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八章

一木人 收藏 5 274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李主任,我来向您报道。”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李岩身后响起,李岩回头一看是殷治家,正垂头丧气地站在他身后。

“怎么了?大秘书长,谁K你了?”李岩看着殷治家就逗他。

“本人现在以松江省府总代表身份,常住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说着殷治家从包里拿出来一张介绍信递给李岩,李岩接过来一看:兹介绍松江省府副秘书长殷治家同志前往你处,任常住代表,负责处理松江省在贵处的一切事务。

“欢迎,欢迎!”李岩伸出双手使劲握住殷治家的双手,松江省府终于肯派人帮助我们了。

李岩的话让殷治家的老脸一红,“惭愧、惭愧!未到尽到一点地主之宜,需要我老殷干什么?李主任您就吩咐吧。”殷治家也把腰一挺,一副等候命令的架势。

“咱们现在起都是她俩的兵,”李岩一指正在忙霍的两位女同志,并向他作了介绍。“小杜、杜红娟你来一下,”李岩叫着。“主任有事吗?”杜红娟跑了过来。

“这位是松江省府派来的总代表,省府副秘书长殷治家同志,你看有什么需要他做的没有?”李岩向杜红娟介绍了殷治家。

“大秘书长您来的太是时候了,杜红娟欢迎您!”说着杜红娟伸出手来同殷治家握了一下手“殷秘书长有件事非得您去办,就是立即召集消防、规划、土地、城管等部门现场办公,因为我们改变了该楼的用处,所以他们必须监督、签字、验收。”

殷治家二话没说,立即给办公厅打电话,不到半小时各衙门的人都云集到此,丝毫不敢有所怠慢,一切从简,一切从快,一切为了现场需要,开始忙碌起来……

就在大家大忙的不可开交时候,来了一帮记者,架设起了摄像机,说什么要来个40小时的现场直播,李岩目前就怕在电视新闻上露面被人认出来。“殷治家,你疯了,你认为你松江的人丢的还不够呀?还想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是怎么着?还不让他们赶紧撤,等剪彩议式再来。”

殷治家一看,可不,越乱越添事。马上跑过去制止这些记者的行动,弄得记者们老大不高兴,这是件好事呀,怎么也不让报道呀?他们那里知道殷治家内心的苦呀。

这可以说是松江省有史已来办事效率最高、最快的一次现场办公、现场设计、现场施工,一切围着小四楼转。也真辛苦了这些部门了,一直坚持最星期一、也就是十五号早晨五点,签字、盖章、封档,原省府废弃的洗澡堂变成了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

远远的望去,一个红色拱型塑钢棚扣在楼顶上,象戴了顶官帽子,杜红娟和杨阳小春把这个小四楼连同塑钢棚设计成远一看象个衙门一样。

从五点开始,杜红娟和杨阳小春指挥着从四面八方到来,运送办公桌椅板凳的人员,按各屋标准,有条不紊的从门窗进入各个房间,跟着就是办公现代化的人员,将各种设施架设完毕。

六点正,杜红娟和杨阳小春的一声哨响,楼内所有人员撤出,然后她俩做了个请的姿势,让李岩前去验收。而这时候,陪李岩们一起熬过四十多个小时的殷治家告诉李岩:政务院、经计委及各部委前来参加剪彩的领导专机,已经从燕京机场起飞了,九点准时到达会场。

人生就象是一个舞台,谁在这个舞台上表演得好,唱得好,谁就会赢得掌声;反之则会被抛弃被遗忘甚至被驱逐!但是人生中也有很多事情,若是换一种眼光去看,感受和结论将会全然不同。想到这里,忽然间李岩觉得自己的脚步是如此的难迈,自己身上的担子也是如此的沉重、难担。正所谓前途无限,使命艰难。我已过了不惑之年。不惑之年果真不惑吗?不惑的是别人,迷惑的是自己;不惑的是放弃,迷惑的是追求;不惑的是暂时,迷惑的是永恒。处世为人也罢,恋爱婚姻也罢,功名利禄也罢。但此刻他真的连再往前迈进一步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他不知道前面等待他的是什么……

“老公,往前走,别犹豫,纵然是雷区你也要趟过去,因为总得有人往前走才行!”李岩听到这个声音迅速回头,“宁宁,是你吗?”李岩看到的果然是千真万确的宁宁。

李岩马上扑过去,“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呀。”

“我昨晚就到了,一看你正陪两位妹妹忙呢,就没打扰你。老公,我给你们带来一出大戏,《崛起的北方》,将在江城市、春城市、宁都市及草原的兄弟盟分别演出四场。怎么样?你得拿赞助呀,”赵宁进入角色就是快。

经中宣部、广电总局批准,赵宁率艺术中心所属的各音乐艺术表演团体三百多人及名星所组成的队伍,前来祝贺政务院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成立及为振兴老北方工业基地进行慰问演出。

“是吗?宁宁,你知道办公室刚成立,一分钱没有,我还把咱家钱都垫里去了,”李岩诉起苦来。

“瞧瞧你、瞧瞧你,跟两位小妹妹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怎么见着我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呢,”赵宁开始整李岩,弄得李岩尴尬地站在那里。

“嫂子好、嫂子真漂亮。我叫杨阳小春、是李主任新聘请的员工,欢迎嫂子光临指导。”看到杨阳小春伸出了手来,赵宁借握手的机会打量了一下杨阳小春。不能说是那种完美型的女人,戴副眼镜,脸上还有不几点雀斑,属知识型人物,但按刘兰芳的评书词来说,那就是有几个雀斑并不影响美。

“妹子太客气了,如果今后李岩要是给你气受,告诉姐,我替你收拾他。”赵宁没有接受嫂子的头衔。

“姐,你可真漂亮,怎么保护的,能教我吗?我叫杜红绢,学建筑美艺装璜和电算化会计的,也是李主任新收的兵,今后请姐替我多出气,为咱女人争光。”女人到底是女人,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面对奉承的时候,都是这种有点丧失理智而又陶醉的表情。

杜红绢的话让赵宁不知怎么感到了压力,看着这个才思敏捷、敢说敢作、泼辣大方、秀美爽直的女孩,赵宁彷佛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好妹妹,你不欺负他,姐就烧高香了,男人在你眼里就是玩偶,我说对吗?”赵宁轻轻在杜红绢的耳边嘀咕着。

“嗯,姐说的不错。这年头好男人太少了,所以你就应该给这些臭男人点脸子看,不要让他们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让他们知道巾帼不让须眉,是不?姐。对了,姐,你的洞房我可没插手布置,都是主任自己一手办的。”杜红娟毫不掬谨的态度,让赵宁分外看好她。

“没正经的小妹妹,来,两位妹妹咱们陪你们领导最后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赵宁说着就拉着杜红娟和杨阳小春向用彩球搭起的拱门走去,李岩只好跟着前往。

“李主任,这些人是松江省府从各部门抽调的人员,前来配合办公室工作。”殷治家领着十二名三十岁左右的女同志来见李岩。

刚要迈进小四楼的赵宁一听这话马上抽身回,来杜红娟和杨阳小春也只好跟着回来。大家一看这十二名前来支援的工作人员,那可谓是好有一比,不说是沉鱼落雁,不说是闭月差花,但一个个的美艳,绝对是一种成熟的美人。她们的衣服就像春夏秋冬的植被一样,或浅绿,或碧绿,或鹅黄,或火红。那句诗怎么说:“何须浅碧深绿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真是鲜花盛开的地方呀!”赵宁的话让李岩觉得后背凉凉的。

“杨阳小春、杜红娟对她们进行一小时业务考核,行得的留下,不行得的退回。”李岩说完头也没回的进小四楼了,杨阳小春和杜红绢吐了一下舌头,领着这些女同志走了。

你还真别说,杜红娟真是个建筑装璜方面的高手。间壁墙结实还薄、还隔音,整个楼内闻不到一点异味,上下水、地板砖全都没挑。将全楼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通后,“她真是个能人呀!”李岩感慨道。

“是呀,一个女孩能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的建筑项目,不简单,应该表扬、嘉奖。”李岩听到有人说话,忙回头一看,“主任,您什么时候到的呀?”

只见王华北和赵宁站在一起,“和宁妹同机到的,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打电话一请示我就知道你被人凉起来了,现在看来你都挺过来了,是个人才,姐没看错你。走吧,各级领导都到了,就缺你这个主角了,”说着三人一起向外走去。

出了小四楼,李岩往马路上一看,真是各部门的领导都到了。小四楼门前能聚集着几百人,整条马路已被交警封闭了,停在马路上的车辆都是贴有特别通行证的车。“李主任请您就位,”杜红娟指着手表招呼道,李岩忙走到贴有自己名子的站好。

官场是最讲规则的地方,除了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明确的规则之外,还有许多看不见、摸不着、而人们的内心都清楚的潜规则。比如说等级,官场是讲级别也是最讲究级别的地方,就像一个排列有序的规则的几何体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小的框架,这个框架大小多少都有一定的标准;哪个框架和哪个框架挨得紧密都有严格的规范,如果超出了这个框架就犯了官场之大忌。

但他注意到位一身淡紫色的尖领贴身丝料长袖上衣,配着肩上紫色的皮包,项下一串紫色水晶项链,称着颈部更加的细嫩雪白,大概三十多岁的女性,这就是所谓的冰肌玉肤吧!下身是一条颜色稍深的百折紫色及膝裙,柔软的丝料慰贴出她身体的曲线,也更凸显她挺秀的双峰及丰美微翘的臀部,裙摆下露出一双雪白圆润的小腿,脚下踩着深紫色高跟鞋衬出她高挑的身材,她今天没有穿丝袜,细腻光洁白皙修长的小腿,让李岩差点走神,这是个正派的女人,他不知道她是谁,事后得知是政务院编制办主任许妍。但李岩知道这年头,女人无所谓正派不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男人也无所谓忠诚不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

剪彩议式由政务院副秘书长李明瑞同志主持,政治局常委、政务院常务副总理王龙真同志做了讲话。今天李岩仔细地看当王龙真:四方的脸型,标示着他的正直。配上古桐色的肤色、凌厉的双眼,给你不怒自威的感觉。眉宇之间自然紧锁,那是忧国忧民的象征。直鼻阔口虽然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是能够想象得出,当它不再上翘的时候是多么严肃。乌亮的卓立的头发,可以数得出那一根根孤傲不群的发丝,他的性格也一定像这头发一样的正直不屈吧。跟着王华北及三省一区的领导也都讲了话、表了态。

“下面由国家北方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主任李岩同志,带领全体工作人员宣誓就职。”政务院副秘书长李明瑞的话吓了李岩一跳,怎么还有这一出呀,根本就没有准备呀。没办法,台上都说了,出去宣吧。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自己,更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在一些事情上留下口实,李岩此刻似乎知道了仕途是一条充满凶险和诱惑的道路,踏上这条道路就相当于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滑向无底的深渊,所以每走一步他都要极为小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