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五章 独挡一面(中)

丁老大 收藏 14 1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三天后,韩文德带着二班长罗大运又去看陈老,这个罗大运是陕西三原高鹞子的徒弟,学过拳术,罗大运说叫十二排子手,平常向人吹,说拳界上有一句话,手是两扇门,全靠脚踢人,脚踢人劲比较大,两只手主要是防守,掩护,他的排子手正好相反,主要靠手,打起来象闪电一样快,

当年高陵是产棉区,也是全国棉花的集散地,鹞子高三从高陵贩棉花到上海卖,没有给上海青帮头子杜月笙的手下纳贡,杜月笙的手下便把鹞子高三的棉花给截走了。

鹞子高三初到上海,不懂这些规矩,年轻气盛,打听出是青帮的手下所为,也放出话去,说,如果不给我棉花,我一天砸青帮帮会一个场子。

那时候杜月笙在上海势力大,到处都是青帮帮会的分部。鹞子高三就凭着这十二排子手连砸了六个场子,把杜月笙惊动了。杜月笙听说了鹞子高三的身手,知道无人能打得过,也敬重鹞子高三是个英雄,大骂手下人惹事,命他们把棉花还给了鹞子高三。

那个扣留棉花的分部头头不服气,说,我派人暗做了他。

杜月笙大骂那手下人没出息,让那手下人给鹞子高三摆酒席道谦才算了结此事。

韩文德见过罗大运的排子手,那两只手玩起来像风车一样快。机枪手徐良栋膀大腰圆,在冯玉祥的队伍里学过几手国术散打,不服气,与罗大运练了一次,被罗大运打得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韩文德和罗大运第二次来到陈老大家,他家正好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陈老大给他们互相介绍,说那青年姓柯,叫柯小闵,是他义兄之子,现在保里当文书。因为家在敌占区,为了活命混碗饭吃,但有爱国心。又向柯小闵介绍了韩文德,说,你俩年龄差不多,正好交朋友。

柯小闵见韩文德年龄小,竟敢来往于日本人控制严密的占领区,而且神色自如,没有一点恐惧,身边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看起来有三十岁,竟是他的随从,心里很佩服。但是知道日本人也很厉害,那个汉奸队长张全声带的一帮子中国便衣队也很厉害,逮住过好些游击队的侦查员,不是参加皇协军就是被枪毙,有一个被狼狗活撕着吃了,还有一个被全身浇上汽油,点了天灯。所以对韩文德的能力还有些怀疑。

柯小闵的老婆长得很漂亮,最近那个汉奸队长张全声把他老婆霸占了,老往他家里跑,他很生气,想把张全声收拾了,却没有收拾的办法,就来找陈老大讨教办法,恰好碰到了韩文德。

陈老大给他们准备了饭。吃饭的时候,陈老大对韩文德说了柯小闵和汉奸便衣队长张全声的事,这个张全声也正是这次韩文德要对付的主要人物,汪廉清对这个张全声也恨得咬牙,让韩文德先想办法把这个张全声除了。不然,迟早要吃亏。

韩文德把这件事记在心里。这时候听陈老大一说,感觉到这个张全声是活到头了。经历了一次接兵,韩文德知道色迷心窍的人在这种时候警惕性就低了,枪指到脑门上还不知道灵醒。伸手把桌子一拍,说,把这个狗日的汉奸队长灭了。

柯小闵说,张全声不但枪打得准,身上还有武功,平常几个人近不了身。

韩文德说,该他的死期到了,武功根本不顶啥。然后问了汉奸队长都是啥时候来,一个人还是几个人?柯小闵说,一个人,每次来都要把我赶出去。

韩文德说了声,好狗日的,我回去请示上级,明天晚上再带一个人来,不动枪就把张全声拾掇了。你明天下午天擦黑在这里等。

回去对汪队长说了,汪队长批准他去,说,要小心。

韩文德第二天晚上带着罗大运和机枪手徐良栋,与柯小闵在陈老大家里见面,然后与柯小闵一起到了柯小闵的家,见了柯小闵的老婆,觉得长得确实漂亮,柯小闵老婆知道他们要干啥,脸上也有些羞惭。

他们商量了具体办法,到时候由柯小闵去开门,柯小闵躲走以后,柯小闵老婆让张全声把枪解下来放在一边,然后她去上茅房,他们就趁这机会拾掇张全声。

正说着听见门“梆梆梆”响,柯小闵说,来了。韩文德和罗大运徐良栋藏到隔壁房间,柯小闵就去开门。

张全声进来,柯小闵就出去了。

这几天张全声来,柯小闵都是到乡公所睡。这天却在外面转悠,等着屋里拾掇张全声。

张全声个子不高,四方脸,留着分头,穿着黑绸布衫子,一看就是个汉奸。

张全声进房子,叫了声小乖乖,就搂着柯小闵老婆亲了一口,又伸手从衫子底下往上摸。因为柯小闵老婆知道外面有人,就打了他手一下,不让他摸,嘴里说,你还不把你的枪卸了,看着怪吓人的。随帮着张全声把背着的枪卸下来,挂在墙上,让张全声先脱衣服上床,她上趟茅房再回来。

张全声在这一带横行久了,觉得这就是他的天下,连国民党的游击队也轻易不敢出山来,谁敢把他怎么样,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三个人在外面等着要他的命。

他先脱了上身,扔在床上,又开始脱下身,刚把裤子退到脚面,抬起的一只脚还没有从裤腿里拔出来,就听门哗啦一响,两个大汉从外面冲进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取枪,就被扑倒了。罗大运和徐良栋都是行家,使的都是擒拿动作,任它武功在高,这时候也没有一点用处。

徐良栋捉着,罗大运用绳子把张全声捆了起来。

韩文德进来,把墙上挂的枪卸下来拔出,见是一把德国造的二十响,烧蓝铮亮,一看就是一把新枪。韩文德把机头张开,枪口对着张全声的脑门,用江西话问,认得我吗?

张全声翻眼看看,摇摇头,说,不认识。

韩文德说,谅你也不认识,咱两个是冤家对头,一见面就得死一个。

张全声说,不知老大是哪一路的,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

韩文德说,在我手里死的不明白鬼多了,本来也想叫你做个不明白鬼,只怕你心里还不服气,实话对你说了吧,我们是国军挺进纵队的,你杀了我们多少人,今天这笔帐要一起算。

张全声垂下了头,知道大意失荆州,死期到了,但还有点不甘心,又抬头问,是柯小闵把你们领来的?

韩文德说,你霸占了人家的老婆,还指望人把你当爷敬。

这时候柯小闵也进来了,他走到张全声跟前,“啪啪啪“扇了几个耳光子,张全声刚开口骂,罗大运手疾眼快,顺手从桌上扯下一团臭抹布,塞在张全声嘴里,张全声就“呜呜呜“的叫不出声了。

到后半夜,韩文德和罗大运徐良栋把张全声拉到离鬼子炮楼不远的地方,把张全声勒死,在身上挂了一张条子,汉奸的下场,后面坠的名字是,国民革命军第一挺进纵队。

柯小闵也跟着,他看着韩文德他们把张全声勒死,又把韩文德他们送到安全区,这才回来。

第二天鬼子营里炸了锅,鬼子和汉奸在各村疯狂的搜查,还把柯小闵叫去审问,

柯小闵咬死没见过张全声,鬼子没办法,把他放了,从此后,柯小闵做了韩文德这支游击分队的内线,把鬼子出行的情报送到山口前,压在一块大石头下,韩文德每天派人去取。

三个月的当中,他们在勒死汉奸队长张全声之后,又陆续活捉了作恶多端的一个皇协军小队长,一名欺男霸女的伪保长,和支队一起伏击了进山搜索的大队鬼子,吓得日伪军天一黑就不敢出炮楼了。柯小闵又给韩文德办了个良民证,只要不带武器,韩文德就可以大白天出入敌占区。

有一次,韩文德大白天想去找一位保长,身上没带枪,只带着良民证,恰巧碰见一股敌人,这股敌人正在路上巡逻。见韩文德有点形迹可疑,就把韩文德捉进了碉堡。幸亏有良民证,鬼子和伪军审问以后只把他当作普通老百姓,命他在碉堡里给伙夫帮忙担水。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