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二节:南国戎机(3)

醉长生 收藏 0 1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二节:南国戎机(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好家伙……”纪生智楞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这还没开始扛活呢~~~就开始要起工钱来了?这口开得还不小呢,都要六件。哈哈哈,好吧,你这次的任务也是极有可能用得着,我会批给你的。”

“谢谢长官,那么我就回去做准备工作了。”熊无疾紧绷的嘴角露出淡淡奸笑,暗自得意竹杠敲得及时,弄到了早就梦寐以求的几样好东西。熊无疾‘刷’的双脚跟嗑了一下,站得直直的敬毕了礼就向门口走去。手刚刚拉上门把的时候,“等等。”聂奔雷和纪生智回礼后,聂奔雷叫住了熊无疾。

“是,长官。”

聂奔雷慢慢踱到熊无疾面前,小声且谨慎的问道:“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除了是皇族以外而且还是一名帝国英雄,在帝国历史上,也不过只有155个人拥有帝国英雄的称号。如果你被日军生俘了,这对帝国军队的士气将有多大影响你知道么?”

“报告长官!”熊无疾坚定的答道:“我会完成任务回来,就算不,也不会让他们有生擒我的机会!”

“很好,很好!”聂奔雷用赞许的眼光看着他,又说道:“在敌对国家的领土上,而且是刚刚镇压完兵变,现在一定是各处戒备森严,危机四伏。在这样一个危险而陌生的地方,救出一个国家级的军事重犯,这个任务有多么艰难你我都心知肚明。现在你再告诉我一次,你真的有自信完成这个任务么?”

“长官。”熊无疾正色答道:“您想听我的真话吗?”

“当然。”

“报告长官,成功的把握我的确不知道有多少,不过……”熊无疾无所谓般的招牌式微笑,“成仁的把握我还是有的。”

“好样的!”聂奔雷那除了冷峻和威严以外,好象就从来没有什么别的眼神的深邃的眸子里,难得的透出了一丝欣赏,点点头说道:“你去吧。”

“是,长官。”

门锁‘嗒’的一声轻响轻轻合上了,纪生智走到还在心里赞赏熊无疾的聂奔雷背后轻声问道:“你真的认为他适合吗?”

“嗯。”聂奔雷转过身微笑道,他也只有在纪生智面前才会露出微笑,“那个被他们俘虏的俄军中校是你亲自审问的,俄军的中校都对他表示的敬佩也还是你告诉我的,难道你不比我清楚么?一个让被自己打得一败涂地的敌人都这么佩服自己的军人,他不适合还有几个人适合完成这样的任务。”

“可惜啊,他却是皇族……”

聂奔雷不以为然道:“是皇族有什么关系,他……不也是皇族么?但是他却是那么伟大的一个人……你不是告诉我那个俄国中校对他的评语么,咦,怎么说来着?”

“一匹睿智的黑豹。身上却又同时有着一名神父的善良。”

“看来皇族里还不只只有他一个人优秀呢。”

“还有我们的皇帝陛下呢!”两人对视一眼,齐声哈哈大笑。聂奔雷又沉声道:“所以,他是不是皇族没有关系,只要他是有良知的。因为我们的事业太需要人才了……”

“是啊,为了我们的事业……但是,靠几个人就想在日属区救出谢南国,这样的任务……几乎就是送他们去死!”

“任重而道远,那……只能说明他不是我们需要的人!”

走廊的几个办公室门口三三两两的聚着好几个女兵,见熊无疾走过来都在那窃窃私语,不时发出阵阵偷笑,熊无疾虽是奇怪笑自己什么,但也不好意思去问,没理会就径直向楼梯口走了过去,但背后传来的几句小声评论却偏偏钻到了他的耳朵里:“那就是熊无疾呀?”

“不会吧?帝国英雄还没170公分?”

“还真的是挺黑的哟?”

“嘻嘻,现在嫌人家黑了?你不是说想要嫁个英雄的吗?去呀……”

“去你的,死丫头!那么黑谁愿意呀?”

“唉唉唉,你们看,才23岁就是少校了呢,不象呢?”

“嘻嘻,快点过去搭腔呀,你没看他的肌肉还是挺结实的嘛……”

“肩膀还挺宽呀……”

熊无疾差点气炸了肺,170公分怎么了?黑点怎么了?这就不能是少校了?跑似的加快脚步走到那个女中士的办公桌前,“有送我回驻地的车吗?”

女中士还是那一脸的兴奋模样答道:“是的熊少校,在大院外最左边的那辆吉普车就是,还是您来时的那辆。”

“还是来时的那辆?”熊无疾的心跳开始加速,别还没到新加坡就光荣在车祸里了,而且光荣在车祸里,帝国军部那是肯定不会追授他一级军衔的,更别提长一级爵位了。“那司机呢?司机是个男兵还是个小丫头?”

“哦,有个男兵一直守在您的车旁,那他应该就是您的司机了吧。”

“呼~~~谢了。”熊无疾好不容易将快要闹起革命的心脏镇压回原来的正常状态,转身向楼下走去,刚刚下到四楼和三楼的楼梯拐角处时就听见了女中士得意不已的一句话:“看我说他的脸很黑没错吧?现在你们输了我两瓶香水了!”

“啊!?”熊无疾一脚踩空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还别说光荣在车祸里了,差点就变成帝国历史上牺牲在楼梯上的第一位帝国英雄,那就更别提追授什么军衔爵位了,恐怕能把所有人的门牙都笑掉。熊无疾郁闷得够戗,“我说你怎么那么兴奋呢?原来是拿我的脸黑不黑打赢了赌啊?歹命呐~~~脸黑又没罪!”赶紧加快脚步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从大院门口的门卫哨兵手里接过了自己的手枪,将枪套往腰上的武装带上套时,发现哨兵的表情看着他就像是看着荆柯要去刺秦王一样,熊无疾奇道:“怎么了?”

哨兵这才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敬礼道:“报告长官!没有什么事,请长官一路走好!”

熊无疾一路向停着吉普车的左边走去一路嘀咕:“邪行了嘿!难道一个小小哨兵都知道我要去执行什么危险任务了不成?”马路边宽敞的空地上停着一排的车辆,最左边的就是熊无疾来时乘坐的那辆,熊无疾扫视了整辆车一遍,没看见那什么姓聂的小丫头,而是一名年轻的海军陆战队列兵站在车门前,这才松了口气,走过去道:“我是熊无疾,是等我的吗?”

“是的,长官,请上车吧。”

“嗯。”熊无疾钻上车就闭起眼睛养神,那名年轻列兵久久还没有上车他也懒得去在意,只是靠在前座上盘算着执行任务的人选。过了好一会才感觉到驾驶座那边的车门被打开司机上了车。熊无疾睁开眼睛不满的说道:“怎么现在才……”‘唰’的一下他的黑脸就条件反射似的马上变得可以和司机比一比谁的脸更白了,因为那司机不是别人,赫然又是聂落雁!原来那哨兵那里有级别知道他去执行什么任务?但是知道谁是司机,还是知道的。

“刚~~~刚~刚才那~~那个男兵呢?”

“哦,小赵啊,他是帮我等你的呀,你来了他就去叫我去了嘛。”聂落雁眯着大眼睛一脸迷死人的可爱笑容,可惜她不知道,她那可以迷死人的可爱笑容现在在熊无疾眼里和金牌杀手没什么区别。

“那~那司机还是你?”

“那当然咯。”聂落雁一脸为人民服务的神圣,话音未落已经打着了火,发动机‘吭嘁吭嘁’已经开始了运转。

前车之鉴还不到两个小时,熊无疾那还有工夫废话,‘唰’的就抓向安全带,远比在27号高地上和俄军拼刺刀时手脚利落。一边手忙脚乱的扣着安全带,一边将脑袋里所有知道的神王仙佛统统请出来拜了个全,大许其诺的这次只要好胳膊好腿的回去就三牲祭神的大加贿赂个遍。然后立马又咬牙切齿的大发其凶,要是让我怎么着了怎么着了下次就甭提敬什么三牲了,集束手榴弹和炸药包到是大有敬你们份的统统大加威胁了个遍。心不诚当然则不灵,结果马上报应就来了,还没等他扣上安全带,吉普车又是一声怒吼的向前冲去,熊无疾当然也就非常熟练的,非常理所当然的第二次让鼻子和前窗玻璃发生了超友谊的行为……

一辆吉普车呼啸着从海军陆战队部的大院前马路上冲过,门卫的哨兵不用看车牌也知道是谁开的车。按照有史可查的惯例,迎面开来的一辆军用卡车非常正常的发出刺耳的‘吱~~~一声急刹撞在一棵小树上,‘乞—’熄火了,吉普车里也非常正常的传出了一声惨叫:“救命啊~~~!”哨兵嘴里“啧啧啧”的大摇其头,满脸惋惜,“还这么年轻就落到飞车大魔王手中了,唉~~~”大叹其人生无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