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五章 独挡一面(上)

丁老大 收藏 14 64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五章 独挡一面(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拿着康景濂司令的委任状来到前线,见到汪廉清大哥,两人紧紧拥抱,好像多年未见面的亲兄弟。

韩文德拿出了委任状让汪廉清看,汪廉清说,好,咱们兄弟终于又到一起了。

第二天,黄大队长派人来,让汪廉清带着韩文德上他哪儿去。派来的人先找到汪廉清,传达了黄大队长的口讯。

汪廉清把韩文德叫到中队部,对韩文德说,黄大队长让咱们两个立即到大队部去,说有重要事。

韩文德问,你没听说有啥重要事?

汪廉清说,可能有战斗任务了吧?

韩文德说,我不想见黄大队长的面,他上次贩银元,我挡回去了,他就打我,紧接着就把二中队调去守大脑轮二脑轮,知道那儿战斗激烈,把我派上去送死,就没有人与他作对了。

汪廉清说,总得有人去打仗呀,你不去,其他的中队小队也要去的,咱们就是来打鬼子的,还怕死。

韩文德说,我不是怕死,也不是说打仗就不对,主要是气不顺,咱们好好的打鬼子,为啥他们当官的还要走私银元?

汪廉清说,队伍上就是这样,你们十五个人去接兵,十四个人贪污,就你一个人没贪污,没办法,时间长了你慢慢就习惯了。

韩文德说,我习惯不了,贪污的事我坚决不干。

汪廉清说,像你这样子,将来如果当了官就是个清官。好了,不说了,咱们快走,如果有任务,就要赶快准备行动。

大队部设在当地一家大财东家里。两人来到大队部,勤务兵把他们引进到一个院落,只见雕梁画栋,房子盖得非常漂亮。黄大队长从里面迎出来,先与汪廉清握手,然后又与韩文德握手,很热情地把他们让进一个小厅,里面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是几个凉菜和一瓶酒。

黄大队长让他们坐,给他们两个碗里倒上酒,又让他们夹菜,然后说,今天小韩回来了,请你们两个吃顿饭,也算是给小韩兄弟压惊。听说昨天小韩差点被司令枪毙了,是不是?

韩文德吃了一口菜,说,司令是清官,咋能把我枪毙了,司令知道我没贪污,还升了我的官,成了中尉分队长。

黄大队长说,我知道小韩是个直性子人,司令正是用人的时候,怎么能把一个虎将枪毙了,以后靠谁冲锋陷阵。

汪廉清说,小韩确实是员猛将,打仗勇敢,还有文化,善动脑筋,将来一定是个好指挥官。

黄大队长说,我也看出来了,这么年轻就当了分队长,前途无量啊,将来我这大队长的位子就是你的。

韩文德听了黄大队长和汪廉清的话,肚里很舒服,就有点飘飘然,说,我就是爱打仗,我先把这个小队长当好再说。

黄大队长说,老哥上次打了你,是老哥不对,你不要计较,老哥今后再也不走私银元了,好好打仗,把鬼子打出中国。

韩文德说,这件事我早忘了,我也没怪黄大队,今后有啥大仗,难打的仗,你们就让我去打,我不怕日本鬼子。

黄大队说,就冲你这句话,老哥把这碗酒喝了。端起酒碗,像喝凉水一样,咕咚咕咚把一碗酒喝了。韩文德和汪廉清也连忙站起来,端起酒碗把面前的酒喝了。

喝完酒,汪廉清对黄大队长说,我准备让小韩队长带他们一分队到最前沿与鬼子打交道,小韩能说好几个省的话,江西话也说得好,让小韩干最合适。

黄大队长对汪廉清说,小韩今后是你一个硬臂膀,你大胆的放手让他干。

回来的路上,韩文德对汪廉清说,黄大队这个人还不错,就是有时候脾气不好,有点糊涂。

汪廉清说,咱们黄大队也是咱们游击队里最能打仗的大队。

一分队是三中队的前哨,离鬼子最近,约十里路。一分队的一班长还是韩文德的结义二哥周华银,二班长是罗大运,三班刘班长在大、二脑轮的战斗中被鬼子打死了。现在换成了一个叫董德福的山东大汉,个子大,有力气。那个爱玩牌的牌九王还在一班扛机枪。

韩文德带这天带了一个班的人到山口子侦察,熟悉情况,在山坡上见到一个种地的妇女,那妇女见到他们吓得要跑,韩文德说,别怕,我们是打鬼子的游击队,想了解一下这儿的情况。

韩文德的江西话说得很地道,那妇女听得亲切,心安下来了,他告诉韩文德,前次你们游击队的兵来这儿,被鬼子捉了好几个,口子外全是汪精卫组织的保甲,好几个炮楼,鬼子兵不少,又有皇协军和便衣队活动,你们才来人生地不熟的,最好少出去。

韩文德想起他起初随康司令进山,与张单杰在口子外扩军的事,就问那妇女,你们这儿有没有青帮的老大?

妇女说,有,我们东边村子有位陈老大就是青帮,山外有他的不少徒弟当皇协军。有的还是皇协军的官。

韩文德问明了陈老大的家,说,谢谢大嫂。

他知道青帮讲的是江湖义气,让一班长周华银带人在山坡上等他,他到村里去找陈老大。

周华银要带人跟他去保护,他说,又不打仗,一个人灵活,人多了累赘。

韩文德下山来到那妇女说的村子里,问明了陈老大的家,敲门,给他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多岁上了点年龄的人,长得清瘦,但是眉宇间有一股气势,一看就不是平庸之辈。

中年人警惕的问他有啥事?

韩文德跟张单杰学了一些江湖规矩,称那中年人为老大,开门见山地说他是中国的游击队,打鬼子的。

中年人把韩文德让进屋里,关了门,进了堂屋,递给韩文德一个水烟袋,让韩文德抽烟。

韩文德摇手说,不会抽。

他又给韩文德倒水喝,说他就是陈老大,问韩文德找他有啥事?

韩文德看过三国书和三国戏,知道刘关张三顾茅庐,才请得诸葛亮出山,成就了大业,他今天来找陈老大,就是想让陈老大帮忙,所以有点模仿戏台子上的语言,显得文绉绉的。今见你老,三生有幸,我年幼少学,初到贵地,想向你老讨教,听说你老最重义气,爱朋友。不知能不能给我指点迷途。

陈老大倒不掉文,说,都是自己人,你要问啥尽管问。

韩文德说,我想出山了解敌情,听说口子里的日本人和皇协军、便衣队厉害,有人说口子里外都有你老的徒弟,你老人家能不能以国家为重,给我指点一条明路,结交那些爱国英雄,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早日收复失地,使我国人民安居乐业,不知你老人家能否相助?

陈老大一听,双手抱拳说,好说好说,但不知官长高名上姓?

韩文德还礼,然后说,我叫韩文德,陕西人,十四岁应征入伍,今年十八岁了,担任前哨分队长。

陈老大问,你们是国民党的游击队还是共产党新四军的游击队?

韩文德说,是国民党的国军。

两人谈起国家现状,陈老大脸上出现忧伤的神色,他对韩文德说,我老伴也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了,你们打日本人也是给我报仇。家里现在只剩我一个人,靠种庄稼吃饭。因为自小爱结交朋友,现在生活困难了,常有朋友帮助我的钱粮。又对韩文德说,你如果想到山外观察情况,我可给你引见几位朋友,但恐怕你不愿意与他们打交道。他们中有不少给日本人做事,不然就在本地站不住脚,家小也难活命。他们心里也恨敌人,爱国,我是知道的。他们敢给我说实话。

韩文德说,我愿意与他们交朋友,请你老给我引见。

陈老大说,你出去要先懂几样江湖礼节、暗号,只有你见山外人叫声老大,你好,他们就会接应,就会帮助你。在汉口至九江南京,长江码头,十之八九的人都在里边,总名叫青帮。四川湖南一带是红帮,都是一家人。现在已到十三代,到学字辈为最小,帮内人人爱护,没有人敢欺负。就是闯祸,也能大事化小,不至于要命。你年轻,可以入青帮。你以国为重,自己受点委屈也不要紧。我的名子叫陈靖子,江湖朋友觉得年长几岁,叫我老大。其实我并非正牌江湖老大,现在真假之事要自己去闯,成者必真,不成者为假。你如果想出山就试试看。

韩文德回来,向汪中队长报告了与陈老大接触情况,汪廉清说,你要时刻警惕,出去要带助手。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