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一章 第八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9 18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一章 第八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晨色渐起,穿着睡衣的廖文枫站在落地窗前发呆。


屋里没有开灯,他的背影站在窗前显得很孤独。


窗外可以看见火车站的车来车往。


晓敏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起来:“文枫,你怎么醒了?”


“我失眠,你睡吧。”廖文枫回头淡淡笑着说。


晓敏披上睡裙起来,赤着脚走在地毯上,从后面抱住了廖文枫还在打盹。


廖文枫笑笑,拍拍她的手:“睡不着了?”


“你起来了,我就睡不着了。”


廖文枫把她抱到前面,吻她的额头一下:“我的乖宝宝,怎么那么淘气?”


“就赖着你!”晓敏抱住他的脖子。


廖文枫一把抱起她,走到床前:“那你就别怪我折腾你了!”


……


8点半,晓敏还在酣睡,廖文枫已经洗漱完毕。他打着领带拿起柜子里面的一个手提箱,打开取出一个相机包。他看看晓敏还在睡觉,笑着走过去吻了她一下,起身出去了。


对面的家属楼顶,廖文枫大步走到边沿。他蹲下,打开相机包,取出长焦镜头装在相机机身上,对着车站广场和车站里面寻找着。


一辆三菱吉普和十多辆军卡已经徐徐开进车站,停在货运出口前。


廖文枫的手按动快门,采用连拍。


林锐从第一辆卡车跳下来,耿辉已经在和张雷带来的两个研究员握手了。


“这是A军区特种大队的耿辉政委!”张雷介绍,“这位是空降兵研究所的赵研究员,谢副研究员!”


“欢迎欢迎!”耿辉急忙敬礼,“你们是雪中送炭啊!”


“哪里,都是解放军都是一家人!”赵研究员穿着便装笑容可掬,“我们还应该感谢你们,给我们一个难得的产品实践机会!”


“大队长已经安排,在大队给你们接风!”耿辉急忙伸手,“走走!都上车!”


他带客人上了三菱吉普车。


廖文枫的相机在聚焦车牌,却发现牌上罩了个迷彩罩。再去看军卡,也是在车牌上罩着迷彩罩。他无奈,只好拍摄战士卸货装货。


“班长!”田小牛兴高采烈,“有这个东西我们是不是就能飞上天了!”


“对!”林锐说,“你就可以跟你们村老民兵们说——现在你不仅是陆军了,还是空军了!”


“那敢情好!”田小牛乐得合不上嘴。


“等夏天海训,你再潜水,你就海陆空俱全了!”董强开他玩笑。


“哎呀妈呀!”田小牛激动极了,“这兵当的,值啊!三年兵把海陆空三军都给当了!”


众兵哈哈大笑。


乌云眯缝着眼睛蹲在地上不说话。


林锐走过去:“怎么了?乌云?”


“你别动。”乌云低声说。


林锐站着面对他。


“我们说话,你给我根烟。”乌云说。


林锐递给他烟。


乌云抽了一口:“有人在拍照。”


林锐一激灵。


“在那边家属楼楼顶,方位角东南,顺光对我们。”乌云低声说,“距离70公尺,他看我们很清楚。”


“你确定?”


“你应该相信老狙击手的眼睛。”乌云低头抽烟,“我们现在不能乱动,一动他就会发觉。”


林锐也蹲下抽烟:“排长,过来抽颗烟吧?”


“我不抽烟!”陈勇摆摆手。


“这颗烟——你得抽!”林锐拿着烟喊。


陈勇觉得奇怪,就走过来:“你不是知道我戒烟了吗?”


“排座,恐怕你得开戒了。”林锐不回头说,“蹲下点着吧。”


陈勇看看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活腻歪了。但是他还是蹲下,接着烟点着。远远看去,就是三个兵蹲在一起抽烟。


“有拍照的。”林锐低声说。


陈勇不动:“方位?”


“东南,70公尺。”乌云说。


“长焦照相侦察的话,他看我们非常清楚。”陈勇吐出一口烟。


“怎么办?”林锐问。


“货物都有包装,他拍不出来什么。”陈勇说,“你看准了?”


“没错,他采取顺光,我们是逆光。”乌云说,“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凑巧,不过这个几率不大;第二,就是照相侦察老手!”


“我明白了。”陈勇在琢磨。


“我们现在问题就是不能动,一动他就会跑。”林锐说。


陈勇寻思着。


林锐转转眼睛:“排长,对不起了。”


陈勇抬头看他,还没明白过来。


林锐一个耳光就上来了。


陈勇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反了你了?!”


乌云也凑进来,上来就给林锐一脚。


林锐闪身躲开,三个人打成一团。


兵们和周围的车站工作人员都惊了。


陈勇没用功夫,就是乱打:“差不多了,你跑!”


林锐掉头就跑。


陈勇和乌云就上去追。


廖文枫在上面看着他们追打,很纳闷。


林锐翻过车站墙头,陈勇和乌云也翻过去了。


三个人出了车站就贴着墙猛跑。


“快!把军装脱了!”陈勇边跑边喊,“贴着墙根走,人多的地方穿过去!”


廖文枫突然明白过来,急忙收相机起身下去。他走入楼道,把相机扔进垃圾通道,听着相机包咣咣咣下去。他将甲克和领带都脱掉,扔进垃圾通道,边快速下楼边戴上眼睛,从手提袋里面拿出中山装在穿。


三个穿军用绒衣的兵从家属院的门口直接冲进来。


到楼道口,林锐差点撞倒一个穿着中山装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干部:“对不起对不起!”


“你个小同志怎么这样?”中年干部捂着脸一开口一嘴淮南话。


“同志,你见到可疑的人了吗?”陈勇问。


“可疑?我看你们就够可疑的了!”中年干部拉着陈勇,“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当兵的!”陈勇着急地说,“我们有事,真对不起啊!”


“你们撞了我就想走啊?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要找你们领导!”中年干部捂着脸不依不饶。


“我们现在说不清楚!”陈勇说,“这样,你先等等,我们从楼上下来带你去医院!走!”


三个兵直接就冲上去了。


楼顶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电视天线。


陈勇一脚踹开破旧的小门,林锐一个前滚翻进来,乌云紧跟其后。


三个兵排成三角队形在楼顶搜索。


空无一人。


陈勇搜索到楼边,看着下面一览无遗的车站。


“有人在这儿待过。”林锐摸摸边沿的灰,“这个地方的灰蹭掉了。”


乌云看看下面:“这个位置是选择过的,如果我是狙击手的话也会这样选择。无论我们在哪边卸货,他都可以看得见。”


陈勇叹口气:“走吧,他已经走了。”


“那个人!”林锐明白过来,“那个人一直捂着脸!我没撞他脸!”


三个人开始疯狂往楼下跑。


到了底下,就看见居民。


“操!”陈勇沮丧极了。


“早知道我留下了!”乌云气急败坏地踹了一脚垃圾箱。


林锐眼珠一转,打开垃圾箱拼命在垃圾里面刨。


他们也明白过来,开始刨。


居民们好奇地看着。


什么都没有。


“这儿有根领带。”乌云找出来,“崭新的,不像这儿老百姓扔的。”


“金利来的!”林锐拿过来,“这是名牌,这儿的老百姓买不起!”


陈勇沉着脸:“马上给大队长打电话报告!”


酒店房间。


晓敏在看电视,门开了。穿着衬衣拿着手提袋的廖文枫疲惫地进来,看见晓敏惊讶的眼光笑笑:“我去吃早饭了。”


“怎么出这么多汗?”晓敏纳闷地问。


“顺便锻炼了一下。”廖文枫很随意地把手提袋放回衣柜,抱住晓敏:“我的小宝宝感到孤单了吗?”


晓敏偎依在他怀里:“你身上什么味儿啊?”


“男人味儿!”廖文枫笑道,吻住了晓敏的嘴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