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龙在渊 第一部 东南风 第七章 疯狂的夜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68/

赤龙在渊第一部(作者:舒洋)7

第七章疯狂的夜晚

等收拾完物资,搭好帐篷,已是夜里8点。这时,派出去侦查的我班士兵小仨儿(长沙县人,原名刘成富)发现在我们驻地东北方约六公里处的旧港驻扎有日本自卫队先遣队约合两个装甲营的兵力,现正处于没有任何提防状态。

听到这里,张依竞开了腔:“兄弟们,这是我们的第一枪,大家看怎么开始行动合适?团长把这次夜间计划交给了我们营,还派遣二营做我们的接应部队。”田亦稔说完,立刻拿出放在胸前口袋里的地形图,指着地图上的一条红线演示。

尽管天色很暗,只有月光,但田亦稔还是很准确的找到了公路的坐标:“大家看,旧港和观音间有段31公里长的公路,我们能不能分兵两路,一路绕旧港至新竹间北上旧港观音公路近旧港路段对敌进攻;一路直接进击旧港守敌。”

说完,他掏出烟点着,想了想却又掐掉了烟头,忿忿道:“真XX的,连个烟都不好抽。”然后望着我们,静候佳音。

我想了想,把手指向地图说:“我看行不通!原因有三:一、要从旧港新竹间北上,首先要面对新竹守敌,要是新竹敌人发电旧港日军,我们就有一路要腹背受敌;二、我们是个小小的营,虽然有火力援助,但营就是个营,分两路不现实;三、我们现在还在暗处,这很好,我们要保持这个优势,所以我们要用特种部队小股兵力作战的战法,扼杀他们与别人不可见中!”

田亦稔听完了,说:“恩,很好!不过,不知你怎么想的?”

我和邹畅相视一笑,我先说:“我们侦察过旧港敌驻地地形。”

邹畅接着说:“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地方。所以我们。。。。。。”

一套计划说完,长久的沉默,最后,张依竞点头首肯,田亦稔仔细咂摸了一会,也若有所思地用力点了点头。

在西北台湾的土地上,今晚的夜最不安宁。

新竹细心的居民可能会发现,在郊外的丘陵中,有群黑衣人在林子间穿梭。但是今晚的新竹还是在纸醉金迷中,所以几近没有人发现这异兆,那“城防军”和宪兵更是打了一通宵麻将。

“班长,我们一个营想搞定两个营,行吗?”我班士兵伍念西问我

我马上给了他一个爆栗。然后说:“你小子听老政委讲的东西拉出来了啊?!要可以用人海战术,我们先深入腹地干什么!!!有多大的本钱做多大的买卖啊!”他想了想,赶路速度更快了。

“一连到位。”

“二连到位。”

“三连到位。”

“好,行动开始。”张依竞发出指令。

日军驻地边,贯出了一群黑影,黑影从日军营地的岗哨中穿行,灵活地蒙过了岗楼和看上去明显是昨夜纵欲过度的巡逻部队。一队“黑影”潜行到日军长官的战地营帐后。与此同时,另一队“黑影”潜行到“士兵乐园”后。

“士兵乐园”里传出了几声怪叫。

我百思不得其解地问:“亦稔,这是什么声音啊?这么大叫唤。就有兄弟行动了?”

畅爷侧听了一下,说:“没什么,娘的!这可能是小日本在玩军妓。以前在书里看过关于这名堂的,外国军队都有!”

“啊?!奶奶的,待会保证让他叫得更欢。”田亦稔忿忿地念道。

我们说完马上把这里装上了五个液压炸弹,别说炸翻,保证炸得灰都看不到。

然后大家向上报告:“捆绑完成,安装有效。”“好的,二号行动。”张依竞说。

绕到通信处后的一队发现前面不远有四个岗楼不说还有一片铁丝墙和一队八人看起来精神多了的巡逻兵。我们犯了难,田亦稔果断带队绕回了士兵宿舍,看到了另外几个巡逻的士兵,萎靡不振地巡来巡去,倒像拉石磨的驴,田椅稔果断出击,带上1号(我,舒洋)2号(邹畅)3号4号5号6号7号潜行到巡逻队伍后。

“嚓——咯喇——嚓——嚓——噗——嚓——砰——嚓——”在八声节奏连贯的闷响下,巡逻队被全体扼杀。

我们急急地扒下他们的军装和证件穿戴上,把尸体在草丛中掩得不走近看根本不知此为何物。随后,一队八人的“皇军”就轻松走入了通讯处。

日本通信兵清水正一还在营帐调试无线电,随便给家里的爸妈发“皇军大胜”的消息。星空下,他甚至想起了他的祖父,一个二战死在中国战场的日本关东军老兵,他的眼眶红了。想到这里,他却又十分骄傲,想到:富饶的支那!我一定夺回你来!!!忽然,他感到身后一寒,他忙拔出手枪向后一指。他真是骇住了,八个皇军在身后用匕首指着他。他想大叫呼来同伴,但是,他这辈子永远都叫不出来了。田亦稔趁他呆住的时候,一个马步,把匕首向他项部刺了个对穿,鲜血射了出来。然后我和畅爷还有我们的弟兄们也没愣住,马上把电台、密码本、手提电脑等通信工具收了起来。我们完成了“第一”——“第一批缴获”。

“全完成了吗?”“全部完毕!”我们说道,他说:“很好,我们可以撤退了。”然后身影一闪,又闪出了日军基地。

“还有在基地的吗?”张依竞问“一连没有。”“二连没有。”“三连没有。”连长们低声应到。“干得不错,开始吧!”

我们全伏在山丘上,用手里的95式5.8毫米突击步枪注视着日军基地里的一切。几个连长掏出遥控,按下绿钮。然后我们马上向基地中心开火。几乎在同时,基地几个安了炸弹的房屋爆炸。一片片木版,一团团火焰抛上九天,基地中惨叫声更是连绵不绝,不久,基地中心窜着一个个“火人”。而日军的武库,因为二次爆炸,它的周围几成下陷。整个基地几乎找不到完好的房屋,但是我们还是发疯般地把枪弹倾泻出去,根本说不上什么准确率,但是那些日本兵几乎全打成筛子了。荣誉和梦想,牺牲和耻辱,光荣和卑下,就在无情的火光中交织、熔化、升腾,生命就是烟一样的脆弱,强行赋予正义的火吞噬了那也许本身并不邪恶的躯体。

“炼狱在这里也是天堂”——引自《一代伟人回忆录——舒洋卷》。

月朗星稀,日本派遣军先遣队司令杉山冶还在听MP4,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枪声。他还以为士兵斗殴,便走了出去,就见到几个扫成筛子的士兵,而身后的房屋也顷刻支离破碎,营地里枪弹横飞,血腥和恐怖仿佛从天而降。他木然了,但是木然并没有救他,他的腿也被流弹打中,血液疾射而出。而他面如土灰,因为他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他抽出他的指挥刀,一脸的庄严,他用手套盖住切入口,举刀咆哮到:“樱子!郎君今天为大东亚皇军圣战玉碎了!大日本天皇,万年。”说完,庄重地将长刀刺进了小腹,脸上是糊满鲜血的狰狞的陶醉笑容。。。。。。

然而如果没有邪恶的牺牲,也换不来我们的荣誉。在战火洗礼中,我们真正成为了一名红色中国的军人。尽管我还不清楚我们是否真的能活过明天,但是我们坚信,觊觎中国神圣领土的人,我们都将会以其之血荐轩辕!!!

今夜,我们从大男孩变成真正的军人。没有今天,也不会有今后的辉煌。——引自《一代伟人回忆录——张依竞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