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8/

五 焚妻庙穴

前程换妻却西去 空留遗憾满心间

武夷凉冷的白昼与长夜,交错纠缠的时间与空间。

茫然-迷惑-沉黯-凝重-疲惫-悲苦的人。

叫秀英的女人,已日渐憔悴衰弱,且性情越来越古怪。

一会儿“把孩子抱过来给我……”

一会儿“你们赶快把孩子抱走……”

一会儿要吃稀饭……又不吃……

一会儿要吃面条……也不吃……

……

想起在上饶医院——

他们,每每争吵不休……

他站在医院大厅的角落里,直到再也感觉不到身后,她那道沉黯痛苦的目光,他才缓缓地放松身体,强装的微笑从唇角褪去。

他伫窗而立。 窗外,纷飞的雨丝,就象他纷乱的思绪……

刚才,他的一心一意要为她挽救生命的热情,被她恶狠狠的“多此一举”——短短四个冰凉的字驱散逐尽,在胸口冰冷的疼痛中。

他几乎不受控制地说:

“怎么,是因为你以为,是你害我前程断送吗?是怕我在医院里太辛苦吗?是怕你会给我带来麻烦吗?是怕我们金条用光吗?”

他定定地看着她,心底有股凉气慢慢开始在血液中流淌。那些想了几百遍的安慰的话,在这一瞬间都飞走。

她默默地望着露台上的雨痕,一年多来的身心交瘁,使她无心去辩驳什么。她静静地回答:“如果你这样认为,那就算是吧!”

一阵骤然的心痛!

现在,竟然连否认辩解都无力了吗?他还在这里干什么呢?他握紧手指,再也不想待下去,坚决地迈脚出门。

病房里的人, 嘴唇变得越来越苍白。在他面前,她总是有种强烈的罪恶感,逼得她,仿佛要窒息。

虽然在被刺伤的痛苦中,他却知道,哪怕一线希望与机会,也要争取!他不该跟一个病人计较。

心情稍稍缓解,他依然回到病房。“对不起……”他艰难地道歉。

那些怨怒的语气,带刺的言语没让她变色,可是这短短的,好像带着无尽痛苦的三个字,却让她霍然抬头!望着他伤痛的表情而更加黯然 。

她肉体、心中,原本已麻木的疼痛,竟仿佛渐渐醒转了过来,嘴唇动了动,她试图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又能说些什么呢?

她望向他,好象他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有淡淡的回忆,无心绪的波动,依旧是失神的目光和苍白的嘴唇。

他的眼睛宁静透明,几乎是在一瞬间收回了她注视他的目光——这样淡然的神情……刻意放松的身体又——顿时僵住。

他心中绞痛无比,几乎没有信心继续待在这里。难道是他错了吗?想再立 刻转身离开,最后的理智却又将他的脚步凝固住。

他静静无声,眼珠就象黑夜里寂静的星光。薄削的嘴唇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向她染出朦胧的微笑。

她怔怔地出神,唇角也渐渐有了迷离的笑容。仿佛他和她从来没有灾难过,病痛过。

仿佛时光停留在新婚的那一晚——

没有了,从家乡一路奔向他之途中的忐忑与幻想。

终于可以和她向往的他幸福地在一起了。

终于可以将她的生命和他的生命融合成一个整体。

终于可以每天清晨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可以让他的气息充满在她的生命里,可以天天看到他的面容,可以 不再害怕被他忘记。

虽然之前不曾见过面 ,但是听人介绍后,她就迫不及待……见他之后,更是仰之弥高——在她眼里,他是那么优秀,那么完美。

可是,为什么他的不快乐,总象刀子一样割痛她的心。虽然她大多面对他的时候,往往总是微笑,总是尽力掩饰,然而她眼底有种掩不去的空洞神情,因为身体里的一切,都正在慢慢吞噬着她的生命。

命灯微弱

1950年,10月将尽,秋意正浓。小小的旅馆,愁云满满。

他又面对 她脸上有残余的泪痕,眼睛依旧是红红的。

当看到走廊里的人影是自己的丈夫,她想也不想就跌跌撞撞地冲过去抓住他,慌张使得泪水再一次涌上她的眼眶,乱七八糟地喊着……忽而,略带哭泣的声音在看清他样子的时候戛然而止,用力地抓着他的手,却颤抖得不成样子……

他微惊地睁大眼睛:秀英……你怎么了……

他陡然害怕起来,扶她进内室躺下。

傍晚黄昏,昏暗的室内,她目光涣散,面容异常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仿佛被风一吹就会倒下的纸人。

“秀英,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他一直是那么的淡定,仿佛没有什么能打垮他,他一直象一棵大树一样坚强得让人心安理得地依靠着。然而如果他也倒下了,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他的失措使得她勉强稳住心神,她努力挤出笑容。

难道自己已付出的昂贵代价,竟然还是保不住她的生命么……他又沉又疼的的眼神……却缓缓地说着轻柔的安慰话语……

她心中一痛,再也无法强颜欢笑,忍不住抽泣起来。他的声音好像渐渐唤醒了她,那个坚强的她,能够用自己生命底线之力,自己“接生”的她,仿佛又回来了,只是眼眸深处藏着脆弱。 昏暗的光线里,她竟苍白得似乎透明,了无生气的样子仿佛她会随时停止呼吸。

他僵直地站在病床旁边。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斜长,他的手轻轻覆盖着她的手。她象一只病睡猫,干瘦羸弱的脸庞,静静地闭着眼睛,漆黑纤长的睫毛也静静地一点都不眨动。

他的心骤然一紧,莫名的恐惧使他颤抖着伸出手,搭在她手腕的脉搏上。

轻微的脉搏,使得他的心神,终于从漆黑窒息的空间里坠落下去,那种失重的感觉,仿佛一下子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他的心又痛又涩,缓慢坐进病床边的椅子里,一动不动地坐着,望着沉睡中的她发怔,良久良久,如石雕般一动不动。他呆呆地望着地面上自己的黑影,脑中一片空白,只觉那黑影将会要扑过来,把他一口一口地吞噬掉。

不知过了多久。 她的手指仿佛轻轻动了动。

他怔了怔,目光从地面的黑影慢慢移上来,看到她的手指正轻轻将他的手反握在掌心,她的手掌好瘦好长,似乎都能看见关节处隐隐的血管。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然而虚弱的身体使得她丝毫动弹不得。

她的笑容象干花瓣一样轻盈,却避开他的眼睛,不让他看到她眼底的水气。他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刚才试图起身的动作让她额头有了薄薄的一层汗,他拿起床头旁边的手巾轻柔地为她擦掉汗。

“中水……我又让你担心了……”

“没有啊,你只不过是有点累,所以睡过去了而已。”

他声音轻静,用手指将她微湿的头发理顺:

“可能是最近你走动的时间太长了,往后要多休息,好吗?”

“好……”

“还是很累对不对?”他将被子拉上来,盖住她的肩膀和手。“再睡一会儿吧,我在这里陪你。”

“我不累……”她眼神柔和地凝视他,声音却有点断断续续。

他用催眠曲一样轻细的声音对她说着孩子的种种,看着她的眼睛慢慢闭上,呼吸均匀起来,知道她又睡着了,继续静静地望着她的睡容……

外面传来孩子的哭声 ,他轻轻转身出去,吩咐为病人单煮碗面条。一边哄孩子吃米糊,一边自己勉强吃一点。

端得面条进屋——小小的油灯,火苗一闪一闪地跳跃,灯下人吃力而专注地缝制一个小布袋。

“你不好好休息,缝那干嘛呢?”他蹙眉轻怨。

“来,先把面条吃了。”

她接过,才咽几口,反吐一地,连黄胆水都吐出来,还夹着血丝……

他赶紧递水又递毛巾“不吃了,等会儿热一热再吃。嗯,先躺下……”

她半倚着床背,吃力地、断断续续地说:

“中水……我活不过十九岁生日了……

“小时候算过命……不信……

“看来抗不过命去……就这几天了……

“你上天心庙去一下……听说那有个老洞可焚尸……

“我死后……你要抱上我们的女儿……跪拜着等候我化为灰烬……

“听说这样我的灵魂会记着她……好保佑她平安长大……

“你要将骨灰装进这个袋子……有机会返乡……将这个袋子带回……把我埋在家乡……

他目有湿意,满心凄惶,听不清后面说的什么……

“你要坚强……不要难过……”

她边说边拥男人于怀,轻抚轻语:

“今生是我对不起你……只是从古到今,感情这东西最说不清……

“请你相信,无论过去现在,我都是……舍不得你的……

“可是死生有命……由不得人……

“只愿你尽早……为孩子找个好母亲……我也就……放心了……

这是谁的言语?声音如是飘忽,象是自天外娓娓传来,又象是随远风徐徐而至。

他终于慢慢回过神来,理智一点点回复其身,默默地望着神情恍惚、双目空泛、神色漠然,似早已无喜无悲的妻子,不禁怀疑眼前的一切的真实性。

这是怎样的一种女子啊!如此熟悉……如是陌生……

她似乎信口而出,又似乎郑重遗嘱般的话语,象尖刺一样刺痛了他……她死板的、毫无血色的脸上,绽放出的微笑,是令人慌乱的。

她似乎最终的牵挂,是她的孩子……

不管在偏见的熏陶,还是在礼仪的要求下,这颗心变得多么冷酷,里面总有肥沃的、秀丽的一角。

这是上帝给母爱创造的一角。

无论如何,一个病人的祈求——是神圣的!

求取红袍

大城市的大医院也走过了,民间的土方子、土办法也试尽了,依然万般皆徒劳……不到最后,不言放弃!

有人推荐“大红袍”茶叶,称之神茶。

大红袍,中国十大名茶之一。是武夷岩茶(乌龙茶)中的名丛极品,是武夷岩茶中品质最优异者,产于武夷天心庙附近的九龙窠。

关于大红袍茶树名的由来,民间传说很多。 相传——

古时候,有个穷秀才上京赶考,路过武夷山时,病倒在路上,被天心庙的老方丈救回庙中。

老方丈,用生长在九龙窠的神茶,治好了一位进京赶考举子的病。

后来举子得中状元,为感谢救命之恩,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天,状元骑着高头大马,离开了京城,回到天心庙还愿。

状元与方丈相见后,谈及当年治病之事,问是何仙药,方丈说不是什么灵丹仙草,而是九龙窠的茶叶。

为感谢神茶救命之恩,状元脱下身上的大红袍披在茶树上。

人们便给茶树,取名为“大红袍”。

又传——某朝,有一位皇太后久病不愈。

终日肚疼鼓胀,卧床不起。遍请天下名医,用尽灵丹妙药,均不见效,终为徒劳。

天心庙老方丈得知后,献九龙窠神茶一盒,治好了皇太后的病。

此后,“大红袍”,便成了历朝历代的贡茶珍品。

只要有一线希望……于是,上天心庙,求取“大红袍”

也不知病人为何要求“焚其于庙穴”……正好顺便……

踏上上山之路,一路风光无限。

绿树成荫、溪水碧清。既有醇厚古朴的原始大森林风貌,又有造化神奇的岩崖俏丽英姿,属典型的丹霞地貌。

好一个天心庙,好一个大雄宝殿,不愧是崇安县最大的禅寺。

他竟然生活在这样的风景名胜间,怎么就浑然不觉……

一见老和尚就双手合掌说:

“阿弥陀佛——天心庙真是好地方!被武夷山的碧水丹山环抱着,融雄浑、古朴、隽秀于一体,真是一方圣土!难怪武夷素有“奇秀甲东南”之美誉。真是回归大自然的胜地,养身修性的好地方啊!”

“来者不俗!”——老和尚想:“阿弥陀佛——不知施主有何见教?”

他说明了来意,简述了自己的无助与艰难。出家人,总是崇尚真诚、从善如流、慈悲为怀的。所以,不如凡事以诚相告。

果真赢得好感,与之畅谈好半天,获恩赐“大红袍”一两,并言之若确有求,届时可借古穴一用,还命人带路现场。

——真是一岩洞古穴……

从老和尚那里,得知——

中国茶文化历史悠久。朱元璋在建国初年,废除贡焙和贡焙专门采造团饼的旧制后,散茶和芽茶、叶茶才最终摆脱贡御茶的影响。近代制茶和茶树栽培技术,多半是由中国的古代或传统技术承继、演化的。武夷,是历史悠久的茶乡。

天心庙——永乐禅寺,亦称无量佛寺。此庙于,明嘉靖七年(1528年),道士韩洞虚加以重建,改名天心庙。清康熙年间,武夷山章堂岩铁华国师的弟子果因,重光了这一宗教名构,改称天心永乐禅寺。

武夷风景名胜,以赤壁丹崖、青山绿水闻名。

山峦岩石中的红层节理,经过亿万年的地貌发育和风吹雨打,形成了典型的丹霞地貌之——神奇武夷……

老和尚把武夷叙述得那么迷人——可他,什么时候……才能有心情……寄情山水啊……

寄语冷月

本来好山好水,正适合隐居,是淡泊功名利禄,追求另一种,理想的人生境界者的天堂。

然而……

“大红袍”,多么珍贵!一两大红袍茶叶,一天三次,每次几片地泡茶“当药”。

“你听话,这是神茶呢……”

“你怎么……这是贡品呢……”

伊人还是不领情。于是,又给她讲从老和尚那里听来的——武夷名胜:“我们选择的居住地,多奇妙啊!老和尚说……”

没用!再是神山仙水,也不能唤起她的兴致了。一两“大红袍”已尽……生命弱比游丝……红袍不救!

他,沉沉移步屋外,独自投身无边的夜,心中冉冉升起某种感怀。看起来,自己所作的一切牺牲,一切努力,都要付诸东流了……

“一个人怕孤独, 两个人怕辜负。”

“如果女人是祸水的话,那么男人就是祸根。”

“没有人是值得你为他或她流泪的。值得的那个,不会让你哭。”

也许,你与她曾经是天堂的两棵树,相约到凡尘。她在天上耽搁一日,你已世间苍老千年。或许,你与她之间本没有爱,只是处的时间多了,也就成了爱……

你在凄风苦雨中等待很久很久/清冷的月夜把背影拉向地平线/

露珠打湿了山水草木/可是你我的泪滴/那颗夜空中永恒的北

斗/为这世界还有方向/你若珍视与她的情感历程/你有勇气

为亲情放弃/权力名誉财富乃至一切/用跋涉来疗伤/让那

心痛回忆与失去/在跋涉脚步中淡忘/用真情用梦想灵魂/

来遗忘来珍藏来启航/让生命来品尝/让坚强来累积/

在心灵感伤中碰撞/她有危险你付出生命/不会有

一丝犹豫彷徨/不辞虚无缥缈的臣服/你是最伟

大的父亲/你是最伟岸的情人/你为爱存亡/

夜凉如水,少校孤寂伫立。

舒怀畅想,遥寄满月繁星。

妻灰古穴

五天后,天心庙古穴前。

男人抱着刚一周岁半的女儿……驻目熊熊燃烧、毕剥作响的火焰……木然跪地,欲哭无泪……心在滴血、肝在崩裂……

自古以来,担负着“男人养家”之传统的中华男儿啊!

我不一定能快乐地活着,但一定是在追逐生活中的凄美。

昨天,是永恒的象征,一切都已变成了足迹,或大或小,或深或浅,或笔直或弯曲,都已成为遥远。记取昨天,把握今天,为了明天。

超越困惑的大门,穿过荒芜的道路来到这里。

虽则梦想褪色,希望幻灭,岁月集成的果实腐烂,但不悔的选择,可以相信,会在他生命的航程中永生。

“爱有多深路有多长,只要有一个明天,就会有无穷无尽的希望。”

“温暖是无处不在的,温暖着自己,也温暖着别人。正如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倘若以自焚的痛苦将自己化为光和热,只要能照亮了别人,亦是一种幸福。”

烛光的美,是绝唱的美!

他和她,到底谁为谁——化为烛光!

混乱的思绪,过往之种种,闪过脑际。

略带蓝光的火苗渐渐微弱……

跪着的人昏然倒地……

地上孩子的一双小手,挥舞着嘶哑的哭声……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