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修改稿 二 初入异乡(2)

netflyhawk 收藏 4 23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修改稿 二 初入异乡(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且说王飞昏倒以后,倒是很快就醒来过来。而且还在抱怨那棵树害人不浅,要王六儿带人快去把树砍了。而且立刻就要行动。王刘氏只好先让王六儿出去。当然不能真的砍了,先做做样子罢了。看看除了闹点,其余都还正常。高悬的那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孰料没有片刻,王飞就又谁也不认了,满嘴里都是胡言乱语。而且到处要找剪刀,把辫子剪了。那还了得,剪了辫子,还不得掉脑袋?看王飞毫无章法的一通乱翻,王刘氏是在是担惊受怕,赶紧叫了家人来先把王飞控制住。没有想到平时文文弱弱的王飞竟然爆发了蛮力,两三个人上去根本没有用,三拳两脚就被王飞打发了。只好让他们一拥而上,先把王飞捆了再说。

可是儿子毕竟是娘心头的肉呀。过一会,看到王飞老实了,好言好语劝说了一通,也就把他放开了。王飞倒是老实了,不再闹了,只是行为却愈发古怪起来。时不时还闹个失忆,连自己是谁都闹不清。周围的人更是有时生有时熟的,王六儿,晓云可都是王飞身边的人,病发作起来,一样不认识,更遑论自己这个老娘了。大夫也没有辄,看来是得了失心疯了。王刘氏一筹莫展,就等着老爷早点从庐州回来拿主意了。

欧阳奋飞这些日子是一直处于难言的痛苦之中,脑子里好像有两个人在打架,一时自己赢了,看什么都舒心、顺眼。一时另外一个赢了,看什么都不如意,都是陌生,狂躁的要命。折腾了许久,两人竟然出现了融合的趋势,好像自来就是好哥俩一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头中也不再那么闹了,不再整天纠缠不开了。又过了几天,两人好像变得相安无事,都在互相探究着。在互相的探究中,两个人好像都认识了,也不知是怎么认识的,或许在心灵的层面上真的有精神的交流也说不定。都说生物发展到了高级阶段,就会脱离了我物质的壳体进入精神存在的状态,看来说法倒也不妄。王飞认识了另外的那个人,知道他叫什么欧阳奋飞,是什么解放军的特种兵。解放军?特种兵?他不知到是什么东西,欧阳奋飞告诉他那是军队。可是他只知道常见的大清朝的军队都是绿营兵勇,一个一个吊儿郎当,只知道抽烟土,见了上官就点头哈腰,看到百姓就横眉怒目。怎么会有什么解放军呢、至于特种兵,更是不知到什么玩意了。

王飞觉得很好奇,从他哪里知道了许多莫名其妙、匪夷所思的东西。他很兴奋,也很恐惧,因为王飞感到自己好像流水一样,在逐渐的流逝,越来越弱,就像是瞌睡虫一样,总要打瞌睡。而只要一睡着,又很难醒来。而这个欧阳,天生一股蓬勃生气,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不断的缠着自己,拼命的从自己这里吸收着一切。或许还有自己的生命力。而自己,开始还能从他哪里知道点什么,可是总是不明白,就像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他越来越疲惫了。

与之相反,欧阳奋飞却越来越活跃。他以前是不相信人有灵魂的,可是他也知道人的精神能力有着无穷的潜力。只是现在还没有人能够有效的开发利用她。一开始片刻的苏醒之后,或许是因为头上受了一记重击,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暂时离开了这一个躯体。他惊讶的发现,在自己离开的时候,他仍然能够感受到那个少年的一切思想活动。他试着接触他,他也竟然能够回应。从和他的接触中,他知道了他叫王飞,父亲是盐商,现在在庐州。知道了他的家庭,知道了他曾经接触的一切。而王飞好像也能够感受到他,在他可以和他交流的时候。也许这就是在精神层面上的交流吧。

可是随着和王飞的亲密接触交流,他奇怪的发现,王飞越来越虚弱,自己却越来越强劲。难道自己能够吸收他人的生命能?他不敢和他再随便交流了。可是王飞越来越多的在瞌睡,而在那叫王飞的人打瞌睡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能够控制这个少年的躯体。不,简直这个躯体就是自己的。到后来,王飞就好像是自己思想中的一个火花一样,除了偶尔点亮,就消于无形了。

当他慢慢的适应之后,心底里却涌上了莫大的恐慌。这都是什么事呀,真是他娘的害人不浅哟。如果就像是刚刚醒来的那样倒也罢了,虽然脸面不是自己的,可是那是自己独享一个躯体呀。稀里糊涂的挨了中年妇女一笤帚疙瘩,现在他知道了,她就是这个和他一道共用这个躯体的王飞的亲娘,竟然脑子里有了两个灵魂,而这两个灵魂竟然还正儿八经的互相认识,互相交流,真是奇哉怪也。而这种交流,倒是让他暂时无暇他顾,在外人看来,就是这个大少爷整天傻呵呵的左手板着右手,右手拉着左手,自说自话,不理他人了。

可过不了些日子,欧阳奋飞恐惧来了,这个和自己在心灵空间交流的王飞出现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就是出现,也如昙花也似,一现便又隐去,又如一颗火花,亮了,闪了,就熄灭了。再偶尔亮了,闪一闪,又熄灭了。难道这小子要溜?哥们,不要这么绝情呀,既然你出现了,就要拉兄弟一把呀,把兄弟孤零零的一人撇在这里,你玩什么仙人跳呀?

可是那个王飞,或者说就是这个躯体的前身吧,终于有一天在打了一个响亮的水花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呆呆的盯着屋顶,欧阳奋飞茫然无着起来。看来这个小白脸子的躯体是自己的了,可是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陌生,自己怎么办?稀里糊涂是要人命的呀。

他不由想起了自己熟知的那个世界,那是一个多好的天地呀,那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呀。可是老天爷怎么就喜欢这样和自己开这种六百辈子也难以遇到的玩笑呢?让自己在轰隆的炮声中光荣了还不让自己安生,偏偏有把自己弄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进入一个莫名奇妙的家庭,守着一大帮子丫鬟仆妇,见不了几个爷们的面。就是偶尔见着一个半大的小子吧,嘿,那小子的出现和消失的速度绝对比流星差不到哪里去,也就是惊鸿一现,还没有仔细看看呢,又不知哪里去了。整天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的都是些花花的大姑娘耶。要是搁着现代,欧阳奋飞能乐得半死,能让这么多的妙龄少女莺声燕语无微不至的伺候着可是现代人享都享不到的艳福呀。可是,在这个地方,在这种环境下,在这种两眼一抹黑的高高院墙中,整日里和脑子里的那个人纠来缠去,他还真的没有贼心和色胆来多看顾一下身边的这些少女丫鬟们。

不过慢慢的多了些了解之后,在他的心底迸发了强大的求知欲和无比的享受欲。他发现,这个王飞简直是太幸福了。竟然有这么一个大的书房,书房里书竟然直顶到天棚。这真让他着迷。书虽然是繁体字,倒也不影响阅读,只是那种竖排版看起来着实不舒服。不过读书时自己却着实享受,主要是叫别人伺候着太惬意了。那个精明的小伙子,现在他知道了,叫什么王六儿,真是一呼即来呀,跑前跑后的找书,大热天的浑身还不冒汗,身边总是弄那么多好吃的小点心,随时供来。不错呀不错。还有一个姑娘,叫做什么晓云的,想是丫鬟中地位非比寻常的吧,就是刚刚睁眼时看到的那位肤色白腻眉清目秀腮边上上还有一颗精致小痣的姑娘,也就是后来他拉开门先是撞到自己身上又被自己巴拉了一个马趴的,伺候起来更是尽心。小扇子在身边扇着,香手绢时不时的就上来抹一抹似出非出的汗珠儿,软语温香,玲珑可人,几乎让欧阳奋飞飘飘欲仙了。抽冷子拉拉温软的小手,却也并不夺了去,脸上先飞起红霞来,一直红到了粉嫩的脖子,真是娇艳欲滴呀。当年在部队时,所在的部队比较特殊,与女孩儿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便是偶尔逮着个机会去亲近亲近,也不是龇牙咧嘴的挨上美眉们一针便是含着根本对自己那倍棒的身体没有任何作用的药品踊跃而出,舞之蹈之,心里痒痒好一阵子。队里还有个哥们更是邪乎,铁了心去见那偶尔下来送医问药的美眉,哭着脸回来后却又忍不住的笑,把几位都给弄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后来队里的包打听回来一说,都笑翻了,原来那小子美眉还没有蹭上,带队的大妈级主任过来了,看到一帮子生龙活虎却又装着歪三喝四的小伙子围着那美眉打转,顺手就把那哥们逮出来了。虎着脸喝令爬到床上,贼粗的针头一下进入屁股那肥厚的肉中,又飞快推射拔出,酒精棉一擦,走吧您着。后头接着来,那帮小子见势不妙,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现下有了这个绝妙的机会,脑子又渐渐清醒,欧阳奋飞要是再不好好利用可就白搭了这老天给的大好时机了。只是他对与王飞共有的这个躯体太不满意了。真是个华而不实的公子哥,浑身上下没有三两力气,瞅了个机会操演了一把,先就喘嘘嘘起来,竟是外不强中也不干的蜡枪头,中看不重要,还没可着意造呢,就稀里哗啦一泻千里了。作为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他,这样的骨架,太囊包了,也太没有安全感了,更太没有男儿气概了。必须让他尽快强壮起来。而且脑后面拖着一根长辫子太不习惯了,干脆拿剪刀来剪刀剪掉好了。反正晓云这小妮子已是乖乖拿下,想是没有问题吧?

没有想到的是,欧阳奋飞剪辫子没有剪成,却惹来了一帮家丁。晓云虽被拿下,却由不得他胡来,见欧阳奋飞拿着剪刀在镜子里打量辫子就上了心。不动声色的注意了半天,见欧阳奋飞左手一捋那乌油的辫子,右手剪刀便要下手,扑上来就抱住了欧阳的右手。堂堂的陆战队员曾经出生入死血里火里滚爬摸打出来的欧阳竟然体力还不如这个丫头片子,愣是反不了手。晓云可着嗓子遗憾,那是标准的女高音那,绵细悠长还格外的高亢,当时呼啦啦就喊进了一大帮子人来。呵呵,王飞的母亲好厉害呀,竟然在夺下剪刀后见他还是跳跳就喝令家丁上来捆了。这样来对待“儿子”,下手挺黑呀。。也好,且来练练手,小丫头片子拗不过那是劲没顺过来,这些家丁吗,皮粗肉糙的,发泄发泄还不行吗?仗着丰富的格斗经验(特种兵有不进行格斗训练的吗?),两三个家丁还是不在话下的。只是王飞这个小子太没有力量了。本来欧阳的本意是要把他们打趴下的,结果却只在他们身上留了几个记号。后来母老虎发威,众家丁一拥而上。没办法呀,强龙斗不过地头蛇,绑就绑吧。幸好见机的早,表现的比较“乖”,才没有长久绑下去,不一会就给松绑了。不过手也酸麻了。霍霍,看来“母老虎”也不是老虎呀,还是很疼爱儿子的。也罢,辫子不剪就不剪,身体却不能不锻炼。后来再三思量,更是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是郎有情妾有意,不然要是来个霸王硬上弓,鹿死谁手还真难预料呢。

因此,在别人迷惑的目光中,他开始了对这个躯体改造的“强壮”计划。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跑步,一开始不让出去,就在后花园折腾好了,那个后花园可这够大,简直比一个有着400米跑道的体育场还大。种的那些花树吗?有不少是碍事的,不过却不影响锻炼,因为还有一块平整的空地,看来是家丁们活动的地方。花木虽多,路径又曲曲折折,跑起来也不碍大事,就马马虎虎在那里跑五公里好了。

跑了几日,觉得不过瘾,想起来应该做些沙袋绑在腿上。他本来想自己做组沙袋,晓云见他要剪刀之类的东西,以为他又要做是“大逆不道”的事,两个美丽的眼珠一错不错的就盯着他不放。害得他费了好一番唇舌,她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明白之后就更不要他动手了,这些事情,是大少爷应该做的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