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五章:祖国!你准备好了吗?

上林花残 收藏 0 9
导读: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五章:祖国!你准备好了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2/


“瑞年先生”走后第二天,感觉身体已经大致恢复的辛烈立即准备出院,搬回使馆。同志们得到消息,当天晚上就来了四个人负责“帮忙”。

无论辛烈怎么说,为了防止“意外”,成举和邓远山还是带了两个青年保持着军队的警戒队型,小心地拥着辛烈的轮椅绕道医院后门。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没有枪,只有血肉。

所幸的是,刺客并没有出现。五分钟后,辛烈他们看到了门口停着的挂着红黑两色国旗的黑色奔驰桥车。

司机是老黄,副驾驶上坐着辛烈的助理林维。这个刚从中央军校毕业一年的学弟一直背负着一个太子党的名声,但辛烈始终觉得,真正的太子党是不会到这片邪恶的土地上来的。因此,对这个脾气倔强的学弟一直都很提携,也赢得了对方的尊重。

“子华大哥。”林维冲自己熟悉的几个同学点了点头,看着他们钻进一辆日本很常见的黑色三菱汽车跟在使馆汽车后面,对后座的辛烈说道:“顾使前天紧急回国述职,不能来接你了。”

“嗯。”辛烈点点头,顾沛然大使是个学院派的外交官,为人和蔼可亲。很有学者风度。对辛烈也很看重。要不是临时有事,应当是会来接自己的。

“小林。”萧红素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那么紧急?”

林维苦笑,以他的级别哪里知道紧急述职的内容,即使知道了也不会说的。萧红素心中也明白,这么一问无非是确认一下机密等级而已。

转向对辛烈,说道:“你看会不会……”

辛烈摇头,望向车外。东京已经开始忙碌,普通民众们充满干劲地行走在街道上。步履匆忙而有力。回想国内,民众也是如此匆忙,但却更多的是一脸无奈和麻木。

绕过一个街口,一个商业会社的小广场上聚集了一大群日人,从车里看去似乎一个个都十分癫狂,不断地欢呼。这个人群还在不断地增加。老黄不得不放慢了车速。

一声声刺耳的叫声传进车内:

“号外!《日俄大阪新约》!宣布结成战略性联盟!”

“天皇诏:我国民当戮力同心,为属于日本崭新大时代全民努力!”

“犬养首相讲话:亚洲崛起是大日本帝国的荣光与责任!”

“半栽!半栽!”

“我皇御统传千代……”

听到这些疯狂的叫喊声和歌声,车内的四个人的眉头都结成“川”字。正宗的四川人老黄嘟囔了一句:“一群龟儿子!”

“果然来了。”闭上眼睛的辛烈心中默念了一句。

前排的林维刚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迅速拔出了新配发的共和35式手枪。萧红素抱紧了辛烈。

几个日本青年“梆梆”地敲着车窗。

“支那人!大日本要从传统上取代你们了!”一个青年得意地趴在车窗上冲里面的人大叫。

林维脸色变得很难看,嘴唇颤抖着。恨不得一枪毙了这狗日的。

辛烈睁开眼睛,用日语对外面的人的问道:“有今天的《鲜明日本》吗?”

“有!”那几个日本人似乎没想到辛烈的反应。呆了呆才反应过来,拿出一份红黑套印的报纸。

林维摇开车窗,接过日人手中的报纸,递给那人一张五元面值的日圆。那人却迅速退后一步,鞠了一躬,叫道:“诸位如此重视日本的声音,是值得尊重的!日本全国必定不会辜负亚洲人民!”

说完,一转身又挤到人群里去叫嚣了。他的几个同伴也草草鞠躬,跟了上去。

车内的人顿时哭笑不得。

“子华大哥,你干吗非看这军国主义报纸!弄得大家尴尬!”林维有些恼火地把报纸递给辛烈。

这簇疯狂的人群渐渐消失在车窗外,但新的人群又出现在前方,同样的叫嚣,同样的癫狂。林维几乎把牙齿都咬碎了。眼看大使馆就要到了,他忍不住大声叫道:“我要回国!回到野战部队去!”

辛烈把报纸递给红素。他已经基本读完了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日俄大阪新约》以及相关的鼓动报道。

拍了拍前座的学弟,辛烈沉声说道:“麻烦你让叶伯父帮忙走动一下,我也要回国。”

林维听了一呆,随即满脸喜色,连连点头,说道:“到时候我还跟着子华大哥!”

听了两人的对话,旁边的萧红素一脸忧郁,她知道,有些事情始终是要发生的。浪潮总归要代替暗涌,之前的平静只是这个大时代的表象而已。

回到大使馆,幸好这幢三层的建筑外面还没有人像1922年那样扔石头,而里面已经是忙作一团。无数消息稍作整理就发往国内,工作人员们穿梭在过道中,忙碌不已。看到辛烈回来也只是招呼一声就匆匆而过。

“你是什么时候得到消息的?”被红素推着的辛烈问林维。

林维脸色微红,惭愧地说道:“就是刚才的路上。”

辛烈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叹了口气。他一路上都在埋怨自己,要是自己早点分析出情况,或许还可以更早地提醒一下国内。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是苛责,毕竟他担任驻日武官仅仅才一年半而已。

林维拉住一个工作人员问道:“老卫,丁参赞在哪里?”

叫老卫的中年工作人员露出一丝奇怪的神色,迟疑地看了看林维,可能是顾及对方太子党的身份,最后还是说了实话:“在打越洋电话。”

林维呆住了,放开了老卫,对方立即逃也似的走开了。

越洋电话?说什么是摆明了的。外交条例上分明写着,公事汇报不得使用电话以避免窃听。只有绝对的私事才可以在有旁人的情况下申请进行越洋通话。而这个时候说私事,用膝盖想都知道是在走关系托门路了,至于为什么……还用得着讲吗?丁氏委琐是人所共知的,却想不到还无耻至斯!

“混帐!”林维跺了跺脚,恨声说道:“这些忙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都是在找出路!”

辛烈没有安慰眼前的青年,这些人是外交官,是一个国家的精英啊!精英尚且如此……辛烈迷茫了,或许自己更适合生活在戴辛的梦里。一个被打痛了,发展起来还能记得痛的中国。可是,那只是被打痛了以后。

在那个时空里,中国人民曾经蒙受了日本野兽长达百个世纪的践踏与侮辱,热血的殷红成为了1937-1945年中国土地上的主色。在戴辛看来,在那场浩劫里民众一开始依旧是麻木者居多,长期以来“换个主子照样交皇粮”的思维依旧存在于广大凋敝的农村和城市。直到日本人的兽性显现出来了,大家才恐惧才警惕才真正的起来反抗。但即使是这样,还是有那么些人选择屈辱,选择做正宗的“支那人”。有的是为了做二狗子的权力,成了汉奸。可更多的呢?恐怕还是想着保命要紧,他们既不敢帮助抗日义士,也不做汉奸,任由日本人踢打嘲笑。只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反抗的人都死完了,奴隶也就做定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中国最无耻的名言之一,偏有那么多人奉若至理。于是,一段段扭曲而可耻的历史就这样诞生了:

蒙古人来了,他们怕屠城,大家跪在城门口等投降,要是遇见“想拖大伙一起死”的愚忠者,杀了再踩上两脚。这样,新主子就会高兴了,不杀大家了。做四等人做钞户是苦点,可是好赖还活着。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后世居然还有人把这段屈辱的沦陷史称为民族团结共同繁荣的空前时代……

鞑子来了,他们还是怕屠城,而且听说鞑子似乎也是信圣人的。换套衣裳,留条马尾巴而已,碍着什么了?读书的老爷们都降了,大伙还拼个什么劲?年成好点,能有个半饱,用白米白面养活满人也不算什么,谁让他们是“皇上”的亲戚呢?

红毛来了,听说是会吸血的,还吃童男童女,大伙害怕了。但后来一看,他们只是杀了人不交官府而已,听说只求点大清朝的银子。这就好了,中华之物力是大得很的,只要与国都欢心了,洋炮就砸不到咱头上。再说,洋货也确实是好,印度的烟土味道都要正些。

日本人来了,个个三八大盖,刺刀雪亮,“引刀成一快”的那位副总裁都降了,咱普通的老百姓能做什么?只要不破坏“大东亚共荣”,日本人也不至于赶尽杀绝,都杀光了,谁给他们粮食,谁给他们下矿?再说,原来那个政府,怕是比日本人好不到哪里去。亡国灭种是不会的,有人反抗着呢,重庆、延安,等他们收复了国土再说吧。兔子尾巴虽说长不了,但可别叫兔子咬着……

对比来说,辛烈所在时空还算是好的,大家知道卖国可耻,知道中华的荣光。但真正开战了,又怕自己的家园被毁,只要不丢了本土,大家还是都想着尽快谈判。于是,尽管参加了世界大战,中国本土除了华北、东北的局部还没经历过全面战争的洗礼。只是一再放弃周边的权利,中国的战略空间一再被压缩。而且,赔款似乎无伤大雅?

进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辛烈没有心思以戴辛的目光来欣赏屋内的布置。一直在回想,比较着两个时空的历史。窗外,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阴沉沉的,怕是要下雨了。

“打雷了,下雨了,快收衣服啊!”一句奇怪的台词忽然在辛烈脑海里漂过。或许是戴辛看过的电影吧?

要下雨了,衣服收好了吗?窗户关紧没有?

祖国,你准备好了吗?

…………

萧红素拿着热毛巾走进房间,却发现辛烈闭着眼睛,从侧面看过去,牙根被紧紧咬着。红素没有走上前去,却慢慢地退出了房间。掩好门,在眼眶里滚动许久的泪珠一下子就砸在了红木地板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