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苦是亚军

拿着小金人一口气连说12次“谢谢”,昨天斯科塞斯斯大爷在致谢时确实激动了。6次提名,前面光看这斯那斯拿奖拿到手软,斯科塞斯内心的郁闷可想而知。当然,这位斯大爷本非等闲之辈,心气很高,是人都说他是个“无冕之王”,但这也架不住别人凡遇见便问:“你该拿一次奥斯卡了!”


斯科塞斯得了奖,等同于解决了一个“重大历史遗留问题”,不只是他个人的解脱,也是奥斯卡本身的解脱。在全世界斯迷的压力下,斯大爷的待遇问题一天不解决,奥斯卡一天不得安生。在斯大爷手捧小金人的一刹那,感觉他终于像一只迷途羔羊回到了革命队伍,奥斯卡因此而虚怀若谷,海纳百川。《愤怒的公牛》、《纯真年代》、《好家伙》 、《纽约黑帮》 、《出租汽车司机》,哪一部不是牛电影?反而靠不是他巅峰之作的《无间风云》方了心愿,大爷容易吗?


中国体育界,曾有一人可与他比比,那就是常昊。常昊天纵英才,何等了得的人物,但曾经一口气连得6个亚军。高手间的成败都在毫厘之差、须臾之间,常昊每次失掉冠军后的呆坐,其痛苦外人很难体会其万一。


四川把一种赌博游戏叫“砸金花”。大家根据手中牌的大小投钱,中途可退出,坚持到最后牌大者全赢。在这个游戏中,每次最大的输家就是“亚军”。如果你每次都贸然坚持到最后摊牌,就很有可能成为最大的输家。所以“砸金花”的人说,不怕牌差,就怕牌好但又不是最好。


也许,人生最苦是亚军。很差很差倒也罢了,心服口服,及早抽身,乐得自慰。就怕这种有冠军实力的情况,因为阴差阳错,老天捉弄,和冠军始终有一纸之隔。这种状态下,怀疑人生也是自然的事。在他们看来,亚军不是第二,而是一个大庭广众下放大失败痛苦的平台,正如利物浦名帅香克利所言:“第一就是第一,第二什么也不是。” 连续得到奥斯卡提名,或者连续得亚军,是一段“无间炼狱”,熬不熬得过去,便是两种境界的天壤之别了。


等到云开日出,太不容易了。好在斯科塞斯和常昊都修成了正果,为更多还处在“无间炼狱”给出了一个正面的示范。同志们,给我顶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