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8] 母亲(上)

百合浪子 收藏 1 19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EIGHT 休整 [8] 母亲(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当太阳灯光照进屋子的时候,宋玉琳已经收拾完家,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息。今天是周日,不用去上班,她轻靠在沙发靠背上,享受这难得的休憩。灯光照到她的身上,还算温暖,但并不是那么让人舒服。二十几年了,她一直没习惯来这种没有四季分别的“阳光”,还是在陆地上好啊,她想着,目光落在了茶几上那张双人照上。

她探身,拿起像框,抚摩着嵌在里面的照片,那里面年轻时的她正依偎在一位英俊的小伙子身边,他们俩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而充满希望的笑容;身后是点缀着白云的蓝天,蓝天下是一潭被翠柳环绕的碧绿的湖水,湖中几支小舟带出一波波涟漪;照片右书“毕业留念,南湖畔踏青——2075.06.24”。

“老公,早啊,忙忘了,叫你叫晚了,你可别怪我啊。”一丝少女般的绯红浮在她微笑的脸上。把照片贴在胸前,宋玉琳闭上眼,默默回忆着曾经的学生生活,曾经的阳光世界,和曾经的恋人——她那已经故去的丈夫。

一阵柔和的音乐把她从过去拉回了现实,电视定时开机了,CCTV-1《朝闻华夏》在音乐中开始。每天早上听听新闻是她多年来的习惯,而这几天她更是关注各个频道的新闻。

“……本台驻联合国混编部队战地记者报道,至发稿时,盟军已在北美取得南加州战役的阶段性胜利,收复了南加州大部分失地,完成了对盘踞在洛山玑的‘自由阳光’组织成员的合围。据盟军新闻发言人称,联合国混编部队将同美国军队在一到两日内发动对洛山玑的总攻……”播音员微笑着播报着新闻,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但脸上却抑制不住对盟军取得胜利的喜悦。

然而这并不是宋玉琳特别关心的东西,她紧搂着相片,等着这两天她一直焦急等待的消息。

“另据不完全统计数字,自南加州战役打响以来,联合国混编部队伤亡失踪人数已超过八千人,其中中国籍官兵有七十二人牺牲,九十七人负伤,二十六人失踪。”播音员的语气略显悲伤,但刚刚的兴奋仍留于脸上。打仗总要死人的,想必任何人都清楚,作为战争的局外人,只要自己一方胜利,军人的伤亡不过是个统计数字而已。可宋玉琳却不这么想,胜负对她来说反而太淡了,此时的她已经没了任何表情,一双眼睛紧盯着电视屏幕。

“本台已开通了上述伤亡失踪人员名单的查看通道,各位观众可以直接转到本台终端上进行查询。就在战斗中伤亡的我国军人善后问题,国务院称一定会做妥善的安置……”

没有再听下去,宋玉琳马上按动遥控器,把画面转到CCTV的查询终端上,找到了伤亡名单,紧张地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看下去,心里祈祷着不要出现那个她熟悉的名字。

揪心的十分钟过去了,她略显轻松地靠在沙发里。“没有他,没有他。”她解脱地笑了,一滴泪珠滑出挂着鱼尾纹的眼角。

“嘟——”电话铃声响了。宋玉琳擦掉泪水,拿起茶几上的话机。“喂,你好。”

“妈,是我,小锐啊。”话机里传来略带有稚气的男声。

“哎呀,你这个熊孩子,怎么才来信啊?都急死妈妈了。”宋玉琳的心终于彻底地放下了。

“我,呵呵,部队里管得严,要不是这次打完仗休假,我还没法给你打电话呢。以前训练的时候连信都不让写的,只允许划卡寄钱。对了,以前我每月都往家寄钱的,你都收到了吧?”

“收到了,收到了,这孩子就知道钱,就不问问妈妈现在怎么样了?”宋玉琳佯装生气。

“嘿嘿,对不起啊,妈,你别生气啊。我现在就问,”杨锐在电话那边调皮地耍起了滑头。“妈,你现在好么?家里好么?对门的张姨家好么?楼下的小宝家好么?你单位的李叔好么?……”

“行了,行了,你可真把你妈给气死了。”话虽这么说,宋玉琳却乐得合不拢嘴。


柯云站在邮电局电话亭的外面,看着亭里杨锐与他的母亲愉快地交谈。作为一个特工,她的耳朵很灵敏,隔着一层玻璃,她也能听到些许的声音,那里充满欢笑的声音让她也不由地跟着杨锐一起笑着。

爱因斯坦对相对论有过一个通俗的诠释,坐在火炉边的两分钟好似两小时,坐在美女边的两小时好似两分钟,柯云此时就有种类似的体会。虽然等待大都很无聊,但她现在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相反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杨锐在里面乐,她也在外面笑,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

累了,柯云靠在话亭边的墙上,听到里面的谈话似乎到了尾声。

“恩,妈你放心吧,我这都挺好的,大家都对我不错……好的,我会小心的,放心,你儿子命大,哈哈……知道,战友们都跟我走得很近,你儿子差不了,呵呵……下场仗啊,怎么也得下个礼拜吧。我们这可是特种部队,不轻易出任务的,也有可能是半个月呢……好的,有空我就给你打电话……好,好,好的,你就放心吧。对了这个月的饷钱我今天给汇过去了……恩,我留了,够用,不是说了吗,这次打仗我立功了,发了勋章还有奖金……哦,差点忘了,我还给你寄了个好东西……呵呵,不告诉你,你慢慢猜吧,你肯定喜欢……哦,我生日啊,阴历不是下月18号么?还早呢。倒是今年母亲节没给你打电话啊,今天就当补上了,反正咱家那边已经是礼拜天了,是不?哈哈……恩,恩,那好了,妈再见了,你多保重……哎,撂了啊。”

走出话亭,杨锐快活地舒了口气。柯云走过来,“你真跟你妈妈一样,一样的细致。估计你最近长了几根毛,你都汇报了吧。”

杨锐笑了,“没那么夸张吧。不好意思了,让你等这么久,走吧,请你喝东西。”

“那你得自残,五分钟一杯,你打了一小时二十四分钟,便宜你算八十分钟,自己看着办吧。”柯云鬼鬼地一笑,然后走出邮电局大门。

“我靠!老外的杯子那么大,当我水缸啊?二十分钟一杯好不?”杨锐追了出去。“十五分钟也行啊……要不十分钟!我的姑奶奶,哎,别走那么快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