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位上的风又有点大了!

年轻的列兵又紧了紧松开的领口,活动活动已经有点发僵硬的握枪的手!

今天是除夕了,山下那星星点点的红灯笼和霓虹灯透露出浓浓的节日气氛……

看看自己肩膀上肩章的那条简单的杠杠,哨兵知道知道过完年就要再加上一条儿了!也许哪天自己的肩膀上的牌儿牌儿也变成了蓝的!然后多一条儿两条儿的杠杠儿、多几颗银星,没准还能带上将星星呢。

想到这,列兵咧嘴笑了笑,然后轻轻的叹了口气……

自己是一个雷达兵,一个城市中大山的雷达站的兵,一个几乎没有机会近距离看到飞机的空军。

场站在这个山城的城区的大山上,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列兵经常站在山顶的峭壁上看着整个城市的轮廓!场站的站长经常扛着自己肩膀上的一毛二站在这里,迎着带着大山上淡淡松叶味道的风,隐约的看着城市里忙忙碌碌的人群和车流、读着一封从来不跟同志们分享的家书。听班长说那是站长对象来的信!一般都属于场站机密文件的范畴。不过!每次站长家里来信!他都会开恩给大家弄上点好烟好酒以表示庆祝。

想起信!列兵也有点想家了,上周刚刚收到家里的第十五封家信,每个月一封,雷打不动,每每收到家信!信中总是会有娘夹进去的东西,或是几枚绿悠悠的庄稼叶子,或是一根沉甸甸饱满的麦穗儿,那是告诉自己家里的庄稼长势好或者丰收的样子。列兵知道那一定是娘特意到地头选上的最好的叶子或是麦穗儿,让自己安心!

松开紧握钢枪的手,摸摸里怀那封最新收到的信,娘给自己这次夹的是特意用大红纸剪的福字儿!列兵在信里经常提到场站的20多个兵、20多个兄弟。所以娘特意剪了20多个福字邮寄了过来。20多个大红福字儿从信封里被拿出来的时候!一起"学习家信"的兵们兴奋的疯抢了起来。

那副跟福字儿一起邮寄过来的,还有一副娘特意另外剪的长城,娘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去过长城,爹在信里说是娘照着村口的老城墙垛子口和电视里的样子剪的,班长看了说这东西不错!已经贴在宿舍的墙上了。

风又大了一点儿!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雪花儿和冰凌儿,有点打脸的感觉。

活动活动身子,列兵看看身后的雷达……

自己是个空军,一个只能在雷达信号屏幕和哨位上抬头看飞机的空军。从新兵连出来到了这个只有20几个人的雷达站,老兵们欢迎自己的时候,都恭喜自己成为"空降兵",后来才知道这个意思是空军里"降"下来的兵的简称,虽然是开玩笑!自己就这样成了20多个"空降兵"中的一员!娘看了自己刚到场站的时候拍的照片高兴的不得了,村里有当过兵的!看见自己蓝色肩章后都跟娘说儿子有福气啊,比他们都强,当的是空军。可是谁又知道这些永远驻守在大山上、雷达旁的"空降兵呢"的心思呢。

场长跟自己说过!当他还扛着"拐"的时候,就是这个场站的兵了!后来提干。再后来入校学习!再再后来又回到了场站,直到扛上了一毛二。天天面对着城市里繁华的生活,和场站的枯燥、单调的生活节奏。每当感觉郁闷和压抑的时候就到悬崖上喊几嗓子,班长管站长告诉自己这个法子叫"抒情"!就是抒发郁闷心情!以前班长是个列兵的时候,悬崖上经常也听到他和站长一起扯着嗓子"抒情"的声音。喊的悬崖下那片树林连老哇子(乌鸦)都因为环境不好不来筑巢!

列兵也喊过几次!怕在在山崖上大喊大叫叫山下的人听了影响不好!班长和场站都说担心个屁!城市里车水马龙!谁有工夫看一个兵在大山上乱喊。最多就是哨位上的哨兵听见自己的喊叫的时候大声假装正经呵斥自己喊那么大声都要吵过雷达的频率了而已。

还有一个小时,马上就要到猪年了!列兵又紧握了手里的枪。环视起哨位的周围……

听场长说这是个历史悠久的城市,而他们驻扎的大山就是这个城市的见证。列兵每天跑步路过的一片向阳的树林里据说是新石器时代就是人居住的痕迹了。场站养的大黑还从里边叼出来过一些瓦罐的碎片,场站曾经找过专家看过,就是什么文物!可惜就是一小片碎片,而且已经让大黑给清楚的咬上几个牙印儿了。

列兵想到大黑,从楼顶的哨位低头看看大黑的"宿舍"大黑正爬在地上,大红灯笼已经对大黑没有什么吸引力了,这个眼睛还没有张开就被场长从小树林里拣回来的家伙已经是场站的"老兵了"场长说他是一毛二!大黑已经差不多够一毛一了!经常惹的几个班长们"忿忿不平"!大黑正把头冲着伙房的方向。列兵知道肯定是老兵们没有上岗的正在包饺子。大黑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领到一份儿。

一颗礼花在城市中慢慢的升起、绽放。这个大山可以俯视整个城市,列兵知道礼花绽放的地方曾经是甲午战争的一个从不被人提起的一个小战场,几十个清军曾经被日本鬼子杀害过,也是日俄战争的战场,城市里那片叫工源的地方原来叫宫源!是为了一个什么小鬼子叫宫源的亲王在那场中国是受害者的战斗中干掉一个俄国狗屁大公而改的地名。那里曾经是什么狗屁鬼子会社霸占中国矿藏资源的地方。无数的中国劳工被残害在矿渣之下。场长说他妈的那个地方永远写着中国的耻辱。老子们在这就是为了镇压这些混蛋们。让他们知道知道他们得意的日子以后再也他妈的没有机会了!现在!那里已经是这个城市的钢铁公司所在地!新中国的第一批军用钢就是从那里浇注出来的!

呼……!一阵风喉从列兵的身后传来,列兵不看也知道这是风从那个破旧的碉堡里吹过的声音。班长说那是解放战争的时候!解放这个城市最后一仗的最后一个火力点!是牺牲了一个班的解放军战士才敲掉的!

略微有些混乱的思绪并没有影响哨兵的警惕性,他听到了身后的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杠杠儿!"列兵的班长走了上来,"换岗了!下去吃饺子吧!"

"班长!还有5分钟!我想站完!"列兵知道这个时候场站的雷达还在工作!还有一部分人在坚守岗位,一会还要有夜航的飞机需要雷达引导。包饺子的就那几个人,班长衣服上的面粉还没有拍掉!饺子可能还没有下锅!

"行!"班长拍拍身上的面粉。"没哭鼻子吧!"

"班长!我两年兵了!又不是第一次在部队过年!"列兵笑了笑!

"你还别跟我说什么两年兵!我告诉你!新兵训练的时候第一个春节,那大家在一起包包饺子,喝点酒!热闹热闹也就不怎么想家,在这不一样啊!看着山下老百姓家家团员!放鞭放炮的!不想家才怪!"

"班长!确实有点儿想家了!"

"我理解!我们都想家!可是就是我们在这不能团员!但是山下的能团员!我们也该满足了!"班长拍拍列兵肩膀上的雪花儿!接过列兵肩膀上的钢枪!"一会可能还要有干摄影的人上来拍烟花!他们每年都上来!我怕你们把他们都吓住了!大过年的!呵呵!"

"哦!那我再站5分钟!"列兵依然站在哨位上!"家里这个时候估计也要放鞭接神了!"

"当!"山后的一座古寺里的钟声重重的响了一声!猪年到了!

山下的城市里鞭炮声仿佛商量好一般同时热闹的响了起来!礼花朵朵在城市的上空燃放了起来!

"好看呵!"班长用肩膀向上托了托枪带。

"班长!你看!"列兵有点儿兴奋的指着天空。一架战鹰从场站上空呼啸飞过!机翼上的蓝红灯一闪一闪!

"那是娘家给咱们拜年来了!每年春节这个时候上天的战鹰都会沿着机场这一百多公路的雷达站飞上一编。就当给我们拜年了!"班长眯缝着眼睛抬头看看头上的战鹰,兴奋的挥挥手,仿佛飞行员能看见他们一般。"也不枉我们这些兵在大山上守望着寂寞和繁华了!"

"杠杠儿!下来吃饺子!"场长扎着围裙在楼下喊,"换个岗还得搞的那么费劲吗?痛快的!难道我还得上去请不成!?"

"是!"列兵连忙应了一声!然后转过身!"班长!我下去了!一会把饺子给你带上来!"

"不用了!有几个饺子我做了记号!缺个豁儿的!里边有硬币的!吃的时候看着点!别他娘的就知道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跟没吃过似的!"班长有点儿坏笑的说着。

"恩!"

又一个大大的焰火从城市升起!爆炸声和扩散开来的美丽火焰打断了列兵和班长的谈话!

美丽呵!

呼……!风卷着雪花吹到两个人的脸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