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第三章:诸侯之盟 伐兵徐州

liyucheng 收藏 0 24
导读:风流十三刀之笑傲三国 第三章:诸侯之盟 伐兵徐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4/


“不可,主公。”郭嘉道:“如此将不复有隐蔽的目的,而百姓皆百姓皆不知道是何故,只道天意而为,那就得不偿失了。”

曹操赞许道:“奉孝所言正是。那不如挖一小山而试,大家意下如何?”

众人自然是认同。曹操的话除了郭嘉、荀彧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智囊敢于反驳之外。其他人是没有胆量惹起虎威。

自此连续三月内,许山附近百姓时常从睡梦中被“超级霹雳”惊醒。很不明白老天爷为何总是半夜打雷。况且还是寒冬腊月。大雪纷纷的时节。莫非是预兆天下将变。

百姓就是百姓,刀枪争斗一久,自然也就麻木。兵荒马乱的年代,只要保住一条老命不死,外面的世界再怎么争斗不息。也只能听天由了。


寿春城,天气阴霾。

袁术的心情就如同天气一般阴冷。这连续一段时间对他来说,的确让人不能开心起

来。孙策从他手里借兵起事,已在江东立稳脚跟。对起已不再听令而行。本欲除去刘备这小

子,一不小心,还弄出几个装神弄鬼的半仙出来,让纪灵空手而回。而今吕布在徐州日异气

盛。而想凭手中玉玺自立为王,却有忠勇正直的阎象带头反对。是以来回渡步,心中郁闷。

“主公,何事心烦啊?”张勋迈步入内道:“勋虽不才,原为主公做一切不便之事。”

张勋乃袁术亲信,是故无须军士通报便可入内。袁术一听,心中大喜道:“好,果然不令我失望,今日有阎象欲坏我大事,你可为我设法初之,如何。”

张勋朗声道:“主公吩咐,张勋上刀山下火海,决不推辞。”日间阎象阻止袁术登基称帝,便早就看出袁术有杀他之意。这种事情,让他张勋来做最是方便不过。大功只在方寸尔。

袁术也明白张勋是个小人,也很无耻。但是这样的人,却可以替他去做许多肮脏、龌龊、见不得光的事,一样很有用。

――有用的就是人才。

――小人也有小人的好处。

――君子最怕遇到的就是小人。

......

寒冷的冬天竟然非常难得的升起了红彤彤的朝阳,让人感觉格外清爽。袁术此时也觉得心情好了很多很多。毕竟在如此温柔的阳光下,一个人的心情的确很难坏起来,更何况张勋已经向他报告阎象已死。心头之患已除,又怎能不满面春风?

袁术步入州幕府大厅时,满堂文武已经等待多时,众人礼毕。一军士自堂外疾步而进道:“报告大人,主薄阎象阎大人昨夜走路十失足而死,现有其子阎勇报丧。”

众人心中大撼,昨日阎象失言,今日就遇此大难,难道世间竟然有如此凑巧之事。

张勋袁术二人自是心中大明,但脸上俨然装出一副悲伤之嘴脸。

袁术两眼湿润。喃喃道:“天无公义,让我痛失臂膀,真天妒于我啊。呜呼阎象,哀哉阎象。”

众人中大有和阎象交好之人,皆明阎象之死乃日前事前而致。心中俱惊怕。此乃袁术杀鸡敬猴。

张勋朗声道:“阎象不幸,天公不作美啊。我等当为阎主薄哀悼。”

人群中不少文武已经悄然落泪。

张勋接着道:“昨日朝会,我等主张主公顺天改命,但阎象非逆天意而为,以致遭此天谴。今日我等当再顺命天意。主公仗尽天时地利。当可自立国号,一改旧汉之腐朽。望众同仁拥立。”

张勋话语刚毕,几对全甲军士自大堂外群涌而至。众人心中顿明,今日有谁胆敢再劝,只怕立时就血溅五步。做一个俊杰就是要识时务。不然老命随时不保。于是众人立时下跪,口中三呼:“万岁”。

袁术心中狂喜,毕生愿望终可达成。本想也来个三辞三让。但是转眼一想,做人何必那么虚伪呢?堂下之人谁不知道谁呢?于是大笑道:“众卿家平身,你们全是开国之功臣,朕必不有负众卿家。快起!”

袁术在张勋等人的执意要求下,隆重的登基典礼后,请袁术祭祀天地、祖先。再广告天下。一时天下震惊。皆欲讨伐袁术。但群情虽然激愤,却没有一人出头当此笨鸟。曹操因还在反复试验“轰天雷”,也暂时按兵不动。

当探子回报装神弄鬼的大仙已经有两个向北方而去。张勋向袁术献策正是攻打吕布最好时机。如能得到徐州,足以震撼群雄。也可一报上次纪灵讨伐刘备,吕布横加干涉之仇。

袁术大喜,遂拜张勋为大将军,统领大军二十余万,分七路征徐州:第一路大将张勋居中,第二路上将桥蕤居左,第三路上将陈纪居右,第四路副将雷薄居左,第五路副将陈兰居右,第六路降将韩暹居左,第七路降将杨奉居右。各领部下健将,克日起行。命兖州刺史金尚为太尉,监运七路钱粮。尚不从,术杀之。以纪灵为七路都救应使。术自引军三万,使李丰、梁刚、乐就为催进使,接应七路之兵。

张勋一军从大路径取徐州,桥蕤一军取小沛,陈纪一军取沂都,雷薄一军取琅琊,陈兰一军取碣石,韩暹一军取下邳,杨奉一军取浚山:七路军马,日行五十里,于路劫掠将来。

......

消息传到徐州,吕布大惊。急叫众人商议。

众人中有上商议遣使求和。有武将要求大战。有要求连接刘表袭击其后或求救曹操......

吕布皆觉不是上策。陈宫提议有大仙在即,何不求之。


范名家此时正在监督飞龙卫训练。见高顺来到营门。闻听吕布相请,心中已知是何事。随同高顺来到吕布将军府。

吕布见范名家来到,急忙俯身在地道:“徐州有卿卵之危。请大仙解救!”众人也跟着跪下齐呼。

范名家叫众人起身。心中纳闷:因为他们三人逆转时空,来到之汉末之年,因而改变了一些历史进程。但此次袁术进犯徐州,不是有陈登父子出策大败袁术吗?怎么他二人不献良策。

吕布见大仙不言语,连忙又道:“还请大仙施展神机,解救徐州百姓。”

范名家道:“既然如此,本仙就救你们一次。众将听我调遣。”心中感概,看来天意要让我们这二十一世纪的特种战士在此地扬名立万啊。

众人听命。

范名家徐徐道:“袁术此次攻打徐州,虽然兵士威猛,实则不堪一击。本仙视之为草芥狗屎也。尔等不用担心。”

众人闻听此言,心中委实安心不少。有大仙在此,袁术无疑字寻死路。

跟什么人过不去都好。千万不要和大仙过不去。

范名家:“袁术虽然兵分七路,实则自寻死路。兵力分散则势力不足,不可一鼓而下徐州,无论他兵从何处来,只要我们四布疑兵。则张勋等人是有来无去也。”

张辽:“敢问大仙,计将安出?”

范名家:“袁术用兵有疑,然则缺少良将,而不得不用疑人。韩暹杨奉乃大汉旧人,为曹操所避,不得已而投靠袁术。我只须换一人前去,凭三尺不烂之舌。可令二人为我内应,则袁术必败也。”

众人大呼好计。反正他大仙出主意,自己不用担心太多。赢了自然是托大仙鸿福。万一败了嘛。只要自己没事。嘿嘿!明哲报身的道理众人自然是运用得炉火纯青。

范名家自是明白众人心里所想,如果自己不是对历史的了解。面对二十万大军,连勇冠天下的吕布都害怕,何况自己这个装神弄鬼的半仙。于是淡淡笑道:“自那夜刺客的偷袭,我怀疑军中有内奸。为了安全起见。在本仙调兵遣将之时,无令者一律不得外出。违令者一律军法从事。”

吕布也非常配合道:“现在起,徐州城暂时交由大仙代理。尔等不得违抗。”毕竟对于袁术的二十万大军很是忌惮。被曹操收拾不久。好不容易才在徐州找到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可是这袁术就偏偏和我吕布过不去,太过分了。好在有神仙在此。哼哼嘿嘿!老子真是福大命大啊!

众文武连声应诺。对神仙还有点人情味可讲,吕布的凶狠无情大家自然是领教过,谁的皮子痒了,大可和他过意不去,吕布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范名家满意点头道:“高顺何在?”

“末将在”。

范名家道:“着你领五千陷阵营将士,进小沛。如两日后徐州城东三十里外火光冲天,你及时追击。”

“末将遵命。”高顺自领令牌去调兵遣将。

范名家继续道:“陈宫安在。”

陈宫出列道:“在。”

范名家道:“着你领兵八千,入沂都,敌陈纪。于路放火,只败不胜。把陈纪领向徐州东三十里处。见火光冲天,当对敌穷追猛打。”

陈宫:“领命。”

范名家:“刘备关羽安在?”

刘关二人出列道:“在。”

范名家道:“你二人领五千人马出淮阴,敌雷薄。只败不胜利。务必将其领向徐州城东三十里处。我当用天火烧之。”

刘关二人也领命而去。

范名家对剩余之人道:“我等皆出大道迎敌。还请吕将军准备庆功宴以及功劳薄。”

看来大仙好像心有成足。众人大喜。吕布令人安排酒宴与众人壮威。

......

徐州也下雪,很小的雪。就如同济南的冬雨。霏霏如丝,恼人心怀。

范名家回到飞龙卫大营。立时传令三个小队长以及周驰星、张铁牛等人商议。

龙虎卫一听到马上将要打仗,竟然热血沸腾。和以前逃避畏战的心里截然不同。通过训练。老鼠都可以凶猛过老花猫。果然不假。

范名家一看到张铁牛和周驰星。紧张的心情随即放松。缓缓道:“张铁牛、周驰星,你二人不没有资格进龙虎卫大营。但我念你二人很是机灵。是以破列叫你二人。想必你们办事一定不会失望。

二人心中感动不已,能够得到大仙欣赏。实在是祖宗的坟埋得好啊。于是齐声道:“大仙吩咐。我等当上刀山下火海,再所不辞。”

范名家暗笑道:“好,那我现在令铁牛你去下邳城专侯韩暹杨奉。”

张铁牛道:“大仙请明察,铁牛可不能带兵啊。”心中暗想难道大仙一下子看出我老张是将军的料,破格提升不成。真他娘的走运啊。不过当大将固然好,可是最先死的就是那些将军。心中不胜踌躇。正无限感概。

范名家道:“谁说要你带兵去了。”

张铁牛大惊道:“不带兵,难道要我一个人去。”

范名家道:“正是要你一人独往。”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范名家也很不想打碎铁牛的美丽遐想。但是现实和美梦还是有差距。有很大的差距。

张铁牛闻言大惊,这他娘的刚才高兴不一会,以为现在就可以开始吃香喝辣。谁知道第一个任务就是单身挑战杨奉等人。这条命还能保住吗?于是道:“大仙,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要开玩笑吧。”

别说我铁牛,叫吕布这牛人试试看。只怕他也不敢去。开什么玩笑,一个人单挑两万大军。铁打的金刚只怕都要死一百次,何况他这个只是带点铁的牛。

范名家强忍笑意道:“没有玩笑,就你一人。本仙就是看你办事机灵,为人醒目。所以才特意安排你去。其他人本仙还不照顾他呢?”

张铁牛心中暗道:“哎哟,我的娘啊。这还是照顾我啊,感情大仙照顾人的方式就是叫人去送死,那这样的照顾还真是没有几人有福消受啊。于是故伎重演道:“请大仙看在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月幼婴的份上,还是不要照顾我吧。要论英雄了得,机智勇敢,上天入地,坑蒙拐骗,偷鸡摸狗。周驰星比我可是强多了,您还是选他去吧。”为了不惹事上身。大大把周驰星捧了一翻。

可周驰星却不领情:“你二大爷的。大仙这么看中你,王八蛋啊!你还挑三选四,你对得起大仙对你的栽培吗?要是大仙一早看中我,俺屁话不说一句,马上就去了。你真他奶奶的混蛋啊。”心中把张铁牛祖宗十八代一一问候。平时称兄道弟,一遇到危险关头,什么情性就显露出来了。

张铁牛真是欲哭无泪,什么叫兄弟,危险都不帮我分担,还他娘的是兄弟吗?

范名家道:“既然弛星如此勇猛,那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就交由你去吧。”

周驰星一听,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肠子都悔青了,要不是刚才的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语,想来大仙不会如此欣赏他。心中发誓以后再夜不发此豪言壮语了。可是下次,还有下次吗?

张铁牛闻言大喜,虽然之前得罪了自己的兄弟,但是却不用再涉危险。做兄弟总是要牺牲一点。他不入地狱,难道非有老子下地狱啊。看来这飞龙卫真是步步危机。深不可测,不是久呆之地。于是道:“大仙,我老张进来对驾马车有了更深一层的见解。不如,我还是回去做车夫好过。不是我老张吹牛,我可是一等一的马车人才。大仙啊,还请您知人善认啊。”

范名家文言心中暗笑,这个铁牛可真不是省油的灯,这种人虽然贪生怕死。但如果合理运用。这样的人的确可以做不少事情。

怕死的人也有个好处,遇到危险总会事先分析,尽量规避。胆小虽然不值得推崇,但是却比莽撞好。

范名家道:“正因为你是个难得的人才,所以才叫你去做如此光荣艰巨的任务。可是你太让我失望。车夫轮不到你做了。不过有个轻松的事情却非你不可。”

张铁牛闻言暗自高兴,只要是轻松的事情,俺铁牛还是会照应得来的。于是问答:“不知道是什轻松的事情,俺铁牛绝不皱一下眉头,下刀山上火海,都要为大仙办成。”

范名家道:“你去为我送一封战术给张勋。”

张铁牛闻言大骇道:“大仙,可不可以不要一来就挑战如此高难度的项目好吗?我的幼小的脆弱的心灵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送战术给张勋,这可是要命的差使。要是张勋一高兴,借借俺铁牛的脑袋来祭下大旗。那可是比孟姜女哭倒长城还冤。

范名家暗笑道:“由不得你挑选。”

张铁牛哀求道:“大仙啊,可怜可怜我吧,俺铁牛上有九十岁老母,下有......"

范名家怒道:“闭嘴,由不得你选三挑四,本仙之令你如不遵,那就用你的‘牛头’一用,好壮我飞龙卫军威。”

张铁牛一见大仙生气,顿时噤若寒蝉。这是那个王八蛋出的馊主意。叫人用头祭旗。混他个蛋啊。

周驰星一听送战书,立时想到一句至理之言:‘两军交战,不宰来使’。纵然有小小危险,却总比去下邳挑战杨奉安全多。于是昂首道:“大仙,我为人太过老实,总是吃了无数次亏。这样好了,既然这个笨牛不敢去送战书,那俺愿意去送。为兄弟总是要两肋插刀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后世之人当以我为榜样,以我为楷模。需要好好学习我这种大义凛然的胸襟和气概啊!”

有的人虽然不是很英雄,但是却可以靠一个脑袋活的更久。如果单论力气,一只熊都要比人类强很多。但是统治社会的却是人类。这就靠人的脑袋。人会思考并加以有效利用。而动物不会。

周驰星虽不是绝顶聪明,但是小算盘还是打的很转。

范名家明白周驰星心中所想,暗道古时候的人心眼还比较灵活。如此“大义凛然”的瞎话至他口中说出竟然半点不脸红。看来厚黑学在这个年代一定是历史悠久啊。

二十一世纪的人才观念就是:唯才是用。

有用的就是人才。

只要灵活运用,三岁小儿都可以做出惊天壮举。

张铁牛周驰星虽然胆小自私。他们无疑也是人才。

范名家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于是道:“我明白你等心中所想。此次任务非你二人完成不可,不得推脱。本仙令你二人出使,必不是要你们送命。乃是送你二人一个立绝世大功的良机。”

立功就得付出。危险越大,功劳也越大。但是要失去性命才能立到的大功。还是没有几个人会心甘情愿去争取的。

张周二人心中虽然如此做想,但看到大仙心情好像不是很美丽。自是没有勇气再出言顶撞。只是默认不言。

范名家不予理会,对周驰星道:“你上前来,本仙有要事交代于你,可保你大功而回。”周驰星狐疑上前,范名家在其耳旁细细言语一番。周驰星脸上慢慢露出笑脸,最后竟然得意如同弥勒佛那般笑容。

范名家耳语完毕道:“你可明白?”

周驰星朗声道:“明白!”

范名家道:“好,你快马加鞭去下邳迎候杨奉等人,不得有勿。”

周驰星应诺而去。

张铁牛见状心中很是妒嫉。从那小子笑眯眯的神情看。一定有什么好事让他给拣到。而最要命最危险的事情偏偏让我给摊上。哎!害人终害己啊。

范名家对侯命多时的飞龙卫小队长道:“快与我拿笔墨来,看本大仙表演绝世丹青让尔等开开眼界。”

众人明白大仙要亲自写战书。不多时,一小队队长吴名已经磨墨完毕。只见范名家大笔一挥,歪歪裂裂在纸上写道:张勋儿子,你好啊!你吃了吗?我是你爸爸吕布吕大将军。听说你小子就要来夺你老爹的徐州,真是不孝顺。你他妈的。老子我现在已经和刘表结成盟约。可能在你看到这封战书的时候。刘表正在攻打你干爹袁术的腹部。这次你们还往那里死。山中无老虎,猴子也敢称霸王。只要你塌进徐州地界半步。老子一定叫你死我葬身之地。当然你如果想保一命,还是可以的,听说你妹子长的还过的去。只要你送它过来徐州。老子就勉为其难的饶你一命。但是你千万别想用你家的黄脸婆骗我,老子要的是你妹子,不是你的老婆。

吕大将军,你真要去(娶)张勋老蛋的妹子啊?我看他长得象堆屎一样,他妹子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你们懂个屁,老子这是做好事,看他妹子家(嫁)不出去,所以就马马胡胡(虎虎)去(娶)了,也算是为国捐区(躯)了!那可委屈大将军了!我看不如这样,书(俗)话说,七(妻)不如借(妾),借不如偷,我看还是让张勋老蛋的妹子在家等着,大将军去偷,那才有味道!你是让老子去爬强(墙)头吗?这个老子倒也可以试一试!

还有,告诉你张勋老蛋,两日后正午时分,老子要和你在城东三十里处绝(决)战,不来的是狗娘养的,你娘要是狗你就别来。你不来这(则)已,来了老子包(保)准把你的蛋黄都给你打出来!他妈的,就这么写!不许写错了字,给那个张勋老蛋送去!不,本大将军的龟儿子送去。

范名家为了让张勋怒气攻心,特意写的乱七八糟,而且还是别字连篇,假意把吕布和手下的说话都写进去了,把张勋骂了个狗血淋头。

众人看到这样前无来者,后无古人的战书,嘴巴都笑裂了。任何人看了这样的战书,不死都要吐半斗血。

唯独张铁牛脸色铁青,已经变得毫无气血。送这样战书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可倒霉

的是,送这封书的人偏偏就是他张铁牛。

......

张铁牛挑了一匹上好的战马。依依不舍的向徐州城告别。也许,这次一去,将不复再有机会活着回来。

徐州城外北风正厉。吹得树叶飕飕作响,也卷起了地上的残雪。使得这世界更添几分萧索之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