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9] 母亲(中)

百合浪子 收藏 3 42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9] 母亲(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放下电话后,宋玉琳一直在欣慰地笑。她抬头,看着对面电视墙上方挂着的一幅放大了的照片,那是一年以前的她正依在比她高出一头的杨锐的怀里,跟此时一样她也是满脸欣慰的笑容。那时的杨锐穿着武警士兵春秋常服,红色的肩章上还只是画有表示列兵的一道杠;搂着母亲的他咧着嘴笑着,多少带有点傻气和天真。

宋玉琳看看墙上照片里的儿子,又看看手里照片上的丈夫。“老公啊,儿子真像你,那么年轻,那么帅气。我好高兴啊,咱们的儿子长大了。”她再次闭上眼睛,幸福的泪水流了出来。高兴之余,心中又翻起了一丝苦涩,黑暗中她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四年前的那一天……

********

2081年6月13日,星期五,在西方这绝对是个不吉利的日子;黑色星期五,据说西方有很多灾难事件都发生在落在13号的星期五这一天。而在东方人尤其是中国人眼里,这完全就是扯淡,不过是个巧合的日子,却拿来吓唬自己,这不是有毛病吗?反正多数中国人都没把这当回事,依旧按部就班地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心里也在琢磨着晚上去哪过夜生活——明天可是周末啊!而很多人都准备好了下班后要找几个朋友好好喝一顿,来庆祝胜利。一周前,以中国为首的西约联军在朝鲜半岛取得了最终胜利,平息了朝鲜联邦的南方叛乱,同时也结结实实地教训了一下小日本,对任何一个中国人来说,这都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就在沈阳,这几天“9.18”事变纪念馆就差点被踩平——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纷纷来这里进行游行庆祝,欢呼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这一天的沈阳,天气跟前几天一样不错,看来老天爷很照顾异常兴奋的中国人。地处皇姑区四台新村的一间公寓里,初夏温和的阳光把浅橙色的客厅照得通亮,让人觉得暖洋洋的。宋玉琳倒在沙发里美美地小睡了一会,现在正满脸笑容地抚摩着自己圆滚的肚子。还有一个星期,宝宝就要出世了,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做妈妈了,宋玉琳就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乐出声来。

丈夫杨成斌是个体贴的男人,在妻子怀孕的日子里,他把家里的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身为国内最大的军用飞机生产基地——沈阳飞机制造厂的主任设计师,杨成斌的工作很忙,肩上事业这个担子已经很重了,但他还是尽力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抽出时间照顾待产的妻子。今天在完成了对刚研发的新式战机的定型审核后,他向单位请了半个月的假,准备回家做一个全职“妇男”,跟妻子一起等待那幸福时刻的到来。

能有这样一个事业有成,登得了殿堂下得了厨房,对自己呵护有佳的丈夫,宋玉琳算是享了大福了。自小父亲早亡,母亲重病的她可以说是十分艰难地完成了学业,从很早的时候她就对那种安定温馨的日子有所渴望。幸好,老天待她不薄,最终送给她了一个好丈夫,而且很快她就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宋玉琳觉得此时此刻应该是她将近三十年的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了。

电话响了,特别的铃声告诉她,是丈夫打来的。

“喂,老公啊!”

“老婆,在家好么?”话筒那边是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

“好,就是无聊。”宋玉琳一上来就开始撒娇了。

“不是告诉你,让你找张姐聊聊嘛,她是过来人,既能陪你解闷,又能传传经验嘛。”

“恩,好,我知道。老公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很快,我已经从单位出来了,先去车站接咱爸咱妈,随后就回去。”为了照顾儿媳,早抱孙子,宋玉琳的公公婆婆今天来沈阳了。

“那好,我在家等你们,一会我做点小点心,你不用着急,开车时慢点。”

“放心,你在家别累着了,重活等我回去干。”

“知道,那好了,拜拜,老公。”

放下电话,宋玉琳用手撑着腰,慢慢地站起来,走到厨房准备做点心。刚打碎一个鸡蛋,外面响起了刺耳的防空警报。她被这声音整愣了,虽然前段时间沈阳上空时常响起警报,但都是干打雷不下雨,来自日本的导弹刚进入中国领空就被悉数击落;现在战争不是已经结束了么?

正愣神的时候,门口传来急促的砸门声,还伴着焦急的喊声:“小琳,在家吗?是我,张姐,快开门啊。”

宋玉琳略有些艰难地走到门口,打开门,对门的张姐拉住她就要往外跑,“快走,日本向咱们扔原子弹了。”

嗡的一下,宋玉琳彻底蒙了。原子弹,核攻击,日本人疯了吗?

“哎呀,你还愣什么啊?快走啊。”张姐急了,拉着她就下了楼梯。楼外,张姐的丈夫已经领着孩子等在车边。四个人慌忙上车,向最近的地下城入口。沈阳的地下城始建于五年前,最开始的时候,有很多人反对,说多此一举,反而会影响到地上建筑的安全,但国家对此很强硬,不惜一切地要把工程进行到底。如今,它真的派上用处了。

路上,车流越来越多,大家都得到了消息,开始涌向地下城。还在茫然的宋玉琳被电话的铃声惊醒,赶忙拿起兜里的手机。

“老公,快到地下,日本开始核攻击了!”她几乎是嚎叫着喊出刚才的话。

“我知道了,老婆你现在在哪了?”杨成斌焦急地问。

“我,我跟张姐在一起,马上到入口了。”

“好,你在下边等我,车还没进站,我去迎爸妈,一会我去找你。我爱你,待会见!”说完,电话被挂掉了。

宋玉琳呆呆地放下电话,旁边的张姐拍着她安慰她,“没事的,他会跟来的。”

前面堵车了,因为有太多的车开到地下城入口。车无法进入地下,司机们干脆扔下车就冲进入口,被遗弃的车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张姐一家子带着宋玉琳下了车,向地下通道跑。没几步,宋玉琳觉得阵阵剧痛从肚子传来,她痛苦地倒在张姐的身上。

“小琳,你怎么了?”张姐两口子紧张地扶住她。

“我,疼,可能要,要生了。”宋玉琳的脸都白了,汗水不停地往下淌。她感到两腿热热的,那是羊水在流。

“这,唉,怎么都赶上了。小琳,你挺着,先下去,下去就好了。”

两个维持秩序的警察看到了,赶了过来,问明原因,二话不说,抱起宋玉琳就往地下通道跑,张姐一家人紧跟在后面。两个警察有一个在前面开道,他们被优先送入进地下城的电梯。

宋玉琳捂着肚子,疼痛让她有些神志恍惚,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四周好象突然静了下来,张姐等人的安慰声,警察的引导声,其他人的慌乱声,她都听不到了,只有丈夫杨成斌的影子在眼前晃来晃去。

“老公,成斌……”她喃喃地轻声呼喊。

电梯一停,警察就把她送进早已等候在电梯门口,以应付突发事件的救护车里。就在此时,整个世界如同被罩在一个巨响的大钟里一样,四周在低沉的隆隆声中剧烈颤动,人们惊慌地乱了,惊叫声,呼喊声蔓延到整个地下城。

“成斌……”躺在救护车里的宋玉琳突然感到一阵不祥,她使尽所有力气大叫了一声,随后便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