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四章 接兵(中1)

丁老大 收藏 14 134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四章 接兵(中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来接兵的人晚上就到齐了,共十五个,除过马副大队长马应龙官最大外,其余的就是分队长和班长,包括韩文德在内有五个分队长,一个姓列,一个姓王,一个姓胡,还有一个姓孙。九个上士班长。再就是做饭的伙夫。

第三天,马副大队长召开会议研究接兵的事。说是会议,马副大队长也没说几句话,只是说了要接好兵管好兵,还必须保证完成任务。

会后,他又专门把几个分队长召集起来,说, 按正常的接兵程序,接兵得由县上往下派,我们负责验收就行了,但是,县上完不成任务,我们就完不成任务。为了能完成任务,我想了一个办法,这儿接兵的事我顶着,放你们五个分队长五天假,出去抓兵,你们的分队过去都有跑了的逃兵,县上到处也有游民老百姓,你们每人抓四个,抓回来我给你们顶壮丁。一个壮丁五百块钱,抓四个人就可以分二千块钱。

其他四个分队长听说发钱,眼睛就亮了,对抓兵的信心很足。列队长问马副大队长,如果抓得多,就能分得多,是不是?

马副大队长说,是,你抓十个,我给你五千块钱。

马副大队长表了态,其他四个分队长都摩拳擦掌,唯独韩文德想起店铺大哥的话,向马副大队长报告说,马队,我带兵时间不长,分队里也没有逃兵,所以我没有逃兵可抓,情愿看门。

老马有点奇怪的说,难道你不要钱?

韩文德说,我没家没业的,也不花钱。

老马说,好吧,你协助我在这儿留守,验兵。

过了五天,出去的人先后回来,都捆绑着老百姓。有三个五个的,还有六个的。马副大队长看了后说,先关起来,九个班长轮班看管。不能跑走一个。

人多了就要吃饭,吃饭得有人买菜领米管伙食,老马征求他们的意见,说,得有个管伙食的人,你们谁干?

其他几个分队长不吭声。管伙食比较麻烦,又没有多大油水,还要跑腿领这领那的。韩文德见其他几个分队长不吭声,又自告奋勇说,我年轻,我管伙食,跑路领米。

马副大队长又答应了他的要求。

新兵没有伙食费,一月只有半斤食油,其他四个分队长和九个班长都带兵管兵。十天后按各乡送来的新兵注册领粮,这个责任是韩文德的。有的乡没兵,按数把钱交来了。

接兵到中间,老马召集大家分钱,各分队长就按抓兵的名额顶数领钱。人家有分两千元的,也有分三千元的,只给韩文德分五百元。马副大队长把钱拿给韩文德的时候,韩文德想起大哥的话,回答马副大队长说,我分文不要。

马大队长以为韩文德嫌少,故意拿捏,就对韩文德说,因为你没抓兵,所以分得少,分多了怕大家有意见。

韩文德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确实不想分钱。

其他人都劝韩文德拿上,说,你不拿我们也不好意思拿。

韩文德见是在推托不掉,就说,是这样,叫老马给我拿上。如果我有个啥事,或者病了咋的,马上到老马哪儿去取。

老马说,行,你既然没意见,我就给你拿着。

接兵的军官手里有了钱,就想赌,接的新兵中也有家里有钱的,大家就推牌九,打麻将,到晚间寻找女人,先是把女人引来过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走。慢慢的胆越来越大,白天晚上都住在军营。那几个班长看着眼红,也开始找女朋友。吃饭的人猛然增多了。有名字的可以在上边领。这些所谓的新太太没有口粮,吃大家的,时间长了米就亏了,

韩文德向马副大队长请示,马副大队长说,饭吃稀些,再把接的新兵到队上的日期早填几天。

韩文德说,马队,我不懂这个,你看咋不亏粮就咋样办。如果将来算总账,我们向上级报不准,会不会法办我?

马副大队长说,又没有犯法,凭什么法办!你按我的办法干,出了事有我。

韩文德后来看人家引来女人睡觉,他也心动了,想引。他长得俊,找他的女人也不少。他想起大哥的话,最后都拒绝了。

大哥虽然劝韩文德别贪污,但是自己却悄悄和一些商人到江北做生意,有一次途经山区,被土匪打伤,回来后伤口化脓。大哥虽然是医生,也没看好自己的病,不几天就死了,韩文德非常难过。兵接完后韩文德回队时还看过嫂子一回。

头一次送兵走了七十多人,二次又送了三十多人。

有一天,靖安县政府派人请老马到县政府去喝酒、打牌。

喝完酒,把牌摊子支起来,刚打了两圈,打牌的人一个个溜了。马副大队长正纳闷,面前出现了几名法官和警察,法官手里拿着一厚沓信,对他说,有人写了三十封信告你,都是前线寄来的,说你老马把他们抓到接兵队关押,后来把他们卖了壮丁。你老马得了钱。

他们不容马副大队长分说,下了马副队长的枪,砸了镣铐关进牢房。

马副大队长被抓,接兵队驻地乱成了一团,这些每天饮酒作乐的接兵人员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韩文德这些天正在为粮食的事熬煎。他算了一下,接兵队里共增添了二十四个女人,也就是添了二十四只口,米自然不够吃,他正想找马副大队长想办法,却得到了马副队长被县上抓了的消息,韩文德想,事出来了,大哥还是有远见。他没贪污,因此心里坦然,又觉得这个县官够胆大的,敢抓队伍上的副大队长。

下午,伙房里一个姓尚的伙夫找到韩文德,悄悄对韩文德说,马副大队长被抓,那几个分队长和贪污了钱的班长都慌了,由列分队长领头,今晚那些人要喝鸡血酒。他们说你不跟他们一样,是个好人,准备今晚喝鸡血酒前先杀了你。把马副大队长救出监狱,然后上山占山为王当土匪,再不行就投降日本皇协军。你要做好准备,不行你赶快逃走,我们伙夫保你。

韩文德说,先不跑,跟他们舌战,不行再动手。

伙夫问,你有枪吗?

韩文德说,我有一支好步枪,四个手榴弹,两把匕首。

伙夫说,他们人多,只怕你逃不出他们的手?要不然你坐在紧门口,见情况不对就跑。

韩文德说,跑啥,不怕,他们也不是三头六臂。

韩文德知道,这几个分队长就是列队长一个人头脑比较清楚,投皇协军也是列队长的主意。但是,真到关键时刻,他也没有多少杀伐决断,他不信他们能投了皇协军,如果真投,他就要想法阻止,如果能挽救过来,这些人以后还能打鬼子。

到了天黑,那些人安置好士兵放哨,然后叫厨房杀鸡弄菜。姓列的分队长告诉韩文德,你今晚不要到别处去,咱们开个会,你必须参加。

韩文德说,好吧。

约到晚上十点,他们在厅房中把桌椅摆好,人员坐齐,桌上放了一只绑着腿的活乌鸡。每人面前放着一支粗瓷碗。

韩文德进去,列队长叫他坐下,然后说,靖安县政府无理由关押咱们马副大队长,咱们要救出老马,做大事情。不愿从者或走露消息者,立即处死!大家都愿意不愿意?

列队长已经说了不从者立即处死,还要问愿意不愿意,明显的是胁迫。再座的都不愿被处死,所以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当时都说愿意。唯独韩文德没吭声。

列队长猛地把一把刀扎在桌面,问,韩分队长,你为什么不吭声?是不是不愿意?


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