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九章:述职

上林花残 收藏 0 1
导读: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九章:述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2/



辛烈的坐车进入南京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六朝故都已经灯火通明,一家家舞厅、游乐场在霓虹灯的闪耀下热闹非凡。西装妥帖的男士,旗袍婀娜的美女四处可见,偶尔还有一两个很小的身影用稚嫩的声音吆喝:“上海红双喜、南京共和、云南石林,还有美国骆驼哦……”

“三哥,又去钓小姐?上次的小红甩掉没有?”

“老五,不试试手气去?昨天夜里输的要扳回来!”

“先生,你擦皮鞋吗?美国蜡,只要两毛钱……”

“滚开,别坏了老子兴头。”

“…………”

车窗里,辛烈紧紧抿着嘴唇。这是怎样的中国?战争就要来了,首都都还是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几乎和戴辛那个时空里的历史场景毫无二致。

随着车子的减速和噪音的加重,林维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看了看车窗外,笑着说道:“秦淮还是老样子,不晓得新年游艺会还开不开?”

“开。”孟俊回答道:“据说今年市政拨了十万,商会捐了三十万呢。”

辛烈心中一痛,四十万……十二辆‘长城’就这么扔进了秦淮河。

“我的天,那到时候还不闹个通宵?”林维并没有注意到辛烈的表情,啧啧有声:“我都已经好几年没在南京过新年了。”

“可惜那天我值班……”孟俊刚说了半句,忽然注意到了辛烈,脸瞬间红了。讷讷地说道:“对不起,辛学长……”

林维也回过神来,不敢再说话。

辛烈挥挥手,勉强笑了一笑。示意无妨。年轻人大抵都是有玩乐心思的,倒是自己仿佛一直以来都太苛刻了。按喜欢玩游戏的戴辛的说法:这是典型的偏执。

七点四十五分,辛烈终于抵达久别的国防部,共和国军队的心脏。孟俊只送到门口,看着两人消失在巨大的正门背后,借着岗亭的灯光孟俊立即翻开了笔记本,上面有辛烈的签名:

“国事无论安危,同志皆需努力!——与校友孟俊共勉。辛烈。”

说是辛烈和林维述职,但接待的高个子少校却吩咐林维自己去一楼某办公室填写表格,而带着辛烈进了地下部分。

地下部分是国防部的精华所在,辛烈以前并没有来过。藏水学长就在这里的某一间办公室工作,口风甚严的他从没给辛烈说过其中情状。

灯光并没有全部打开,并不是笔直的走廊仿佛是无尽的。每一扇门都厚重而严实,一律漆成黑色,门上镶着只有数字和字母组成的铭牌。走廊地面上铺着没有任何装饰的红色地毯,辛烈听不到除了脚步声以外的任何杂音。

在几个转角处,少校和辛烈几次被拦下检查证件和出入许可。哨兵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军礼标准而有力。

大约沉默地走了五分钟,少校停在了一扇门前。整理了一下一直都很严整的军装,对辛烈说道:“整理军容,遵守保密条例。”

说完,少校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请进。”

进门之前,根据保密条例,辛烈没有去看这间房间的铭牌号码。少校并没有一同进入房间,只是对里面的人点了点头,接着一个标准的后转,向来路走去。

辛烈进的是套间的外间,一个小厅。两个内卫军官解除了辛烈的武装,确定没有问题后。其中一个稍胖的军官指向中间的一个房间说道:“部长要见您。”

部长?辛烈知道能用这么大阵势的必定是个高级官员,却没想到是部长亲自接见。一时有些失神。在军官的提醒下这才反应过来,又整理了一下风纪扣,朝那扇门走去。

此刻,辛烈心中充满激动。国防部长杨浩生,毕业于中央军校前身的大明武学,是一代军人的楷模和偶像。他在一战中从未来失败,战争的最后阶段曾经率领一个暂编步兵师顶住了日本两个师团对正定的攻击达一周之久。正是他和士兵们的决死抵抗,当时的大明朝政府才没有在谈判桌上输得太过厉害。

辛烈以前也见过杨部长,但却是作为中央军校数百毕业生的一员,由于杨部长临时有事,取消了对优秀学员的颁奖。辛烈一直引为憾事。

深吸了一口气,辛烈敲了敲门。

开门的居然是藏水学长。他微笑着对辛烈点点头,没有寒暄。

房间不大,家具很笨重。一个老人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在昏黄的台灯照着他的脸,皱纹的阴影十分夸张,看自己的眼神也有些浑浊。他老了,辛烈无端地冒出这么个念头。他不再是《中国军事史》彩页上那个裹着绷带的坚毅军官,反而更像是街头下棋的退休老者,慈祥而温暖。

“部长阁下,国防军陆军中校,前驻日本使馆武官辛烈奉命报到!”一碰军靴,辛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杨浩生站了起来,回了一个礼。微笑着伸出手:“欢迎你回国,子华。”

握着老人皱巴巴的手,辛烈在那个瞬间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愧疚。这个老人,为了维持一个纯粹的国防军付出了一生,而自己却违背了军旗下的誓言,在东京搞了小动作来破坏这军人的纯粹。

“请坐。”老人很礼貌地说道。

笔挺地坐在桌子对面的一条椅子上,几乎没有勇气抬头正对老人。一边的萧藏水疑惑地看了辛烈一眼,在他眼里,一个大学时敢于和系主任争吵的辛烈是不会如此拘束的。

“你的报告和简历我都看过,你的藏水大舅子也向我介绍过你。”老人却没有注意到辛烈的异常,说道:“这次调你回国,连一向谦和的林副部长都为你说话,真是难得。”

“报告部长,和我一起回国要求参加野战部队的是林副部长的儿子林维,是我主动要求林维动用他父亲的关系调动的。”辛烈很坦白,又想立正报告,但被老人阻止了。

“我知道林家那小子。是个好苗子……”老人话锋一转,问道:“你知道为什么要你星夜述职吗?”

说实话,辛烈是不知道的。虽然自己的国防威胁预言成了现实,但也不是第一个有此观点的军官。即便是询问自己的看法,也不至于星夜召见。

“你的报告虽然比藏水和情报分析部门的晚交一两个月,但却是在没有充足情报支持的情况下仅靠一点蛛丝马迹分析得出的。很见功力,而且一些应对建议也很有见解。但却不是我星夜召见你的理由。”老人的眼睛中露出一丝无奈:“紧急召见你是因为——明天国防部新拟的《紧急国防修正案》要提交议会审议辩论。”

议会?辛烈还是不明白召见自己和议会那一帮政客有什么关系。

“即使到这般田地,议会里的‘和平派’还是很有力量的。”老人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随即盯着辛烈,说道:“我只是想看看明天晚上的一个重要证人。”

辛烈疑惑地摇头,他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证人。长期的军旅生涯已经让他忘记了高中政治书上的共和国常识。

正要询问,杨浩生却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具体藏水会给你讲解的,年轻人要记住,政治从来就是妥协后的分赃行为。没有政体可以例外。”

这句话让辛烈一下子感觉到了一丝寒意,甚至忘记了敬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