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英雄传说 第一章 内战风云 第一节 首都假期

李宗凌 收藏 1 34
导读:烽火英雄传说 第一章 内战风云 第一节 首都假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23/


“和谈?你相信吗?”

在共和政府首都广州的一个格调优雅的酒吧里,同样穿这少校军服的两个青年军官正在聊天。虽然他们很想把话题尽量的调整得休闲一些、市民一些,然而说不了几句,便总会回到时局上来。或许,这便是军人的一种敏感吧。

提出问题的军官二十多三十岁的样子,长相颇有几分帅气,端着一杯啤酒,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他叫风冲销,表字一鸣,现年27岁,毕业于共和军第一陆军大学,现在是第9军27师师部参谋。正在休假之中。能够进入一个主力军整编师的师部担任参谋,毫无疑问他在军校的成绩是上佳的,当然,像他这样的青年才俊,在共和军中也不在少数。

而坐在风冲销对面的,则是他在第一陆军大学时的同班同学李宗凌,两人原来的关系还不错,这次在首都意外相遇,两人当然是要找地方喝几杯的。李宗凌相貌平常,剪着毫不起眼的板寸头,皮肤黝黑,属于那种一放到无论军队还是平民中就很难再被认出来的形象,只有一双眼睛和旁人相比似乎稍有不同。同样出自第一陆军大学,李宗凌现在所在的部队则是乙种军17军49师147旅355团2营,少校营长。风冲销在主力野战军的师部,待遇地位显然都比李宗凌要高,但是,他自认为远没有李宗凌的运气好。一个师部小参谋和一个营级作战主官,相信许多军人都回选择后者。尽管主力军的人向来就把乙种军的人看作是次品。

“和谈?”李宗凌看着风冲霄,意味深长的说:“国际国内的舆论不是都一片看好吗?”

“笑乾兄,”风冲霄叫着李宗凌的表字,仰头把杯中的啤酒一口喝干了,说:“你这么说,你不厚道了。你我同窗一场,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又没有人说军人不可以议论时局。”

李宗凌嘿嘿一笑,看了看酒吧中幽暗的光线和神情怡然的男男女女,说:“在此谈时局,是有些煞风景的。一鸣兄,你没有注意吗?吧台后面那个女服务生一直在盯着你看,老弟我可是羡慕得很啊。”他倒不是对风冲霄掖着藏着什么东西,不过,时局这种事情,清谈又有什么用?既然是来首都休假的,该放松就还是放松的好。看着风冲霄有些不满的样子,他又说:“你们主力军的待遇好,离大城市也近,休假也多,我们可不一样啊。我跟你说,自从毕业下部队到今天,我可是第一次休假呢。”

风冲霄瞪了瞪他,说:“嫌不好?我跟你换啊,别以为呆在师部机关里真那么威风。说实话,我倒羡慕你,毕业的时候你主动要求到乙种军去,看来是走对了。你现在是营长,要是一开打,以老兄你的才干,只要没那么短命,一年之内必然是团长,两年内旅长可待,30岁以前晋将做师长也不在话下。”

李宗凌不置可否的一笑,笑骂说:“什么叫只要没那么短命,老子是那种短命的人吗?做到师长怎么了?乙种师!在你们这些自称天之骄子的部队看来,一样是次品!”

风冲霄不知道是心情不好还是什么的,啤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李宗凌的话说完了,他就说:“你小子,别说粗口。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告诉你,回去,我就申请下部队,只要给我个连长我都干。别说什么甲种乙种,都是革命的军队,分工不同而已!”看来他是喝多了,说道后面声音也大了起来。

那边一直看着他们的女服务生就走了过来,小心而恭敬的问:“长官,可不可以小声些?这里是公共场合。”虽然对军人有种天然的畏惧,话还是说得不亢不卑的。这女服务生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张娃娃脸,长得倒是十分清秀,看起来应该是勤工俭学的中学生吧。

风冲霄看着她,竟然问了一句:“小姐,我同学说,你一直在注意我,是不是?”

李宗凌刚喝了一口啤酒,一下全喷了出来,强忍着笑对女服务生说:“我不认识他,真的,我不认识他。”

风冲霄奇怪的看着他,问:“笑乾兄,我们同窗三年,你怎么会不认识我?”看起来,他有些喝高了,不然他也不会纯洁得不知道李宗凌在出卖他呢。

那女孩倒是没有怎么吃惊,说:“这位长官看来喝多了些,要不,你们先回去吧,要是有损我军形象,可就不好了。”

下逐客令了,李宗凌觉得这小女孩挺有意思的,就说行,结帐吧。革命军人的形象还是要维护的,小女孩找钱来的时候,他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问一下你的名字可以吗?”

“嗯,”小女孩说:“我叫柴珺。”

“柴珺?”李宗凌笑了笑,说:“中学生吧?”

这时另外一个女服务生,看起来像柴珺的同伴的样子,过来笑嘻嘻的说:“长官,打听人家女孩子的身份,似乎不大好吧?”这女孩比柴珺漂亮多了,简直就是亮绝艳烈,看起来也是中学生的样子,不过,美女显然是早熟的。其实这个晚上这个酒吧的生意有些清淡,所以两个女孩都有些闲。不过,如果老板知道本来就不多的客人竟然被柴珺“赶走”了两个,天知道这小女孩的下场会怎么样。

而柴珺,虽然客气和礼貌,但是似乎对军人并不是很有好感的样子。只不过还是回答了李宗凌的话,说:“嗯,国立女高的。”

不能多问了,再问就显得无聊了。李宗凌就扶着有些头重脚轻的风冲霄,从酒吧里走了出来。他们自然都住在军官招待所里,不过,因为不是同一系统,住的地方也不一样。其实想一想也真不容易,首都这么大,两个事前完全没有联系的人能够遇上,这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师部参谋的待遇当然比一个小营长好多了,李宗凌送风冲霄回到他住的招待所,觉得自己住的那一边简直就惨不忍睹。不过,他可是从驻地自己开车来的,尽管这辆早该淘汰了的老爷车破烂得可以直接开进废车处理场,但是再怎么也是自己的座驾啊,这也算是小军官的特权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他还没打算休息,这是他第一次休假,很难说下一次会等到哪年哪月去,路上有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他也就只能在首都停留两三天而以。现在已经用掉了一个白天,要是这么早就回去休息,那也太浪费了。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把车开回了刚才那酒吧附近,不过,看起来人家已经关门了。政府规定夜间营业不得超过十二点,看来时间真不早了,自己要是再游神一般的开着车乱晃,说不定就该把革命卫队的人引来了。转过弯,旁边是一条巷子,就这么过去了,突然又倒回来,看到巷子那一头有两个女孩的背影,依稀就是酒吧里那两个小女孩。这个时间还穿小巷子,他觉得她们简直像傻的一样,油门一踩,就往前面绕了过去。

看起来时间刚好,绕道小巷的另一边出口的时候,两个女孩刚走出去,而那边就是一处很僻静的街口,很明显的就看到五六个人影不怀好意的躲在建筑物的阴影里了。把车开过去,灯光一照,那几个阴影就显了形,两个女孩都还算镇静,柴珺那小姑娘先看到了车上的李宗凌,就站住了。她那同学随后看到,就招手叫停,拉着自己的伙伴上了车。

“胆子不小。”李宗凌笑着说:“不怕车上更不安全?”革命军人的总体形象不错,但是兵痞也是有的。

那小女孩说:“柴珺说你看起来是个好人,她的眼光不会差的。”

看来她们还在后面议论了他的,不过,和这样的小妹妹乱开玩笑显然不厚道,李宗凌就开车走了。那几个阴影显然有些愤忿,但是军车毕竟是不敢拦的。

那小女孩又说:“难怪这几天总觉得背后凉嗖嗖的,原来有人在背后盯着我们,看起来他们准备了很久了。天,运气好到家!”

李宗凌就笑,说:“头脑非常清晰,去考陆军大学吧,没准能做个女指挥官,我军在这上面还是空白呢?住哪?送你们。”

“送我们是不用说的。”小姑娘老实不客气的说:“陆军大学嘛,好像去年才开始招女生,名额也很少,不过,我要是去考也是很容易的。不过我们才高二,还早呢。对了,我叫水易光希,光明的光,希望的希。应该继续叫你长官,还是叫少校先生,还是别的什么?我们是首都国立女子高中第十二分校的,在暑假里自己挣钱攒学费,今天是最后一天上班了,哎呀,点子不好,运气不坏。对了,我们就住学校。”水易光希显然是个自来熟,上车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小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所以,虽然聒噪了点,也绝不令人讨厌。

“才说你头脑清晰呢,自己就把情报泄露了。”李宗凌笑,车子开得很快,凌晨一点到六点宵禁,女高十二分校不近,不知道她们平时怎么准时回家的,或者是,今天呆得晚了些。然后说:“我姓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