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五卷 永恒的月光 第二十章 柳暗花明

sjw39890 收藏 0 0
导读:珍惜,以爱的名义 第五卷 永恒的月光 第二十章 柳暗花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56/


一、

汽车在一条塘石路(云贵一带的方言,指由像水底冲刷得光滑的石头垒筑而成的道路)上颠簸前行。天已经渐渐的黑了,车里连凌辕一共坐了5个人。除了先前喝啤酒的三人外,司机是一个剃了光头,穿着迷彩背心的大汉。紧身的背心让他的腱子肉更加的突出,裸露的皮肤龙飞凤舞的布满了纹身,让凌辕想起水浒传里面的九纹龙。自己座位的下面放了个弹药箱,上面的英文只有USA是凌辕明白的,不知道里面是手榴弹还是其他更恐怖的杀人武器。脚没有放处只好踩在弹药箱上。

同行的几人都在呼呼大睡,而在房间里老是指挥着彪哥的精明汉子此时戴了个墨镜,看不出他是不是睡着了。整个车厢里杀气腾腾,除了发动机的声音外在无别的响动,让人觉得及其压抑。

凌辕很想知道这伙人与阿华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他试图向彪哥探听,却被彪哥不耐烦的阻止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凌辕现在只想快些到达目的地见到阿华一切就好了。

彪哥说的不错,大约5个小时汽车冲进一个典型的东南亚丛林营地。门口的卫兵头戴钢盔,手持AK47,见到凌辕他们的车马上立正敬礼。看来这车上还有个营地的大佬。

车停了下来,众人也不说话就下了车。放眼望去这个营地规模庞大,在夜色下居然看不到边际,竹楼和帐篷也是遍布整个营区,估计能容纳两三千人。彪哥看看凌辕说你跟我来,然后径自朝着营地中间的一排两层竹屋走去。凌辕亦步亦趋的跟在彪哥后面进了竹屋,屋里没人,布置说不上简陋但也及其简朴。彪哥让凌辕坐下等会,自己向外走去。刚到门边,彪哥停下脚步,回头对凌辕说我不知道你是阿华的什么人,但大家都是中国人,我和陈老板也是朋友。我只想说一句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有机会就离开吧。“彪哥——”凌辕刚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彪哥马上打断了他:“我说这些已经不应该了,我只是看你不是道上的,不要害了自己。”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竹屋,把凌辕一个人扔在里面冥思苦想还是一头雾水。

约摸过了半小时彪哥回来了,对凌辕说你把阿华给的胸章拿来,阿华不见到胸章是不会见你的。凌辕把胸章拿给彪哥,彪哥也不答话接过又转身走了。

凌辕觉得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彪哥的话有点不正常,而阿华为什么不见自己?按理说听见自己的名字他就应该出来见面啊?难道他已经忘了自己?是自己太过想当然,当年西贡一面之缘虽说认识比较特别但对于他们这种在刀刃上舔血的人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忘了也是正常的。

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见汽车的声音,接着安静下来。门口传来脚步声,凌辕抬起头看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大哥,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来者正是阿华。几年不见阿华依然是那么英武,身上的骠悍之气丝毫未减却更多了一份稳健中隐发的霸气。

“阿华——”凌辕站了起来,一时激动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虽说只是一面之缘,但这一个月来把投奔阿华当作唯一的出路,这一路的经历对凌辕来说殊为不易。此时乍一见阿华真的站在面前,凌辕心中的感觉真是五味杂陈无法言表。

阿华走上前双手搭在凌辕肩头上:“大哥,咱们兄弟见面就好。你先坐一会,我去找他们吴司令商量点事,晚点我们在好好叙叙。”说完又拍了拍凌辕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短暂的激动后凌辕已经平静下来。看着阿华的背影不禁感叹,有些人看上去就是天生的霸主,像阿华,当年在西贡初见也是走投无路,虽然形容憔悴污浊不堪但骨子里透出的那股子气势却是让凌辕记忆犹新。刚才一见,阿华身穿迷彩服脚蹬战斗靴,腰间挂了只手枪,其实装扮与门口站岗的士兵也大致一样,可穿在他身上却绝对耳目一新。而站在门口没进来的两个随从更让人觉得是真正精锐的士兵。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神于内而形于外吧。

二、

过了许久,阿华回来了。

“大哥,我们走吧。”说着帮凌辕提起了包。

凌辕站了起来问:“你不是在这里吗?还要去哪儿?”

阿华呵呵一笑:“大哥,这里是一个朋友的营地,他们带你来找我,现在咱们得回去了。”

凌辕见状也不好多问,跟着阿华走了出去。

门外场地上停着一辆敞篷的美式军用吉普,车门上居然还有国军的“青天白日”军徽,看来也是有些年限了。但车况好像还不错。凌辕心想这恐怕不会是解放前的车吧,也许是阿华他们后来喷涂的徽标。

阿华回头向着竹屋挥了挥手。夜色太模糊看不太清楚,在竹楼门口的昏暗灯光下只看得见有四五个人站在竹楼二层的走廊上送行。为首一人打扮与众不同,穿了一套浅色的笔挺西服,在这种环境下显得极为怪异。在他身边是彪哥和精瘦汉子,其他两人凌辕没有见过。

一行4人上了吉普车,阿华亲自驾驶,一个“亨特式”起步汽车咆哮着冲出营地。

一路上凌辕好像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而阿华似乎极为专注的驾驶,只叫凌辕先休息一下,到了营地再聊就不再说话了。差不多一小时,穿过一片茂密的橡胶林终于到了阿华他们的营地。这个营地比刚才吴司令的营地小了很多但建筑与布局大同小异。最特别的是这个营地里居然有妇女和小孩在场地上借着皎洁的月光和昏暗的灯光嬉戏纳凉,在原本生硬冷酷的气氛里注入了一丝温情。而站岗的士兵精神饱满,站姿端正,看上去训练有素。刚才吴司令的兵让人觉得骠悍,但现在一对比才感觉出兵与匪的区别,虽然他们都同样不被国际社会接受和认可。真是什么人带什么兵啊。

车刚停下,一群孩子围了上来,喊着德温叔叔有没有给我们带巧克力。阿华笑眯眯的下车抱起一个小女孩亲了一下,然后对孩子们说今天德温叔叔是去外面做事。等下次进城一定给你们带,但你们要听阿妈的话啊。然后对着小女孩说:“钦温好不好啊?”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德温叔叔我最听话了,不信你问我阿妈。阿华捏捏她胖乎乎的小脸说德温叔叔当然相信了,然后放下孩子说好了,叔叔还有事,你们去玩吧。孩子们一哄而散自己游戏去了。

凌辕站在阿华身边,看着快乐嬉戏的孩子们问阿华你怎么叫德温了?阿华笑笑说在缅甸得有个缅甸名字啊,入乡随俗嘛。凌辕恍然大悟,难怪别人都不知道阿华呢。

“大哥,别愣着啊,我带你去看看房间。”阿华拿起包叫上凌辕就走。进了房间,阿华说因为时间比较匆忙没来得及准备新房间,今晚大哥就先睡我的房间吧。凌辕看看是个单人床问那你睡哪儿?阿华说在这里大哥还担心我没地方睡啊,我今晚先去客房睡一宿啦。凌辕说有客房啊,那我睡客房就行了啊。阿华说那不行,怎么能让大哥你睡客房。凌辕见阿华这样坚持也就不再勉强。

凌辕打开包拿出衣服把被汗水浸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现在已经有点硬梆梆的衣服换了下来,一边换一边问阿华:“怎么那些孩子都说国语啊?”

“他们都是些中国孩子,我给他们请了个大陆过来的学生当老师。不敢忘本啊”阿华说着递了包烟过来,凌辕一看竟是“红塔山”。阿华说大哥我这里最好的烟只有这个了,还是我留了一年舍不得抽的。你将就抽吧。阿华不知道现在“红塔山”对凌辕已经是难得的奢侈品了。

“大哥你自己休息会,我今天还有点急事不能陪你,明天我一定好好给大哥接风。”阿华起身要走。

“阿华”凌辕叫住刚要跨出门槛的阿华:“你没事吧?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阿华回过身看看凌辕:“大哥,真没什么大事,只是不巧今天刚好要讨论一下孩子上学的问题。已经拖了一段时间了,我不好意思再拖。”

“没什么事最好,但你要认我这个大哥有事可别瞒着我啊”凌辕始终觉得阿华有些不对,像是在隐瞒着什么。

“好了,大哥,真没事。你休息吧,不然明天怎么带你参观我们的营地啊。”阿华说完离开了房间。

凌辕听见外面有人来来往往,有些嘈杂。刚想出去看看有两个女孩提了几桶热水进来给洗手间里的大沐桶加足了热水,然后给凌辕拿了香皂毛巾,刚要走被凌辕叫住。凌辕问为什么外面会那么吵,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女孩对视了一眼说好像是德温大哥叫大家开会呢。说完就跑了出去。

凌辕一听是开会也没多想,赶忙洗了个澡,上床休息。一天的颠簸,他确实有些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