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七节密封的信{三}做三房妻室的忧伤

柳梢青青1 收藏 0 15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七节密封的信{三}做三房妻室的忧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真是树大招风巢穴坠,辘辘井绳系鸳鸯,危在旦夕呀……

县城有一个做皮鞋生意的大富商叫克栓,大红红十岁,是已有二房妻子,四个女儿的绝户头男人,他看深山出来的“貂禅”少妇长的如花似玉,美貌双全,有事没事的每天总要去到红红的店里坐一会儿,天长日久,两人就生意上的友情上升到“志同道合”的爱情……

王红红与克栓结婚以后,成为三房妻室,与一九一 一年六月三日生下一贵子,取名叫克万子,克栓高兴地大摆宴席三天,请戏班子又唱了六天戏,真是轰轰烈烈,碰壁生辉,红红也更成了克栓的掌上玉珠,倍受克栓的腻崇与关爱,红红又美梦成真,过上了灯红酒绿,锦上添花,坐享其成的神仙生活……

红红赶忙让自己的丈夫给她母亲,还有两个妹妹写回家了一封信,自豪地告知家人自己所过的幸福日子 ,还说等有时间自己还要亲自回家风光依旧地把老母亲接到七泉县城安度晚年……

当红红的妹妹接到信一看,满脸堆笑地给母亲讲述信中内容的时候,她母亲喜笑颜开地流着热泪说:“啊,红红就是命里带着福气相,还又生了一个男孩子,哈哈,这我就放心了,富贵天降,富贵天降啊.....!

可好景不长,平日里,克栓的三房妻子看起来都相处的平静如水,可都是口蜜腹剑,虚掩怒的幌子姐妹……

实际上,自从红红带着女儿一脚踏进克栓家大门,成为克栓的三房妻子的那一天起,正房妻子洒氏和二房妻子巨氏就用蔑视的眼光“护卫”,用嘲笑的讽刺话“招待”着红红母女俩....

“呀!我还以为俺家掌柜克栓又“招进宫”来个守贞操的美女大姑娘呢,俺姐妹俩正在商量着给你让正房,抬花轿名眉正取呢 ,哼,我们姐妹俩忙呼了半天,原来是个破沙锅上摸香油。楞冲风柳飘芳,雪月照镜寒碜人的黄鼠狼!哼,还真 不知天高地厚!”

“哈哈哈 ,大姐姐,这黄鼠狼的骚狐味可别把咱们豪宅大院里的金枝玉叶香草给染枯萎喽!”

“是呀,是呀,咱们克家大院的丫头,当差的,可都是七面静,八面光的干净奴婢,没有一个是不干不净的带着外姓小丫头来我脚下抢男人沾便宜的贱货……!

“咳,姐姐,谁叫咱们姐妹俩不争气,生下这四个绣楼千斤呢,咱们家的几个丫头片子都够热闹烦心的了,又冒进来一个野姓丫头,哼,这克家的日子以后可咋过的下去呀……!”

“唉,妹妹,你何必为说书人掉泪,替钓鱼人担忧呢?怎么过不下去?咱们姐妹俩可是黄花大姑娘来到他克家的,又不是托儿带女改嫁到克家苟且偷生的寡妇,他王红红要是有本事呀,就给克栓生一个胖儿子抬高自己一下身价,那才算是本事呢!否则,我会让她好进难出……!”正房妻子恼恨地把两只手握成了两个弹花锤,朝红红嘿嘿地冷笑了两声,就一摇两摆地回房去了……

红红看两个整日翻着白眼的正房和二房妻子是那样地嫉妒和排斥自己和女儿,心理负担很重,也反复思忖着:“这怎么能姐妹相处?怎么能生活下去?我的女儿吓得整天都躲藏到我的身后不敢看她们拉得老长的驴脸,老是哭哭涕涕的说要走,怎么办?难道我的命运也就象我父亲的三姨妈那样天天受我娘和二姨妈的训斥和责骂吗?不行,我一定不能让我的女儿在这里受委屈……”

红红曾几次对克栓提出要带着闺女走,不能象寄居克家的奴仆一样遭这份窝囊罪,当克栓两个妻子的受气包,出气筒子,可是克栓无论怎样都不让红红离开他的身子,也是暗地里哭着求着红红能够理解和宽容她们出言不逊的所做所为。

在克栓的一再恳求下,深爱克栓的红红也就没有执意离开克家,说来红红也真争面子,不就是给克栓生了一个白胖小子?可是前两个妻子还是不顺眼,越发的在鸡蛋里面挑骨头,蛋黄,蛋青也都变成了刺儿……。

正房掌权的大妻子天天指手划脚,发号施令地指挥红红洗全家十口人的衣裳,六岁的女儿素素不能和他们克家同做在一张桌子吃同样的饭菜,要素素吃的就是玉米面窝窝头馍,照见人影子的稀饭,为怎么?就是因为素素不是克栓的女儿,是外姓人,这大理不道的规矩不是他们的目的,目的是百般刁难红红要赶快带着女儿离开克家,拔掉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才方可罢休……

就在红红的儿子克万子快要过生日的时候,路山老家妹妹写来信说自己要和母亲到五泉河来给外甥过生日,并且还说让母亲留在红红家里就永久地住下去时,克栓拿着信是再也读不下去了……。

克栓紧皱眉头犯难地把头扭到一边沉默起来:“这怎么能行?自从王红红带着她的女儿踏进我克家大门以后,我的正房,二房两个妻子就整天给我明吵暗闹,鸡犬不宁,老大妻子咬耳朵说红红是个屎壳郎爬在玉盘里,冒充美味菜肴的臭腥虫,外光里脏....

二房妻子没有好气地指桑骂槐我说:“这世道上是天踏地陷没有女人了,招一个寡妇进宫做妃子,真是丧门星落殿堂,克家该倒八辈子的邪霉了."闹得我克栓是没有一天安宁日子可过呀!

特别是红红生下儿子以后,他们更是嫉妒得百般刁难,吵声不断,这大院里就象是锅滚似的烟雾腾腾,这要再让她妈妈来我这里长住不走,那还不让她们给这个家闹得天翻地覆,一盘散沙吗?!不行!红红带来的女儿,我不管忍气吞声也好,委屈求全也罢,看在她给我生了个儿子,延续了香火的份上,我克栓可以把她抚养长大,再打发她出嫁,为了让正房和二房妻子少一点是非,我无论怎样也不能再让红红的妈妈也到我克家富贵大院当“老太君”来高敬她……!

“想到此,克栓没有好气地教训红红说:“红红,你妈妈也要来咱们家长期住下,你是什么态度吗?”

“哼,你问我是什么态度?嘿嘿,我也正想问问你是什么态度呢!你方才把信给我念到这里就打住不念下去了,并且还把信纸给撕烂!你是啥意思?这分明是你怕那两个母老虎丑八怪妻子把你给吃掉吗!怎么了克栓?我不管是你的几房妻室,但也总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吧!

平日里,她们眼歪嘴斜地打骡子骂驴的话,我都认了,因为我刚来到你们家,还带着女儿是惹人嫌弃的,我都可以谅解,可我王红红现在给你克家生了传宗接代的“太子”,你应该把我封为正宫娘娘才是你对我的宠爱和关心,才不让那两个泼妇再冷眼隔门缝看贬我,指着鼻子骂我是骚货……!

我生儿子以后,原想就能和她们和睦相处,姐妹并驾齐驱,不再受她们的歧视和虐待,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儿子都快一岁的了,她们还把我当奴隶使唤,我女儿还吃着黑面窝窝头馍,可你在那两个泼妇面前连个屁够不敢放出来,不敢替我说一句话,我都够寒心的呀……!

如今,我的母亲想来看看自己的女儿和外甥,她都没有这个资格!你!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看待了吗?你把我当成你家的丫鬟,奴婢是不是?克栓,我问你,你到底同意不同意让我妈妈来这里住下去!你说明白!”

“红红,你应该理解我才是!你别看我的生意现在做得这样红火,在当初,你正房姐姐嫁给我的时候,可是黄花大姑娘坐着驴车,穿 着补丁衣服走进我这个穷光棍汉的杂草丛生,野兔乱窜荒宅大院里来的,是她陪着我天天坐在街头以给人家过路人擦皮鞋,修皮鞋维持生计……”

“哼,谁称她是我的姐姐,她是个老妖精,狐狸精……!”红红气得面色发白,怒目而视着这个负心丈夫的克栓。

“红红,不准许你辱骂和我风雨同舟的正房妻子!你有什么功劳可摆架子!你不就给我克栓生了一个儿子吗?有什么性子可使?我喂只鸡,它还的要给我下蛋呢,否则的话,谁白养活它呀!你知道二房是谁吗?她是我老大妻子的表妹叫j巨千羽!她们两个是姨表亲姐妹......

我的生意干几年以后,手里慢慢的积攒点钱,我们就开了一个小小的皮鞋店铺,刚开始,只有十几个人来找我们定做皮鞋穿,后来发展到几十个,几百个人都来我店铺里定坐……

生意做大后,卖皮鞋的店铺也就多起来,人数不够用,就让我妻子的表妹也来帮忙,千羽做我的二房妻子还是她表姐做的媒人呢!这个家业一大半都是他们的!因为她们表姐妹在我克家立下了汗马功劳,人家有权掌握家里的收支大权,人家有权使唤家中所有端碗吃饭的大人和小孩,你能咋样?让你做我的三房妻子,也不知道给她们姐妹俩说了多少好话,才勉强同意的!

为了家庭的安宁,为了生意的兴隆,我是不能让你的妈妈来我这里,也没办法让她来我家居住下去,你看着办吧?”

此时的红红抱着儿子,搂着女儿素素,听着克栓无情无意的苛刻言语,哭得十分伤心,一颗倾情于克栓滚烫的心,顿时变成了寒雪天的冰棍硬凉刺心的疼痛难忍……

“唉,原来如此呀!,她表姐妹俩都做了克栓的妻子,是在一个鼻孔出气的排斥,刁难与我,现在克栓也不给我撑腰壮胆,反而也责怪和训斥我,这分明是压根就没把我摆在三房妻子的位置上吗!不但不让我妈妈来这里住,以后我还不能分得克栓的家产,不行,我王红红不能就此给她们姐妹当牛做马,窝囊窝气地活着,我要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克家,离开五泉河,再去寻找新的落脚地方!

“克栓,既然你不让我年迈的妈妈来住,也不把我放在你的心上,那我在你们家还有啥过头儿?你不是让我看着办吗?我想好了,我也不是要想在你家享受清闲的弱女人,我也更不会去分得你们的家产,我现在就带着儿子和我的女儿离开你家门,这行了吧!”

“你说什么?带着我的儿子走?嘿嘿,天大的笑话,你能养活的了吗?红红,你别不是抬举,只要你答应听我两个妻子的话,不让你的妈妈来我这里住,我想你还是能在我克家生存下去的!如果你执意不听我的劝说,那我可就没办法了呀!至于你想带走孩子,哼,趁早别瞎想算了!”克栓冷笑着做最后的“挽留.”....

“你就是不让我带着孩子走,我也不会呆在这里一天的!万子反正也是你的骨肉,我也没什么可挂念的,丈夫就不要妻子了,还顾念孩子干啥?你放心克栓,我什么也不会要你的,我把我带来的东西还带走就行了……”

说着,红红就哭着去屋里收拾东西,想试试克栓的意思……

可早已被千羽姐妹双风灌耳浑浑沉的克栓感到好象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惊讶的反应,只是对红红淡然地一笑说:“对不起,为了我今后生意的发展 和辉煌,也只有忍痛割爱,万子是克家的独根,她们两个姨妈会照顾好的,会视万子为亲儿子看待的,你就放心地去吧,给,我给你准备的一千元钱带上,无论去到哪里都可以有个做生意的本钱,祝你再找一个好丈夫,做他的正宫妻子,实现你的愿望和梦想,我祝福你一路走好,时事平安……!”

性格硬朗的红红一把接过钱恼怒地颤抖着双手将这一千元钱摔到了克栓的脸上,厉声吆喝着说:“克栓,我王红红给你生个儿子的身价就值这么多钱吗?!哼,我不是没有见过钱的女人!”红红从克栓怀里接过未满周岁的儿子,脸紧贴着万子的额头,亲了又亲……

儿子把妈妈即将离开自己一刹那间滴在自己嘴里的苦涩泪珠用小嘴卟咋,卟咋地品尝着,咽到了自己表达不出滋味的童心里.,慢慢地回味着……

这时,红红背过脸去,用双手托着万子递给了克栓,转脸扯着素素连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做克栓二年三房妻子的克家大门,消失在降临的夜幕中……

克栓抱着一岁的克万子,拣起地上飘洒的钱喊着红红的名字跑出屋门追了很远,可暮色屏障已隔断了他们夫妻间重合的路,垂头丧气的抱着哇哇哭叫的儿子又返回院里……

当正房妻子喊克栓吃饭的时候,正在百味燎心的克栓,也是第一次伸手打人的克栓,猛地站起来火冒三丈的打了正房两个耳光骂到:“你这个贱妖婆,整日你是挑拨是非,闹得家神不安,这红红一走,这你就心安理得,出气顺畅了吧,你霸道得狠呢!我除了娶你的亲戚为妻可以,否则,你就把人家给骂走,从今以后,就是你娘再嫁给我克栓当媳妇,我也不会要的,我还要再娶一个三房妻子,你们谁敢给我放个屁,我克栓就要赶你们滚出我克家的俯门,给,我的儿子就交给你们姐妹俩看管了,敢有个闪失,我会拿你们姐妹俩的命做代价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