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曙光 第二十九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75 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头盔已经不见了,破烂的迷彩作战服上满是血污,精疲力竭的蔡寻龙几乎是无力的瘫靠在一段坍塌了的工事胸墙后面,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已经打光了最后一发子弹。不远处一辆被掀翻了的‘WZ551A’式轮式步兵战车的残骸内还在闪动着火花,燃烧着的橡胶轮胎在空气中挥发出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道。

尽管自己一个成建制的侦搜营几乎全部的丢在了这片不大的土地上,但蔡寻龙绝不感到有一丝的后悔,那些牺牲了的烈士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是共和国荣誉的捍卫者,在蔡寻龙的心中永远的都存在着那支虎狼之师,如果说还有什么可以遗憾的,那就是自己没有能够最后的坚持到援军到来的时候。

如果再一次的给予选择的机会,他依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打这场几乎无望的阻击战,正如在给前指的电文中的那句“战与不战,职部当尽中国军人之最后职责,枯骨埋青山,亦无愧于国人”

联军‘M1A2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在那沉重敲响的履带声中越过了战线冲下坡去。蔡寻龙抽出配枪,木然的对着那些穿着丛林数码迷彩的身影扣响扳机。没有时间去瞄准目标,全是下意识的开火,因为整个阵地已经陷入混战,各自为战的战士们在打光了最后的子弹后就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义无返顾的冲了上去。刺刀拼弯了就用牙咬,用拳打、用脚踢、用步枪的工程塑料枪托砸。拉响了的光荣弹在升腾起的火光中用那声短促的爆炸声诉说着炎黄子孙的不屈。

前后左右随时会蹦出敌人来,已经陷入半疯狂状态的蔡寻龙连续地开枪,直到撞针发出空洞的喀喀声然后换弹夹再开枪。却全然不顾四周呼啸飞射的死亡,任凭失去准头的子弹从身边扫过。

逐渐稀疏下来的叫骂声中,偶尔的响起一两声的爆炸。砸掉了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蔡寻龙静静的倒在了那片被鲜血浸润了的土地上,手中的光荣弹已经的打开了保险,死死的纂在了自己的拳中。面带着安详的笑容等待着围过来的联军士兵。

数支‘M-16A3’自动步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这个血人般的中国军人,紧张的联军士兵踢开了他身边的任何武器,破布样的迷彩服勉强的遮蔽住他那满是血污但很是健硕的身体,鲜血汩汩的从胸腹部的弹孔中缓缓的流淌出来,慢慢的渗入进身下的那片泥土中。阳光样的笑容绽放在这个年轻人的脸上,是那样的灿烂。失去神采的眼睛注视着天空,似乎挂着些许的哀伤。

默然的联军大兵无声的看着这个已经死去的中国人,他是这个高地上最后的抵抗者。整整三个小时,当联军的战车最终的拔出这个顽强楔死的钢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也是精疲力竭。有人已经开始对这场战争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就如同这场战斗一样,中国人的顽强让所有的联军大兵都感受到了震撼,那是从内心深处翻涌上来的恐惧和敬佩。自己的对手到底是怎样的一支军队,这个问题成了战后所有参加过大陆战争的美国人一直不得其解的问题。

“他应该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一名参谋官指着战死者破烂的迷彩服领口上的军衔识别领章对前来视察前线的基尔森将军说到。

尽管随从军官们一直以前方肃清情况不明为由阻止着自己前往刚刚被攻占了的高地进行视察,但基尔森将军还是不顾劝阻而来,他很想见到那个指挥部队整整阻击了自己一个重装甲师的进攻长达三个小时之久的中国军官。从内心的最深处站在军人的角度,基尔森将军很欣赏这个中国指挥官。能够利用有限的作战部队对优势敌军进行有效迟滞性作战,而且火力配置相当到位,的确是一个优秀的战场指挥者。

可是当基尔森将军看到战火刚刚停歇了的高地上的情况时,他楞住了,这是怎样的一副修罗图。到处都是燃烧的战车的残骸和各种破碎的武器,交战双方战死者的尸体横七竖八的交错在一起,残肢断臂和人体内脏到处可见,焦土样的高地上弥散着一股难闻的焦臭味道和刺鼻的硝烟的气息,浓重的血腥气味更是让人产生呕吐的感觉,被烈火烘培炙烤的干燥的焦土也因为人血的浸润而变的有些的湿润。

基尔森将军震撼了,战斗的血腥甚至的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惨烈的程度让将军的内心甚至的也产生了一种悸动。

随军记者用手中的摄像机和数码相机以及各种工具快速的抓拍着这惨烈的战后余景,无疑这些画面将使得世界再一次的震惊,这也将会给早已经如火如荼的世界反战活动火上浇油。

“让后卫部队也妥善的处理下这些中国人的尸体吧,尤其是他们的指挥官,的确他是一个不错的指挥官” 基尔森将军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手已经死了,整个高地上的中国军人全都战死了,这让基尔森将军很是意外,整整三个小时,再让自己的部队付出了惨痛的伤亡后,这些中国人在全部阵亡的情况下才丢失了坚守的阵地,基尔森将军的心情很是复杂。

‘轰——’的一声,一阵猛烈的爆炸打断了基尔森将军的思考,土块碎石劈头盖脑的砸了下来,不远处的几个联军大兵在红黑色的火球中血肉横飞。

“怎么回事”一个拼命护住将军的参谋官恼火的斥责到。

“那个该死的中国人的尸体有炸弹,我想我们是触动了它”

“OH,这该死的”

被爆炸吓的连忙卧倒的战地记者浑浑噩噩的爬起身来,顾不上拍打满身的土灰便连忙抢拍新闻图片,这可又是一条难得的新闻。基尔森将军无奈的摇摇头,在他的心中,这场战争的结局会是怎样,他也不清楚。

天空之中突然的传来一阵巨大的音爆声,无数的喷气战机流星一样的高速掠过惊谔中的联军的头顶,与仍然在争夺制空权的联军第18联队的‘F-15E攻击鹰’双重任务战斗机纠缠在一起。紧接着远处的地平线上飞扬起一阵的烟尘,大地在微微的颤动。数十架墨绿色涂装的攻击直升机从蔚蓝色的天边快速的爬升而出。

当蔡寻龙指挥的侦搜营以全体阵亡的代价顽强的阻击了联军整整三个小时之后,中国军队的增援终于的出现在联军第1骑兵师正面,这是第38集团军所属的第112机械化步兵师的主力。

漫天飞舞的‘武直-10’攻击直升机和‘直-9G’武装直升机开始迎着联军猛烈的防空火力用挂载的‘红箭-10’机载反坦克导弹对联军的装甲战车进行一一点杀,同时70毫米火箭弹火龙一样的覆盖下来。如同两个多小时前那样,一切都在重演,只是角色位置悄悄的发生了变化。

成排的高爆炮弹擦着头顶整齐的划过,准确的落在联军的开始收缩的防御圈中,一团团的火柱冲天而起。阵阵扬起的尘埃中,‘99D’型主战坦克的楔形炮塔出现在联军的视野中,棱形的横压队形,一排排的步兵战车排着整齐的楔型队形尾随而后向开始混乱的联军发起冲击,标准的行进间集火射击,标准的步坦协同队形,一切都演绎的那样的完美,这就是天下第一陆军的风范。

一辆辆涂着迷彩伪装色的‘99D’型主战坦克出现在南边的土丘之间,柴油发动机冒起的黑烟在夕阳下显得那么的清晰,遮云蔽雾般的。第6装甲师来了,牺牲了的战友用自己的血肉身躯为这些重装部队的到来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一阵的火光从‘99D’型主战坦克群间闪动而出,连续的两轮行进间的集火射击便把掩护收缩的几辆联军‘M1A2SEP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打的火光四起,燃烧成一堆钢铁的废骸。12.7毫米重机枪用密集的弹雨狂风一样的席卷着联军的下车步兵,呼啸而来的高爆人员杀伤弹将来不及躲开的轻装甲车炸的一团稀烂。面对中国军队如同潮水样涌来的装甲战车群,联军第1骑兵师只有选择收缩进攻部队建立一个牢固的防御圈,等待救援或者反击的机会。

愤怒的中国人没有任何的一点手软,当夜幕悄然降临的时候无数闪亮的流星划破了整个被晚霞染的通红的天边,中国军队的炮火奏响了进攻的序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