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瞒

z张涛t 收藏 8 84
导读:[原创]瞒



奇怪了?到了腊月三十日上午,老妈还不问大哥回不回来?我心里更焦躁,不得不主动告诉她,大哥去赞比亚帮着修铁路去了,不能回家过年了。老妈显得异常平静地说,大过年的,去修的那门子铁路,过完年去不行吗?我又大声告诉她,人家国外是不过年的,再说了,大哥是在为创造和谐世界做贡献呢。那他们过什么?过圣诞节!比咱们的年还热闹。老妈不做声了,静静地坐在那里。我长长地舒了口气……

激烈的鞭炮声中,我家的年夜饭端上来,热气腾腾的饺子把屋里笼罩上一层蒙胧的色彩。我翻开手机惊喜地叫起来:“大哥来电话了,大哥你好吗?家里一切都好!是!是!好!好!”二哥把手机接过去…… 我趴在老妈的耳朵说,大哥来电话了,给您拜年了!问您过年好!老妈耳朵很聋,但眼不花,她点头答应着,观看着手机在儿女们传递着,一个个夸张兴奋的表情,便说道:“好了!给你大哥省点钱吧!国外打来的电话不是很贵吗?”

老妈的话可是圣旨,我们没敢不听的。她是我们家的功臣,老爸遭受文革的整治,身子垮了,没过上几年好日子,80年就离开了我们。老妈那时50多岁,艰难地支撑着这个家,我们兄妹5个,当时只大哥挣钱,又是在遥远的大西北支边,省吃俭用往家寄钱,我们才得以生活下来。大哥很有骨气,恢复高考第二年就考上京城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在十三局工作,不几年就成了有名望的修铁路的专家。他为了我们这个家,拼命地工作,耽误了婚事,身体严重透支……

年这一关总算过去了,可是又一关接着就来了,正月二十六日是老妈的八十大寿。老妈最近身体很糟糕,心脏病犯了,三天没起来了,像是快燃尽的残烛,经不起一丝风吹了。

大姐、二姐两家也来了,给老妈祝寿。老妈昏睡不醒。我告诉她老人家,大哥的铁路修进了深山老林里,手机没有信号,大哥寄信来了,祝您生日快乐!还给您寄美金来,让您……我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把信封放在老妈的枕边。我忽然发现老妈的眼角流出了泪水……

点上了蜡烛,我们替老妈许了愿,流着泪慢慢把蜡烛吹灭。切蛋糕的时候,老妈突然坐起来:“给你老爸、大哥也切一块。”我高兴地扑过去:“老妈,您也吃一块吧!”

“不了,我要到那边和你老爸、大哥一起吃!”说着老妈脸上含着微笑慢慢地躺下了……

在收拾老妈遗物的时候,在枕头底下,我发现了大哥仅有的三张照片,一张是带着红领巾上小学入队的时候,一张是穿着建设兵团军装在大学门口,一张是穿着工作服戴着安全帽在新落成的铁路上……原来,老妈心里什么也明白啊!

大哥病故整整八个月了,病危的时候,我去了京城,大哥攥着我的手说,小妹,大哥这辈子只求你一件事,我走后,你们千万不能告诉老妈,要想尽一切办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