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出了章府,李元度长长的吐了口气。此时的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之时,李元度心中一松向身边几位亲兵道:“几位弟兄,天色已晚,我们是不是去酒楼之中吃了饭再回去。”

哪想到,领头的亲兵队长道:“大人,咱们还是回去吧,如若夫人等得急了却是不好。”

李元度道:“如此甚好。”

待骑到马上,心中这才松了一松叹道:“也怨不得别人如此对待自己!”王德仁昨日已经去了,在他离开前,自己按要求只除了见过神州军的两上扫地仆人,其余的人全都放假回家去了,当天一个连的神州军驻进了他的府坻,隐于其中,他的家人包括他自己都在神州军士兵的“保护之中”。他是一丝一毫也不敢乱动,自己死了事小,可是看神州军这伙兵士们公事公办的模样,自己有一点异动只怕转眼就一家人齐向黄泉路上去了。

好在这伙士兵并不搔扰自己家人,包括跟着自己在外面的这几个士兵,并没有什么为难自己的举动,这使他一直悬起来的心放下不少。在心安下的同时,他也不禁佩服了黄固的胆大。据他所知,闽地那儿也就一个新军,被称为什么皇家第一师,模样大约和这些神州军差不多,可是他黄固的胆子也忒大了。凭他那么些人对付金提督,哦,不金声桓也就可以得很了,可是他居然要所长沙三王的近三十万人马给诱来决战。我的天啊!这个黄固敢是疯了不成!那可是三十万正经的八旗精兵!

感叹了一下,再回头想想,也对,他不满一万就跟十万清军叫真,如果这样说起来,加上三王的兵,清军这边只怕也就是不到五十万吧,那他不就有四万人马么!真要那样,只怕将来他来了这里可还会用用我这儿的兵呢,说不定借着这件事或许还能转寰!

想到这儿他不禁又高兴起来,悄悄斜着眼瞅了一眼跟着自己的十个卫兵,一个个几乎目不斜视,身体挺得板正,步伐整齐连手臂挥动的模样都那么相似,可是从他们按着刀柄的手看得出来,这些人随时都保持着警觉,只怕一言不和就会痛下杀手。这样的兵,在那个为将的人眼中都是好样的。想到这李元度心里不知哪里又来了些得意,心道:“不知道的还道自己的兵练得有多好呢!”

反观城里,来来往往的那些留着辫子的兵丁们,一个个看上去虽是横眉立目凶恶难当,只是不知他们面对自己身旁这几个浑身透着杀气的兵士们又当如何!看着这些昔日的明军、闯军借着落日的余晖看他们的眼中浑浊的、无神的、散乱的……李元度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心。

神州历1667年9月8日,金声桓终于率他的十万大军来到了汀州城外十里之处。才一扎好营盘,他就带着手下将官来到营外高坡之上,用千里镜向汀州城遥遥望去。

汀州城在清晨的霞光里面,在背后的红云衬托下它的身躯显得竟是那样的雄浑那样的坚实。令金声桓吃惊的是,亲眼看着这汀州城比之他在别人口中听到的描述,还要来的震憾。

它不似普通城池那般,城头上飘扬旌旗,来回巡逻的兵士们一排一队队来来往往。它有的只是伫立在这朝霞之中,冷峻的身影雄立于这大地之上,绿色的斜板给人的感觉列仿佛一道不可逾越的山梁,来到它的面前你必须放下架子,乖乖的仰视于它,不然它定然会扑将过来,压下去让你粉身碎骨才肯罢休。

看了半晌一声不响的放下千里镜,回头看着肃立在身后的将官们,他缓而低沉的说:“诸位,你们看清楚,上次咱们南征就是被阻在这汀州城下,多家区区四万多兵马就让我们十万大军驻足不前,诸位今晚回去还要好好想想,看咱们如何破了这汀州城。”

身后诸将一起躬身控背“谨尊台命!”

正在这时,大营之中再次传来不祥的哨声音。

“敌袭!”跟在身后的众将听了这样的喊声都稍稍有些惊慌。

“慌什么!”金声桓瞪了一眼身后的众将官,“回营!”

姜勇带着警卫员,来到驻地附近一个小山头上的观察哨。他的营基本丧失了战斗力,阻滞战中,阵亡342名士兵、受伤186名,现在他的营和乔的营合在一起不到一千人。说起来他十分感谢岳效飞对他的信任,虽然一个营在自己的带领下任亡达到了三分之二,可是这一个增援的外籍佣兵的营依然由他指挥,内心里不禁暗下决心一定打好这一伏不给岳效飞丢脸。

小平原上清军的大营附近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和迫击炮射击的声音。接着大营之中传来一阵阵爆炸声,甚至惊醒了傍晚已投入林中的鸟儿们。通过望远镜,姜勇看得清楚,那些奉命袭扰的佣兵们不但按命令攻击了大营,看样子还攻击了清军的巡逻队,步枪射击的火光甚至在这儿也看得清清楚楚。

姜勇摇了摇头“这些洋鬼子,打仗也还算勇敢,就是太过贪心,每次不干个满载而归就不算完!就他们这大队的车马回来,还不把清兵的马队引来。”

姜勇的眼睛并没有离开望远镜,在黑暗之中,步枪射击的闪光往往可以照亮好大一片天空,说起来夜袭步枪的效果比弩弓要稍差一点点,毕竟黑夜之中无声的武器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传我命令,全军集合,准备转移。另外告诉李长祥,他的战车连进行作战准备。”

“是”通讯排排长应了声,迅速通过战场通讯系统传达消息。

“敌进我退……这十六个字也不知道是谁总结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