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埔人 I 沧桑七煞祭·铁血抗日 I 沧桑七煞祭·铁血抗日

xuenan369 收藏 0 55
导读:黄埔人 I 沧桑七煞祭·铁血抗日 I 沧桑七煞祭·铁血抗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8/


I 沧桑七煞祭


〖画外音〗(我):

父亲 曾经是长沙会战功臣 血战岳麓山

母亲 曾经是教育战线中坚 桃李满山城

1949~1958 起落跌宕 命遭七煞 武夷群峰峭

1949与1958 那些个 命运沧桑的年月

犹如犀利的匕首 夺命断情斩前程 尖锐地刺插剁进

他们的灵魂 逼迫进他们的记忆

直至永远




摄于1949年仲秋

父亲美式军官着装纪念照(作者注:似乎图片贴不上网 暂空 抱歉 下同)



整个14年的抗战史,中日双方军队,曾有22次正面战场的殊死交锋。

著名的长沙会战,是抗日战争进入强强对抗阶段后,中日双方在中国

正面战场上,进行的三次规模较大的作战,史称——长沙会战。

整个长沙大会战总指挥:国民党军方薛 岳,日军方冈村宁次。

薛岳麾下,毕业于黄埔瑞金三分校十七期的上尉薛秀良,情愿为其帐下

“赤兔马”——亲历了长沙一战与三战,重伤于湘江南岸的岳麓山战场。

长沙会战,在整个抗日战争过程中,占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尤其长沙“三战”,扭转了抗战局势。因此,国民党为此战役特制了纪念勋章,褒奖有功官兵。

已是上尉的薛秀良,亦获此殊荣,赢得勋章。




抗日战争 长沙大会战 功臣 勋章(注:图暂空)




一 铁血抗日



爱国男儿御侵侮 鏖战血洒岳麓山


中华民族,有着自己最骄傲的历史。

汉、唐,将中国的伟大与辉煌,推向了历史之颠。

大清初年,开疆拓土,北达西伯利亚、库页岛,就连剽悍的哥萨克骑兵都没讨到半点便宜,沙皇俄国也不得不坐下来谈判。

康、乾盛世,更是将国家版图,拓展成了“荷叶形”。 然而——

清中、末以来的各种积弊,民怨,让我泱泱中华帝国,奄奄一息。

而外国的资本主义,经过工业革命和对外的扩张政策,已经相当地繁荣,世界列强纷纷瓜分、欺凌我土、我民族。

中华民国,建立在中国内忧外患的动荡时期,军阀割据,列强肆意,建国初年便遭遇一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及战后初期,欧美帝国主义忙于战争,放松了对中国的经济侵略。

世界“二战”爆发,侵略者力图使侵占区,国土、经济殖民地化。

就连小小的日本国,竟有“绥靖主义”国策:

……欲征服支那(中国),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被我国征服,其他为小亚细亚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而降于我,宣称中国东北是“日本国防的第一线”,对“帝国的国防和国民的经济有很深的特殊关系……”

1931年9月18日晚上,日本强行驻扎在我国东北的“关东军”,按照预定的阴谋,强占中国东北的军事要地——沈阳北郊柳条湖和北大营,爆发事变。

“九一八”事变,标志着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九一八”事变后,战火,不可遏止地在中国版图上燃烧。

1936年12月12日凌晨,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在西安发动兵谏,逼迫蒋介石下令抗日。

从此,国民党军走向抗日主战场。

其中,“长沙会战”是扭转战局的重大战役。


长沙会战


长沙,湘水麓山,悠悠古城。

整个抗战史中,反复出现的一个地名就是——长沙。

一座千年名城,如此高频率笼罩于战火的反复肆虐中,似乎是绝无仅有的。

1938年10月,华中重镇武汉,陷入敌手。11月,岳阳失陷。长沙成了捍卫西南各省的门户,其战略地位愈显突出。

对于已迁都重庆的国民政府来说,守住长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迫切,也更为重要。

1939年9月至1942年1月,驻武汉的日军第11军向以长沙为中心的中国国民党第9战区发起了三次大规模的进攻,史称——“长沙会战”。

三次作战中——

日军共投入兵力近30万人,伤亡9万人左右。

国民党军共投入兵力70多万人,伤亡13万人左右。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湘、鄂、赣三省已成为中国正面的主要战场。根据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重新划分的战区情况来看,赣西北、鄂南及湘省全境为第9战区的防区。

第9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南省主席的薛 岳(代 陈诚)坐镇。

司令部,设于长沙。

薛 岳作为国民党军方,指挥了整个长沙大会战。

长沙会战日军总指挥,冈村宁次。

年轻军官薛秀良,就两次亲历了长沙大会战。薛岳是他同宗同族的叔叔,也是年轻的他心目中的偶像。军中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渊源,他从不张扬。


一战惨烈


1939年(民国28年)9月至10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9战区部队在以湖南、湖北、江西三省接壤地区对日军进行的防御战役,即“长沙一战”

1938年11月,长沙城发生了令世人为之震惊的“文夕大火”,几乎将整个长沙城化为焦土灰烬。这就使得本已成了粤汉线上一座“孤岛”的长沙城更加难守。

同年,15岁的少年薛秀良,就在这样的情形下穿上军装,成为小兵。

翌年9月,16岁的小小班长,经出“九战区干部训练团”校门,即授少尉军衔,即上战场。

“兵头将尾”,自然冲锋在前,首历鏖战。

是役,即“长沙一战”,也是小兵“一战”。

少尉,犹战马初骋疆场,是被领也领兵作战的第一次,也是最惨烈,最伤重,最得意的一次。

他在宣誓就职时,就以抗日救国为主题,立志誓死抗击日寇,保卫中华民族。

最让他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就是这年这次岳麓山攻坚战。

那是一次艰苦卓绝、茹毛饮血的战斗。

“弟兄们,你们都是连排长,现在的情形,一是供给成问题。要穿的没有棉衣,将士们都还穿的是两层单衣;要吃的不够大米,更不要说菜了;要住的没有,可总要解决暂时休息处。二是没吃、没穿、没住,还要准备战斗问题。这也是最重要的。可我们是军人,军人面前,应当没有困难,没有阻力!所以目前,我们要就事论事,因地制宜,修筑工事,坚守待命,做到有力配合整个战役!你们各自回去后,一是做好思想动员,二是拿出最佳备战方案,我们群策群力,我就不信,守不住、拿不下这个山头。”他们这一分战场,最高指挥官李营长发话。


某排长传达完李营长的话后,说:

“弟兄们,后勤供需跟不上,没有棉衣,你们急不急?”

“不急!”大家齐声答。

“对,不急!我们马上就要修筑工事,还会出汗呢!那么,大米不够,还没有菜,你们恼不恼?”

“不恼!”

“对,不恼!我们是军人,是铁血汉子,是所向披靡的!再说,我们在山林子里扎营呢!不仅有野果、野菜,说不准,还能逮几只野兔什么的,打牙祭呢!要说住的嘛,我们可以搭茅棚,山上有的是木头、茅草什么的。所以,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来研究修工事,守工事的问题,大家各抒己见,有啥说啥。”

“小排长,修工事有啥好研究的,挖、筑就是了嘛!”

“对呀,小排长,就是守工事也没什么可研究的,大家齐守着,不就成了?”

“我看,也许小排长说得对呢!再说,排长刚刚不是说了,营长也这样要求呢!”

“就是,我们对付的是强悍的鬼子呢,不可等闲视之也!”

“我看,还是排长有什么得力的新想法,先说说看,开个头,我们好顺着思路,不是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

“好!大家都分析的对。”小排长严肃的目光,扫过大家继续道:

“日军拥有优越的武器,火力一向猛烈,必须加强工事。

“岳麓山山高林密,有利于防守。为此,我们

“一是,依山地形势在每个山头修筑工事。众多山头之间,组成一个棋盘式阵地。

“每个山头,或连、或排为单位一一固守。

“若一个山头受敌攻击,其他山头的守军可以立即配合出击。

“二是,采取循环轮换的方法守卫山头工事。每连排官兵每次守卫山头以12小时为一班。

“这种防守战术,既加强了将士们作战的责任感,又能使我们轮流休整,从而可增强战斗力。

“你们看,这样好不好?有没有要补充的?要是都赞同,我们就报告我们的谢连长。

“棋盘式阵地——太好了!小排长,本来,我们看来了个小白脸的小兵,还当我们排长……现在我服了!感情不是没有真本事。”

“对啰!循环轮换守卫法!亏你想得出来!这样,我们就不会象往常一样,等真的战斗打响,大家都快累趴下了……小排长,你真不愧是我们的头儿!就象刚刚‘刺头’说的,我们服你了!他可是咱们排,有命的刺头呢!难得主动服过谁的。”

“就是这话。我们哪还能有比小排长更好的办法。”一班长说。

“就是,就是,我看,就这样报告吧!”二班长说。

“我也表个态,同意大家的意见!”三班长说。

……

“小排长”,就是薛秀良排长,因为才16岁,大家就这么叫他。

获一致通过!小排长对“初战”告捷,增强了自己的信心,于是赶紧报告连长。

“好啊!小鬼头,我们这就一起去报告营长。”

“不,连长,您去报告就行了!”

“咳,一起去,你们排的意见,很有建设性,而且,只有你自己去报告,才能更说得清里面的道道,走!”连长不容分说,拽着他就走。

“好,好,好!”营长连说三个好道:“全营统一立即实施——棋盘式阵地法,循环轮换守卫法——谢连长,你,领着小排长,到每个连长那说一遍,并要他们立即执行——这是我的命令!”


就这样,他们一个营,于交火前在岳麓山已守了整整七天七夜。他虽然只有16岁,但他也是一排之长。他与他们克服困难,他与他们毫不畏惧。

后勤军需跟不上,条件十分艰苦。官兵们没有换季服装,秋冬间尚着单衣,自编草鞋,半饥半饱,可没有怨天尤人的。

将士们被侵略者的铁蹄,对我国土与民族肆无忌惮的践踏与蹂躏,与他们的最高指挥——薛岳,一样地愤怒——岂容倭寇吞中华!

战斗打响—— 一场激烈的防攻战!

密集的炮火,卷地毯般轰炸铺扫着整个岳麓山。

炮声隆隆,火光冲天。

步枪、机枪、手枪齐发,子弹“嗖-嗖-啾-啾-”耳鸣。

战火犹弹雨流星般,密集、倏忽,响彻、震撼、摧毁着岳麓山。

将士们奋不顾身,英勇杀敌。几度肉搏,反复冲杀。

敌人一次比一次猛攻上来,又一次次被强劲抵抗逼退下去。

进行了几次退而复进,失而复得。

当交战打到白热化,双方发生白刃肉搏战。甩掉破衣,只着裤衩的国民党军将士,真正赤膊上阵,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

由于薛军奋勇杀敌,终于将敌人击退。

结果双方伤亡惨重,就岳麓山战局而言,算是国民党军胜利。

最后全营三个连的将士壮烈牺牲300余人之多,几乎大半。

他被枪弹击中左手与左腿,伤重昏迷,到在血泊中……

直到打扫战场时,才被弄醒,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小排长……原来在这里……你怎么了,快醒醒……”

他的上司,比他年长十几岁的谢国强连长,奉命率部清理战场,看看还有没有活的……

谢连探手薛排鼻息——活的!

于是,用劲摇推……

“哦……哎唷……”

“你醒了,感觉怎样,你动动看……”

薛排见自己浑身是血……轻轻一动,剧烈的疼痛抓住了他……原来,自己在拼杀中——

左拇指被打飞!紧挨膝下腿骨被子弹“横插穿透”!

谢连也负了伤,无法背他。

于是,他右侧斜卧,半撑着身子,跟着谢连后面向前爬……

“卫生员,快!给小排长包扎一下。”

“谢连长,你叫人从尸体衬衣上,割几块干净点的来,没有包扎布了。”

卫生员与谢连长正一起为他包扎着……

他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屏息静气……

来不及自尽或受伤,被强行捆绑俘虏的鬼子,一个个咿哩哇啦嗷嗷叫:

“投降地不要——俘虏地不要——你地杀啦杀啦地——我地死啦死啦地……”

宁死不被投降押解,死活要求杀了他们。

有的卸了被炮火轰烂烧残的简易战棚所残余的木板,准备把他们绑上木板抬走,也死活挣扎不让。

“他娘的!还挺有骨气。”

“他妈的!干脆,全杀了干净。”

……

“可他们已经是俘虏了呀!”小排长吃力地对谢连说。

“那怎么办?你不要管!我们自己死了这么多,一个营500多人,剩百余人了,我们连只有几十人了,而且,活着的不是重伤,也是轻伤,还怎么跟他们耗!”

“可不是嘛!想想他们是怎样对待我们的被俘将士的?听老兵说,他们曾经把大刀架上我们战友的脖子,强迫同观我们的女同胞跳脱衣舞,并且要求边看边与他们狂笑。谁敢不笑,就被顺势一刀抹掉脖子……” 卫生员说。

“什么都不用说啦,就是全杀了他们!再割鼻子或耳朵,以交‘被俘人头数’。”

“对!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自古就是这个规矩。”

“就这话,杀了他们!谁还有什么好办法或不同意见的,赶快说!”

“嗯,是这话,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

一声声愤怒传来……

“那也要等他们完全咽气,无知觉后,再割鼻子或耳朵吧?”

小排长又担心地小声咕噜了一句。

“那是自然,这点人道还是要的。”谢连道。

“耳朵有两只,他们不会‘冒数’吧?”

“我们的小排长,你放心吧!你第一次见此场面吧?”

小排长知道,此时此地,他没有说话的分量,有上司、有老兵。在他们面前,他不过一新兵蛋子……

杀红了眼,气炸了肺的将士们,到底是否会按俘虏的个人意愿,那就只能看天意,尽人事,凭战场实际了……

战场,还有如此令人发毛的一幕……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强忍重伤剧痛的小排长……

又亲眼目睹了鬼子“不肯当俘虏”的场面……

年少的少尉,凭着自己的灵巧无畏,拼杀于你死我活中浑然不觉。此情此景,却令他感慨万千,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伤痛……

“日本鬼子,真是——极力推崇武士道‘杀身成仁’的民族——难怪冈村宁次,会以一当十当百地,以己比之国民党军——运筹战略战策。他的帐下,不仅面临惨败当前,依然死拼到底……而且宁可自戕自刎,也不屈膝投降……来不及自我了断的,才……”

——小排长想。


“一战”结束。

岳麓山战场硝烟仍弥漫,国民党军非死即伤。

活着的已无人可以助他。他只有凭借自己超常的毅力,带伤强行徒步20公里,才得以就医养伤。

在养伤中,他了解整个战役情况。其实,综观整个“长沙一战”战役,薛岳军团是失利的。

其中,得知关麟征师长亦率师赴此战。

后来,关麟征因作战有功,升任十五集团军总司令,成为黄埔军校毕业生中担任总司令的第一人。是年,关司令年仅34岁。

这使少年志远的他,印象特别地深刻。

是役,由于他们全营将士的顽强抵抗,起到了消耗敌人有生力量、阻滞敌人的作用,为部队后撤赢得了时间。

他立了功,被推荐黄埔军校深造。


亲历三战


军校学员自请战 ,铁血奋战岳麓山。

1941年底,假休返湘的薛少尉,正赶上“三战”。

“老连长,听说我们营还是守卫岳麓山,您让我参战吧!”

“不行!”

“谢连长……”

……

“嗯,你现在是军校学员,我可作不了主。不过……这样吧,我带你去找我们营长试试看。”

“李营长,我们的小排长放假,正赶上这场恶战!他可是个不简单的排长!您看能不能准了他要求参战的请求?”

“扯淡!哪有在校学员参战的?再说,他毕业后,是不是我们的部下还两说呢。这事,不要再提了!”

“可是,多个人,多份力量哪!”谢连长不甘心。

“就是,就是。营长,您和我们连长,以前很看重我的嘛!怎么现在不把我当您的部下了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去是什么军校呢,害我这么重要的大战却没得参加,多遗憾哪。啊?营长,您就特批了我吧!”

“不是我不批准!你的情况我还不清楚吗?我巴不得这一战我们营能有你参加呢!可我哪作得了主啊!除非,你自己能通天——司令部!如果你能得到司令部的——哪怕口头允诺,你就立刻前来报到!”

“是!我自己去争取。”他一个“立正”,向营连长行礼后离去。

他不敢直接去找总指挥薛岳老叔,只能去“磨”薛司令的弟弟薛仰华叔叔,在“九战区干部训练团”学习时,薛仰华是他们的教官主任。

“仰华叔,您说,我上军校为了啥?不就为了更好地带兵打丈吗?您看,我还差半年就毕业了,这说明我比以前更有能力了,正是可以将军校学习的军事理论,与实战相结合,从而能使毕业文凭上的合格二字,更加饱满,您说对不对?啊?叔叔,帮帮忙吧!不,这个忙,您一定得帮!嗯,不对,不对,我知道,您一定会象以前一样,准会帮的,对吧?”

“你这个小鬼!我就知道,不答应,你还会放过我?鬼灵精!你在这等我,我去试试看。”

他一脸阳光!仰华叔出面,岂有“通不过”之理!

果然,仰华叔带来好消息——

“你还到李玉堂那去!警卫员,你跟薛排长走一趟,就说我已经请示过司令了,让他参战。不过,小鬼头,你要向我们拿出战绩来!否则,以后你的事,我不管了!当然,不是要你去作无谓的牺牲。既要勇敢杀敌,也要善于保护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成为长胜将军!乔治.巴顿就说过“我要你们记住,当兵的打胜仗,绝不是要他去为国牺牲,而是要他让对方当兵的都去送命”这样的话!我的意思,你听清楚了吗?”

“报告主任,我听清楚了——勇敢杀敌,不作无谓牺牲,才能成为长胜将军!”

“嗯,好了,去吧!”

“是!”他,双脚一并拢,又是举手齐眉行军礼,又是鞠躬90度行晚辈礼,转身离去,耳边还传来叔叔“嗯,孺子可教也!”的赞叹。

“薛秀良,你行啊!还真能通天。说说看,你与薛仰华什么关系啊!啊?”

“哪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我们以前的教官,软磨硬缠呗……”

“好!我们营能加入你,等于加了个‘小诸葛”!营长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我可看你的啦!”

“保证做好您和我们谢连长的得力助手!”

“好!回你们连去吧,我们明天就开拔、进山。”

“是,营长!”行礼、转身、离去。


长沙三战

1941年12月7日,日军成功地袭击了美军的珍珠港,掀起太平洋战争。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第23集团军同日进攻香港。9日,中华民国政府命令九战区迎战,并调集军队。

蒋介石首先找白崇禧、陈诚、薛岳三人召开了小型会议,分析第9战区部队前期作战失利的原因。

长沙三战,距长沙二战,仅两个多月。开始于12月中旬,至翌年1月中旬,约一个月。

长沙三战——总指挥自然还是薛 岳与冈村宁次对垒。


薛 岳

薛岳——久经沙场的老将,有“老虎仔”的雅号。

其曾当过孙中山身边的总统府警卫团3 营营长,大革命中参加过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东征”。

抗战开始时,曾经是“八一三”淞沪抗战的19集团军总司令。

继任湖南省主席的张治中,曾称他“百战名将”。

—— 难怪冈村宁次要研究他。


冈村宁次

——把自己看成是“中国通”。

认为对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方面无所不晓。

特别是在军事方面,他自认对国民党军队的情况非常了解,就连各个派系间的关系也都了如指掌。

自从武汉会战结束以后,他更是潜心研究了他的主要对手——由薛岳指挥的——中国第9战区部队的诸方面特点。

所以,对于此次作战,冈村宁次,是抱着必胜信心的。


薛 岳,在赣北、鄂南和洞庭湖畔部署了21 个军、52 个师。

主力,置于新墙河、汩罗河、捞刀河、浏阳河等正面,重点放在两侧山地。以为,最大限度地,遏制敌方机械化部队优势。

薛岳下令,彻底破坏交通线,铁路拆掉,公路挖掉,乡间稻田全部犁翻放水,整个地区实行坚壁清野。

三战前,在中国守军的节节败退中,日军机械化部队却长驱直入。

薛岳一向不主张硬拼。因抗日战役的连连失利,怒火中烧:

“湘省所处地位关系国家民族危难至甚,吾人应发抒良心血性,与湘省共存亡……”

“此次系长沙,非武汉。系秋天,非春季。吾定叫你头破血流……”

……

薛岳根据长沙城,湘江以南的岳麓山,对长沙的鸟瞰制约作用。将战区直属独立炮兵旅,配置到军事制高点岳麓山,以支援长沙城守军的作战。他令李玉堂以一个营的兵力,在湘江西岸和岳麓山占领阵地,掩护炮兵。主力军守备在长沙市区和郊区,重点放在长沙市区的制高点天心阁附近。


冈村宁次,调集了4 个师团、2 个支队、100 多架飞机、300 多艘舰船,从赣北、鄂南、湘北分6 路进犯长沙。

日军的兵力和位置,也与二战前基本同,除留置在原驻防上的第11军兵力外,约使用20个联队的兵力。赣北、赣中仍是第三十四师团。


岳麓山战场

抗战爆发后,湖南成了国民政府粮食、兵源及工业资源的重要供给基地。武汉、岳阳失陷,长沙又进入“三战”,运输能力更加滞后,后勤军需尤为严峻。岳麓山守军更是条件艰苦,战务艰巨,与“长沙一战”之岳麓山状况基本相同。

是役,临时划归李玉堂帐下的薛少尉,与他们营奉命掩护炮旅,仍是“死守岳麓山”。

这一次岳麓山战场战备,将士们一致要求,按照“一战”的老办法“全营统一实施——棋盘式阵地法,循环轮换守卫法。”


1942年1月1日,日军开始进攻。白天枪炮轰击,晚上纵火夜战。

是役,再也不象“一战”那般艰苦卓绝、茹毛饮血。因为整个战局被薛军团所左右,岳麓山炮旅,在他们营的有力掩护下,狠狠地、顺利地,将一发发炮弹,准确地轰向敌军阵地……

敌军根本没机会,也不可能压向岳麓山,他们营有一半人,几乎“没事”一般,而炮火的威力,却对整个战役起着举足轻重的压制、控制敌军的作用。

“报告连长,我营应当调集一半兵力,支援炮旅。我们虽然不是炮兵,但可以当劳力,帮助运送炮弹等等。嗯,反正是见机行事,按需行事。”

“对,大战役,炮火太重要了。走,我们一起去报告营长。”

两人匆匆交待副手,立即赶去营长那,报告他们的主张。

“很好!我正想这事,正是不谋而合!这样,你们速去,传我命令:让每个连,抽出一半兵力,立即集合待命!我先去请示炮旅旅长,听听他的意见。”

炮旅旅长一听,紧紧握住李营长的手说“太好了!太感谢了!我们正缺人手……”

就这样,炮旅得到意外的支援,如虎添翼,更加有效地控制、配合了整个薛军团的战役全局。

在岳麓山重炮火支援下,薛军击退了日军的反复突击。薛军外围师团,继续压缩包围圈,也逼近长沙。

日军,日夜不宁、狼奔豕突、全线溃退……遂使长沙威胁全部解除。

日军完全陷入薛军的反包围之中,再加上后方交通中断,粮食弹药无法补充,战斗持续两周,伤亡惨重。

经过十数日激战,日军严重受挫,国民党军扬眉吐气。失陷的土地全部收复,获得重大战果,扳回“一、二战失利”的晦气。

三战,终以国民党军胜利,日军失败而告终。

三战,日军伤亡56000余人,俘虏139人,中国军队伤亡28000余人,中国军队取得辉煌胜利!

三战,是中国政府军队最为货真价实的一场大胜仗,日军于此役遭受重创。是珍珠港事变后,太平洋战争开战以来,盟国在亚洲的第一次大捷,取得辉煌战果,引起了国际上的强烈反响。

此战后,湘、鄂、粤、赣四省群众组织代表团赴前线慰问前线官兵。全国发来的慰问函电达几十万份之多。

国外,仅湘籍旅美华侨李国钦,就从旅居华盛顿的侨胞中募集10万美元,寄来慰问保卫长沙的抗日将士。

第三次长沙会战以日军的惨败而告结束。日本的第11军在几年之内,都不敢再对长沙进行任何重大的攻击。经过这次作战,冈村宁次,总算对国民党中央嫡系军队,有了新的认识。

他在战后向上级提出的《关于迅速解决日华事变作战意见》中称:

敌军抗日势力之中枢。不在于中国四亿民众,不在于政府要人之意志,不在于包括若干地方杂牌军在内的,全部两百万抗日敌军。

在于以蒋介石为中心,以黄埔军校系统,青年军官为主体的,中央嫡系军队的抗日意志。

有此军队存在,迅速和平解决事变,无异缘木求鱼。

薛秀良,无疑就是其所指——

“黄埔军校系统青年军官为主体的中央嫡系军队的抗日意志”——“群体群志”之巨链,扣环组合之一分子。

“三战”结束,薛秀良临时参战的营连,一致公推为其请功——不仅身为学员主动请战,而且参战中英勇顽强、随机应变、出谋划策……战功非等闲可论!他——荣获此战勋章!


转战游击


同仇敌忾共驰骋,“宜将剩勇追穷寇”。

荣誉,对一个将士来说,只能是一种激励。

此后,薛军换防,离开长沙。走出黄埔军校的,已是年轻上尉的薛秀良,始终辗转于抗日战场,与九战区将士们同仇敌忾,力追穷寇。与气数渐弱,大势渐远,成了在若大中华国土上人人喊打的小鬼子们,昼夜周旋打游击。

抗战后期,小股兵力的日本鬼子,再也没有先前的狂妄与嚣张。老百姓的房子已不敢驻营。白天,基本躲在碉堡、战壕、军营,偶尔晚上出来“小骚扰”。

将计就计。他多次奉命以自己一连的兵力,与日寇“打游击”。

一次,他命令全连战士昼伏夜出,利用敌人黑夜不敢有大的活动的弱点,挑选胆大心细的战士用汽油在日军营房纵火焚烧,并组织机枪手用密集火力射击。

日军黑夜受到突然火攻不辨东西,不摸虚实,仓皇应战,胡乱射击,结果自相践踏,死伤惨重。

日军有多少小股兵力,就是这样被薛岳军团消灭的。

由于他每战临危不乱,沉着镇静,大胆采取各种手段诱惑敌人、排除险情,使薛军指挥部安然无恙,并乘胜御敌,获上司褒奖。

后来,他也听说:岳麓山又历一次战役,战斗仅历一个小时,岳麓山就化为灰烬,守山国民党军,全军覆没……

然而,其中的一场战斗,他又差点送命——那是一次阻击战。

他奉命率部,即一个连,阻击一个团兵力的敌军先头部队,拖延日军挺进的时间。

他们埋伏在敌军的必经之路,且易埋伏处。

然而,前面开道的十几辆坦克,也正是必须首先摧毁的敌军杀手锏。

根据以往的经验教训,敌人的坦克简直就是会旁若无人般,扎碾过来,根本不是他们肉体凡胎加机关枪、步枪、手榴弹所能阻挡。

所以,预先每隔20m埋下炸药,每一处留下五个人,其余大部队,埋伏在最后一炸药处以远,以排为单位,一线拉开。

命令单等最后一辆被炸后,前面的算好距离时间,相继一一引爆,而后大部队压向敌群……

由于敌我兵力悬殊,在殊死的搏斗中,他们几乎全军覆没,整条路上和周边,处处尸体……他被敌方还盛近一半的兵力包围了……

他打光了最后一粒子弹,象一头发狂的暴狮,跨上敌军的一匹战马,拾起敌军的一把战刀……

“抓活的——大大的有赏——”

“娘希皮的!我叫你狂,嘿—— ”一刀劈了一个!“看看谁更狂,嗨——”又一个!“你奶奶的……我叫你杀人不眨眼……看看谁更杀人不眨眼,嗨——”再一个……

他,挥舞着大刀,边骂边突围……左冲右突,杀人如麻……手脚都被刀砍伤……浑身是血,已无暇顾及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

经过尽半个时辰你死我活的拼杀……终于冲出包围圈……好在他们要“抓活的”,不然十个百个他也没命了……

他遍体鳞伤,独自归营,翻身下马,一步一踉跄地“报……报告营长,我……我们连……全……全……”尚未报告完,便直挺倒地……的1be3战斗结束,营长领着团、师首长到医院探望他,他赶紧一边挣扎着要起身,一边急不可待地“报告首长……”的0d0871 保护版权!尊重作 团长急前一步道:“你靠着说话便可。”的e6cb2a3c14431b55a

“嗯,报告首长,我对不起党国,对不起我的将士们。我们连……我们连也不知除我以外,还有没有活着的……请首长处罚我吧!”

“你好好养伤吧!不仅不会处罚你,我们还会褒奖你……”的6081

原来,上司迅速指挥抽调的生力军,对敌人进行反攻,把日军一个师团包围。敌人仓皇应战,伤亡众多,该师团的骑兵连被薛军全部消灭。上司认为他们奇迹般地狠狠阻击了敌人,以他们连的牺牲,为他的上司,迅速抽调部队支援赢得了时间;为赢得整个战役的胜利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因此,他又获晋升一级……

战争、战场—— 多少英魂,多少尸骨——成就 一位将军!

战争,是一把残酷的双刃剑。往往是“杀人一万,自损三千”!

1942年7月,走出黄埔军校的他,就这样与日本侵略者抗战到底,直至抗日结束。

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随着“二战”的结束,而宣告结束了。

上尉的——左拇指,也永远献给了岳麓山……

上尉的——左膝下的枪伤深疤,亦必然是与生同在的永久纪念……

然而,比起消散在抗日战场的英魂,他毕竟是幸运的。

惨烈卓绝的抗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众所周知,张学良、杨虎诚左右的“西安事变”,促成了,共产党主张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统一战线的建立和发展,是争取抗日战争胜利的基本保证。

“统战”后,一直奋战于主战场的国民党军,为保卫中华民族,作出了应有的,也是不可磨灭的贡献。

其实,不论是国民党将士,还是共产党将士,只要是抗日英烈、功臣,都会是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值得讴歌。


调防徐州


抗战后,走下抗日战场的薛岳兵团,奉命调防——自古兵家重地的徐州。

徐州,古称彭城。总面积11258平方公里,位于江苏省的西北部。地处黄淮平原,气候宜人,既无酷暑,也无严寒。为苏、鲁、豫、皖四省交界。系北国锁钥、南国门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北扼齐鲁,南屏江淮,东襟黄海,西接中原。素有五省通衢、兵家必争之地和商贾云集中心之称。位于京沪、陇海铁路交汇处的徐州是全国重要的交通枢纽。

徐州具有4000多年的光辉历史,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留下了大量文化遗产和名胜古迹,其中尤以“汉代三绝”著称。

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故乡,是楚汉相争的决胜战场。处于齐鲁文化、中原文化、楚文化的交汇点,“齐文楚武”正是文物消长的枢纽。徐州是两汉文化遗存最为集中丰厚的地区之一 ——汉墓、汉画像石、汉兵马俑——并称徐州“汉代三绝”。

是故,徐州历史文化,宛如斜挂于历史苍穹中的璀璨星河。

6000多年前,徐州的先民就在此生息劳作。原始社会末期,尧封彭祖于今市区所在地,为大彭氏国,故徐州古称彭城。

日伪时由铜山县析置徐州市,曾为伪淮海省省会。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仍置省署徐州。

薛上尉随部赴徐州后,又进“绥靖”徐州“军官培训班”学习一年,而后在机关当职,再没机会上战场。

第三次走出军校的他,已是营级军官,年仅23岁,可谓踌躇满志、春风得意。

1947年底,一位来自家乡湖南资兴的陌生女孩,来找他,自言是他的未婚妻,前来“完婚”的——仅凭一封“家书”……

时年24岁的薛营长,差点没有晕过去……

不由的已渐渐淡化的,那个几年来一直记忆犹新的,姓张名月英的女孩形象,反而更加清晰起来。

那是他身经“长沙三战”后,返瑞金三分校时,与哥们般同学潘 云,于南昌女子师范认识的女生。那是他的初恋,却于“公平竞争”中输给了潘云。也不知,他们现在的情形如何了。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吗?

这一个叫李秀英的女孩,才16岁,寻死觅活,认定了要在徐州与他完婚、随军……无奈,赁屋择日完婚,成了有家室的人……

好在当职军机关,不用厮杀战场。

翌年春,薛岳兄弟安排他远赴美国“西点”军校深造的申请批下来了。正在打点李秀英回湖南老家之际,国防部令:

“暂停所有军官海外深造!尚未启程者,一律原地奉职待命。”

……遗憾……也许天成……

他的明天,将会面临怎样的命运?有着怎样的未来?

就在不远处,等待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