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年俗}{长城原创}各种别样过年.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131 283


太平盛世过春节,人们一定是普天同庆,年俗各地不同,可能有很多种年俗可说,如果说现在的新年俗,我想可能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是现在的第一新年俗,春晚办了20多年了,虽然越办越不容易,但现在成了全国人民或者说全世界华人春节的一个必有节目,能不能成为一种风俗一是看时间持续性,二是看参与的人有多少,春晚参与的关注的人应该是够多了,也可以说是世界上参与及关注一件事人数最多的事之一了。说时间性我看中央电视台的人们现在不办也不成了,除非又找一种能比春晚更好的新形式。

水区征文要的是别样年俗,这几天不少朋友写了不少别样年俗。我看了看很多都是说怎么过年,我也写写“别样年俗”,有些是新年俗,有些是部队的“年俗”,有些是过年发生的事,那些算别样,那些不算别样看评委们的评价了。我只是写。


1. 新年俗:欠债更比要债的牛。


歌剧“白毛女”家喻户晓,说的是穷苦农民杨白劳欠了地主的钱,按民间风俗:欠债不过年。年前一定要把债还上,这本是逼欠债人在年前努力还债的一个风俗,可很多债主却利用这个风俗逼得很多穷人过不了年,甚至家破人亡。杨白劳在除夕被逼债的穆仁智抢走了女儿并被打死。这一残忍而阴险的逼债做法给观众留下了地主是坏人的深刻印象。


不过最近一些年,每到年关,似乎杨白劳和穆仁智的地位反过来了。不是“穆仁智逼死杨白劳”而是“杨白劳逼死穆仁智“了。


看看那些因被拖欠工资不得返家的民工们,数数年前各地报道的因拿不到自己血汗钱在年前要跳楼要自杀的人们,真要说:年前要债成了一种新年俗,不过要债的是弱势群体而已。


我讲讲我自己经历的两个这种新民俗的故事。


2003年春节年初一一大早,我站在陕西韩城电厂建设工地上,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大港工地的经理老王打来给我拜年的,老王在电话里很高兴,他昨天上午回到了家中,可以在家里过年了!

去年一年,我和老王共同管理着天津大港项目部,那是一个总工程量几千万的工程。从三月开工开始尽管经历了“非典”那种困难时刻,但在我们项目部十几位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与几百位民工的努力下,整个施工期间工程的进度质量都完成的很好,只是到了年底,工程接近尾声时来麻烦了。由于施工前期老板超额抽走了工程款,致使工程用款资金紧张,为了保证工程的进行,我们在施工中不得不拖欠材料供应商货款和项目部所有人员的工资。当工程进行时,材料供应商们为了生意只好赊帐,管理人员和工人们只要有伙食费就继续施工。可到12月工程基本结束了,年底一到供应商们逼上门来,民工们要拿一年的血汗钱回家过年,自然急等结帐,这些钱是不能再拖了,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钱,我们也是一筹莫展。甲方工程款早已付钱到位,无话可说,找老板反映,老板双手一摊:“公司帐面上也没钱,你们自己想办法。”加上今年从最高层就重视民工的工资拖欠问题,各级政府直接干预,12月,我们为此事搞得焦头烂额。

月底,公司要调一个项目经理去陕西工地,我和老王商量谁去,去陕西工作条件生活环境艰苦些,但因为是施工进行中,所以只是干活,而大港这边虽然施工完毕了,但最困难的时候开始了,年关付钱。老王叫我去陕西,他留在大港应付。

临行前我对老王说:“哥们,你是从国企出来的,国企就算是破产也要管员工的死活,而兄弟我是在私企混过多年了,这种事见多了,我真担心春节你回不了家。“

果然不出所料,我走后老王过了一段艰难时光,要钱的人们愤怒地围攻着老王,最厉害时民工们到管理人员餐厅吃饭,整夜整夜的堵着老王的门不叫他睡觉。还好,也许是到了年三十人们不得不回家,熬不过老王,又不能拿老王咋样,老王回家过年了。

老王是脱身回家了,过完年那些没有拿到材料款的供应商们因为老王还会回到工地做一些结尾工作,其中也包括筹款把这些材料费付了,如果供应商们不愿等待也可以在诉讼有效期内告上法庭,靠法律解决问题。


但那些民工就不同了,工程结束了他们得离开,春节过后他们有幸在其他地方找到一份工就不会有时间来这里要债了,尽管他们当初也是以一个工程队的名义与公司签的合同,但那个工程队的工头还期盼着以后能再从公司得到合同,而且他自己那份钱早就在已经付的钱中拿到了,当民工们还在这个工地时他会带着民工们找老王闹,但不会闹过分,这也是老王能回家过节的原因之一,一旦民工们到别的工地了,他不会花时间回这边和老王没完没了。


整个游戏中作为国营大企业的甲方没有拖欠乙方一分钱,包工头的钱没损失,我们这些项目经理,“高“级打工仔没做亏心事,最吃亏的是那些在风里雨里,辛辛苦苦付出汗水和辛劳的民工们,他们一年来睡的地铺,吃的最简单的食物,离家别妻儿出来劳做,期盼着平时不花或少花钱,把自己的血汗钱积攒起来到年底能带回家去,到头来却是两手空空,失望而去,什么时候能拿到这些钱,能拿多少他们不知道,他们不怨老王,他们知道不是老王扣住他们的血汗钱不给,是那个不知道在那里的”大老板“,一个从未谋面的,高高在上的大款。


欠民工钱第一位是那些“老板们,“第二位的谁?请看”别样年俗之第


2.欠债多角型“。


某年腊月二十五上午九点,派出所管片民警找我来了。虽然我和片警只是几面之识,因为我们公司管理的好,每次片警来巡查和要求我们做的一些事我们都能积极配合,所以片警很少来,来了也是微笑而来满意而去。


今天情况似乎不妙,片警一进门脸色严肃,烟不点茶不喝张口就说事:"今天你必须解决一个事,我不管这算不算你的事,你必须给解决。"


我惊讶了:“啥事这么严重?要过年了,最严重的事就是欠债不还,我们公司不欠别人的债,我这几天还天天和”杨白劳“们逗咳嗽哪。不过那些”杨白劳“都是大老板,拔根毛都比我腰粗,为了叫他们拔毛让我过年,我的腰都快弯断了,我们员工的工资,奖金,红包小年前都发完了,小年饭一吃,该回家的回家了,留下的都去买年货了,我还愁着我买年货的钱那找去哪。”


我正喋喋不休地侃着,片警一挥手打断了我的话:“你后面厂房的赵老板的工人找我解决拖欠工钱的事!”


哦,我明白了,我们的这片厂房共有700多平米,我们与房主签了个五年租用合同,因为是全租加长租,租金很便宜,我们自用300平米,其他的转租给了一位赵老板,他只租一年,因为是转租,我们要的租金高一些,这样我们等于节省了我们自己的租金却要承担一些与厂房有关的事。


那位赵老板也不容易,他没多少资金,靠着自己在政府部门有些关系拿些做玻璃钢产品的合同做,雇了十几个工人,工资开得很低,多低我不知道,但从他给工人的饭菜水平上可以看出来,我们工人天天有肉吃,他的工人几乎见不到肉,只有米饭和青菜,我曾制止过我那些讥笑他的工人饭碗里没油水的下属:不要这样,自己吃得好就行了,人家没那么好的老板再讥笑人家,还让不让人家活。


一定是赵老板没钱给他的工人们开工钱了,可他人哪?


片警说:“那个姓赵的也欠别人材料钱,被别人告了,这会正在别的派出所里解决问题哪。”


我明白了,工人们不敢去其他派出所闹只能找自己管片的民警做主,在他们的眼里民警就是政府。


我理解片警。前些日子,派出所召集管片内所有老板开会,在春节要做的事中最重要的就是不准拖欠工钱,一但有这种事发生,片警要管,恶意拖欠的老板抓进去“喝茶”,恶意闹事的工人以“扰乱治安”处理。民警的做法虽然有些粗,但这时候稳定是第一位的,没有点粗办法,还不定要出什么事哪。


说起来,本地的警察们真是不错,一到春节前他们就忙两件事,一是平息闹欠民工工钱的事,一是打击车匪路霸,别看他们平日有些粗暴执法,罚钱时毫不犹豫,但一到这时候他们真给民工们做主。

也是,这座新兴的移民城市的一切繁荣都是靠外来的民工们建设的,平时没人保护他们,到年底了还不让他们安安心心拿着积攒了一年的血汗钱回家过年?


我对片警:“你放心,这事有办法,不过咱俩得配合着做。”


片警乐啦:“只要能解决就行,你说怎么搞?”


“前些日子我们在一个政府招标项目中中了一个玻璃钢产品的标,我们把这活给赵老板做,说好材料费他自己筹,交货政府付款后我们先扣下他的租金,余下的再给赵老板。现在货都交了三个月了,政府一分钱没给。”


片警急了:“你说了半天还不是白说,他们为什么不给钱?”说到这他不说了,他也明白政府为什么不给钱,因为很多政府项目在开始建设前就没有搞完财政拨款程序,所以项目完成了要等很长时间财政拨款才能下来,这就是政府官员为了政绩和速度常用的一种手段,这还算好的,有些项目干脆没有预算和拨款,比如警察们的经费,这个事与过年无关我另起一楼再说。


我笑着说:“你别急呀,刚才我说我那么缺钱是怕你上门集资,我这么会理财的人还能不留个后手,这样吧,你把工人们总共有多少钱没发问一下。”


“我早问过了,两万多元!这是他们的工资单,都是那个姓赵的签过字认可的。”


“好,你先去那个派出所把赵老板“借”出几个小时,相信你的同行们会给你面子,然后,赵老板,你,我,工人们到我的会议室里,赵老板负责签字,我出钱,你来一个个发现金,我得到赵老板的收据,你把工人们的签字你一份,赵老板一份,工人们拿钱,这不都解决了!“


片警一拍桌子:“好!你爽!反正政府总会付钱,你不过提前付了姓赵的一部分钱,而大家都没事了。好,我马上去搞!“


一个小时后,四方人物都到齐了,工人们一个个进了门不管我怎么让他们坐就是不坐,站在那拿着自己的工资单有些不相信桌上放着的两方现金会发给他们。


片警带着赵老板进来了,赵老板一脸憔悴,身上的衣服也是零乱不堪,看来他“喝茶“喝得不好受。奇怪地是还跟着来了一个人,此人衣冠楚楚,一副气宇轩扬的神态。


他一进门就说:“这样子搞不行,第一,这笔钱是我弟弟的经济合同款,用在什么地方应该是我弟弟说了算。我正要找这位,要他付这笔钱给我弟弟,我弟弟拿这笔钱先解决被带进派出所那笔经济纠纷。第二,工资问题不是公安部门管辖范围,是劳动部门管辖。我在政府部门工作我知道的。”


片警跳了起来:“丢!我不管你说的,我的管片的事我就要搞,人家拿出钱来是我的面子。今天必须这样搞!”


我按住片警:“你先不要急,他说工资的纠纷归劳动部门管也对,你打个电话,劳动纠查大队的人马上就会来。不过这位领导说得有不对的地方,如果按照我和赵老板的合同现在我完全不必付一分钱,原因很简单,政府招标项目没有付钱,算起来赵老板还欠着我的厂租。你是政府官员,我想请问一句,据我所知,致使赵老板周转不灵的原因就是政府拖欠。你如此有法律知识,怎么不说说政府不按合同办事该负什么法律责任?”


“你!算你精,算你狠!好人都是你做了,你不要忘了,你们厂子开在政府管辖的地界里!”这位官员恶狠狠地说。


“哈哈!既然”皇上的恩典都让奸臣给黑了。“那我这样的小民只好民民相互了。如果你不是赵老板的哥哥,我只要说:就是这样的政府官员不负责任才使老板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他还阻扰我们自己解决问题。你想想会有什么结果。”


就在我和这位官员剑唇舌枪时,劳动监查大队的一位队长来了,他一进门就说:“没搞错呀!这里从来不给我找麻烦的,今天是怎么回事呀。”


片警把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队长对那位官员说:你是那个部门的,如果你是明白人你最好不要再说了。就这样,赵老板签收据,我和片警发钱,你们工人们一个个领了钱签字。


很快钱发完了,


发生老板欠钱不还有些是老板们存心不想还,有些就是政府有些官员工作失误所致。而这些政府决策级的官员干下的烂事,经常还是政府基层的工作人员想办法弥补。


很多人年前为拿不到钱而发愁,也有些人过年时经历着中国的一种新年俗:“战斗在祖国建设的各个岗位上。”

请看


3.年关在工地


本世纪初的一个大年初一的清晨,我站在施工工地的大土坑坑沿上,迎着从黄河河谷里刮来的猎猎寒风注视着紧张忙碌的工人们。

我从元旦前来到这黄河岸边的电厂工地接任项目经理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天了,工程的情况已经了如指掌。公司这次在这个电厂建设工程中承包的还是地基处理工程。具体施工是打碎石震冲桩,就是用高压水在黄土地上钻一个13。5米深,直径1。3米的洞,而后将碎石填入洞中用震捣器夯实以达到地基挤密效果。一共5000根桩,打桩完成后在这地基上将建起一座330KV的变电站,工期要求60天完成。原本这工程是03年9月开工,最多11月结束,但因为种种原因拖到12月才开始施工,春节期间甲方要求不停工,持续作业以保证工期。其实就是甲方不要求我也不能停,因为钻孔用的高压水和成孔后排出的泥浆所用的管道系统在这严寒的冬季不能停滞,一旦停了很快就会冻裂,整个管道系统都会报废。因此,我必须带着工人们昼夜不停的工作。

即使昨晚是年三十夜,我考虑到工人们吃年夜饭,准许大家从六点到十点停工过年,夜班人员不许多喝酒,十点以后继续上工。我自己和一个管理员从六点到十点期间断断续续的在工地不时的启动一下泵机以防系统在零下二十度的严寒中冻坏。十点前,夜班的工人们放弃了春节晚会的热闹,伴着远近传来的鞭炮声在零下二十度的寒风中又接着干了一个通宵。

留在工地上的工人有四十多位,有些人是老建筑了,对在工地过节已习以为常,有些是民工,留下来也是无可奈何。春节前,我招集几个工头严格落实了年前工人工资发放情况,要求工头们在初一到初七的节日期间按三倍平日工资下发工人工资。并在节前亲自带着炊事员到镇上为大家准备了充分的年货,从三十年夜饭的年菜,年初一的饺子,年初五的破五,到鞭炮,对联,水果,零食都一一落实。尽管是这样还是有几个民工不要这些待遇在年前走了,致使留下来的人手有些不足。年三十白天工地上其他地方都停工了,到处冷冷清清,而打桩工地的管道多处冻裂,我和管理员们加入到抢修中干得一身泥浆,冻的浑身乱颤,但机器没有停进度没有减。

大年初一先得拜年,我拿出通讯本一个个的给长辈,家人,朋友,同事拜年,长年在外,很少有机会尽孝道和联络感情,这大年初一的总还是要礼节一番。尽管有的电话打过去没人接,人家八成是外出旅游或出门拜年去了,那就过一两天再打,有些人接到我的电话听说我在外过年不由得感慨一番,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反而朗朗大笑:“这年头能不下岗就算活得不错。我的工人们这会还在泥水中滚哪!”

遗憾的是我另一个电子记事本没电了,几位恩师的电话调不出来,只好做罢。

因为过年,周围的企业都停工了,平日烟雾满天的污染空气没了,天变的很蓝,很清澈,天空中难得少有的天高云淡。蓝天给人们带来了新春的好心情,给工作着的人们添了一道风景线。不远处的黄河河道里,夹杂着浮冰的河水咆哮着急急地向下游奔去,在蓝天之下倾听着这中华民族母亲河发出的声音不免叫人血液中一股热流在涌动,奔流不息的黄河水裹含着太多的泥沙,混浊不堪。脚下这古老的土地已被几千年生活于斯的人们耕耘了无数遍,一年又以一年,人们从母亲河的乳汁里吸取生命之本,从大地的胸膛里得到延续之力。

老了!母亲河,抽干了!黄土地。

惟有榨着母亲河乳汁,翻掘着黄土地的活人还是生气勃勃,劳做不息。

春节,一个古老而新鲜的节日,年年岁岁过新年,辞旧迎新过日子。

虽然工地上其他施工工段静悄悄的,远处的镇子上还是传来了节日的喧闹和鞭炮声,我看着在机器和泥水中忙碌的工人们,还是感到一阵阵的苦涩。

我以前在国企时也多次在外过年,那时的感觉是为国家做贡献,每在外过一次年都留下了一次美好的记忆,不仅自己感到自豪还能拿到节日加班费。现在时代变了,国企人少了,就业的人多了,国企下岗的人多了,很多工作机会都是私企的,为了生活,为了一份不易得来的工作,也是在工作中过年,还是在没有亲情中走过,感觉好象活着就是一个钱字了。当然,改革开放,社会前进,人也得与时俱进!看看工地留下来的大部分人,都是人到中年,身后都有家庭的重担,孩子的抚养,来年的花销,无一不在等着你拿钱,那些民工们还有家乡政府不可少的上交税费,对于一个中年男人来说挣钱是唯一支撑的力量,更何况如果在这节前不服从公司的安排,开年过够了假期再想找回这份工作谈何容易?

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存在着三种人,一种是干活的命,享受,悠闲与他们无关。一种是坐着说嘴的命,夏说三伏冬侃三九,悠闲自在。第三种就是苟且偷生,维持着生活最基本的生存。对于第一种人来说,什么慰问,关注的空话,套话没什么作用,对于他们的艰苦也不必大惊小怪,只要满足他们养家糊口的要求之外再给一点实实在在的关心就乐死他们。对于第二种人,也没啥可羡慕的,人家命中注定就是享福的。第三种人也就是现而今所说的“弱势群体”,那就得靠“三个代表”喽。

刺骨的寒风还在刮,机器还在轰鸣,工人们还在工作着,我面对着苍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大踏步地下坑给工人们拜年去了。


同样是为是因为工作不在外面过年,我还是怀念我在海上过春节那些经历。请看


4.海上过年。


如今过年简直成了大家一件头疼的事,非得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想主意,不然好像不是过年。吃好的已早就不成为过年的开心事,现在天天吃的比以前过年吃的都好,连大年初一开始的串门拜年也改成了电话拜,要不干脆就在手机上发短信息。只有旅游,出国好像才有点新意。


但是,每当我在春晚听到主持人说:我们向春节期间坚持战斗在祖国各条战线上的同志们致敬!这句话还是使我觉得亲切和感动.


人的一生只要有几个终生难忘的春节,那怕是一个也就足矣。


在海外过年对海员们来说那是常有的事,要问我那个春节最难忘,我会说:1983年。


那年,我们“明海”轮自加拿大满载34000吨小麦返回上海,由于航行在白令海,风高浪大,船晃得人们天天吃不下,睡不好。但春节到了。春节就是春节,不论风浪有多大,节总是要过的,且不说春节在中国人心中的重要性,就是前一段,大风大浪,人人提心吊胆,饭都吃不好,现而今还不趁过年好好乐一乐。

到了年下,业务部的管事,医生,厨师,服务员们忙里忙外,不值班的船员也纷纷卷起袖子帮厨。大厨年三十一早就在菜牌上写下了年三十晚餐的菜谱:12道菜外加2道汤。

可到了中午,大厨又不得不把四个菜和汤去掉。因为船晃得太厉害,热汤和炸菜的热油稍不注意就会倾出锅外,造成火灾。

中饭时,服务员们把饭桌四边的档板都提了起来,并在桌上铺上湿毛巾,以防盘子飞出去。但还是不行。一顿中饭吃完,摔了好几个盘子。

到开年夜饭时,每张桌上只有六道菜,那是因为六个人一桌,一人抓住一个菜盘子,要不就别想吃着菜,菜盘还会飞出去!

“过年喽!”

“干!春节快乐!”

“干!祝你老婆孩子过的好!”

“祝你下航次升职!”

“过年么,先喝着再说。”

“干!”

乒!趴!不是有人摔盘子,而是光顾喝了,手中的盘子没抓住。

六人一桌,一个人一手抓菜盘,另一只手抓酒瓶,喝完了把酒瓶夹在俩腿间,腾出一只手吃菜,稍不留神不是菜盘子就是酒瓶子飞出去。

酒越喝越多,人越来越少,一些老水手回房间去了,去干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余下的人大多是年轻人,也许是在外过年吧,不知是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反正大家眼睛红红的。

我以前有过在外过年的经历,所以还不像今天这样百感交集。

看着窗外滚滚的白浪和黑沉沉的天,听着船身痛苦的呻吟声,我想起了家人,想起了以前在明亮的灯光下,合合美美,热热闹闹的春节。。。。。

“我们唱歌吧?”有人提议。

“好啊!饱唱饿睡!“

“唱在那桃花胜开的地方!“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家乡,。。。。。。。。。


过了年三十就是年初一,一大早我们纷纷早起互相拜年,就是值夜班的人们也不睡了,因为除了拜年,还有一件大家都要动手做的事:包饺子!

北方人爱吃饺子, “舒服不过躺着,好吃莫过饺子。”特别是过年.大年初一一定得吃饺子,图得是个把"全家的福气包在一起"的吉利.虽然我们远离家人,在这茫茫的大海上,我们就是一家人.

中国人的饺子世界一绝,凡是能包在皮里的不论是肉,菜都能做饺子馅,可是说那种饺子馅最好吃,可能没有一个定论.

我吃过这样一顿大年初一饺子,她的馅之绝,味之美,使我终生难忘!

1985年春节,我们从罗马尼亚满载货物回国,那次,我们离开国内已经四个多月了。从国内出发时,我们知道是去罗马尼亚卸货后,就准备了大量的蔬菜,水果。因为在冬季的罗马尼亚,很难采购到新鲜的水果和蔬菜。

说到远洋海员的伙食,在人们还吃定量,凭各种票证买副食品的年代,大家都说远洋船员的伙食水平高,吃的好。70年代初,国家涨工资,我母亲参加了对远洋海员工资情况的调查,她们上了一艘停泊在上海的远洋船,船上的海员们热情的招待他们,饱餐一顿后,政委一个劲的表示:国家给远洋海员定的伙食水平高,感谢党对海员的关怀。

其实海员们那知道,他们每一分钱的伙食费都是国家根据他们的工作强度,国内国外的物价差和有关的劳动保护条例制定的。

我83年刚上船时,每人每天水平是2。7元。相当于当时一个工人两个月的工资。这2。7元的根据是:1。海员是24小时在船工作,按出差补助白天0。5元,夜班0。8元,2。远洋高危险工种加100%,3。国外物价差加70%,计算下来是2。7元制定的。

尽管船上的伙食水平很高,但大家都不是自己吃好了就不顾家里人的人,都舍不得把这钱都吃进嘴里。为了大家不从嘴里给家人省钱,公司严令吃不到标准,不准发伙食结余款。船上照顾船员们想着家人,就把一些茶叶,饼干,奶粉发给大家,一般一个船员半年带回家的这些食品也能叫家里人好好享用一番。在一些人家里这点东西甚至是家里人主要的营养品。

曾经有个海员对老婆搞经济管治,很少给老婆钱,老婆有一次趁他的船在港跑去看他,问他:“都说你们出外国挣的钱儿多,可你老说没钱,钱那去了。”

她丈夫说:“我们一天吃饭都要俩块七!那还有钱剩?“

那女人是农村妇女没什么文化,跑到公司抓住一个干部就问:“是不是船员一天非吃俩块七?“

那干部自然说是。

“省点不行?“她又问。

那干部说:“这是国家考虑海员海上辛苦,体力消耗大,加上在国外买东西贵定的标准,不能省,而且还必须在船上吃完,不许发钱!“

那妇女急了,回船拉着男人死活不叫他再干了,要不是政委赶来解释还不定闹多大笑话。

虽然水平高,但在国外物价贵,东西一般都从国内买,只有离国内时间长了,新鲜食品在国外买。因为船上的冷库一般只能保鲜俩个月。

航行一个月到罗马尼亚后,由于装卸慢,我们整整靠了三个月,船上的鲜货储存早吃光了。到城里采购,国营商场里货架上除了罐头就是酒瓶,有一个自由市场,也没什么东西,好不容易买到点苹果和西红柿,个头只比鸡蛋大不了多少,还酸酸的。

厨师们想尽了办法改善,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原料啥也做不出来。到回航时,早已是顿顿豆腐,豆芽,海带,冻土豆,吃的人只上火,全船人在医生的逼迫下大把大把吃维生素片,还是一刷牙就满口红,一去厕所就满头大汗。

大年三十到了,下一个补给港埃及的塞得港还要几天后才到。厨师绞尽脑汁的安排,大年三十的年夜饭菜谱是这样的:

油闷大虾,糖醋鱼,红烧肉,炒鸡丁,狮子头,瓦块鱼,油炸花生米,凉拌豆腐,酸辣豆芽,酱牛肉。海带汤。

看着油汪汪的满盘大鱼大肉,我们食欲并不佳,要是有一盘青菜,那怕是几根,我们也解解谗呀。过年么!

我看看大厨和管事,这俩家伙平时和我关系都不错,大厨知道我爱吃肉骨头,厨房一煮汤,他总是悄悄把我叫去,捞出一块煮的烂乎乎的挂着大块肉的骨头塞给我:“去!找个地方吃去吧!你个食肉动物!“

可这会他俩对着大伙无可耐何的耸耸肩,一抱拳:“对不住了!到埃及包大家吃个满嘴绿水!”不过,这俩人好像对视了一下眼神,会心的一笑,搞什么名堂?

船长站起来说道:“各位!今年是大年三十,在这我和政委先敬大家一杯了,祝大家春节愉快!干!“

大家纷纷举杯:“干!春节快乐!“

大家兴致勃勃的喝酒,菜却吃的很勉强,坐在我对面的电报员仔仔细细的扒下大虾的皮,把虾肉一点点塞进嘴里,他的嘴全烂了,怕硬皮刺嘴,吃一口菜就灌一大口酒,好象不是在吃美味的年夜饭而是在吃药,其他桌的弟兄们,大杯小碗你敬我我敬你乐成一团,动筷子的少,碰杯的多,越喝越开心,有的干脆画起拳来。

政委直说:“别喝多了啊!饭后还有联欢会!“

闹了个够后收桌时。盘子里的菜剩了一大半,实在心有余而嘴无力。

饭后,联欢会开始了,桌上堆满了各种奖品。我在船上是出了名的能闹能起哄的,所以船长和政委就把主持联欢会的事交给了我,我事先做了五十个小纸条,在小客厅把纸条藏好让大家找,谁找到后拿到餐厅当众说出条上的号码,墙上贴着一张大纸,内容盖着,说出号后,我撕开相应的内容。

“5号“

“持本号者得啤酒俩瓶!“

“12号!“

“请说出我轮本航次经过那些海?答对者奖金笔一支。“

“37号!“

“请说说你第一次对你老婆说“我爱你!”的时间,地点!不说者罚唱三支歌。“

“28号!“

“CHINA一词除中国的意思外还有别的意思么?“

“18号!“

“持本号者罚喝凉水一大杯!“

条子越来越少,奖品也发的差不多了,大家的情绪也越来越热烈。桌上剩下的奖品中最显眼的俩瓶茅台酒还没有人得到。看来这是个大奖。大家瞪着眼看谁能得到它?

“50号“

“说出明天早上饺子馅成分者奖茅台酒俩瓶!“

猪肉,大虾,牛肉,羊肉,鸡肉,豆腐,海带,人们七嘴八舌,我得意洋洋的连连摇头。

渐渐的没人猜了。

“猜不出?好!我再出俩条三五烟!再猜!“我激着大家的热情。

底下有人嘟囔道:“总不会是啤酒馅吧?“

“好!都猜不出是吧?那我说谜底了!是。。。。。。。。。。猪肉白菜馅!“

人们炸了:“不可能!一个多月没吃菜了!那还有白菜!”

“用豆腐皮做大白菜吧?”

政委站起来摆摆手,示意大家别闹。

“还是我们刚到罗马尼亚时,管事和大厨就想到可能会断菜,特意挑了四颗最大最好的白菜藏在库房,天天翻动,生怕烂了。他俩说好:就是齐奥塞斯库总统来了,也不拿这四颗菜招待他,一定要叫大家在大年初一吃一顿有菜的饺子!这事别说大家想不到,我和船长也不知道,是下午我问他们明天吃什么馅时他们才说的。大家说他们该不该得这奖品?”

"该!“

“大白菜万岁!!!”


上面说过,我在当海员之前就在外面过过春节,请看


5第一次在外过年。


1982年2月的春节,正值我上大学四年级下学期,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是实习,我被分配到广州海运局“大庆236”轮实习,由于该轮正从广州航向大连港装原油,所以我和几个上这条船实习的同学就不能回家过年了,我们在学院里等着船到大连。

因为放寒假,学院里老师和学生早都回家了,校园里静悄悄的,一座座宿舍楼空空荡荡,食堂开饭时也是冷冷清清,管理员还告诉我们:从年三十开始食堂就不开饭了,要吃饭自己解决。

我们开始还满不在乎,苦读了一个学期考完了试正好轻松一下。我们整天玩足球,游泳,钻图书馆看小说,尽情的享受着上船前的假期,可随着年三十的临近我们有点坐不住了,要是到了年三十我们还上不了船,那这年我们可就过不好了,食堂,饭馆都关门,我们自己又没有炊具,怎么做饭呢?

于是我们开始一次次的打电话给港口调度室,询问“大庆236”什么时候到港,问得港口的调度都烦了:“急什么急?船来了也是抛锚等靠码头,上不去船你们在家过年不正好?”

当他知道我们都是家在外地的学生,他才给了我们一个准确的时间,船年三十抵港,并答应到时候安排交通船送我们上船。

年三十的上午,我们提着行李赶到港口调度室,调度说船已经到了,正在抛锚,叫我们自己到拖轮码头找1号拖轮船长,他已下好调令让1号拖轮送我们上船。

我们顺利的登上拖轮向锚地驶去,一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锚泊在海面上的“大庆236”轮,那是一艘排水量36000吨的油轮,船长近200米,尾岛式的船体,白色的上层建筑,黄色的烟囱上油漆着红色的海运局标志,船体水线以上部分是浅灰色的,水线以下是绿色。

我仔细端详着我将在上面过春节的并将在上面度过四个月实习生活的这艘船,她有一点旧了,船体上各处都有绣点,锈痕一道道的下垂在船身上,看来不是一条很让人兴奋的船,但也算是大船了。

上船这后,我们先到甲板部部门长大付的房间报到,大付是一位小个子,瘦瘦的近六十岁的老海员,他很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向我们交代了上船实习的一些安排并叫水手长带我们到各自的房间去,送我们出门时还说,今天是年三十,我们不用做什么事了,晚上餐厅会餐,祝我们春节快乐!

傍晚六点钟,餐厅准时开始年夜饭,饭菜很丰盛,船长,政委向大家拜年并祝大家新年快乐!在这之后船员们举杯互祝新年快乐!开始了吃年夜饭。

由于我们刚刚上船与船员们都不熟悉,我们六个实习生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年夜饭。船上的伙食水平比我们在学校当然是好多了,菜的品种多,还有酒,可我们吃的并不热闹,因为,船上的厨师是广东人,做出的口味也是粤菜风味,这对于我们这些北方的小伙子来说不太对胃口,觉得有些淡有点太甜。而且酒也只有啤酒,一人一瓶,还没有在学校时会餐能喝得尽兴一些。

其他桌上的船员们吃的可比我们热闹,他们虽然大部分是广东人,但也是按部门或同乡关系分桌。有的桌上说带乡音的普通话,听口音是福建的,有的桌上说的话我们听是广东话,但又不像广东话,问我们同学中唯一的家在广东的同学,他也只能说是广东西部的,还有的我们就更听不懂了,据说那是汕头话。船员们操着自己的乡音一边吃一边互相敬酒,说笑打闹,不亦乐乎。

只有我们几个学生静静的吃完饭没啥可乐的回各自的房间去了。

回到我自己的房间,我坐在桌前很不开心,同房间的助理驾驶员跑回来拿他床下的广东米酒,说是几个老乡喝高兴了,酒不够再拿几瓶。看着他满面红光,兴奋不堪的笑容,我不由得心中一动,难道他们对在远离家人的船上度过新春佳节就没感触?我不好意思问也没法问,因为助理驾驶员拿了酒急急的走了。

我觉得在房间里太闷气,就走到后甲板透透风。远处的大连市灯火通明,人声喧哗,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五彩缤纷的礼花闪光把节日的城市笼罩在热闹,欢快的气氛中。一幢幢楼房灯火辉煌,一盏盏彩灯摇摆闪动,可以想象出那一家家合家团聚的年夜饭在亲情中分享,一声声新年的祝福在人们中传动。

节日的气氛与我近在咫尺,可我的周围只有海浪拍打坚硬的船体的响声,只有岸上放出的光芒的余辉撒落在海面和天空的倒影,我孤独的一人迎着寒冷的海风站在冰凉的甲板上,面对着大海,面对着不属于我的陆地生活,听着远远喧嚣和爆竹声,捕捉着隐隐约约传来的节日音乐。我竭力不去想我的家人,不去猜想他们在怎样过节,吃的什么年夜饭,看的春节晚会都有那些节目,他们会不会想我,会不会想象我过的如何。

如果此时船远离陆地,没有陆地上节日的场景诱惑,我可能也不会如此伤感,如此联想,也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可美好的节日气氛是如此之近,是那样强烈的吸引我的注意,引发我的思潮,她随着从城市吹来的风渗透着我全身的每一毛孔。喜庆的乐声是那如此绵延不断,断断续续的敲击着我的听觉,耀眼的灯火是何等的悦目,她穿过黑暗直入我的眼帘,爆竹和礼花汇气味,声响,光芒一体将我与陆上人们的年夜拉得很近很近又隔的很远很远。

这就是我即将开始的海上生涯?就是在陆地的人们过着正常而欢快的日子而我们却在这远离他们的船上度日的工作?这生活好么?这工作值得自豪么?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走,我久久的矗立在海风中沉思默想,忽然,我脑海中一道闪电划过:我这是怎么了?我伤感了?对自己义无反顾选择的职业犹豫了?内心深处退缩了?我的理想呢?我四年来为之苦读奋斗向往的激情呢?我引以自豪的男子汉气概呢?

只要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只要面对了就迎面而上,只要参与了就找寻结果,只要是男人就抗得起一切打击。

这些我遵从的生活原则在第一次在外过年面前就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那么轻易放弃?

不!决不!

我抬眼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市,陆地,而后转身进餐厅和船员们打牌去了。


说起来这次第一次在外过年吃的还是不错的,如果在外过年,除夕年夜饭再没吃着一口好菜那会是啥样?请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