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春节之前两周以及从年初四到现在,我们奉命担负火车站的春运执勤任务,所谓执勤,无非是“疏导人流、驻点防控”两项主要任务,年前负责18点至24点的火车站广场勤务,年后负责广场外围24小时的勤务,任务不是很重,就是得不到休息,人比较疲乏。但是短短几周的执勤,却看到一些怪现象,与大家分享。

怪现象之一:只向武警求助。年前一个晚上,我和一名哨兵在广场巡逻,被一个长的很漂亮但是满脸焦急得靓女拦住,请求我们帮忙,原来她的老父亲心脏病发,我们马上赶到老人家发病的地方,看到老人家坐在地上捂住心脏,满头大汗,一脸痛苦。我立刻呼叫卫生员,拿水、喂药……足足守了一个小时,待老人病情缓解后,找来一辆轮椅,又帮忙一直送上火车并且找来列车长,假意说这是首长的亲戚,身体不好,要求列车上的医护人员务必照顾好老人家。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们又拒绝了靓女要求留下电话以便日后感谢的要求,才离开父女俩。在救护期间,一名警察就站在老人家对面五米的地方,只是象征性的过来看看,什么忙也没有帮上。我也问过那个女孩为什么不向警察求助,靓女无奈的说:“向他们问路都不给好脸色,还是算了”……照顾老人的时候,女孩也提到98抗洪的事情(她们一家是湖北的,98年也曾受到洪水影响),提起当时抗洪的解放军以及武警。

得出的思考:可能长时间的执勤警察们都比较累了,影响了他们的情绪,相比之下,武警毕竟是武装力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那里摆着,所以老百姓心里觉得还是穿军装的人比较可靠。

怪现象之二:车站门口问乘车的地方。这一点尤其在年后特别突出,过完年后大量务工人员返城,其中也有大量第一次来的老百姓。他们买了汽车票,来到车站门口,看到执勤武警、警察、车站工作人员,几乎不约而同的向武警询问到哪里坐车,我们的战士总是耐心的予以答复,还是语言加手势那种。如果老百姓问到其他人,得到的通常是一句“那边!”那边是哪边?于是又过来问武警直到得到满意的答复。很多人即使知道候车室还是要过来问一下予以确认。在各个车站门口那几组哨兵执勤下来,水都能喝掉一壶。

得出的思考:武警的服务态度普遍比较好;相比之下初到一地的老百姓总是比较信赖军队。

怪现象之三:报案三个小时得不到受理。两天前,两个学生的行李被偷,里面有一部手机,对方打电话要求失主用一千块换回行李,后来又提高到两千元。两个学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找到执勤武警报案,由于我们没有这方面的权利,于是带他俩到行李被盗所在地派出所报案。这是晚上八点多的事情。到了夜里近零点,我们又碰到这两个学生,还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原来他们跑了附近三个派出所,都得不到受理,原因只有一个:小偷要求钱物交换的地点不在他们的辖区。实际上交换地点就在其中一个派出所辖区边上。还是因为职能任务的原因,尽管我们觉得不合理也无法施以援手。

得出的思考:警察内部分工非常严格;那两学生会对警察以及武警失去信心(这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

以上几件事情是真实经历,我到现在还为没有告诉那个湖北靓女电话而懊恼不已,没有贬低他人的意思,只是感到有点想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