,最先进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也在教材中有了介绍,美其名曰“百家争鸣”。

何峰今日是特意来视察风洞的,虽然现在规模还很小,结构也非常简陋(由木结构一段段形成),但毕竟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这在世界范围内也是领先的,何峰边走边听冯如介绍,听得津津有味。冯如介绍道:秦国镛作为校长,负责日常教学(飞行教学和设计教学),冯如作为副校长和总工程师,负责日常研发,北疆方面继续巩固和发展下属的三个飞机研制梯队。

“现在整个航校有多少架飞机?有学生多少?”

“整个航校共有130多架飞机,分成三个组:其中20余架早期型号构成丙组,已经退出了现役,作为学生们学习飞行的教练机;90余架作为甲组,负责高级训练和日常执勤;还有近20架作为乙组,作为后备和测试用机……学生现在一共有500多人。”冯如说道,“结合这半年多来的具体教学,我们认为,对学生的培养,要进行专业化分流,不可能也不必要要求学员完全掌握全部科目……现在一般分设计、飞行、指挥和维护四个大科目,要求学员务必精通一个,粗通一个……只是没有学生选择指挥为精通科目,顶多是列为粗通科目……大科目下又设小科目,比如设计,有研究机体布局的,有研究发动机的,有研究材料的,还有研究武器装备的;又如飞行,有专攻投弹的,专攻侦察的,还有专攻截击的……我们认为,一方面可以降低对学员的要求,可以使其早日掌握一门专业知识,避免成为三脚猫,另外一方面,可以合理安排人才,使学生可以早日成军。”

事实上,早期飞机作战,完全是各自为战,既没有塔台,也没有无线电、雷达指示,不选择指挥也是可以理解的。

“很好,很好,术业有专攻嘛!”何峰高兴地问道,“最近有什么成果?”

“最近为了贯彻部长加强学习的指示,我们重点学习和讨论了一些基础知识,成果不是很多,主要是对原有机型进行了进一步的改进和标准化。不过还是有几项设计很是值得称道。”冯如从助手手中接过来一个类似于木杆,中间刻有十字准星的东西说,“部长请看,这是我们刚刚设计出的投弹瞄准仪。其将准星装置在一个标尺上,可以根据飞行高度和航速的不同调节标尺,使准星角度随之相应变化,方便投弹瞄准。经过测试,飞机装上此物后,可以大大提高投弹精度,以前学员们靠目测需要学习3个月才能掌握的投弹偏差率,用上这个仪器后半个月就能达到;而老学员用上这个仪器后,能达到更精确的命中率……现在我们顶尖的飞行员在700米空中,时速90公里的条件下,投弹偏差为距离圆心6米不到,若是再降低高度和时速,准确率还能再提高……”

“很好!”何峰看着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赞叹道,“要形成战斗力,一要靠严格的训练,二要靠先进的设计。战功里有飞行员的一半,也有设计师的一半。还有其它什么好消息?”

“谢谢部长的夸奖,其它主要是在材料部分和动力部分有几项明显的改进。”冯如如数家珍地说了起来,“经过我们广泛的试验,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的材料都可以采用国货,而且质量与进口货相当,甚至更好。比如,国产木材经过研究试验的有十多种,合用的有杉木、樟木、白栗木、白梨木等四种。杉木可以制造机身、机翼、尾翼、机架等部件的骨架,杉木薄片也可以包在骨架外面,白栗木性韧,易弯曲,适于作机样和机身的龙骨或其它弯曲部分,樟木、白梨木都是纹细而质坚,用来作骨架和框架的加强角片最为合适。又如保护木质材料的油漆,是我国的特产,质量比外国货好。保护内部结构使用以桐油为主要成分的油漆,修饰表面则用福建生漆,如制成的杉木机架,就是先上两道桐油,再上一道生漆,最后加上一层抛光漆,不仅光亮好看,阻力小,寿命长,还防渗水……至于钢铁材料完全都是辽阳钢铁生产的,不仅能满足需要,价格也比进口货低很多……只是蒙飞机的布料,可能有适用的国货,但眼下还没有找到。绸市类材料经过试验的约有10多种,其中强度好而质又轻的是茧绸和夏布,但这两者在蒙到飞机骨架上后,如遇潮湿天气,蒙布就变松并产生皱纹,特别是茧绸容易松,虽然北方天气潮湿的时候不多,但为了质量起见,最后还是采用了外国的爱尔兰麻布。”

“这倒也不碍事,还是哪个质量好采用哪个吧,咱们不一定非得要用国货。”何峰拍拍冯如的肩膀,“我听说荣老板最近新开的织布厂马上就要开张了,里面生产不少种类的麻布,你到时候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找到合适的。”

“那感情好,说不定荣老板还巴不得我们去采购。”

“最近发动机研制方面有什么进展?”航空发动机是飞机制造业的核心,何峰一直颇为关注,他始终对上次用手工改造发动机以增大功率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那是救急,不能持续长久。等航空高专一成立,他就把“格罗姆”发动机的1914改进型图纸交给了冯如他们。

早期的航空发动机基本采用了和汽车等路上车辆一致的发动机,采用这种作为航空发动机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体积大、重量大、可靠性差。主要原因就是此类发动机需要有一个连续流动的水冷却系统,并配有一个大散热器和连接管路,造成了重量的上升,同时也限制了航程(没有多余的重量可以用于载油)。而且管路易于断裂或损坏,使得飞行成为一件异常危险的事情。

“格罗姆”发动机是塞甘兄弟发明的,他们意识到了通用发动机的弊端,决定在设计航空发动机时,省去这些装置,仅在气缸上安装散热片,变水冷为气冷以减轻重量。为了保证空气在气缸上持续流动,有效地将热量散失掉,他们采取的方案是将曲轴固定在飞机上,而发动机固定在螺旋桨上。因此,当发动机开始旋转时,发动机随螺旋桨旋转,而曲轴是不动的。这样即使不用水冷却,发动机也不会过热。

为了使曲轴周围的发动机质量保持平衡,发动机采用了星型布局,并选用奇数气缸以使燃烧行程平稳。他们还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汽化器,可以产生混合气体以便被吸入气缸内燃烧。这些带有根本性的改进措施,使“格罗姆”发动机具有很高的功率重量比和良好的可靠性,且由于旋转发动机的飞轮作用,能带来较均匀的力矩,当时的任何发动机在综合性能上都无法同“格罗姆”发动机相比。1908年以后,“格罗姆”发动机被广泛应用于飞机上。1917年前,“格罗姆”旋缸发动机约占80%的航空发动机市场。因此1910年西欧几乎有70家公司制造航空发动机,但到了1916年,这些发动机公司所剩无几,只剩下“格罗姆”发动机独占航空发动机市场。“格罗姆”发动机对航空技术发展的促进作用由此可见一斑。这也是何峰慧眼独具,挑出来生产的决定性原因。

“我们已经基本完成了生产和前期测试,由13个汽缸组成,总功率均值达到140KW,峰值165KW。”早期旋缸发动机有5个气缸,只能发出37Kw的功率,其重量功率比为1.64,1908年生产的后继型可产生52kW—65kW的功率,后来经过改进的发动机气缸数增加到7、9、11个,而功率则提高到74.6KW—120KW。冯如老老实实补充说道,“不过我们在生产时并不是很顺利,这种汽缸对加工的要求很高,我们一开始生产了7个,其中居然有6个是废品。”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原因很多,有汽缸材料的原因,有加工机床精度方面的原因,有机床操作工人熟练度方面的原因,为了这款发动机,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协调小组,在辽阳和沈阳间来回跑。”冯如笑着说,“不过现在好了,材料已经绝对过关了,也专门从德国进口了高精度的机床,机械厂方面表示,明年他们就可以把此款机床仿制出来,至于工人们也有了经验,废品率大大降低了,现在生产7个,只有2个是废品,我们希望再接再厉,进一步降低废品率。”

“生产不易,那么运用的如何?”

“发动机确实很好,除了因生产困难而造成价格昂贵以及燃油和润滑油消耗量很大这两方面的原因,它的性能和可靠性是无可挑剔的,我已经将生产报告写好了,打算过几天呈报给总装备部,请求部长批准大批量生产。”

“好,我现场办公,若是合格就把这份报告批了,省得耽误时间。”

何峰视察完发动机的实际测验,再观察采用该发动机和原有发动机的飞机性能对比后,满意地点点头,飞速地签字批准。他笑着把报告递给冯如:“现在许多国家都在筹建军事航空部队,要求性能可靠,寿命长,结构简单的发动机。我们起步虽然早,但是工业力量并不雄厚,如果不保持这种势头,很容易落后,你们可要加油。”

“是的。”冯如点点头,“各国发动机制造者都在不断改进气冷或水冷发动机。在这个领域里比较活跃的有英国的本特利公司、埃伦公司;法国的安赞尼公司;德国的梅塞德斯公司、本茨公司、戴姆勒公司、巴伐利亚公司和梅巴赫公司等。虽然我们目前生产的发动机和飞机都比较先进,但我也不断告诫大家,千万不可自满,如果一松懈,说不定过几个月我们就可能由先进变为落后。”

“居安思危这种心态很好。”何峰赞许道,“最近在研制上还有什么心得没有?”

“有。我们发现,发动机功率提升后,对于机体的牢固要求也提升了,如果继续采取以前的结构,飞机寿命会大大缩短,我们目前采取的对策是换用更高强度的木料进行加固。钢铁的强度比木料好多了,本来采用钢梁结构必然能大大提升飞机性能,但是如果采用钢结构,质量太重,现有发动机的功率又不足,如果研制新的发动机,可能又会加大发动机的重量……”

“你是说会陷入一个无休止的恶性循环?有没有可能跳出这个循环?比如用别的金属?”

“是有这个可能。如果不用钢,那只有用铝,特别是那种硬铝,重量轻、强度大,可惜现在铝还是稀罕物,我国不能生产,进口价格也非常高,我们想请部长想想办法……”冯如理直气壮地提出了要求。

“呵呵,你考虑的我也考虑到了,你放心吧,最迟后年年初,你就有国产的铝材可以用了。”

“真的?”冯如有些不相信,“我怎么没听说这事?”

“地质所对山西进行了勘探,在孝义附近发现了大量的铝矿,北方实业决定在那里投资建设一座电解铝工厂。现在可谓万事俱备,只等建设了。”何峰扳着手指给他说起来,“现在到大同的铁路已经修建完毕,明年就要开展同蒲线的建设,建设一条支线不成问题,交通要素解决了;从德国进口的电解铝成套设备已经在路上,即将运抵开始建设,设备要素也解决了;山西新建的两个8万KW火电厂明年夏天可以完工,到时候可以有足够的电力进行电解铝生产(每生产一吨铝,要消耗电能约2.5万度,是名副其实的电老虎),资源要素也解决了吧……如果不出意外,到时候你就可以用上国产铝。”

“好,好,简直太好了。”冯如“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多谢部长支持。”

看着冯如不是很标准的动作和他肩头闪闪发亮的技术准将军衔,何峰笑了:“估计咱们的禹大老板又开心有人和他做生意了。”

两人一边走,路上的军官看见了都纷纷行注目礼或者军礼,根据规定,凡是航空学校毕业,可以直接授予中尉军衔,不过大部分人都是学员军衔,因此何峰看见有两人挂着少校军衔上前敬礼的,颇有些疑惑。航空高专里校级以上的军官基本上他都认识,这两人怎么如此陌生?

“部长,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都是华侨,原籍北京。这位叫林福元,那位是陈桂攀。他们两人都曾在美国寇蒂斯莱特航空学校学习飞行,技术高超,前不久刚刚学成,就不远万里投奔咱们航空高专了。”冯如看出了何峰的疑惑,“经过考核,大家一致认定他们两人技术高超,直接被任命为少校飞行教官,目前各自负责一个中队学员的飞行训练。”

原来如此,何峰立即热情洋溢地伸出手去和他们握手:“对你们愿意报效祖国的热情我很敬佩!”

冯如随即又介绍道:“这位是国防军总装备部何峰部长!”这两人并不认识何峰,但一看何峰肩上的中将军衔,早已明白了几分,眼神里投射出激动的目光。“长官好!”

何峰亲切地问道:“在沈阳生活得还习惯吗?”

“很好,所有的长官都对我们很好,对我们也很重视。我们刚刚来就被授予这么高的军衔,都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呵呵,国防军一向是唯才是举,凡是有才能的人都不用受条条框框的束缚,你看,冯校长现在已经是准将了。”何峰赞许道,“希望你们好好表现,牢记自己的职责,未来的前景不可限量。”

“是!我们一定会牢记部长的勉励。”林福元回答道,“说起来,我们投身飞行还是受了冯将军的启发,那年冯将军设计的飞机在美国举行的飞行比赛上得了第一名,我们所有的华人都激动不已,我们哥俩一商量,后来就去航校学习了。”

“在他们的带领下,有一大批华侨纷纷投身于飞行事业。最近有很多人给我写信或打电报,希望学成后也能回国效力,我都一一回复了,勉励他们刻苦学习,争取早日学成归国。”冯如介绍道,“说起来我也曾经是华侨,人虽然在国外,但心永远向着祖国。”

“是啊,众人拾柴火焰高,只有所有的华人团结起来,一心一意为振兴中国而努力,中国才能真正的富强起来。”何峰感叹道,“从你们身上,我觉得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并不遥远。”

……

++++++++++++++++++++++++++++++++++++++++++

南路军在休整完毕后,继续朝库伦进发,天气已经极端恶劣,北风怒号、雪花纷飞,为了照顾行军队形,部队不得不放慢脚步。

李春福、孙烈臣和马福祥等人一路过来,却是兴致颇高,原本以为将要遭遇敌人的层层抵抗,结果却连蒙军的鬼影子都没有看见。根据侦察部队发来的报告,蒙军已经开始向库伦城集中,连带着把这一带的老百姓也胁裹到那里去。

马福祥乐呵呵地说道:“集中?集中好哇,正好可以让我们一网打尽,若是四散开来,这茫茫草原哪里去找?”

“库伦城里那些混蛋一定是昏头了,库伦城本身不大,都集结到了那里,怎么安顿?粮草都没有办法满足。”孙烈臣说,“说不定都不用我们打就自己乱成一团。”

只有忠厚老实的扎木合没有笑容,他一个劲地摇着头:“现在大雪纷飞,强行要老百姓迁移,这一路上可是要遭罪的呀!说不定得死不少人呢。唉……”

前面又传来了枪声,紧接着几匹马飞驰而来,领头的正是乌鲁齐,他告诉几位将军:“刚才又碰到了蒙古军的散兵,两边交战,对方被打死几人后又逃之夭夭了。”

扎木合的牙咬得咯咯响,这已经是这些天里的第十多次交火了……库伦集团虽然下达了集中令,但老百姓在这种天寒地冻的时刻,哪里肯轻易迁徙?再加上要执行坚壁清野的命令,更是激起了普通牧民的反抗,这在它们看来和让他们去死的命令几乎没有区别,因此很多牧民都硬顶着不肯移动。另外,前来强制牧民迁移的伪蒙军大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不是要顺手牵羊,就是要调戏妇女,甚至因为有牧民不从而把人活活打死的。

南路军虽然受到了风雪的阻碍,但进军的速度还是很快,一边是拖拖拉拉不肯移动的蒙古普通百姓,一边是迅速插上的南路军,两边就会赶在一起。那些强制牧民迁徙的伪蒙军就时不时和南路军新组织起来的蒙古自卫队(由乌鲁齐担任队长)冲突起来,彼此爆发小规模的战斗。伪蒙军并无恋战之心,往往仓皇撤出战斗。因此,库伦集团下的集中令有一多半不能执行。

这个自卫队,是李春福考虑到蒙、汉有别重新组织起来的,骨干是新加入国防军的蒙古族士兵和一部分扎木合的手下,他们通晓当地语言、风俗、人情,无论是宣传政策还是担任侦察尖兵,都十分得心应手,在自卫队的努力下,再加上乌兰托罗海事实的证明,当地老百姓普遍消除了库伦集团的欺骗性宣传的效果,开始欢迎起国防军来,在冰天雪地中,国防军也得到了牛、羊、马等来之不易的补给。

“乌鲁齐,眼下已经是什么地界了?还有多少时间才能到库伦?”

“前面马上就到巴颜哈喇,再过350里地就该是库伦了。”

李春福听到汇报后,若有所思,秦时竹给他打过电报,通知他俄国方面已经派出了援军,按照时间推算,他们再过10天也能到库伦了。一方面要迅速赶到库伦,在敌人获得增援前迅速拿下城池,另一方面这一带又不太平,如果行军过快,队形拉得过开,也是相当不利。以疲惫不堪的士兵去攻打库伦,难免会遭受挫折,对军心不利,若是不能一鼓作气拿下库伦,必然坚定守城士兵的勇气,再次攻打恐怕更加困难。

他皱眉问旁边的电报员:“马占山的东路军进展如何了?”

“骑2师昨日拿下了车臣汗旗(温都尔汗),估计要原地休整一天再朝库伦进发,昨日发电说4日内必到库伦,今天还没有最新电报。”

李春福看看地图,又想了想:“传令部队,加快进军,务必于明日傍晚抵达昭莫多。”

传令兵飞驰而去……

李春福对其它几位说道:“昭莫多距离库伦城还有30来里,我们可以在此地安营扎寨,然后以此为基地进攻库伦,务必要一鼓作气拿下此城。”

“妙极!说不定东路军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库伦城迎接他们了。”孙烈臣眉开眼笑,“这个主意不错。”

“到时候李将军一定要派我这个老头子打头阵。”马福祥笑嘻嘻地说,“我虽然年纪大了,但绝不能输给年轻人。”

“不,为了铲除这些败类,还……还是派……我打头阵吧。”扎木合奋勇请战,“我……我是蒙古人,一定要……要亲自为老百姓杀光这帮吃……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

李春福摇摇头,又点点头,说道:“只能这般准备了。若是气候良好,后勤卓有保障,我军可执行‘围城打援’的方针,眼下却只能强攻了。好在库伦城兵马多是残兵败将,城防也不甚坚固,应该还是有把握的,至于要不要抢在东路军之前拿下,我看没有硬给自己定目标的必要。咱们要尽量减少伤亡,这人地两生的地方,一定要稳妥,身后跟了这么多弟兄,如果我们几个领头的贪功冒进,这遭罪的可都是他们,纵然惨胜,大帅面前如何交待?”

众人一想,果然是这个道理。

“再说,我军还要面临俄军反扑,若是攻城时耗费力气过大,损失过度,这库伦城就难以守住,若是得而复失,我们罪莫大焉。我的主意是,咱们从南面进发,三路包围,慢慢收紧包围圈,争取在敌人增援前两天拿下城池。”

“好!”

马福祥不由得对李春福刮目相看:“想不到李将军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见识,这南路总指挥一职,果然是得心应手。”

“马老将军,春福惭愧,当日革命起事的时候,大帅命我拿下锦州,我因办事不密,差点失利,几乎被撤职查办。后虽然将功补过,自己仍耿耿于怀。此种教训后,我凡事日夜殚精竭虑,务必考虑周全,大帅知我稳重,故而差我当这总指挥。而大帅又考虑到指挥作战、调遣兵马,我不如孙将军熟练,又规定凡是真正交火,需孙将军担任前敌指挥,统一筹划。”

原来如此,到了此时孙烈臣心里的疑团才解开了,自己和李春福军衔、职务相等,年龄和资历还在其上,为什么秦时竹会挑选李春福做总指挥而让自己做前敌指挥呢?看来原因正是如此。秦时竹在出征蒙古前一再告诫:“此番去蒙古平叛,四分军事,六分政治,军事胜利容易,政治胜利却难,军事胜利后再败容易,政治胜利后再败却不易;因此,各级军官务必牢牢记住,凡事不可以狭隘之军事眼光看待……”

“等行军至昭莫多,我军安营后,如何接仗、如何攻城、如何应战,我等皆听从孙将军指挥。”

“我等皆听从孙将军指挥。”马福祥和扎木合齐声大呼。

“另外,临行前大帅特意告诫。我军由南而北,是正兵,堂而皇之,并告知敌人;马占山将军之部,是奇兵,不仅线路诡异,而且行军隐蔽。我军每逢50里设一临时兵站,每逢人多聚集之处便宣讲国家政策、五族共和,他则专门挑人烟稀少处,也不停留。按照大帅的布置,是要等我们把正面的敌人吸引得差不多时,让马占山出其不意地从侧面攻城,敌人必然阵脚大乱,因此即使到了昭莫多,我军也不必急于攻城,而要等和东路军联系好再动手不迟。”

其它三人想了想,这个计策虽然说不上天衣无缝,但毕竟欺骗性更大,只是南路军有些吃亏,大老远的跑过来,已经打到库伦城下,却可能要帮助别人先入城。

“诸位,我们都是国防军,都是听从大帅指挥的,这功劳就摆在那里,不管谁入城,人民都不会忘记我们,将来青史留名是要给子孙看的,若是因争功给子孙留下笑柄,咱们的老脸往哪里搁?因此,咱们不用争功,只要好好地打,功劳人人有分。大帅特意叮嘱我,自家兄弟不要为争功伤和气,天下这么大,将来立功的地方多了去,还怕没有功劳?”李春福不动声色地说,“秀芳是个人才,打仗更是好手,做兄弟的我佩服,别说这库伦城还没打下来,就是咱们打下来了让给他,我也绝不皱眉。”

争胜好强,众将都有这个心思,但不是针对马占山,谁都知道马占山在蒙古人中的威名,当年出征陶匪,后来平定呼伦贝尔,蒙古兵马提起马占山的名字那是吓得不敢交锋,这样的安排也有几分道理。因此孙烈臣赶紧表态:“对对,秀芳人不错,是条汉子,咱们一定要成全他。我们南路军打仗要奋勇争先,这功劳决计不能抢。”

统一思想后,南路军进军的步伐加快了,所有人都充满了活力……

++++++++++++++++++++++++++++++++++++++++++

诚如秦时竹事先分析的那样,李烈钧当天就知道大错铸成,只好采用暗地行动的办法来弥补,指示各种团体、报纸散布汪仇视革命的种种劣迹(这才真是自己打自己耳光,人是你推荐的,说好话也是你,现在做恶人的还是你)。袁世凯抓住机会,态度十分强硬,饬令李烈钧必须平息辖区内的反对之声。须遵守法律。汪瑞闿有恃无恐,贸然抵南昌上任。李表面上对他殷勤接待,共和党人及当时共和党占优势的省临时议会对他更是十分欢迎。然而,李的部属却纷纷给汪以难堪,汪行馆差役也给纷离去,迫使汪称病闭门谢客。21日,江西军警两界数千人召开拒汪大会,主张“武力驱汪出境”,“勒令两日内离省”。半夜时分,南昌厂、蔼两门“匪徒”暴动,全城戒严,汪惊惧万分,逃离行馆藏匿。翌日,他面告李烈钧,声称赴沪就医。同时致电袁世凯,称病辞职。李派员故示挽留,但汪于当日下午5时即乘轮离开南昌,经九江、武汉前往北京了。

“老大,果然被你料中了,李烈钧还真是个二杆子,居然这么搞。”葛洪义笑嘻嘻地说。

“你等着瞧吧,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袁世凯还得想办法再扳回来。”秦时竹放下报纸,“江西民政长事件要贯穿整个选举,是地方势力抗衡中央的总演习,这只是第一阶段而已。今天又有什么最新情报?”

“当然有重要情报,不然也不用我亲自来送。”葛洪义打开文件夹,“你看,这是总统府军事参议处传谕各镇初级以上军官的密电。”

秦时竹接过来一看,上面写道:北方各军官源于小站,故袁总统为北军之父母,今我北方军订互约三事,从者签名,不从者用武力对付。一、袁总统为北方各军之父母,无论何人,有与袁总统反对者必出死力与之抵抗:二、大总统有统辖海陆军全权,凡我军人,只知有总统,不知其他;三、凡我军人当绝对服从总统命令。

“看来袁世凯已经在为镇压二次革命做政治动员了。”

“是的,北洋各军一直在秘密备战。前不久李纯的参议李廷玉为出席中央军事会议,曾为李纯草拟‘简练劲兵,迅筹军实九策’,得到袁世凯和段祺瑞的认可。尽管中央财政拮据,但袁世凯仍在充实军备。据情报统计,光是天津一口输入的军火,今年已经达到二百七十二万两,明年已签约但还未交割的估计为四百九十万两。还有从我们这里购买的军火,老袁为了武装可是不惜血本啊。”

“现在他是两个拳头打人,哪里有力气找麻烦?”秦时竹轻蔑地一笑,“就凭着抓壮丁来的20个旅,能有多少战斗力?”

“不然,我们出兵外蒙和江西民政长事件发生后,袁世凯已经针对南方作了相应的军事部署调整。他把第六师部署在信阳,以师长李纯任豫南镇守使;张勋的武卫前军(辛亥革命时溃退兖州的江防军,于1912年4、5月间扩编至一万多人,约二十三营)新近被定番号为第10师;辛亥时招幕的武卫军左翼倪嗣冲部屯兵颖州,兵力扩至十二营,准备改编为第4混成旅。这三支部队,成为袁世凯监视南方的第一线部队。”葛洪义边翻动纸张边说道,“他又任命雷震春为护军使,率领第8师驻兵郑州;任刘询为第5混成旅旅长,将建制扩充完备,驻廊坊。段芝贵为总司令的拱卫军已经扩张到五路三十营,分驻北京、彰德两地。拱卫军的扩编,既加强了袁世凯对军队的控制,又使北洋军有了一支战略总预备队性质的军队。”

葛洪义虽然在国防军没有职务,但由于掌握着庞大的情报资源,在大本营议事的时候,往往是参与的主角,他成为了继秦时竹和陆尚荣之后横跨军、政两界的第三人,而陆尚荣基本不到大本营开会,显得葛洪义的地位越发重要。

“看来袁世凯认为我们出兵外蒙,在军事上找他麻烦的机会大大下降了,故而敢南调。”秦时竹笑道,“这是好事嘛,大黑那边也减轻了压力。唐山卢永祥的第7师没有变化吧?”

“那倒没有,那是袁世凯防备我们的第一道防线,怎么敢轻易动摇?不要说第7师,就是何宗莲第1师(防备张家口的北疆军),王占元第2师(防备山西蓝天蔚,驻石家庄)、曹锟的第3师(驻保定,为直隶机动部队)、杨善德的第4师(驻扎广昌,防备绥远、大同)可都驻扎在驻在京畿、直隶一线,护卫京师,前清禁卫军仍由冯国璋统率驻于北京。”葛洪义补充道,“至于靳云鹏的第5师仍旧驻山东,第9师(师长潘矩楹,为袁世凯改编湖北部队后成立的军队,属于黎元洪的遗产)驻在武昌,毅军残部由赵倜统带驻豫西,准备改编为第7混成旅,山东田中玉部巡防营将于下月改编为第10旅,其它部队,也将陆续得到改编。现在编成部队,约12个师,7个旅,总兵力超过16万人,全部改编后,约和我们的总兵力相等,但兵力密度要远远大于我们。”

秦时竹仔细看了看地图,说道:“袁世凯现在一共就直隶、河南和山东三个全省,湖北有个半省,地盘比我们还小,这么多兵力,如何施展的开?我们是不是压迫他太紧了?”

“关键是不能轻敌,若是让他咬上一口,我们也挺麻烦。”

“现在正用兵外蒙,我们没有力气找老袁的晦气,看来还得在江西做文章,挑动老袁去找江西的麻烦,冤大头就让李烈钧去做吧。”

江西民政长事件出现了一丝微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