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52节 虎跃作战-之汀州搞笑战

不笑生 收藏 0 13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52节 虎跃作战-之汀州搞笑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神州历1647年9月13日满天无云,风和日丽的天气实在是使人容易兴致盎然。可是金声桓坐在了他的帅座之上,手上千里镜望向汀州城头,气得浑身直抖。

汀州城被这几天连续的炮轰之后原本平整的屋顶样式城墙顶端已经是千创百孔,此里那儿挂着一幅大大的布幔上写了打油诗一首,上书“笨蛋金声桓,炮击汀州城。轰得两三日,得来全无功!”

金声桓心里大骂:“什么玩艺,姜正希这狗贼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无聊!”手中令旗猛挥:“开炮,攻城与我拿下姜正希那狗头者赏白银万两!”

身旁在座诸将个个大气不出,一个个心中均想“这汀州总兵敢是疯了不成,大军到处不开城投降,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真真是不怕死的紧!”

大炮轰响处,一枚枚圆形的铁弹和开花炮弹呼啸着,拖着不祥的象征着死亡的尾音扑向城墙。

姜正希和房远亭两个神情自若站在城门楼上,明军的士气还算稳固,他们只是想不明白,那个被姜勇称为“王湿长”的家伙敢是脑子有病不成,皇家第一师现在踪影还没见,这里拖得一天是一天,他怎么一到此处就激金声桓来攻城,而且这手段太也儿戏。

姜勇的手下,他们的任务更为古怪,他们得骑着自行车,拿着三眼铳专门游走在汀州的大街小巷之间,一但哪里发现落地还在冒烟的开花炮弹就施放一声三眼铳,士兵们都疑惑不解,唯独姜勇知道这个怪命令的原因。

王德仁的意思是要拖住金声桓,他的开花弹要是用不成,老家伙搞不好就跑了,所以要让他以为开花弹还可以用,而王德仁昨夜潜入火药库,却把近万枚开花弹里面的引信和火药接触的地方给塞进去一段准备好的木片,所以开花弹是不会开花的,至于实心炮弹,它打着人的机率,小过彗星撞地球。

金声桓虽然生气,还是本着老习惯,大战前吃得一饱,这样即便打个一整天下来他也不会再进食,省得耽误工夫。将军们一个个正襟危坐,心中打着小鼓,心中担心大帅的第一去令箭就选中自己,冲到汀州城头送死,没见这会城头处虽然千创百孔,可也没破个足以钻进去个人的地方。这会登城实在与送死没什么区别。

金声桓看着手下一个个面如土色,心中骂了一句“窝囊废”,唯一心中思念的就是王得仁那个莽汉,此人实在是胆色无双。不过令还是要下的,手中拿起一支令箭道:“高总兵听令,着你率两万步兵攻打西门,……攻东门……攻南门……攻……”一时金声桓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就在今天……他抬起眼睛望着汀州城内开花弹“爆起”的一团团烟雾,仿佛已经看见自己踏在城头指点江山的……哎哟?哎哟!不对肚子痛,而且是越来越痛,扭着劲的痛。

一个个将官到底比金声桓年轻些将官还待上前搀扶大帅,才一动步子,忽然……哎呀……肚子痛越来越痛,扭着劲的痛。和金声桓一起吃了战饭的几个总兵副将一个个肚色俱都不好起来。金声桓实在是忍不住了,人有急事顾不得那么多了!扔下几个军官自己前往茅厕。

身后跟着的是一个个将官,那队伍叫整齐。无一个例外的是一个个捂住肚子,迈动小步,扭将起来有如大姑娘一般那么好看。一旁站立护卫的亲兵卫士看着大帅和大人们一个个全没了往日的风度,很没风度的扭向茅厕一个个想笑,只是没那个胆量,只好牢牢忍住。大家脸上肌肉均一齐抖动,好似突然集体抽风一般。

谁知到了茅厕,更大的问题出现了,一个个茅厕已然先被早早偷吃了大帅早饭的那些厨子占领,这可如何是好!

如此,攻城之事只好暂缓。城头上的姜正希和房远亭两个还纳闷呢!这金声桓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拉开这么大架势他就是不攻呢!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疑惑的摇摇头!姜勇在一旁看着,估计是师长的孬点子起作用了,一边笑着一边向两人解释。两人对视一眼,均一齐摇头,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位“湿长”。能潜进敌营算得上是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的勇士,可是下什么巴豆,干脆毒杀算了。

当金声桓在亲兵的掺扶之下,再次来到帅座前,短短时间里他完全变了。仿佛突然之间生了一场大病一般,脸色带着腊色,眼窝也内陷了许多,甚至那胡子看起来都失去了光泽。好在这时的太阳已然不再是清晨时那般清凉,多少给身上阵阵发冷的金声桓带来点活力。

正在这时城头之上出现了更加气人的事情,那条大的横幅收了,可是居然出现了更加气人的事情。

“声桓、声桓,不中用,手中空有十万兵,面对坚城是蠕虫!声桓、声桓……”

全城数万军民一齐呐喊,声音直冲去宵,其势可想而知!才拉得腹中空空金声桓虚火暴起,直攻心头。手下从军兵从早起站好队形,只待鼓声一响就向城头冲杀,可这站了快一个时辰,大帅硬是没动静。有人还叹大帅好涵养,面对如此条幅居然没有动气。当然大帅一直坐在茅厕之事自然又有好事之徒四处传播,直闹得谣言四起。谁知这会又被城内千万人的齐声呼喊,人人似被人当面唾在脸上,如非万不得已,谁愿意剃发留辫子,做那数典忘宗之人,此时清军的士气就可想而知了。

而这时,城头之上的姜正希和房远亭已经不摇头了。因为今早上摇的次数实在太多,再摇下去脑袋非出问题不可。姜正希感到欣慰的是,站在城头指挥若定的儿子已然有了将军风范。可是转念一想跟着这样的“湿长”能学个什么样子实在是一个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