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十七章 子时犹豫无名氏

独孤雄 收藏 0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独孤雄和苦菜花瞬间功夫便将几十个契丹兵全部杀死,刘方满头满脸鲜血扑进独孤雄怀里又捶又打,嚎啕大哭。苦菜花冲进帐篷看见刘方手里血淋淋的匕首和野驴床前惨死的汉家女子,还有野驴那肮脏赤裸鲜血奔流的胯间,早就明白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野驴还在地上鬼哭狼嚎,独孤雄推开刘方,眼中喷火一刀砍向野驴的心口。六姐举刀架住厉声叱道:“不能这么便宜他,老娘要把他活剐了!”说罢像拖死狗一样把野驴拖出帐外。独孤雄一脚踢翻火炉,将帐篷点燃。

独孤雄拉着刘方的手就要朝外跑去,刘方挣脱独孤雄的手扑到那两个不愿受辱舔野驴的肮脏身子而被野驴杀死的汉人女子身上大哭起来,独孤雄过去拉了几次,刘方仍然不肯离去。独孤雄无法,只得去扯来一块毛毯,将两个女子的尸体裹拢在一起扛在肩膀上。再去拉刘方的手时,刘方又颠着脚避开火舌跑到帐篷角落里把被契丹兵砍飞的女子头颅拣回来,方才猫腰拽着独孤雄的衣襟一跳一跳地钻出帐篷。

此时天干物燥,独孤雄一路放火烧过来,大片的契丹兵营蔓延烧着。浓烟烈火冲天而起。契丹营里一时间狗叫马嘶,乱做一团。契丹兵大呼小叫,乱成一锅粥。有叫救小王爷者,有叫救火者,有叫保护粮草者,一时间不知听谁的好,就像没头的苍蝇,忽而向东,忽而向西。

独孤雄走出帐篷看见契丹人的狼狈样,禁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六姐将野驴的嘴像扎猪嘴一般死死扎住,不让他出声,回头见独孤雄兀自笑个不住,朝他头上煽了一巴掌骂道:“这么大人了,怎么还没有个正形,我们烧了他们的老窝,他们岂能善罢甘休?还不快逃命。”独孤雄这才止住笑声,夺过三匹马,自己抱着两具尸体上了一匹,刘方骑一匹,剩下的一匹苦菜花夹着野驴坐上去。独孤雄一马当先,绰着一杆铁枪,杀出契丹营。

走出契丹寨门抬头看时,只见楚霸王和苦菜花抢来的打白马正在不远的山坡上吃草。独孤雄于是就呼哨一声,楚霸王听见主人的声音,甩扭着脖颈蹬腾起屁股领着大白马向独孤雄他们疾驰过来。苦菜花把野驴夹在大白马上,独孤雄把裹着两个女子的毛毯绑在抢来的一匹马背上,自己翻身骑上楚霸王,于是三人就向独孤雄和苦菜花原先杀牛烧烤的雁门山疾驰而去。

走出二里远,迎面撞着一队五六百人的契丹兵。原来是正在雁门山挖宝的莲花公主远远看见自家的营盘浓烟滚滚,派他们回来救火的。为头的两个契丹带兵头目看见独孤雄,吃了一惊,因为他们已经目睹昨天独孤雄枪挑猪骨呼噜和牛骨呼噜的全过程,对独孤雄的神勇心有余悸。但是眼见莲花公主宠爱的“囚犯”逃到眼前,怎么能不闻不问?于是二人大喊一声:“贼囚哪里走?”便绰抢舞刀杀向独孤雄。

独孤雄握枪在手,拍驴上去觑准两个头目连刺两枪,两人应声落马。苦菜花嘴里“哇啦啦”高叫着张牙舞爪地乱舞双刀向剩下的五六百小兵杀去。那些契丹兵没了领头的,见独孤雄如此厉害,早就没了斗志,又见苦菜花像一头母狼一样扑过来,全都吓得灵魂出窍,一个个惊恐万状四散逃命,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独孤雄和苦菜花砍杀一阵,追出三四里,杀死百十个契丹兵,独孤雄硬把苦菜花拉回来,重新上路。要不是独孤雄阻拦,像发酒疯一样杀红了眼的苦菜花还要撵杀进契丹营里去呢。

黄昏时分,他们七弯八拐地来到了独孤雄他们原先宿营的地方。远远的独孤雄就听见大麻袋熟悉亲热的吠叫声。独孤雄惊喜道:“大麻袋还活着?我还以为它已经被铁弹子踢死,让契丹人抢去烤吃了呢。”苦菜花挖了他一眼嗔怒道:“就是大麻袋回来给我报信,我才知道你受困了呢,你真是没良心,养了这么好的狗,还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的。”独孤雄下马抱起大麻袋看时,原来昨晚铁弹子随便一抬脚便踢断了大麻袋的几根肋骨,大麻袋在重伤之下,真不知道它是怎么一路艰难地跑回这里的。独孤雄想到此处,不禁心里一热,鼻尖酸楚,把脸贴道大麻袋的耳后,留下滚滚热泪。

刘方一路都沉默不说话,下马便去把捆在马背上的女子尸体解下来。苦菜花连忙去帮她,二人抬着毛毯放在地上,刘方把毛毯慢慢摊开,苦菜花看见了两具尸体,于是骂骂咧咧道:“我还以为是金银财宝呢,人都死了,你们还扛回来干什么?”刘方瞪着苦菜花大怒道:“你心里难道只有财宝么?你的良心都叫狗吃了么?”苦菜花大怒,飞脚上去要踹刘方,独孤雄赶紧过去把苦菜花高高抱起。

刘方不理他们,自顾自掏出匕首在地上乱戳一气,然后用手扒土挖坑。独孤雄问道:“你是要把她们埋了?”刘方并不回答。独孤雄只得去帮她。苦菜花跑了半天,肚子又饿得咕咕叫,也不管他们,自己去拾柴生火烤牛肉。

独孤雄拿来自己的金枪,去溪水边选了个好地方,运足力气,把金枪往地上乱戳起来,片刻功夫,就在地上挖出一个深坑来,然后去把两个女子抱了过来。刚要放进坑去,刘方在旁边喝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就这么随随便便就把她们打发了么?”独孤雄不解道:“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去买棺材纸马,去请来和尚道士吹吹打打风光大葬?”刘方瞪了他一眼道:“即便不能风光大葬也不能委屈她们啊,这么小的地方她们两个睡在一起不挤么?”独孤雄无法,只得又去旁边挖了个坑。

独孤雄把两个女子一一抱进坑里放好,刘方从怀里拿出被野驴砍掉的头给女子恭恭敬敬安上,然后就替她擦脸,擦着擦着就大哭起来。独孤雄赶紧去把她拉上来,然后盖上土。刘方用匕首去削来两块长方形石块,再用匕首在石头上端端正正地刻上字,一块刻着:“大宋烈女子时犹豫无名氏之墓。”一块刻着:“大宋烈女丑时犹豫无名氏之墓。”独孤雄看得大惑不解,问道:“既然是无名氏,怎么又在前面加上子时犹豫、丑时犹豫?莫非子时犹豫和丑时犹豫是她们的乳名?”

刘方边把石碑插好边啜泣道:“是我害了她们,假如没有她们,埋在土里的就是我了。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的犹豫,她们也不会躺在这里了。我眼看着她们受辱丧命,却因为胆小怕死,一时间犹豫不决,才害得她们一个在子时死去,一个在丑时死去。”

独孤雄还是不解:“你昏头了吧,你被野驴劫走的时候最多也就是未时,怎么写大半夜的子时和丑时?”刘方啐了他一口骂道:“我那是比喻。是说她们一个是在我第一次犹豫的时候死去,一个是在我第二次犹豫的时候死去。好让我铭记在心,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独孤雄见她说得有道理,便闭口无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