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挥第七舰队 第一卷:横须贺 第一章:“今夜我成了美国人”(一)

红色猎隼 收藏 10 59
导读:我指挥第七舰队 第一卷:横须贺 第一章:“今夜我成了美国人”(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2/


在我依旧模糊的视线内,一个白皙而赤裸着的女性躯体竟意外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虽然在与小雯相恋的那些甜蜜的日子里,我们也多次有过肌肤之亲,但是眼前这位不知道与我有着何种关系的女孩的美丽,却令已经一年多没有接触过异性的我被近在咫尺的美丽彻底的惊呆了。

丰满而匀称的动人曲线在我几乎呆滞的瞳孔前充满诱惑的扭动着,她有些小心翼翼的向我靠近着。在房间内昏暗的灯光下,我也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位绝色佳人。淡褐色的长发披散在她俏丽的脸颊之上,充满东方古典美感的精致五官伴随着那不均匀的呼吸,总是能让人浮想联翩。

“难道我去酒吧喝醉了?竟然跟着这样极品的MM回了家。”我小心的看着房间内的摆设,显然这里并不是我那陋巷之中的蜗居。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却摆设的异常典雅。从天花板上那满是水晶的电灯,到墙边那充满欧陆风情的实木衣柜,无一不令我这个月收入不过2000的应届毕业生为之咋舌。

“难道是遇见了传说中的豪门怨妇一夜情。”我暗自揣测着自己是否如此好运,但是这样的庆幸只维持了短暂的数分之一秒。想到自己并不出众的外貌,瘦削单薄的身体,丝毫与风流倜傥沾不上边的言谈举止。即便有钱人的品位与众不同,我也真的很难相信这样的好运会突然降临在我的头上。

“惨了,恐怕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拿出来还不够过夜费的一个零头。”我努力控制着仍不能为自己只有支配的双手在一片昏暗的床头摸索着。想找出自己那早已干瘪的钱包和落伍的手机。

“あなたは何を探しているか?”虽然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着我的动作女孩却意外用一种奇怪的语言问道。虽然不明白她话语的意思,但是我至少知道她说的似乎是日语。“不会吧!难道是我在酒吧吹嘘自己是日本人,她才带我回来的。”脑海里想着网络上传闻的上海女孩哈日的情节。我一边继续摸索着自己的物品,一边尝试着开口回答她。

虽然我的大脑运行逐渐恢复的清醒,但是语言系统却始终无法正常的工作。在脑海里组织起来的语句一旦传到发声系统就被无情的屏蔽了起来。平时也算口齿伶俐的我,此刻所想表达的语句一律变成了无意义的单音节发声。但是当我试着用英语表达时,却意外的发现这样的发生障碍变得当然无存,只不过我原本略带江南口音的英语发音,意外的变成粗旷的美式发音。这一意外的变化,让我不禁想起了一个关于国内著名外语培训机构校长的笑话。

当年这一著名外语培训机构的创始人,意外的被自己的学生麻醉抢劫,在昏迷中醒来,这位中国国内出国考试的先行者第一关心的并不是自己放在家里的巨款,而是先翻开字典,看看自己所背海量英语单词是否有所遗忘。难道我真的也到了熟悉英语超过母语的水平了吗?我暗自苦笑着,举起自己依旧无力的右手,轻轻的拍击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

“皱纹?”手边传来异样触感让我心里一阵好奇,顺着自己的额头我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脸。这是一张我完全陌生的脸。额头上是深邃的皱纹,粗糙的面部皮肤紧紧包裹着轮廓分明的头骨。我将目光从眼前站立着的女子转向自己的双手。天哪!这也不是我的手,没有从事过重体力劳动的我此刻竟拥有了一双粗糙的大手,粗长的十指上布满了厚重的老茧。而健壮有力的手臂上竟意外的长出了浓密的金黄色体毛。

“这不是我,我是谁?”我惊异的面对自己身体这一系列意外的转变,此刻的我已经无法分辨究竟那场车祸是一场自己的幻梦,还是眼前的景象才是梦境的才对。但是那逐渐恢复活跃神经系统却清晰的告诉着我,此刻的一切是多么的真实。我努力回忆着自己昏迷前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大脑里所有的记忆却好象设置了密码的电脑,无论我如何尝试,回答的我仍是一片空白。

正当我坐在床上努力回忆着的同时,一声爆裂般的巨响突然从这间狭小的卧室门外传来。不等我反应过来,紧锁着的卧室门被由外而内猛的踢开,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看似坚固房门竟被人从外面简单一脚就踢的差点散了架。拥有这样强大破坏力的人自然拥有不俗的外面,一个身高在1.90米左右的壮硕黑人此刻单手举着一支与他体型不成比例的冲锋枪闯入了这间正沉浸在尴尬和彷徨之中的房间。

虽然对枪械了解不多,但是拜风靡一时的网络对战游戏—CS“反恐精英”所赐,我还认识这个来路不明的黑人手里拿着的是著名的“B31”—MP5型冲锋枪。“仙人跳?也不会拿着仿真枪出来吧?!太假了吧!”虽然在游戏中曾多次拿着它冲锋陷阵,但此刻面对着眼前左右晃动的枪口,虽然努力告诉自己这不会是真家伙,但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发憷。

如果真的是遇到仙人跳的话,我想单凭眼前这美女和“野兽”的组合,自己是绝难抵抗住诱惑和威胁的,光着屁股出门都不为奇。不过黑人显然对我和眼前这位赤裸的美女毫不关心,他迅速的抛下我们,举着枪小心翼翼的踢开卧室旁的另一扇门,冲入直通卧室的小房间,借着昏暗的灯光我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是一个设备齐全的洗手间。

黑人很快从洗手间内冲了出来,小心的搜查着卧室一侧的窗帘。掀开厚重的窗纱之后,他面对的也只是一片霓虹闪烁的都市夜空。“将军,您没事吧!”他一边继续举着手中的冲锋枪,一边关切的用英文问道。“将军?难道这个美女是……?”我好奇的看着眼前用一手遮住半露的酥胸,一手护住修长双腿间的女孩。不过显然一脸惊恐的她并不是询问的对象。

“将军?我嘛!”我看着逐渐解除了警戒的黑人,重新将手中的冲锋枪收入自己宽大的风衣之中。脑海里试图为自己目前这一系列的奇遇寻找答案。“对不起,小百合小姐。不过你也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工作。”黑人没有继续等待我的回答,而是将脸转向了一脸无辜的女孩严肃的说道。

“我明白,但亚当斯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我想换件衣服。”被称为小百合的女子满脸羞怯的小声回答着,那欲说还休的满脸绯红,在此刻的我眼前万分的惹人怜爱。

“好的!没问题,将军,我在楼下等您。”黑人转过身来对着依旧坐在床上的我客气的说道。随后就大步走出了房间,卧室里再度只剩下我和小百合。“托马斯,你,你真的没事吗?”惊魂未定的小百合温柔的向我走来,依在我的肩头,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无比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刚才吓着你了吧!”佳人在侧,阵阵异香袭来的我此刻早已将一切疑惑抛在了脑后。“那好!我先去换件衣服。”小百合轻轻的在我肩头吻了一下,拿过床头那薄如蝉衣的睡衣缓缓走了出去。望着她那不着片缕的美丽背影。我的身体竟开始有了一种原始的冲动。

“清醒,清醒!吴谨,你先要搞清楚自己的处境。”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此刻的确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才发现自己陌生的身体同样没有任何的遮蔽。更离谱的是,我竟意外的长高了近20厘米。这突如起来的变化,让我的平衡感便的极不协调。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险些摔倒的趋势。我就好象初生的婴儿般,扶着墙壁艰难的走向了房间一侧的洗手间。

走过满地散落的女性衣物,种种场面让我联想起的只能是一场激情四射的男女欢爱。而面对洗手间内镶嵌在墙上的镜子。我重新打量起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这是一个中年的白种男人,一头精神的银白色平顶短发下,是一张轮廓分明的五官:高挺的鼻梁、如大海般深蓝色瞳孔,咧开薄薄的嘴唇,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构成了一张我全然不认识的笑容。这一切是那么的陌生,却又有着一份难得的熟悉,我的记忆深处浮现出一幅并不久远的画面。

那是在一个上海某座小面馆的电视机镜头里出现过的脸,它属于一个与我的生活遥不可及的生命—新任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托马斯.D.克劳德海军中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