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一章 雄关冤魂

独孤雄 收藏 0 5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二十一章 雄关冤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张无能一听吓得够呛,赶紧下令打开城门。李通看着独孤雄和他的驴子怀疑道:“大人,且慢开门,恐怕其中有诈。”张无能瞪了李通一眼斥道:“小王爷只不过是进来喝茶,能使诈?得罪了小王爷你一个人守得住雁门关啊?”李通被他一呛,不敢再言语。

雁门关城门又缓缓地打开了。像是历经沧桑的老者沉闷的叹息声。但是草谷们生怕雁门关上又放箭射杀他们,都缩头缩脑站着不敢进城。独孤雄站在城门外高喊道:“乡亲们,赶快进城,这回他们不会再放箭了。”接着就招呼刘方她们去把草谷们围拢过来。好一会,草谷们才战战兢兢地慢慢朝独孤雄走过去。独孤雄一边催促草谷快快进关,一边不停叮嘱道:“乡亲们进了关就不要回头,一直往前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省得太守突然变卦。”

远处的契丹兵看见雁门关打开,独孤雄也站在城墙下,生怕独孤雄把野驴劫持进关内不放人,黑大个于是又带领着契丹兵哇呀呀地追了上来。张无能又吓得不轻,对独孤雄喊道:“小王爷要进来就快快进来,你后面的军队又追来了,要是他们再冲上来,我就马上关闭城门。”独孤雄怒道:“放屁,不是说好来退货的么,草谷都还没有全部进去,货都没有退完,你怎么敢关城门?”说着赶紧让野驴喊住契丹兵叫他们不要上前。契丹兵听见野驴的大嗓子,赶紧停下脚步,一个个站在离城三箭之地伸长脖子观望,只要有个风吹草动就马上冲过去。

张无能见契丹兵停下来,松了口气,伸出脖子对城下的草谷喊道:“快快进城,快快进城。”刘方和苦菜花见草谷得以顺利进城,抬头看着对方,脸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草谷已经进关去大半的时候,突然从契丹人站着的草坡旁边踉踉跄跄走来一个手拄拐杖的矮人。只见他走近刘方她们高喊道:“等等我,等等我。我也是草谷,走路的时候摔断腿掉了队,你们可不要扔下我,我要回家。”苦菜花对刘方道:“他是什么时候掉队的,我怎么不知道?”刘方迟疑道:“可能是我回去找哥哥的时候吧,我也不清楚。”

独孤雄听见声音回头看时,发觉矮人的声音和身形很是熟悉,但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而且矮人还用衣服包裹着头脸,看不出他的模样。矮人渐渐靠近刘方,装出摇摇摆摆马上就要摔倒的样子用无比凄惨的腔调呻吟道:“我身上摔断了八根肋骨,谁来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来拉我一把哟。”说着还抬手伸向刘方。他此时的惨状,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上溺水的人拼命想要去抓住一根稻草。刘方听见后凄恻不忍,于是就打马过去要拉矮人的手。

独孤雄站在雁门关下对矮人的举动很是狐疑,见刘方走近矮人,赶紧大喊道:“妹妹小心,恐防有诈!”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只见矮人从地上闪电般跳起,亮出手里寒光闪闪的匕首向刘方的心口疯狂刺去。独孤雄看见后嘀咕一声“完了,完了。”全身就像是跌进冰窟窿里,钻心刺骨的冰冷。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矮人的匕首就要刺进刘方心脏的瞬间,被刘方抱在怀里用契丹人皮袍包裹着的大麻袋突然探出它长长大嘴,一口下去就把矮人的手掌连同匕首生生咬作两段!

矮人惨叫一声,落地一滚,抖落了包裹在头上的破布,露出他那烟熏火燎的鬼脸,独孤雄远远看去,矮人正是奉命前来刺杀刘方和独孤雄的丧尽天良杀人狂中的老二杀人狂!原来那天晚上杀人狂被铁弹子一甩胳膊扔出去三四里远,浑身上下的骨头被摔碎了大半,站都站不起来,他是一路爬才爬到这里的。今天早上他正在好睡的时候,就听见契丹兵人喊马叫,以为是来追他的,赶紧爬到草洼里躲起来,后来看了半天终于看明白,原来人家是来追独孤雄和草谷的,便想将计就计装扮成草谷混进城去。后来看见刘方想起了自己脸上被她烧掉的美丽的胡子小辫,还有哥哥因为她至今都还生死不明,肚子里的火一下就蹿起八百丈高,心想:“就是因为这个小丫头我今天才这么惨,就算不是为了那十几万两银子,她烧了我美丽的小胡子我看见她还不报仇我还算高贵的日本男人么?”越想越气,就使用诡计哄骗刘方过去拉他想趁机杀死刘方。不想刘方吉人天相,福大命大,杀人狂做梦都想不到刘方怀里还抱着一只平时没事做就喜欢乱嗑石头来磨练牙齿的大麻袋!莫名其妙的被大麻袋咬断手掌吃了闷鼻子亏!

杀人狂究竟是集忍者和武士功夫于一身的超级杀手,一击不中就全身而退,在地上滚了几滚,如受惊的兔子一般从地上连连蹿跳几下,十几个起落就混进了急着要走进关去的草谷大军里。独孤雄见妹子险些惨遭杀人狂毒手,自己又帮不上,早就气疼肚子,见杀人狂想混进城去,怎么肯轻饶了他?当下打着楚霸王到草谷群里来回搜寻,并且从油布里抽出金枪,枪头握在手上,用枪把去扒开草谷搜查杀人狂。大麻袋袭击得手,兴奋不已,一下就忘记伤痛跳下马背跑过来帮助独孤雄追击杀人狂。

城头的几千将士有幸同时观看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并且看见了咬钢嚼铁的英雄大麻袋,后来再看独孤雄抽出的那杆金枪,几百人同时惊呼起来:他们就是前几天硬要闯出关外去的契丹奸细!大麻袋曾经咬掉了好些人身上的肉,它的利嘴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独孤雄骑在胯下的楚霸王更是让好几十个士兵每天晚上都在做当太监的噩梦!更别说独孤雄了,他手中的金枪曾经击退几百人,并且一枪就挑下守将李通的头盔!

于是雁门关城头就有很多人指着独孤雄和楚霸王大麻袋他们咬牙诅咒。李通走到张无能面前道:“大人,那个坐在小王爷身后的人是个契丹奸细。前几天硬是闯关出去,而且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请大人下令去将他捉住。”张无能听后哼哈了半天,生怕得罪野驴小王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杀人狂在草谷群里东躲西藏,避开独孤雄的金枪。由于个子矮,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时被比他高的人碰撞到摔断的肋骨,砸碎的眼眶和被刘方用火把燎破的腮帮还时不时被几个牛高马大的草谷裤裆里的家伙抽打得钻心疼痛,吃了不少的苦。看看到了城门边,再忍不住,大吼一声拔出弯刀蹿跳而起,一连砍翻好几个草谷,闯进关去。

张无能正在犹豫不决,突然眼前一花,杀人狂已经跃上城头落在他面前,指着下面的独孤雄他们命令张无能道:“快关城门,赶快放箭!”张无能猛然间看见一个丑陋的矮子对自己指手画脚,心里大怒,刚要大骂,仔细看了看方才认清原来是朝廷派来的特使,立刻换了面皮笑着对杀人狂道:“原来是特使大人,你是怎么逃回来的?我还以为你光荣殉职了呢。”杀人狂指着独孤雄吼道:“我叫你快放箭,你听不懂人话么?”张无能吃惊道:“那可是契丹小王爷,杀了他会有麻烦的,你没看见山坡上那几万契丹兵么?”杀人狂一巴掌打飞他两颗牙齿大骂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城下面那两个人是当今皇帝的国舅爷悬赏二十万两银子全国通缉的要犯,你要是敢放跑他们,马上就让你人头落地!”张无能吓得屁滚尿流,但是仍然对契丹人畏之如虎,指着野驴啜喏道:“可他前面有契丹的小王爷,万一伤了小王爷怎么办?”杀人狂最听不得什么契丹的王爷公主,因为他和哥哥就是被契丹的莲花公主使用诡计害惨了。

当下火冒三丈跳起来戳着张无能的鼻尖骂道:“你要是再敢唧唧歪歪的不听命令,我就回去上报朝廷说你私通辽国准备谋反!”张无能立刻不敢废话了,谋反可是大罪,要灭族的!赶紧战战兢兢指着城下百姓命令将士道:“放、放、放箭,杀了他们。”年青将官急道:“大人,不可,城下还有无辜百姓!”张无能道:“谁要劝阻,杀无赦!”李通不敢再说,滚下泪水,闭上双眼。雁门关上立刻箭如雨下,百十个草谷惨叫倒地。

六姐舞动双刀护住刘方后退,箭矢在她周围三尺之外纷纷落地。独孤雄见草谷们纷纷倒在自己国家军队的箭下,顿时心如刀绞,泪水滚滚而下,拔落飞来的箭羽仰天喊道:“天哪。早知如此,还不如留他们在契丹人手里,也许还有活路。是我独孤雄害了乡亲们啊!”

山坡上的契丹兵见城头放箭,生怕射死他们的小王爷,于是就勒马冲了过来。黑大个吼道:“雁门关的狗官听好了,你要是敢伤到我们耶律小王爷一根毫毛,我立刻就打破雁门关把你活剐了。”张无能大惊,立刻走去小声嘱咐将士们不要把箭往独孤雄身招呼,以免伤到契丹小王爷。飞向独孤雄的箭矢方才渐渐减少。

独孤雄眼看契丹兵已经迫近,百姓又要落进契丹人手里做草谷去过牲口不如的日子。心急如焚,抬头大叫道:“闯关的只是我一人,朝廷特使要杀的是我,与百姓无关,快快打开城门!放他们进关!”杀人狂狂笑道:“独孤雄,你也有今天!你害死了我大哥,雁门关就是你是葬身之地!”

原本抱头向契丹方向跑去的草谷们看见契丹人冲过来,以为又是来抓他们回去当草谷,就像是看见吃人的魔王,想起自己被契丹兵掳去当草谷的地狱般日子,不顾一切地又掉回头,一路哭爹喊娘地冲向雁门关。

矗立了几千年的雁门关下顿时叫屈声震天,百姓们哭天喊地。

苦菜花和刘方躲在旁边看得泪水涟涟。苦菜花指着城头兵将大骂道:“连自己同胞都杀,你们还是人么?”刘方流泪对杀人狂喊道:“你不就是想拿我的人头回去领赏么?只要你们放百姓进关,我随后就割了人头送给你!”但是杀人狂哪里听她的?

百姓们跑到雁门关下身中数箭依然不倒,奋不顾身向前冲。有的捶胸顿足放声大哭,有的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声声哀求太守放他们进关去。那凄惨的声音就是铁石心肠的人听后都会掉泪!

但是坚硬的箭矢却听不到草谷们的喊冤叫屈声,依然很冷静、很准确地“嗖嗖”响着无情地插进草谷们的身体。独孤雄看着几百草谷们声声哭喊着纷纷倒地,心里都在滴血。草谷们见雁门关进不去了,只得又呼号着掉头向关外逃命。

正在这时,却有十几个发须花白的老者不顾一切地一头撞向雁门关城墙,仿佛要把雁门关城墙用头撞破闯进关去。城上箭啸不绝,十几个老者陆陆续续中箭倒地死去。独孤雄打驴冲过去,舞动金枪打掉射向老者们的箭矢,想要把他们拉回去,但是他哪里保护得了许多?独孤雄眼睁睁看着十几个老者在自己面前接连死去,欲哭无泪。鲜血飞溅洒在雁门关青黑色的城砖苔藓上,亮出陌生的鲜红,看上去是如此的阴森恐怖。

独孤雄眼见最后一个老者身上插满箭羽依然冲到城下伸手扑过去想要摸雁门关鲜红的大门,而且老者眼里流的不再是泪水,是滴滴鲜红的血!老者嘴里大声喊道:“就是死也要死在祖国的关城下我才瞑目呀!”独孤雄想要去拉他,他已经砰然倒地,仰脖最后喊了一声:“我的大宋,我的祖国啊!”声音便戛然而止。眼睁得大大的,一头栽进黄土里死去。

雁门关那两扇漆得如血般耀眼的铜钉大门硬是在离老者指尖一寸距离的地方停住。一寸的距离,在平常人看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可是在一个归心似箭饱受外族蹂躏的老者心里却是如此的冰冷遥远,远比千里、万里!独孤雄看着老者在自己眼前死去,用头撞响雁门关墙哭喊道:“是我害了你们,是我害了你们啊乡亲们。”但是雁门关并没有因为独孤雄的泪水而生出丝毫怜悯。依然头顶着不断飘移的流云,一言不发地立在那里。

这就是矗立了几千年的巍巍雄关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