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悠悠凤傲情》

清风女子 收藏 6 80
导读:[原创]《悠悠凤傲情》

午后的烈阳照的人昏昏欲睡,曾语勉强的打起精神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年方28年华的她,虽无让人惊艳的美貌,但却也算清秀佳人了。恬静的气质,匀称的身材,却也不乏追求者。可惜目前为止能入佳人眼的却至今无人。

手机突然响起,曾语无奈的接起电话:“喂,你好?

好什么啊?我不好,好友娉婷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噢?又和凯臣吵架了?

不是的,你还巴不得我们每天吵架啊?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聚聚了。

好的,曾语立刻答道,感觉上是有好久没有一起了还真是有点心动。

那我们晚上见吧,在顺风肥牛2号包间,老时间,不耽误你工作了,拜拜!

放下电话曾语嘴角扯出了微笑,朋友真是老天恩赐的礼物,想她这十多年来唯一能称的上朋友的就属娉婷了,不是人缘不好,只是不想花太多的力气,也不想让别人了解太多,因为怕累,也懒得接触。娉婷却是例外,她人热情、稳重,总是在曾语最需要的时候支持和关心她,又是高中和大学的同学所以一直到今天。

看看了看表,这一走神可耽误了不少时间了,还是赶快工作吧不然被炒鱿鱼可就赔大了。

这边的马娉婷放下电话,对老公方凯臣说到:“时间约好了,我就说我出马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呵呵!

“是,还是老婆大人厉害。不过你看曾语看上杨帆的机会大不大啊?

这我们就不用操心了,我们只负责牵线,其余的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的。虽然杨帆的条件不错,可是曾语也不差啊,虽然28岁还没有结婚,但原因你也知道啊,自从伯母、伯父去世后她只是没有心情何况也没有合适人选,她也没有动心的人啊。

知道了,老婆,所以我不担心杨帆看不上曾语,是担心小语瞧不上杨帆。

下班的时间终于到了,换下工装,身着轻便休闲服装的曾语看上去还真象大学的学生,踩着轻快的步伐到和老朋友聚会的地点,一进门,忽然感到不对劲,因为除了娉婷夫妻俩,还多了一个陌生人,还是一个不错的帅哥,心里暗赞了一下。可却只是欣赏而已。心里也明了了许多,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波动。

晚餐过后,杨帆要求送曾语回家,因为碍着朋友的面子点头答应了下来,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杨帆忽然说道:其实我认识你很久了,在娉婷的毕业照里”。呵呵!那时候我就想认识你,可惜由于出国,到今天才正式相识。

曾语愣了一下微笑到:“谢谢你这样赏识我,不过我们之间只能做朋友。

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试着交往,不要过早的下结论好吗?

“是一种感觉,真的我从来都相信自己的直觉,我们之间擦不出火花,所以很抱歉!曾语平淡的陈述着,我要上楼了,谢谢你送我回家再见。

相亲风波过后的一个月,公司组织去大陆旅游-目的地是杭州,这让曾语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一直以来大陆的风光只在电脑上浏览过,真的身临其境肯定会有不同滋味。

座在西湖边,欣赏着游人划船,欢歌笑语荡漾在湖面,小语的心也轻快起来,有多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自从父母去世后,心里一直空荡荡的,平常忙着工作谋生,无暇整理自己的思绪,要是一直能这样悠哉游哉的下去该多好啊,扯出苦涩的笑,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

“小语又在发呆啊,上司那有磁性的嗓音从后面传来,小语不是不明白方严的感情,只是多说无益,从一开始她就说过不可能,可方严却却一直那么执着。默默的付出不求回报。这样的牵绊让小语倍感压力,他是天之骄子却容不得她逃离身边,除了老板,公司就是他方严的天下,辞职不会被允许,可长时间这样小语感觉透不过气来。

无奈的对着凑过来的脸,又是一声长叹,什么时候能摆脱啊,心里升起乌云一片。

“方副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见到我就那么不开心吗?方严的眼神黯然,可只是一闪又恢复了冷静温文的样子。

不是的,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没有别的意思”赶人的语气非常明显。

出来玩就是要开心的,你什么都不做很闷吧?我们去划船吧,去看三潭映月,不待曾语答应就拉起她的手向前走去。

拒绝等于无效,小语暗叹。不情愿的跟上他的步伐,哎,只能随机应变了。

座上龙舟,泛游三潭映月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看着水波荡漾,看着渐渐远去的景色,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闭上眼睛感受清风习习突然踏实了许多,在快接近第一个小潭子的时候,龙舟忽然巨幅颤动了一下,曾语感到一阵刺眼的强光,还未来得及思索怎么回事,身体便被带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意识也逐渐模糊。

相亲风波过后的一个月,公司组织去大陆旅游-目的地是杭州,这让曾语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一直以来大陆的风光只在电脑上浏览过,真的身临其境肯定会有不同滋味。

座在西湖边,欣赏着游人划船,欢歌笑语荡漾在湖面,小语的心也轻快起来,有多久没有这样轻松过了,自从父母去世后,心里一直空荡荡的,平常忙着工作谋生,无暇整理自己的思绪,要是一直能这样悠哉游哉的下去该多好啊,扯出苦涩的笑,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

“小语又在发呆啊,上司那有磁性的嗓音从后面传来,小语不是不明白方严的感情,只是多说无益,从一开始她就说过不可能,可方严却却一直那么执着。默默的付出不求回报。这样的牵绊让小语倍感压力,他是天之骄子却容不得她逃离身边,除了老板,公司就是他方严的天下,辞职不会被允许,可长时间这样小语感觉透不过气来。

无奈的对着凑过来的脸,又是一声长叹,什么时候能摆脱啊,心里升起乌云一片。

“方副总,找我有什么事吗?

见到我就那么不开心吗?方严的眼神黯然,可只是一闪又恢复了冷静温文的样子。

不是的,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没有别的意思”赶人的语气非常明显。

出来玩就是要开心的,你什么都不做很闷吧?我们去划船吧,去看三潭映月,不待曾语答应就拉起她的手向前走去。

拒绝等于无效,小语暗叹。不情愿的跟上他的步伐,哎,只能随机应变了。

座上龙舟,泛游三潭映月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看着水波荡漾,看着渐渐远去的景色,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闭上眼睛感受清风习习突然踏实了许多,在快接近第一个小潭子的时候,龙舟忽然巨幅颤动了一下,曾语感到一阵刺眼的强光,还未来得及思索怎么回事,身体便被带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意识也逐渐模糊。

来到这个未知的世界已有一个月了,只知道这是一个未被历史记载的王国-圣月王朝。而她竟是这个王朝的圣后,她的名字叫凌凤傲,虽说容貌也算美丽,可比起后宫的三千粉黛,只能说是萤火之光,不敢与皓月争辉。何况还是个不得宠的圣后。她的夫君大人-圣朝的圣皇-上官烈,28岁的年轻君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伟大的胸襟与魄力,创造了当今的太平盛世。然而她却不明白,那样一个圣明的君主,为何会娶她这样一个庸俗跋扈的女人为后,难道只是因为恩情?可报恩可以有很多种形式,为何偏偏是这种。这是她醒后丫鬟小莲向她诉说的过往。

她爹只是一个小小的史官,只是无意当中帮了一下当年宫廷政变中身单力孤的他,把一封信交给现今的将军仲孙凌,他明明不喜欢这种跋扈,庸俗的女人,当初爹爹也未曾要求将女儿嫁给他,为什么会娶她呢?既然不喜欢何必悔了一个女子的一生呢。

想这凌凤傲唯一值得她曾语敬佩的就是这刚烈的性子了,虽然庸俗跋扈,却也爱憎分明,得知他不喜欢她,却非要把自己囚禁于冷宫之中后,竟然愿意以死解脱。呵呵!小莲说过,过去圣后爱出风头,脾气暴躁,但却未犯下什么大错。照理说不应该被囚于冷宫才对啊,而且圣后那么怕疼,怎么会选择那么激烈的方式去解脱,朝堂上撞拄求死。

怎么也不明白,还是不去想了,伤脑筋。起身向花园走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其实小语还是满喜欢这圣后的名字的,凌凤傲,多有气势啊。比起自己的名字也好听许多。

看着池塘里自由自在的鱼儿,小语的心情好多了,一个多月的静养,她的伤终于好了,只是额头上的疤痕可能会保留一辈子了吧,无所谓了,本来就无意于后宫的争宠,钩心斗角,尔虞我诈。还是自保要紧啊。这说不定还是自己的护身符呢。

“圣后,小莲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不一会就气喘吁吁的到了她面前,这孩子真是单纯善良,认定了主子就不会背弃,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慢慢说,莲儿。

是这样圣后,圣皇得知您身体已无大碍后,还坚持要求我们即刻搬去冷宫,不过还好就是还没有废除圣后的头衔。

我当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样,我可不是原来的凌凤傲,呵呵!正合我意啊。我淡淡的对小莲说:那咱们就走吧!

啊?小莲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可是可是冷宫条件很艰苦的圣后?

没关系,不是还有你陪我吗?

接着就在小莲万般不解中,我们搬进了,嫔妃们视之为洪水猛兽的冷宫,开始了我崭新的生活。心情出奇的好,内心高歌一曲。哈哈!

时光飞逝,弹指之间又过了月余!冷宫中的日子那么舒心惬意,没有工作的压力,没有都市的喧嚣,回归自然不用费脑子的日子真美。

廊前的花圃修整后,已散发出百花的芳香。门前的梧桐树更加茁壮,小假山下的鱼池里,小鱼自由自在的畅游,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种满足感悄然而升!这一切可都是自己和小莲的劳动成果啊。现代哪能有这种当米虫的日子好过。小莲从开始的不解,到目前的释然足以证明一切的美好。

那个天真善良的孩子才16岁,有时天真的问道:“圣后,自从你醒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虽然冷宫里不比外面热闹,条件也比外面差了好多,可是为什么您还能这样平淡的看待,好像还乐在其中"?

“有些事情不是如表面看的那样简单,我们过这样安稳的日子不好吗?小语淡淡的答道。

“也不错啊,在这里没有人会欺负小莲,也不用应付那么多的人。可是小莲不明白圣后的年龄...恩这样蹉跎下去,奴婢很为圣后不值啊”。

呵呵!你不明白,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人之蜜糖,我之砒霜啊。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没有发现小莲已在眼前:“圣后,午膳的时间到了。”

"知道了,走吧”优雅的转身向寝宫的方向走去,思绪却还在飘飞虽然眼前的日子是自己所希望的--与世无争,可是若要一辈子囚在这华丽的牢笼之中,恐怕终有一天会真的郁闷而死吧。可是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自己又无力改变什么,那就姑且得过且过,等待时机吧。哎!真是我命不由我,自由真难求啊!

“圣后,您不开心的话,就和小莲说说吧,别闷在心里”。莲儿小心翼翼的说。

“没什么,莲儿”只是觉得无聊罢了。还是解决咱们的民生问题吧,民以食为天,呵呵!

“哦,那就好”一张小脸开心的笑了,原来开心竟然这样简单。

用过膳后,小语道:“莲儿,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没有了”?

“没什么人了。”否则奴婢也不会进宫了。

看来我们是同命相连啊,一时间又是感慨万千!逝者已逝,只留下追忆,活着的人却还要继续未走完的路,只因还活着,就只能坚强的走下去。

“莲儿,我们出去走走吧。”在这里也只有这个小丫头是自己的知心人了。

“是,圣后”

“以后别这么恭谨,在这里还是随性一点吧”。小语随意道,否则总是这样真的会很累的。

“是,可是..可是,那我要怎么办啊?

“只要随意就好,慢慢来吧,我们也算是相依为命了,以后叫我凤傲姐姐就可以了。”虽然凌凤傲不过年方20,可在这作古的年代也算是高龄了。

“奴婢,不敢”小莲慌忙道。

无奈的摇摇头,改造是需要时间的,相信以后会慢慢好起来。

”莲儿,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万事皆随缘,半点不强求”我们还是过些轻松的日子吧,毕竟对我不离不弃的也只有你了,当好姐妹是我最渴求的,你真的忍心拒绝我吗,还是我曾经对你太坏”

“不是的。不是的,奴婢只是高攀不起”圣后不要误会,只要圣后不嫌弃,以后圣后就是莲儿的亲姐姐。说着说着小丫头的泪就下来了,哎!

“别哭了,莲儿,脸都花了,叫声姐姐让我听听好吗”?

“姐姐,莲儿怯怯的喊了一声。

小语轻轻的拥拄莲儿,“以后我们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恩”重重的点点头,莲儿破涕而笑,有亲人的感觉真好。好喜欢现在的圣后,恬淡的气质,温和的性格,真好!“姐姐”

“嗯?

我们今后怎么办,难道您一辈子都不见圣皇了吗?

“你不是说,他从来就没有特别的关心过我吗,现在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说不定早就忘记了。先别想那么多了,过好我们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嗯,姐姐怎么说。莲儿就怎么做。

呵呵!那我们就观赏一下整个冷宫的景色吧。说着姐妹二人向远处走去。

朝堂上,处理完政务的上官烈陷入了沉思,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那个疯女人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以前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大闹朝堂,难道她又开始玩什么新的花样,想引起他的注意吗?不屑的撇了撇嘴“休想!”想当初之所以会封她为后,就是知道她头脑简单,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成不了什么气候,可现在迎来了太平盛世,这样的圣后又有损皇朝颜面,当初看来是利大于弊,现在反倒成了弊大于利了。可要罢黜圣后也要有充分的理由,虽然以无所出为借口是最好的理由,但那疯女人肯定会反咬一口,把主要责任推到他的身上。何况她虽无德却并不是不能容得下其他嫔妃,并无大错。哎!想他这么聪明的人,竟也有失着的时候。这就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

“退朝!仲孙将军留下到书房等候!上官烈威严道。

缓步踱到书房,只见仲孙凌已然坐在了龙椅左方的凳子上恭候圣驾。

“凌,对于废后一事,你有何不同的看法”?

“禀圣皇,这事无论怎样处理,都纯属圣皇的家务事,臣无法干涉”仲孙凌轻松道。

“臭小子,你想置身事外”?上官烈挑眉

“臣真的无能为力,请圣皇开恩!仲孙凌轻笑道。

“少装蒜了,快帮忙想个办法,宛星国的王爷使者近期可要到了,朕不想再让那个疯女人有失国体!

“圣皇,恕微臣直言,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何况圣后并无大过,臣当初也劝诫过,报恩有很多种,您也权衡利弊过,认为后宫干政的情况不会出现在她身上,何况当时的状况容不得您在后宫的事上过多分心。仲孙凌微笑道。

“此一时,彼一时啊,要是她在宛星国的使者面前失礼,那可是让圣月国的国威荡然无存啊!也会让邻国笑我圣月无贤人。

“不让圣后出席不就得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眼前也只能这样了,哎!真是悔不当初啊!上官烈微叹,陪朕出去走走吧。

“臣尊旨,不知圣皇想去哪里?

“就去御花园吧,还能去哪里,身为一国之君,还能象以前一样走南闯北吗,朕有朕的无奈啊!

仲孙凌这时也同情起老朋友来了,这个一国之主虽位高权重,能呼风唤雨,可这背后又失去了多少啊,亲情、爱情、友情如此简单的事情都不由自己作主,身为帝王的悲哀又有谁人知,高处不胜寒!外人只看到这光鲜的表面,那其中的苦涩又有谁人懂。

紧随其后步出这华丽的牢笼,仲孙凌无奈摇头,身不由己啊!谁让他出生在帝王家。自己也只能默默祝福老友。

坐在御花园的凉亭里,看着眼前青翠的竹林,小语静静的沉思着,跟前的石桌上放着古筝,虽说小语也会弹奏,可水平还不及莲儿的水准,在小语看来莲儿才更有大家闺秀的气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自己的水平在21世纪算是顶尖,可到了这作古的年代就只有给别人提鞋的份了,虽说莲儿说以前她也不喜欢这些,现在有这样的成绩已经让人惊讶了,可败在一个小丫头手上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姐姐,在想什么”?莲儿轻问。

“在想姐姐的琴艺,何时才能及的上莲儿的万分之一啊”

“姐姐不要这样说,姐姐的琴艺已经很好了,这样短的时间就能有如此成就,加以时日会比莲儿更好,只是时间问题。莲儿诚实道。

“那姐姐现在为你弹唱一首可好”?

“当然好啊,莲儿最喜欢姐姐的曲子了,曲新词好,尤其是姐姐的嗓子好,唱什么莲儿都喜欢!小丫头兴奋的诉说着。

唱什么好呢,小语苦思冥想,就弹奏一曲,《笑傲江湖》吧男女老少皆喜欢的一首,素手拨弦,悠扬的琴音缭绕,伴着传唱不衰的歌曲:“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好!”身后传来啪啪的鼓掌声,小语回首起身望去,石阶上缓缓走来两个帅哥,一位身着黄袍、器宇轩昂,一位身着紫袍威风凛凛想来都是不凡的人物。

小莲慌忙道:“奴婢参见圣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奴婢参见仲孙将军。

小语挑起眉峰,原来如此,早该从他的穿着猜到的,居然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欣赏的目光就此蒙尘。

“怎么,圣后病体初愈后,竟然连最基本的礼节都忘了,朕还真是没有想到这琴声与歌声竟出自圣后”上官烈讶然。

“凌凤傲,参见圣皇”小语冷然回礼。

这下换上官烈和仲孙凌挑眉了,不过也只是转瞬的木然,都起来吧,看来圣后最近的生活很惬意啊,让朕有些羡慕”

“这要多谢圣皇的恩典,小语讽刺道,凤傲就不打扰圣皇和将军了,莲儿我们走吧”说罢转身起步向亭外走去。

“慢着,本月十五,宛星国使者来访,朕希望你不会有失国体,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吧。

“凌凤傲尊旨”接着小语头也不回的向寝宫走去,莲儿快步的跟着。

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上官烈转身对上仲孙凌兴趣盎然的眼眸微笑道:“爱卿是不是发现好玩的事情了?

“圣后是有所不同了,无论从气质还是言谈上,还有刚才的琴曲,照这样看来,应该不会有失国体,只是微臣不太明白,圣后好像不愿意看到圣皇的出现,这是不是很有意思呢?

上官烈也轻笑道:“你也发现了,这样也好,我也会轻松很多如果她自动放弃圣后的位置岂不是更加完美,这样我就对得起眉妃了,呵呵!

想到眉妃,上官烈脸上的线条温柔好多,那个柔情似水的女子啊真是贤良淑德,只有她才配的上圣后的名称吧,那样善解人意的女子应该得到最好的。

朕的心情好多了,真是谢谢爱卿,现在我要去眉妃那打个转,就不送爱卿了。

仲孙凌但笑不语,转身向外走去。接下来就拭目以待下面那些精彩的日子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莲儿心中的不安渐渐加深了,后天就是宛星国使者到来的日子,可是姐姐还是那么无动于衷。每天除了看书、写字、看风景,偶尔和自己切磋一下琴艺,要么就是发呆什么都不做。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姐姐”看着又在发呆的小语,莲儿轻轻喊道

“嗯”小语慵懒的应道。

“后天就是十五了,姐姐可有应变之策了吗”,莲儿好担心啊”

“没有啊,莲儿不要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只是担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小语轻松道

“那咱们应该想个万全之策啊”

“莲儿,对于未知的事情,永远都没有万全的准备,与其担心不如放宽心,先过好眼前实实在在的日子不好吗”

“莲儿知道了,姐姐总是那样超然事外,这世间如姐姐这般女子真是少之又少”看不开的只是莲儿!

“小丫头越来越会哄人开心了,不错,孺子可教也”小语呵呵轻笑。

“是姐姐教导的好”莲儿撒娇的说。

“你呀,嘴巴越来越甜了,如果有一天姐姐要离开这皇宫你会怎么样呢”

“姐姐想要离开吗,那莲儿一定誓死追随姐姐”小丫头认真的说道。

“莲儿,姐姐不想勉强你,你要知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并且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姐姐的梦想就是周游各国,看遍世界风光,有一天会驰骋在广袤的大草原上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你不应该为了姐姐而要牺牲自己的理想”小语慎重的说。

“莲儿明白,从和姐姐朝夕相处的这段日子里,莲儿明白了好多,透过姐姐莲儿看到了不同的世界,了解了姐姐所在世界的不同思想,莲儿也想为自己而活,也希望走出去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体验一下不同的人生”小丫头两眼放光的诉说着。

“呵呵。莲儿现在开始有自己的思想了,姐姐真为你高兴。

“可是姐姐对后天的事情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

“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可我们也没有必要把自己搞的神经兮兮的,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过去的也总会过去,既然躲不掉,那只能坦然面对,你说是吗”?

“知道了,那现在姐姐可不可以给莲儿再唱首歌呢”

“今天不唱歌,姐姐今天念一首词给莲儿听吧”

“好啊,莲儿洗耳恭听”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还沉浸在词的意境里,小语起身向外走去,似乎来这个世界后,自己除了打发时间就没有事情可做了,一定要尽快解决眼前问题,过自己想要的日子,这样才不枉此生。

朝堂上,上官烈看着眼前宛星国的王爷使者-楚风,心里也不禁暗赞果然如传说般的厉害,不仅心思缜密,说话得体,更重要的是那种临危不乱的王者气势,虽然他温和无害的笑容那样诚恳,可就是无法让人忽视。最重要的是让人无法拒绝。

上官烈微微点头道:“王爷的来意,朕清楚了,既然是为两国的互通有无和友好而来,朕非常愿意结盟,今晚朕就设宴御花园为王爷的使节团接风洗尘,王爷一路辛苦先下去休息吧。

差人送走楚风一行人后,上官烈又陷入了沉思,今晚应该不会象表面那样风平浪静吧。希望凌凤傲不会给朕丢脸。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终于到了晚宴的时刻,御花园里灯火通明,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小语也盛装打扮一番,一袭大红凤袍,头挽宫髻佩戴凤冠,淡妆扫峨嵋,自有一种贵气得体的美!莲儿也喜滋滋的跟随左右向前走去。

到达目的地后,小语才发现其他参加晚宴的嫔妃早已入座等候,眉妃、灵妃、柳妃、雪妃齐齐向她看来。莲儿更是在后面指点四大嫔妃的信息,小语微微点头向她们示意,径直向上官烈旁边空着的位置走去,入座后上官烈并无明确表示,继续和大臣们有意无意的聊着,小语也趁此机会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大嫔妃,真是春兰秋菊,各有风情

眉妃温婉亮丽,灵妃出尘轻灵,柳妃妖冶艳丽,雪妃清冷孤傲,一个个都是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就连身边的丫鬟都比自己出色呢。呵呵!真羡慕上官烈的艳福呢。

正在发呆的空挡,不远处的骚动引起了小语的注意,原来是宛星的王爷大驾光临了,上官烈和一众臣子起身相迎,小语和四大嫔妃也跟着起身相迎。

落座后,伴着悠扬的乐曲,舞姬们翩翩起舞欢迎远道来的贵客,一曲舞罢,楚风赞叹道:“圣月国真是美女如云,让本王目不暇接啊,本王已经醉在这人间仙境了,哈哈!

“哪里那里,王爷谦虚了,谁不知你宛星国卧虎藏龙,更有名震当世的才女嫣然姑娘,不知此行有没有随王爷前来啊,让我圣月国的凡夫俗子也见识见识。上官烈接口道。

“本王怎会让圣皇失望,有请嫣然姑娘”随着啪啪的掌声,远处的美女婀娜走来,仔细一看那真是艳若桃李,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容,再加上那从容不迫的气质,简直有如仕女图里走出的仙女一样,震慑了众人。

上官烈回神道:“如此人间绝色,让朕的六宫粉黛黯然失色,王爷好福气,羡慕羡慕。

嫣然微微欠身施礼道“民女怎当此谬赞,此次前来主要想看看异国风光,找寻知己而已。

“噢?姑娘有话请直说,朕能办到定当尽力。上官烈认真道。

“民女只想找寻知音人,小女子这里有两副对联,苦于只有上联而无下联,此次前来想在贵国的宝地上找寻和民女一样的红颜解惑。

“哦?很有意思,姑娘不妨先出上联,看看朕的嫔妃们可否为姑娘尽一些绵薄之力。上官烈微扯嘴角,难道圣月国的妃子是摆设。

“蒲叶、桃叶、葡萄叶,草本木本”嫣然轻语,抬首转望众妃嫔

“梅花、桂花、玫瑰花,春香秋香”小语轻语。

嫣然双目异彩连连的望向小语,一众人也都讶然的看向小语,包括上官烈。

“君子兰花,朝白午红暮紫”嫣然又道

“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小语接到

“好好好!楚风鼓掌道,想不到圣后竟是嫣然的知音人,圣月国才是卧虎藏龙啊”

“不敢当,王爷过奖了,凤傲只是与嫣然姑娘志趣相投罢了!小语淡淡的说。

楚风不仅仔细打量了起来,这圣月国的圣后虽然相貌一般,可这才情、这气质却是无人能及的,尤其是在百花争艳的花丛中,虽不起眼却自有一种让人不容忽视的气势。

上官烈不禁也重新打量起眼前的凌凤傲,眼底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困惑和惊奇。

“嫣然终于找到知音人了,姐姐可否再不吝赐教一下”

“妹妹请说,姐姐定当尽力”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嫣然吟道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小语轻松接道

“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本无知无识”嫣然又道

“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是有高有低,随口拈来。

两女相视而笑,彼此的友谊在心中滋长“嫣然服了”

接着就是众人的掌声和欢笑声。楚风道“圣后如此才情,可否赐诗一首赠与在下,让在下回去开解一下父皇。简单的了解中才知道是因为楚风的母后去世后,楚风的父亲一直沉浸在悲痛中,十几年一直未能走出来。

小语沉思了一会,轻声吟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谢圣后赐诗”楚风真诚道。圣皇有妻如此,乃圣皇毕生之幸。

呵呵!上官烈以微笑化解心中的尴尬,小语也暗吐舌头,自己只是个文贼而已,哪里担当的起啊。一场晚宴在融洽的气氛下圆满结束。嫣然姑娘被邀请明日进宫与凌风傲切磋琴艺。

夜已深,小语和莲儿也告退休息!只留下男人们继续着!很不错的夜晚!

一早醒来,就见莲儿在那里忙里忙外的收拾着,小语不解的问,莲儿你这是干什么啊?

“姐姐,今天宛星国的嫣然姑娘会来,我当然要提前准备了”莲儿理所当然道。

“噢,别太累了。嫣然姑娘清新脱俗,不会介意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重要的是我们的情意“休息一会吧。小语摇头轻笑。

正打算出门走走,不经意却看见上官烈倚门而立,小语平淡问道“圣皇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呢?

“朕这段日子以来是不是错过什么好戏了”上官烈挑眉问道。

”如果圣皇来此只是问这个无聊的问题,凌凤傲可否不答?”小语同样挑眉问道。

“呵呵!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你昨天既然为朕立了大功,说吧让朕怎样奖赏你,只要能办到朕绝对不会亏待于你”

“君无戏言,凤傲的要求很简单,这次事情过后,请圣皇废后放我和莲儿出宫”

“哦?如果朕不答应呢”上官烈再次挑眉,这女人最近是怎么了连连让自己惊奇,原来巴不得的事情,现在心底竟有一丝犹豫和不舍,再看看凌凤傲,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曾几何时他对他竟然有兴趣了,难道是上次御花园的相遇?还是昨晚的精彩表现,搞不清楚自己怎么想的了。

“凤傲只有这个要求,请圣皇成全”小语坚持道。

“给朕一个合理的理由,朕就答应”

“凤傲只想过简单平淡的生活,皇宫不适合我,况且这里没有我想要的自由”小语幽幽说道。

“曾几何时,朕的圣后不喜欢皇宫的一切了,以前你不是死也不愿意出宫的吗”

“凤傲已死过一次,这足以改变一个人当初不切实际的幻想,圣皇也不喜欢凤傲,那就放手让凤傲出宫,过凤傲想要的生活”小语说道

“如果朕说让我们重新开始,圣后怎么说”?

“人生没有假设与重来,错过了就错过了,覆水难收,破镜难圆,相信圣皇明白这个道理”

“好,朕答应你”上官烈赌气道,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这样轻视他的感情与真心,何况他当初的意愿也是这样,看着她平静的要求这一切他竟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受,想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何必在要一个心不在他身上的女人,除了前两次的带给他的惊喜,这女人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他留下的地方了。可是心底又有点酸涩,男人同样有男人的自尊,哼!

“谢圣皇成全”小语开心的笑道。

“话已出口上官烈有些恼自己,看着凌凤傲急于摆脱自己的模样心里真不是滋味,这是第一次有女人不要他,况且这个女人还是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女人。

“午时去后花园用膳,嫣然姑娘和王爷,仲孙将军会一起参加”说罢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莲儿,我们终于有出头之日了,终于要苦尽甘来了”小语开心的抱住莲儿,莲儿也激动的拥住小语,开心的应道“是的,姐姐我们很快就要有新的生活了。莲儿好期待。”

“好了,我们还不能得意忘形,伴君如伴虎,还是小心些,我们简单的准备一下,一会还要去后花园呢。

和莲儿踏着轻快的步伐向后花园走去,远远的就望见凉亭里似乎座满了人,小语加快了脚步,嫣然在看清小语后起身迎了过来。

“姐姐,才昨日一别,竟然觉得好久未见了一样”

“呵呵,姐姐也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小语笑应道。

入座后,小语看了看石桌上的琴,皱眉道:“妹妹不是要先切磋后用膳吧”

“是啊姐姐,知音难求,你不会拒绝吧”

“还是妹妹先来吧,姐姐对琴艺只是略懂皮毛,献丑不如藏拙”

“既然姐姐这么谦虚,那嫣然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美妙的乐曲响起,小语忽然觉得耳目一新,直到一曲罢了小语还没有回神过来,这可能就是古人说的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吧。不禁轻声语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姐姐过奖了,还是是让妹妹听听姐姐的琴音吧”嫣然娇然道

“那姐姐就为妹妹弹唱一曲,献丑了”

《当》伴着琴声出口“让我们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一曲歌罢,看着众人迷茫的眼神,小语也笑了。这也是自己向往的日子啊。

送走了宛星国的使者团,上官烈把仲孙凌叫到了书房开口便道:“凌凤傲,要求朕废了她,放她出宫”?你看此事可是另有隐情?”

仲孙凌看着来回踱来踱去的上官烈,嘴角扯出似有若无的微笑慵懒的回答道:“这岂不是称了圣皇的心了嘛,何况圣皇也早有此意另立新后,这不是皆大欢喜嘛,眉妃肯定会更加高兴,对圣皇更会体贴入微。”

“问题是,朕现在改变主意了,暂时不想放她出宫,但是朕又亲口答应了她,现在该怎么办?”

“君无戏言啊,圣皇既然已经答应,就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如若出尔反尔,圣皇的威信何在?怎堵得住悠悠之口啊!这次臣真的无能为力了!仲孙凌严肃的说。

“朕也不想答应的,可当时的情景不得不答应,答应后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如今连补救的办法也没有了?朕就这样放她走了?朕心有不甘啊!

“哎!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如今木已成舟,也只能这样办了除非圣后自己改变主意,为今之计,不如圣皇去问圣后还有什么要求,看还有没有一丝挽回的余地,再做打算!仲孙凌认真的分析道。

听了仲孙凌的话,上官烈的眼睛亮了起来,说不定凌凤傲也只是一时气话,现在正等着朕挽留呢。上官烈笑道:“多谢爱卿提点,朕现在,不,明天就去问。夜深了爱卿也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继续为朕分忧呢。

第二天早朝过后,上官烈就急匆匆的赶往冷宫方向,正要进门之际,刚好遇到要出门的凌凤傲开口便道:“朕的圣后这是要去哪里啊?

“凤傲正想去拜见圣皇,既然圣皇已到那就再好不过了,凤傲是想和圣皇商量一下出宫的事情”小语解释道。

“哦?圣后就这么迫不及待?难道多呆几天会死人吗?”上官烈冷然道,刚才的兴奋心情一下跌到谷底。

“早晚都要走的,多住几天还不是一样的结果,我也只是想尽快适应外面的世界”小语向往道。

“既然这样,我也不想再挽回什么了”

“挽回?小语惊奇道,随即便释然轻吟:“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给眉妃一个名副其实的名分吧。

“你真的这样想”上官烈不解的问。

“是啊,眉妃贤良淑德,稳重端庄,更有母仪天下的魄力与胸襟,这是凤傲望尘莫及的,也只有那样大度、善解人意的女人才配得起圣皇,相信眉妃会把后宫治理得井井有条,不让圣皇费心。而凤傲的志不在此,况且凤傲追求的是一生一世的爱恋,从一而终,不离不弃!

“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吗,你会不会太天真了?”

“我会努力找到他”小语坚信的说。

“那你还有没有其他的要求”

“如果圣皇不介意,派两个大内高手随身保护我和莲儿的安全就可以了,我虽出宫,但是短时间内不会离开皇城,还请皇上借仲孙将军短期一用,因为我要开一家酒楼客栈,需要仲孙将军的头脑一用。”

“这到有意思了,朕答应”知道小语短期不会离开皇城,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谢圣皇成全”小语真诚道谢!眼眸的碰撞中终于闪出一丝欣赏。或许成为朋友也是不错的方向。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