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五章 独挡一面(下)

丁老大 收藏 20 86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五章 独挡一面(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鬼子的炮楼在半山里,担水的路就是下山的路,哪里有一条小河,沿途三道铁丝网,都有鬼子守卫,院子里还有一只大狼狗,很凶恶,想逃跑出去很不容易。

晚上,韩文德被安排睡在狗洞,开始韩文德很害怕,怕狗咬他,可是那狗竟然没有咬,让他颇感意外。几天后竟和狗相处得很好,韩文德想,日本狗到底是动物,和日本人是有区别的。

有一个日本哨兵,每天晚上十二点至两点站岗,天天晚上都要把韩文德叫起来和他聊天说话。那个日本兵学中国话时间不长,说得很别扭,里面还夹杂着日本话,韩文德勉勉强强能听懂一些。

韩文德听那日本兵说,他好像是日本什么哭死山(富士山)人,家里有一个老婆,长得很漂亮。

韩文德说,我以为你们日本人就不娶老婆。

那个日本兵听懂了,笑了,说,世界上的男人都娶老婆。

然后问他有老婆没有?

韩文德说,我还小,没到娶老婆的时候。

那日本兵说,不对,支那人娶媳妇都早。

韩文德最不喜欢听把中国人称作支那人,认为是对中国人的污辱,就脱口而出,你们日本鬼子结婚也早。

那日本兵说,巴格牙路,你怎么骂人?

韩文德心里说,九格牙路,老子骂了,又怎么样?但是嘴里没敢说。韩文德觉得跟着日本兵聊天很费劲,但又不能不聊,几天下来,竟学会不少日本话。像挖壳啷、大毛古、马吉什么的。

那个叫小田的日本大佐见到韩文德学日本话学得快,很高兴,对韩文德说,快快的学皇军说话,将来给皇军当翻译。

韩文德点着头,但心里说,你比老子官大多少,让老子给你当翻译?

小田大佐又说,打完了仗,给你封个大官,再给你娶新媳妇,花姑娘的干活,大大的幸福。韩文德又点头,心说,我娶一个你们日本的老婆,大大花姑娘的干活。

韩文德一直想逃走,找不到机会。

第七天晚上刮大风下着小雨,那个日本哨兵瞌睡了,同韩文德商量,让韩文德帮他站岗,他去睡觉。

韩文德说,行。

那日本兵把枪交给韩文德,让到钟点的时候叫他。

韩文德等那日本兵睡熟,然后拿着枪下山,避过哨兵,翻了三道铁丝网,涉过一丈多宽,深一米的水,还没上岸,就觉得脚底下一阵刺痛,原来日本人还在岸边下了竹签。

他把脚拔出,踏倒岸边的竹签,跑出了一里路外,觉得脚底下更痛,心里生气,冲着鬼子的碉堡放了一枪,等碉堡里的机枪步枪声都响起来,这才一瘸一拐的回到山口,喊叫哨兵开寨门。

哨兵听出是分队长的声音,连忙开门把他放进去,说,你还没死,口外来人说你已经喂了大狼狗了,支队已经派来新分队长。

这时候新分队长听到报告,也过来了,叫人为韩文德包伤弄饭,又叫兵把韩文德的行李拿过来。

韩文德一回来,其余的战士和班长都起来了。董班长告诉韩文德说,你走后不长时间敌人就进了山口,向我们开炮,我们都上山跑了,据伪保长说你被捉上山,叫狗吃了。第二天汪队长向大队报告后,支队长就派谢队长来接替你。

谢队长叫绑了一副担架,连夜晚送韩文德,天明赶到中队部,支队长刘挺勋正好在中队部与与队长汪廉清谈事,见到韩文德都很惊奇。支队长刘挺勋说,没想到这个小韩还活着。汪廉清说,我这小韩兄弟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

说笑了一场,韩文德在中队养好伤,仍去领一分队,调回了谢队长。

韩文德痛恨那些逼迫他担水、让他住狗窝的日本兵,下决心把这个据点拔除了。他先是带人每晚骚扰,用破坏剪剪铁丝网,给日本兵找麻烦,后来到支队领弹药,见有三个大地雷,就领了回来,乘一天下小雨的时候领了三个人,剪破铁丝网,到他担水的道路上埋了两个地雷,又用射虎弓安装了一个。回来后等着天明。太阳冒红的时候韩文德站在山上看,只听陆陆续续响了三声,鬼子乱遭遭的跑。

鬼子被打急了,就调大队人马进山扫荡,韩文德趁鬼子进山扫荡,后方空虚的机会,分队队员化装成村里给碉堡送粮的老百姓,混进据点,从粮车上抽出枪,打了个一塌糊涂,小田大佐那几天生病,没有随部队去,被韩文德提着枪堵在房子里。

小田大佐手里提着一把指挥刀瞪着韩文德。

韩文德笑着说,我给你当翻译来了,你要不要?

小田大佐红着眼,骂了声,巴格牙路,举刀就要劈过来。

韩文德举起了枪,他身后的罗大运把韩文德一拉,说,把他交给我。

韩文德收了枪,只见罗大运一个箭步上去,空手夺刀的动作作得干净利索,肘部一撞小田大佐的胸,小田往后一退,罗大运一个肘槌就打在小田的下巴上,把小田打得晕头转向,然后胳膊把小田的脑袋一夹,随即就听见脖子的断裂声,小田眼珠一翻,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了。

然后,韩文德命队员先点火烧鬼子的营房,然后又用炸药炸了碉堡,十几里路都能听到爆炸声,看见火光。

韩文德拔除鬼子炮楼的事还挨了批评,上级说时机还不成熟,不应该拔除炮楼,把鬼子打急了,鬼子就疯狂报复,队伍要受损失。

就在韩文德拔除鬼子据点、鬼子疯狂报复、烧杀掠抢、部队在大山里与鬼子转磨子的时候,三班战士高志成的媳妇到队伍上来了。

高志成是高安县人,住在高安北边约十多里的山区,高志成媳妇名字叫凤子,二十岁出头,身道脱脱条条的,脸上白里透红,长得很水色。

三班长董德福把这消息告诉韩文德的时候,韩文德正在对着地图研究与鬼子周旋的路线。当上了官,韩文德慢慢就学会了看地图,虽然有上级中队大队支队的统一指挥,但是因为形势严峻,敌情复杂,山区里到处都有鬼子,关键时刻还是要分头行动,以保存实力。所以,韩文德必须研究地形地物,打和跑的路线,以免被敌人打散,或者包了饺子。

韩文德从地图上抬起身来,说,你把高志成和他媳妇都领来,让我看看。

过了一会儿,董德福就领着高志成和媳妇进来了,高志成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很壮实,是一分队的主要战斗队员。韩文德看着高志成说,你媳妇来看看可以,得马上叫他回去,部队每天跑得不停歇,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女人跟着队伍不方便。

凤子一听韩文德让她走,“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哭着说,长官,我家里人都被鬼子杀完了,鬼子成天在村里窜,回去也活不了,你就让我留在队伍上吧。

高志成也恳求韩队长把他媳妇凤子留下。

韩文德见此状况,觉得再强迫走就不近人情了,就说,你们先回去,我请示一下中队长再说

过了两天,韩文德见到中队长汪廉清,把凤子的情况说了,汪廉清又请示了大队和支队,支队长刘挺勋不同意,说,队伍上不能留女人,也没有她的一份钱粮。不过刘挺勋又说,要走让那个高志成一块走,一个女人家回去也没办法生活。

韩文德接到通知,安排高志成和他媳妇离开部队。高志成和凤子都哭着走了。

高志成走后约半个小时,韩文德越想越不对,又让三班长董德福带人去把高志成追回来。

高志成带着媳妇走不远,董德福腿脚快,很快就追回来了。韩文德对高志成和凤子说,你们先不要走,我去和支队长说,一定把你们留下。

韩文德找到刘挺勋支队长,说了高志成和凤子的事,强调高志成是他们分队的主要战斗队员,走一个人影响战斗力。

刘支队长说,队伍上没有女人的名额和口粮。韩文德说,如果有了逃兵不要上报,把口粮留给她吃,等赶走鬼子再让她回去。

刘挺勋说,你看着办,只要不影响队伍的战斗力就行了。

韩文德说,添一个人说不定还增添一份战斗力呢。

过了不到一个月,二班杨大牛的媳妇芳芳也来了,见风子在队伍上过得好,也不想回去,韩文德又请示支队留下了。

这两个女人随部队风餐露宿,晚上宿营,就在地下挖一个坑,铺上稻草,睡在里面。不长时间,他们也学会了打枪,真正成为队伍上的战斗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