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一节:山村夜话(2)

醉长生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突地,白少鱼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吓了白少虎和母亲一跳:“我也要去当兵!”

“什么?”母亲和白少虎都顿住了手里的碗筷,异口同声道:“不行!”

“为什么?病猫说要去当兵时你们都是非常同意的啊?”

白少虎皱眉道:“哥哥是男人,男人扛枪打仗是应该的,女孩子当什么兵?”

白少鱼正色道:“病猫怎么知道我去当兵不是为了国家为了老百姓?女兵是少,女军医应该不少吧?”

一句话说得母亲和白少虎都楞了神,正待反驳时大门外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在这冬天的山里是不会有客人来拜访的,“是爸爸回来了。”白少鱼跳着就去打开了大门,“爸~~~”白少鱼娇笑着扑在一个满身雪花魁梧的身影身上。“呵呵呵”魁梧的身影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一边试图摆脱白少鱼如章鱼般七手八脚的纠缠。“爸~~~”一个几年没听过的声音让魁梧的父亲楞在了那里,“虎子!?你回来了!?”

“是啊。”白少虎走过去轻轻的接过了父亲肩上的猎枪和几只猎物,望着父亲头上的斑斑华发和皱纹,眼圈红了,“爸~~~你老了……”

“是啊,傻虎子,爸50多了,当然老了。”父亲打量着眼前几年没见的儿子,含着泪花说道:“虎子长得比我还高了,也壮多了。”使劲的捏着白少虎的胳膊摇晃着,仿佛要把这几年的思念都融化在着这双手上。父亲擦了擦眼睛,叫道:“老伴,把我那老酒拿出来,我要和儿子喝上一杯!”

……

酒酣耳热的父子俩还在桌旁你一盏我一盏的喝着,母亲还在忙着把一块块的肉和青菜放入锅里给父子俩人做下酒菜,白少鱼就坐在桌旁两手撑着下巴笑呵呵的看着舌头都快大了的父亲和哥哥。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战争还没结束,部队伤亡太大,撤下来在后方在休整,我才能请到假,而且也只请到了7天的探亲假,扣去来回的车程,后天就该走了。”

“嗯,家里有我呢,为了帝国的国土,男儿汉就应该早赴边疆。不过啊虎子,前几天我去随洲城里卖皮货的时候,听见外面什么共和党什么的闹得挺凶的,到处帖着通缉共和党人的通缉令,是不是帝国又要有内乱了?”

“共和党?这不就是造反的乱党嘛?”白少虎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什么党派,近年来帝国领土内确实是民运运动此起彼伏,首先是殖民地和附属国家爆发了几起大的农民暴动,被帝国的飞龙兵团镇压后,各个地下党派组织丛生,有些党派的名字白少虎也听说过,不过这个共和党到是第一次听说。“不知道,我是野战军。军人不过问政治,就算管也应该是廷卫军管的事。”

“我知道啊。”一直没说话的白少鱼笑嘻嘻的插嘴道。

“你小姑娘家的知道?嗯,那就说说。”父亲饶有兴趣的说道。

“共和党是帝国本土内新进发起进发起的一个革命党,这个党派挺神秘的,在农民,工人和学生中现在都有组织了,可是被帝国抓到的共和党人却是很少,就算是抓到了,那些共和党人也真是有骨气,受尽了刑也是只字不吐,我上次就在中京的郊外看见过一次对共和党人的行刑,那只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听说是共和党在中京的一个重要组织成员,光着上身,看见他身上受刑的伤痕,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受得了的。在刽子手砍他头之前还是大骂帝国的统治民不聊生,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里,最后还喊着解放人民,打倒万恶的帝国统治,民主共和万岁的口号才就义的……”白少鱼的眸子里深深的透出一丝悲愤与哀伤。

“这才是真正为了咱们老百姓的英雄啊……”父亲感慨的举起了酒盏一饮而尽。

“革命……就义……?”白少虎的眼睛跳了一下,“这些词可不能乱用,尤其是用在那些乱党身上,被廷卫军听见了不是什么好事,你继续说”

白少鱼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继续说道:“共和党的纲领大至是推翻皇帝陛下的统治,打倒那些贪官污吏,实现民主共和。将我们老百姓从帝制统治下……”

“等等。”白少虎狐疑的打断了她的话,“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白少鱼明白白少虎的疑虑,笑了笑,“我毕业后都在中京找工作嘛,没找到工作时听见这些也不奇怪呀,我在学校时都知道了。”

“是么……?”白少虎看着白少鱼的笑容,怎么看也不像是他记忆里妹妹那么天真的笑容,尽管还是那么娇憨可爱,但仿佛这里面还有些别的东西,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有个可怕的念头在他脑里一闪而过,但是他没有去想,不,应该说是他不敢去想才对。

“哦,爸,我想和你们都商量一下,我想去当兵。”白少鱼突然转开了话题,直接说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你也想当兵?哈哈哈哈。”父亲乐得笑不可支,“你能当什么兵?”

“我怎么不能当兵?我学的医科,在军队里不是有许多的女军医和女医护兵嘛?而且我学的是外科救护,平民百姓那有那么多外伤的?在野战军医院里正好能用得上,要知道部队里好多伤兵都是不能及时包扎止血才牺牲的呢,我要救人,不能让那么多的人白白的死在缺少医生的情况下。病猫你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你说是不是?”白少鱼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整个儿一现代版南丁格尔。

“不不不~~~”父亲止不住笑,“战场上可不是好玩的,你一女孩子家的去反正不行。”

“不是的,爸。”白少鱼还没来得及发表演讲,白少虎已经先她一步帮她劝起了父亲,“我今天下午才回来,和鱼儿谈了点,她以中京医科大学外科第二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却在中京找不到能让她进去工作的医院。反正部队里也是缺少军医,她想去军队就让她试试也好,没准军部还不收呢。现在社会上到处乱党丛生,治安也不好,鱼儿要是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安全,要是~~~被社会上的那些坏人教会了可不得了。军队里戒备严密,什么人也进不去,何况还有我呢~~~我会看着她的。是吧,鱼儿?”白少虎开始几句话是在劝着父亲,最后几句话却是明摆着对白少鱼说的。白少鱼机灵百变,可比她哥哥强多了,听出了他意思里的点异样,笑了笑没接他茬。

父亲母亲有点意外,态度应该是最坚决反对的白少虎怎么会一反常态的帮起白少鱼来?父亲奇怪的问道:“鱼儿,你那么好的成绩怎么会找不到工作的?”

“嗨。”白少鱼一副被陷害的样子,“还不都是中京的高官子弟太多了呗,现在什么行业都不景气,尤其是医院这样的铁饭碗就更是吃香了。我的成绩再好也没用,医院的那些职位都是替那些有权势的人的子弟留着的。”

“也是,如今这世道……”父亲又喝了一盏老酒,白少虎也赶紧替父亲满上。

“想去就让她试试去吧,有虎子这个帝国英雄照看着呢,你说呢,老伴?”父亲望着母亲,想知道她的态度。母亲是个贤惠的家庭妇女,从来也没个什么大主意,见丈夫和儿子都同意了,也就说道:“那行吧,不过虎子,你可千万别让鱼儿上前线去啊?”

白少鱼也在紧张的等着母亲的态度,见母亲也同意了,立时一声尖叫:“妈~~~”向着母亲怀里钻去,又施展开了她的四爪章鱼大法。

父亲“哈哈”笑着摸着喜欢撒娇的女儿的头,白少虎嘴角却泛过了一丝苦笑,因为他知道白少鱼想去军队当军医,是不是就这么简单……

……

5天后的中午,大包小包的白少虎和空着手的白少鱼走在沈阳郊外的一条路上。从没来过北方的白少鱼好奇的打量着北方那广阔的田野,碰上没见过的什么东西都要拉着白少虎问长问短一番。这一路上她可没给白少虎找麻烦,白少虎去买火车票她就把一个行李包丢了,白少虎才去车上的开水间打了杯开水,回来她就把俩调戏她的流氓给打地板上了,结果流氓找来好几个帮手,又得白少虎动手打发……诸如此类的事真是不胜枚举,看着和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没有心机的妹妹,白少虎真是怀疑当时在家里时自己的点点疑惑是不是错了?现在又被她拉着问东问西,可怜白少虎当兵时不喜欢到处溜达,有时间就在军营的操场上操练去了,知道的军营外面东西还不一定有她多呢。

新编7连已经补充兵员达到了251人6个排,扩编到了一个加强连的编制,暂时驻扎在沈阳郊外的一个占地4万平方米的独立军营内。

白少虎回敬了门口哨兵的军礼,径直带着白少鱼进了军营。操场上几个排的新兵在老兵的操练下进行着军事训练,喊声震天。那些兵们看着白少虎带着一个高挑漂亮的姑娘回来都若有所思,“嗯!看来帝国英雄这称号的确有点用呐~~~”有几个新兵甚至看白少鱼看楞了神,在得了白少鱼的一个白眼之后还被老兵们额外照顾的赏了一脚。白少虎看着这些兵的眼神就直想冲上去一人一脚全踹阴沟里去。

白少虎直接将白少鱼带到自己的摆设简单的单人军官宿舍,白少鱼进门第一眼看见就皱着鼻子做恶心状:“咦~~~真脏啊!”满房的臭袜子和纸张,随地乱丢的书刊和杂志的确不怎么雅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