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六篇 北方战争 第十三章 危域血战

yuertou 收藏 20 30
导读:华夏春秋 第四十六篇 北方战争 第十三章 危域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6月27日,双方的大使级谈判代表还在日内瓦就停战的初步问题进行讨价还价般的磋商时,俄罗斯军队在全线发起了新一轮的战略反扑。当然,战火重新爆发之后,谈判已经破裂,而就在这一天,上百万的俄罗斯军队如同潮水般的从他们藏身的地下工事中涌了出来,扑向了中国军队扼守的战略据点!

在所有国家的侦察卫星拍摄下来的照片中,西伯利亚平原南部的丘陵与山区好象都被烈火点燃了一样,方圆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都有战斗在进行着,光是这一天晚上还在持续的战斗就达到了上百场,双方的军队不分日夜的战斗着,似乎这将是中俄之间最后的大决战一样!

这一天中,沉睡了近20天的西伯利亚大地好象重新苏醒了过来一样,而中俄双方的军队在休整了一段很长的时间之后,也都拿起磨利里的刀枪,开始了新一轮拼杀,双方本已经开始松弛下来的神经再度绷紧了。谁都知道,这一战将决定这场战争的最后结果,当然这个结果只是俄罗斯输得多与输得少的问题!

傅归伟少将在收到了总参谋部嘉奖的令之后着实兴奋了一阵,但是在等了几天还没有答复之后,他也有点不耐烦了,只有委托那些在总参谋部内工作的老战友去打听一下,一打听,少将才知道,总参谋长是有意的扣下了嘉奖令,还说了,所有的嘉奖都要等到战役结束之后才颁发,打得好的,可以参加元首亲自授奖的仪式。少将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明明就是在威胁他们嘛,要是打不好,那还不全部泡汤了?当然,这也确实是个激励的好办法,如果打好了,可以直接获得与元首见面的殊荣,这可不是一般的嘉奖呢!

少将在对这次嘉奖有了新的认识之后,也同样的认识到了战场上的险恶局势,说白了,54军是孤军深入敌后,扼守住了西伯利亚中部地区的北大门,俄罗斯在北蒙古战区被困部队要想逃跑,就必须要从他们这里经过。而在收到了最新的战场情报之后,少将也认识到了54军作战任务的重要性与危险性。200公里的纵深看起来很大了,但是对于擅长于雪原作战,并且有着不少雪地作战装备的俄罗斯军队来讲,这点纵深算不了什么。最麻烦的是,天气与自然条件的限制,给54军的防御部署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因为托米斯克位于西伯利亚森林的南缘,而现在又到了化雪的夏季,俄罗斯在该地区的交通系统本来就很糟糕,很多道路都是几十年前的老路了,甚至还有上世纪修建的低等级公路。交通环境对部队的机动防御作战产生了巨大的限制。首先,因为化雪而产生的大面积沼泽地区限制了重型装甲力量的使用,大部分重量超过了40吨的主战都只有当做固定火力点使用了。而重量在20吨左右的步兵战车虽然还可以进行机动防御作战,但是这不足以保证能够抵挡俄罗斯军队的钢铁洪流,当然,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空军的身上也是很不现实的,毕竟在大战全面爆发的时候,空军能否提供足够的空中支援都还是个问题呢。本来54军就远离主战场,要是到时候空军的支援不及时的话,还得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防御,而仅仅凭借那些步兵战车与俄罗斯的主战坦克作战,这也太悬了一点!

傅归伟少将的关系确实不错,他当年担任中级军官时的很多战友都在总参谋部,或者总后勤部工作,所以,在他拿到了作战任务书的时候,就立即与这些老战友取得了联系。他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尽量为54军加强一些火力部队与寒带作战部队,另外,为54军送来更多的适合在糟糕地理条件下作战的装甲装备!

不知道是傅归伟少将的关系起到了作用,还是总参谋部已经提高了对54军战区的重视,反正在新的战斗爆发之前的近一周时间内,战略空运部队为他们送来了2个作战单位的雪原部队,另外还送来了能够让满足一个师作战需要的雪地作战装备,其中最珍贵的当属400多辆能够长期进行悬浮的磁动力主战坦克。这种坦克连38军与39军的装备数量都不多,是中国陆军装备中最新的型号,而首先配备到了54军中来,可见54军已经得到了多高的重视!

傅归伟得到了这些补充之后,对防御作战的信心就更为强大了,他立即重新对战场进行了部署,将纵深扩展到了250公里左右,并且利用送来的传感器弹药,在这250公里的防御纵深内设置了大大小小数十个雷场,这些雷场的总面积达到了防御地区的80%以上,布设的数十万枚传感器地雷将在防御作战中产生巨大的威力。当然,他还留了一手,至少留了一半的传感器弹药,因为谁也不知道后面的战斗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也许还有更重要的地方用得上这些弹药!

经过了近一周时间的精心布置,54军的防御阵地明显加强了很多,兵力也超过了35000人,达到了54军历史上人数最多的顶峰状态。而在战斗爆发前12小时,所有的部队都到达了预定的防御阵地,防御部队已经展开了,而傅归伟少将更是将军指挥部向前挪了50多公里,设在了安热罗苏真斯克北面的一个农场庄园内,同时各师部也都靠前布置,一切防御工作都已经到位,现在就等着最后的战斗爆发了!

这是一座在前苏联成立之前就存在的老农场了,根据几个当地人说,这座农场的历史有好几百年。当年,苏联成立的时候,白军就在这里设立过指挥部,后来红军又在这里设立过指挥部。到了苏俄时期,这里是当地军区首长的渡假胜地之一。而在前些年,这里也成了中国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但是,战争爆发之后,看守这里的俄军士兵早就跑光了,而剩下的几个庄园管理员都是年过60的老人,他们是跑不掉的。当然,傅归伟他们并没有为难这些老人,还是让他们留了下来,并且给了他们足够的食物与生活物资,只是现在这里暂时被征用了。

“军长,新的战况情报到了,俄罗斯军队在半小时前展开了全面突围行动!”一名少校参谋跑了过来,向正在欣赏外面景色的将军做了报告。

这里确实很美,就如同中国的黑土地已经,傅归伟是能够体会到那种家乡的感觉的。这里的宁静本不应该被战火所破坏,但是战争是无情的,在生与死的较量中,谁还会在乎这里的景色呢?“好吧,我马上过去,召集所有的参谋人员,我们新的工作开始了!”

“参谋长已经让大家集中了,现在正在接受全面的战场情报,以及最新的卫星侦察情报,大家都在等你过去指挥!”

傅归伟点了点头,带着少校参谋就向设在庄园主体建筑内的作战部走去。全参谋部的30多名参谋人员都已经到了,那些轮班休息的参谋人员显然都才起床,正在吃晚饭,而值班的参谋已经在开始处理源源不断送来的信息与情报了。但是,直到现在,部队在最前沿的防御部队还没有接敌,所以部队还没有投入战斗!

“老林,现在战场上的情况这样了?”傅归伟直接就找到了参谋长林伯渠,然后拦住了一个正抱正文件从他身边经过的上尉参谋,“上尉,去帮我搞份盒饭过来,快一点,另外,给每个还没有吃饭的参谋人员都送一份过去,让炊事班的人搞点好吃的,大战在即,我们可要先填饱肚子!”

林伯渠笑着摇了摇头,把军长叫了过来:“你看看吧,南面与西边的战斗已经展开了,俄罗斯军队像发了疯一样的杀了上来,20军,21军,24军还有空降17军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空军也已经全面出动了,俄罗斯空军的第一轮突击被我们的战斗机赶了回去,但是俄罗斯空军的行动还在继续,他们在半小时内就损失了100多架作战飞机,情报显示俄罗斯飞行员的素质已经有所降低了,但是他们好象不怕死一样,仍然从西边源源不断的杀过来。现在空中问题还不严重,我们的空军也是严阵以待,根本就没有给俄国佬半点机会,只是在地面上,南部与西部战场上已经打得很激烈了,但是我们这边却出奇的平静。尤尔加南面有几股俄罗斯军队向北进攻,半路上就被空军给炸了回去,到现在,我们的部队还没有接敌!”

“是不是平静得有点奇怪了?”傅归伟皱了下眉头,看了参谋长一眼,“这种情况不多见啊,我们这里明显是整个战场上防御力量最薄弱的地方,俄罗斯军队如果要突围的话,也应该想办法从我们这边杀过去吧,虽然道路难走一点,但是这里的防区是最为薄弱的!老林,你看现在是个什么局势,俄国佬在打什么主意?”

“老毛子玩的什么花样,你还不清楚?”饭送了上来,参谋长与军长都拿了一份,林伯渠把盒饭放到了一边,接着说到,“这是明显的声东击西,现在俄罗斯军队打的是战略掩护,想将我们的空军力量都牵制在南部与西部战场上,你注意到没有,俄罗斯的北蒙古集团军群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他们在做什么?恐怕现在正在做进攻前的最后准备吧,等到我们的空军力量都用到南面去了,他们再从我们这里发动冲击,想一口气冲过我们的防区,门都没有!”

“呵呵,老林,你还是这脾气,政委呢?”傅归伟没有激动,他也想到了这一点,而整个54军的防御重点就在东面,针对俄罗斯的北蒙古集团军群,他们做了很多准备,几算是几十万俄罗斯军队全涌上来,也别想在短时间内突破54军的防线!

“政委?你不是让他到托木斯克去了吗?”参谋长愣了下,“你昨天下的命令,让政委去稳住托木斯克那边的局势,俄罗斯军队发动了战略反扑,城市里的局势也肯定会产生动荡,现在让政府去协助后方的武警,我们才能够在前面安心作战!”

傅归伟点了点头,他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就让政委过去了,那边确实要有个人看着,54军的大部分物资都在托木斯克,那边可不能乱,而一万多人的武装警察对稳定城市的局势虽然足够了,但是也要与当地的一些部队合作,这样更保险一点。

“老林,有最新的空军情报吗?我们的空军已经动用了多少?”傅归伟对空中支援仍然有点担心,现在南面的局势是越来越紧张了,如果空军把所有的力量都用到了那边去,54军的防御力量就将大大削减,到时候能不能顶住俄罗斯北蒙古集团军群疯狂的进攻还是个大问题。

“开始才问了,空军的行动是有计划的,现在我们还牢牢的控制着战场上空的制空权,另外,从远东战区又抽调了1个战术航空军过来,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林伯渠拿起了饭盒,“你也知道,空军的调动与部署是不可能通报给我们一线部队的,但是陈司令已经做了保证,我们会得到空军全力支持的,不用担心!”

“不用担心?”傅归伟笑了下,“说话轻松做事难。你也看到了,这次俄罗斯军队的战略反扑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已经集中了所有的力量,准备干最后一场了。而俄罗斯北蒙古集团军群有数十万部队,虽然他们的装甲力量损失严重,但是加起来,也比我们这一个军的兵力要强吧?说白了,我们的防御就必须要依靠空军的支援,如果失去了空中支援,也许我们一天也撑不下去!老林,上面有没有说,我们必须要在这里坚持多久?”

“这个命令还没有到,现在战局还不明朗,谁也不知道我们要花多少时间来消灭这些老毛子!”

“那你根据现在的情况来分析一下,我们需要坚持多久,我们能够坚持多久!”少将立即下达了命令,这是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即使有了全面的空中支援,他们也要坚持下去的能力,毕竟空军的支持不可能全面解决战斗,不然需要地面部队做什么?

很快,林伯渠就一边吃着饭,一边让几名本该轮班休息,现在同样在吃晚饭的参谋人员加紧分析战况,以及军队的物资储备能力。半小时之后,结果拿了出来,虽然只是个大概的结果,但是对于现在的局势来讲,也已经足够了。

“老傅,你看下吧,这是我们的初步分析结果!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场战役要持续一周以上的时间,而我们的物资储备,加上战略补给的速度,我们可以坚持10天以上的时间!”

“应该差不多了,看来上面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所以特意让我们加强了物资储备!”傅归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前一周的时间内,战略空运部队会不遗余力的为前线部队补充物资了。看来,这场战役早就在总参谋部的计划之中了,既然打的是有准备的仗,那么胜利的希望是很大的!

“老傅,我还有一点不放心!”林伯渠把傅归伟拉到了一边,放低了声音,“开始在做分析的时候,我对战局的全面情况看了一下,发现俄罗斯南面突击部队使用的兵力不足10万,他们应该有40万人左右,而根据前面的情报,这部分俄罗斯军队还没有到缺弹少粮的地步,他们应该有很强大的突击能力,那么别的部队去哪里了,或者准备干什么呢?”

傅归伟身体微微震了一下。“你是说,这部分俄罗斯军队没有参加突围作战,他们会在别的方向上突围?”

林伯渠点了点头:“确实有这种可能,而且可能性非常大,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空中侦察情报,而卫星侦察情报也没有这方面的数据。但是,根据现在的战场情况来判断,俄罗斯北蒙古集团军群的单方向突围行动肯定无法短时间内在我们的防区内杀出一条血路来的。换个位置,如果我们在俄罗斯指挥官的位置上,我们会怎么办?”

少将军长点了点头,明白了参谋长的意思。“看来,这次全部的压力都要施加到我们的身上来了。我们在南面战区的纵深只有150到200公里,这个距离是不够的,另外,我们在南面也只配置了一个师的兵力,战场防御密度并不高,南面战场也许会成为我们的主要防御战场!”

“而且,从我的分析来看,俄罗斯似乎已经放弃了南西伯利亚集团军群,这支部队将作为牺牲品,为北蒙古集团军群杀出一条血路来。你注意到没有,俄罗斯西西伯利亚军群还没有全面投入解围战役,他们留下那么多的兵力做什么?”

被参谋长这么一提醒,傅归伟额头上都冒出汗水来了。“你是说,俄罗斯军队会从三个方向上对我们进行夹击?他们准备从我们身上踩过去?”

“完全有这种可能,我们在西面的防御力量更加脆弱,如果俄罗斯军队对我们进行三面夹击的话,那我们的情况就非常危险了!”

傅归伟点了点头,再也站不住了,在小范围内来回的走着,局势确实不容乐观,虽然现在54军还没有与敌人产生接触,但这绝对是大战之前的平静,俄罗斯军队正在蓄势,只要俄罗斯军队的战斗力一爆发出来,那么施加在54军身上的压力将是空前的,上百万军队的进攻,对兵力只有3万多,需要防御数千平方公里地域的54军来说,这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老傅,你看看,我们是不是把剩下的那些传感器弹药都用上,加强我们的防区布雷密度,这多少有点用处!”

傅归伟停下了脚步,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暂时还是不要用那批弹药,你也知道,要扫除这些地雷并不困难,而且就算全用上了,也不可能完全阻止俄罗斯军队的进攻,而我们要做好短时间内得不到补给的准备,所以还是给自己多留一手吧!”

参谋长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那么,我们将这个情况向上面反应一下,看看上面的意思,也许上面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现在38军,39军以及空降15军,空降18军都在向我们这边靠拢,我们说不定会得到增援!”

“可以,这事情先反应上去,但是暂时不要申请增援!”傅归伟长出了一口气,“既然我们已经接受了这个任务,那这就是我们54军的战斗,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不要麻烦别人。当然,这只是指现在的情况,如果局势恶化的话,上级自然会给我们派增援的,以38军,两支空降军的突击与转移速度,增援也就几个小时的事情,而且他们在外围打策应,对减轻我们的压力也许还要好一点。总参谋长前几天就在电视会议上说过了,这场战斗将非常辛苦,我们的战略预备队本来就不多,所以我们应该珍惜每一份力量,不要动不动就要增援,这不是我们54军的作风,我们也是王牌军,那就要打出王牌军的气势来!”

林伯渠也是一阵激动,这就是傅归伟比起别的军长不同的地方,即使到最困难的时候,这位少将军长都会非常的坚强。林伯渠还记得,在74年的一次演习中,54军已经到了失败的边缘,但是就是傅归伟的带动,全面提高了军队的士气,在最后一战中翻盘,把不可一世的39军给拉下马来。而这事,也成了军内的传奇故事,并且被广泛的传播开来,傅归伟“钢铁将军”的名声也就这么打响了。现在,54军确实面临着空前的压力,但是对一支有着钢铁般意志的军队来说,这只是一场考验,一场检验其作战能力的战斗而已!

最后,傅归伟与林伯渠做出了决定,以不变应万变。54军的防御阵地无法在这时候做出大的改变了,而军里留下的预备队是不能够随便动用的,当然,要改变战术,现在也太迟了。那么,就只有以不变应万变,到时候,先摸清了俄罗斯军队的进攻方法,再确定怎么防御。但是,有一点必须要立即加强,及与空军建立起及时信息交流系统,与空军进行全面配合!

接下来的2天,傅归伟只休息了4个小时,而且中途还被吵醒了一次,而战局的发展,时刻都牵动着这为少将的心。他知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战斗,而是关系到全军荣誉,关系到3万多名官兵的一场战斗,打得好与坏,将决定54军的未来!

军人在乎的是什么?生命?金钱?地位?这些都不是,作为一名军人,从一进部队受到的灌输就是荣誉,军人最在乎的也就是荣誉!特别是在战争时期,荣誉是军人的一切,也是军人的主要动力。一支部队有一支部队的荣誉,而一名军人也有一名军人的荣誉。获取荣誉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战斗!

近48小时的战斗,完全验证了傅归伟为林伯渠的预测,俄罗斯军队果然将主要的突击方向选择在了54军的阵地上。任何一名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可以看出来,54军的防御正面太宽了,导致防御密度不够,很容易被突破。而且,这里也是中国军队防御阵线中最薄弱的地方。如果俄罗斯军队放弃从这里突围的话,那还真成了笨蛋了!

首先发难的是俄罗斯南西伯利亚集团军群,在战斗爆发了12小时之后,第一批至少5个装甲师(全都没有满员,装甲编制也不够)就对54军在克麦罗沃附近的阵地发起了冲击。在这里担任防御工作的只有54军的一个兵力单位,大概2500人的部队,而且还是一支轻型部队。但是,在空军的强大支援下,数百架攻击机在10多个小时内的轮番轰炸,以及军属远程炮兵部队的炮火覆盖下,俄罗斯的装甲部队就如同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上一样,根本就没有能够前进一步。短短的十多个消失内,至少有数万名俄罗斯军人,还有上千辆的战车成为了战争的牺牲品!

天黑之后,这支部队得到了部分加强,获得了充足的弹药,而军属低空突击旅的武装直升机也对俄罗斯部队进行了反突击,把俄罗斯军队向南赶了十多公里,暂时缓解了阵地上的压力。但是从这一刻开始54军就再也得不到片刻的休息了!

战斗的第三天,俄罗斯南西伯利亚集团军群组织起了20多万部队,其中主要是步兵部队对54军南部防线发动了轮番冲击。仅仅4个小时,前线部队就已经控制不住战场上,只能边打边撤,将俄罗斯军队带向雷场。虽然空军仍然保持了高密度的轰炸,虽然数万俄罗斯军人倒在了中国攻击机的轰炸之下,但是俄罗斯军人好象都变成了没有思想的机器人一样,就在身边的战友倒下的时候,仍然在不停的进攻着!

当天中午,俄罗斯北蒙古集团军群的进攻也开始了,一上来就有8个坦克师在350公里的正面宽度上连续发起了十多个波次的冲锋。可以说,后面的俄罗斯军人就是踩着前面牺牲战友的躯体前进的。到天黑之前,俄罗斯军队已经突破了54军东面阵地的数道防线,将战线向西推进了50公里。

就在这天下午的战斗中,54军在两个战线上损失了至少2500名士兵,虽然阵亡的比例不到1/10,但是这个损失也已经够吓人的了,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消耗下去,54军能够坚持5天就已经是奇迹了。

黑夜降临的时候,54军才终于得以松了口气。黑夜是中国军队的天线,因为俄罗斯军队一直遭受到了前面的电磁压制,无法正常的使用探测仪器,因此根本就不敢在黑夜发动进攻,那简直就是往中国军队的枪口上送!到了晚上,空军也加强了轰炸的力量,帮助54军的低空突击部队将俄罗斯北蒙古集团军群的突击先锋向东压了10公里,并且在阿钦斯克与克麦罗沃之间布设了新的雷场,阻止俄罗斯两个集团军群会合到一起!

这天晚上,傅归伟根本就没有合眼。虽然白天他们消灭了数量众多的俄罗斯军队,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胜利,俄罗斯人已经疯了,他们只知道突围,根本就不在乎伤亡。而且,俄罗斯的指挥官肯定会从这一天多的战斗中学到一点应付的办法,后面的战斗将更加艰难!

此时,正在战略处听取秘书汇报战场情况的鲁毅合着眼,一副已经沉睡过去的样子。他2天之中也只休息了几个小时,小张汇报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想让将军好好休息一下,但是被鲁毅中途训了几次之后,也只有提高了声音,而他也只有尽量说得快一点。

“好了,看来局势不容乐观啊,俄国佬这次拿出所有本钱与我们拼了!”鲁毅睁开了眼睛,抽出了一根烟来,小张赶紧帮他点上了,然后迅速的把泡好的浓茶端了过来。“现在,我们的空中力量出勤率有多少?”

“80%左右,空军已经降低了在在南部战场上的支援力度,显然是要保存一点机动力量!”

鲁毅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战斗还仅仅是个开始,如果一下把所有的力量都发挥出来,被俄罗斯摸到了底,那后面的战斗就很难应付了!“另外,我们在远东战区还有多少空军力量可以抽调过来?”

“最多只能够再抽调半个航空军了,远东战区的战斗还没有结束,虽然海军承担了那边的主要作战任务,但是我们应该在那边保留一点空中力量!”

鲁毅没有说话,而是接着问到:“现在西南太平洋舰队已经北上了吗?”

“正在全速北上,我们在太平洋上的舰队都已经想勘察加半岛上集结了!”

“那就好,现在把远东战区的两个航空军都调过来,另外从东北地区抽调一个预备航空军过去。”鲁毅顿了下,“这事,你还是以我的意见形式告诉杜参谋长,让他来安排吧。现在,我们应该给俄罗斯一点教训了!”

接到任务的小张赶紧出去安排,而鲁毅又闭上了眼睛。他没有休息,而是在脑海中构思着整个战场上的情况。很快,一副完整的战区景象就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空军是这场战争中绝对的主力,在很大的程度上,陆军已经成为了空军的附庸!仅仅在这两天的战斗中,空军对俄罗斯军队的杀伤就超过了80%的比例,陆军的作用大为降低。用一个形象的比喻,俄罗斯的地面部队就如同汹涌的洪水一般,而陆军部队的作用就是如同洪水中的一些礁石,只是降低了洪水流动的速度,而空军就是烈阳,礁石的作用,就是让烈阳有充足的时间来讲这些俄罗斯洪流给蒸发掉!

当然,这也是鲁毅设想中最为完美的机动作战,利用陆军的阻滞作用,为空军创造打击的机会。只要俄罗斯军队突围,他们就避免不了遭受空中打击,而只要陆军的支撑点能够坚持下去,那么空军的轰炸就会取得巨大的战果!当然,这将很大程度的降低陆军在战争中的地位与作用,但是这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空军的打击力量远远的超过了陆军,那为什么不好好的利用这些力量呢?

正因为对空军的依赖,所以鲁毅对54军战区内的情况并不担心。空军留了一手,就证明他们在54军的战区内仍然有充足的力量来制止俄罗斯军队的突击。当然,鲁毅也清楚,这种对空军的过分依赖也是非常危险的,毕竟空军的轰炸无法完全阻止俄罗斯军队的疯狂进攻。那么,就必须要留下一支力量充足的地面预备队。为了加强54军的防御,空降15军已经开始从侧面打击俄罗斯南西伯利亚突击群,而39军也从南面对俄罗斯北蒙古突击群进行了打击。38军更是利用其突击速度,正在从俄罗斯两个突击群的中间穿插过去,以加强54军西部与南部战线脆弱的集合部!

当然,鲁毅还有一点不放心,俄罗斯西西伯利亚集团军群到现在的动作还不是很大,而54军在西面的防御阵地并不坚固,如果俄罗斯西西伯利亚集团军群从这个方向上给54军背后来上一刀的话,那麻烦就严重了!

时间过了快2个小时,在小张把夜宵送来的时候,鲁毅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立即拿起了桌上的红色电话,直接拨通了总参谋部的电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