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大家回头去打扫战场,战俘和缴获的装备注意不要遗漏,集结地在镇子中央。按班为单位,大家注意动作快一点。白天我们要进入新的防御阵地。”

镇子里火光摇曳,镇上的建筑物还在四处燃烧,许多轻质易燃品翻卷着火苗被热浪抛向灰暗的天空,空中到处飘浮着灰黑的细小灰烬。嘈杂的人群给这个历经战火破败的小镇添了些生气。镇子里到处都是押送的俘虏队和忙于搬运战利品的车辆,战士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情。

确实,这么轻松就结果敌人一个重装步兵师,对这些尚未真正历经残酷战斗的士兵们来说显得兴奋莫名。

在镇子的北面已经集结了大批抢运战利品和战俘的卡车,战士们被组织起来有序地向车上搬运物资,包括各种技术器材、补给,还有大量未开封的战场侦察设备和导弹。看来敌人被我军打个措手不及,损失惊人。我们准备的卡车数量根本不够,机械化部队也出动吉普车、工程车、装甲车等机动车辆参加到运输的工作中来。

早上八点半,我们终于和连长他们碰上面。他们在晚上的战斗中与师属装甲步兵团一部配合,一直穿插攻到几公里以外,战果累累。不过我们三连的进攻路线已经逾越战斗前划分的界线,连长带领的先头部队把一连几个作战目标给提前端掉了,两支部队差点出现误击事件。

看见全连战士都在连长的指挥下搬运物资,惟独炮排排长吴贲蹲在一边快活地嚼着缴获饼干喝着矿泉水,没捞到什么作战机会的老柳上前用手重重地敲了吴贲的钢盔一下。

“阿贲,你小子又偷懒!”

“哎,老柳。我忙活大半夜,敲掉鬼子十几个火力点,该让我歇歇了。你们又没怎么累着,多干点粗活没什么。指导员你说是不是?”

吴贲谄笑着扭头冲指导员老默说道。

老柳被捏住痛脚,哼哼着用更大的嗓门指挥三排的士兵们搬运物资。

旁边路过的一连长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下。

就在这时,连部通讯员跑来向田连长报告最新的命令和战报,连长听完后兴奋地跳上路边的一辆缴获的悍马车喊道:“同志们,我们的航空突击队在空军和特种兵的支援下已经将敌人第8集团军司令部给端掉了!北方方面军先头部队已渡江与我们南线部队会师!上级命令十二点以前必须撤离到后面的集结阵地上重新部署,准备对付敌人的反扑。”

胜利的消息极大地刺激了战士们的神经,大家在指挥员们的催促下干活的劲头更大。

负责打扫战场的后续部队终于在上午九点前将镇上的战利品清理搬运一空。

小镇上空笼罩的硝烟久久不愿散去,在明暗不定的火光照耀下,各个连队的军官们开始紧急集结部队。上午十点一刻,我们在高射炮兵密集的炮火掩护下向新的防御阵地开进。

小镇逐渐在我们的视线中消失,急驰的卡车开始将一支支部队迅速转移至远处的新防线。

在这里,我们将要构筑纵深近百公里的山地防御体系,对即将到达的敌人解围部队实施层层阻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