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一章 第五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7 17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一章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张雷!大队长和政委找你!”崔干事跑到训练场喊。



“来了!”张雷跑过来。“找我?稀罕啊,找我什么事情?”



“我怎么知道,我要知道都当政委了!”崔干事笑,“快去吧!”



张雷到水龙头洗把脸,喝点凉水大步跑过去了。



远远在路上看见刘芳芳和她的母亲,笑着打招呼:“芳芳!”



刘芳芳挤出笑容:“训练完了?”



“我去趟办公楼!”张雷笑着跑过来,“这是你母亲吧?阿姨好!”



他敬礼:“我手脏,就不和您握手了!我去了!”



萧琴看着张雷的背影:“他就是张雷吧?”



“嗯。”刘芳芳低头,“妈,是我不好,我不该胡思乱想。我应该听你们的话,毕业了再谈恋爱。”



“别多想了。”萧琴说,“以后再说吧。”



“嗯。”



张雷跑步到办公楼门口,对敬礼的哨兵随手还礼跑进去了。



何志军和耿辉都在作战指挥室,张雷高喊:“报告!”



“进来!”何志军头也不抬。



张雷进来,敬礼:“大队长,政委!张雷奉命来到!”



“稍息。”何志军看着他。



张雷跨立。



“你是伞兵世家?”耿辉问。



“对。”张雷说,“1950年9月17日,我祖父所在的部队改编为空军陆战队第一旅。同年9月29日,刚刚训练了十一天的中国空降兵便组织了中国伞兵的第一个跳伞日,我祖父是第一批从天而降的解放军战士,我祖父所在营营长崔汉卿第一个跃出机舱,他被称为‘天下第一腿’。我父亲1967年参军,在湖北黄皮空降兵某师服役至今。我哥哥张云1983年参军,在湖北孝感军部侦察大队服役,牺牲在南疆保卫战前线。我1989年参军,也在军部侦察大队,1991年进入陆军学院侦察系学习至今。”



“光荣的伞兵世家——你父亲现在什么职位?”耿辉突然问。



张雷一愣。



“讲。”何志军面无表情。



“空降兵某师大校师长。”张雷很纳闷,问这个干什么。



“我要找你走个后门。”何志军说。



“大队长?”张雷眨巴眨巴眼睛。“您在说什么?”



“找你走个后门。”何志军低声说,“找你父亲帮忙,借点东西。”



“什么?”张雷不明白。



“三角翼和动力伞,各借10个。”何志军看着他的眼睛。



张雷很为难:“大队长,您也明白,这是部队的装备啊?怎么可能借呢?”



“所以要走后门。”何志军说,“我可以交押金,损坏了我原价赔偿。”



“我们大队可以开个正式手续给你,”耿辉说,“你要完成这个任务。”



“我不可能完成!”张雷想到自己老子的那张严肃的脸就害怕,“我爸爸原则性太强了!何况这是军队特殊作战装备,又不是车!”



“完成不了也要完成!”耿辉说,“你们‘猫头鹰’战术试验分队能不能展现自己的研究成果,就在此一举!”



张雷张着嘴,这个任务太不可思议了,两个严肃的主官要求自己找父亲走后门?



“我要给我爸爸先挂个电话。”张雷说,“先跟他商量商量。”



“可以,晚上你可以在大队作战值班室打军线长途。”何志军说,“但是任务一定要完成,还要尽快完成!我们从接触新装备到可以掌握作战,也需要时间!有点眉目,我立即派人去湖北接装备!去吧,回去好好想想怎么说!”



“是!”张雷敬礼,转身出去了。



张雷走在路上满脑子情况,真不知道怎么说。



中午,作战部队唱着歌在各自食堂门口等待开饭。



机关干部三三两两进入机关食堂。萧琴、刘芳芳和宋秘书走进机关食堂,耿辉坐在里面吃饭,看见刘芳芳过来打招呼:



“芳芳,你母亲啊?”



“对啊,政委!”刘芳芳说,“这是我妈妈,这是耿辉政委!”



“我们已经见过面了。”萧琴笑。



“我们特种大队条件不好,但是芳芳表现很好。”耿辉笑,“不愧是军人世家啊!”



“老刘也常常这么说。”萧琴习惯地微笑,“我看你们特种大队精神面貌和营房建设都很好,是军区直属部队的楷模。老刘在下面军里的时候,常常在说一个部队好不好,从这些就可以看出来。”



耿辉注意观察萧琴的言谈,也笑:“谢谢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作得不够——来了,我们就一起吃吧。我吩咐炊事班开个小灶,我们在里面吃。”



“不用了,政委!”刘芳芳笑着说,“我和我妈妈随便吃点就可以了!我们还着急回去说话呢!”



“那好吧。”耿辉笑。



“政委我们过去了!”刘芳芳拉着母亲走去坐在桌子旁边。宋秘书去打饭,在宋秘书面前,芳芳很悠然自得,显然已经习惯宋秘书打饭了。



耿辉注意看着,嘴里念着:



“在下面军里的时候?——哟!”



耿辉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他匆匆走了。



“妈,这是特种大队的饭菜,我吃着还挺香的。”芳芳边吃馒头边说。



萧琴数着菜的种类:“小宋,特种兵的伙食标准是多少?”



宋秘书想想:“在我们军区陆军单兵是最高的。”



“你看看这个伙食标准是多少呢?”萧琴对桌子上的饭菜努努嘴。



宋秘书看看,明白了。他沉了一会:“萧阿姨,这种情况不算少见。某些部队是有截留伙食费的恶习,发现过,也处理过。”



“这是喝兵血!”萧琴从牙缝挤出来,“我要向老刘仔细汇报!”



“妈——”刘芳芳急了,“你别这样!特种大队非恨死我不可!”



“他们喝兵血,我还不能汇报了?!”萧琴很生气,“芳芳,这是原则问题,你怎么这么糊涂?”



“妈!”刘芳芳说,“特种大队截留伙食费,是为了搞战术试验分队!他们本着如果明天战争来临的危机感,自我磨炼部队,有什么不对的?我还想说军区不给经费不对呢!”



“这个报告我看过。”宋秘书说,“军区前一段手头紧,所以没批,但是没说不批。可能过段时间就批了吧?”



“就是搞训练,也有正常的手续!要严格按照制度来,尤其是财务上的事情必须清楚!”萧琴严肃地说,“不批,你也不能截留伙食费啊?这是从战士牙缝里面抠出来的!你妈转业前干了那么多年财务,这点法律意识都没有吗?”



“妈!”刘芳芳快急哭了,“就算不对,你也不能让我挨骂啊?!”



“你糊涂!”萧琴急了,“这是违法犯罪你知道不知道?!”



“萧阿姨。”涉及军区作战部队的事情,宋秘书不得不说几句了,“特种大队这么作是不对,不过很多部队都有过这样的先例。我看这个事情还是别现在捅出来,找个合适的时间,我约他们大队领导侧面谈谈,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不符合规章制度的习惯,纳入规章制度不是处理几个人那么简单,您看呢?”



萧琴想想:“也好——但是小宋,这件事情不能那么简单,这是很恶劣的行为。”



“是,我知道。”宋秘书苦笑。



刘芳芳感激地看宋秘书,宋秘书眨巴一下眼。



下午,萧琴要回去了,刘芳芳抹着眼泪送她到大门口。



“芳芳,跟妈回去吧?”萧琴哭着说。



“妈,还有几天我就结束了。”刘芳芳摇头,“你就让我坚持下来吧,别让人瞧不起我!”



“我的苦命的孩子啊——”萧琴抱着刘芳芳哭,“芳芳,你就是妈的心头肉,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你放心吧!”



“妈——”刘芳芳扑在母亲怀里,“等我回家了,好好伺候你和爸爸,我想你们……”



母女依依惜别。



办公楼上,耿辉把望远镜交给何志军:“你知道你三闺女是什么人?刘勇军参谋长的女儿!”



“不会吧?”何志军看看,“小雨没告诉我啊?”



“老何,现在的小丫头都不知道轻重。”耿辉叹气,“领导我不怕,我怕的就是这种领导的老婆或者女儿!”



何志军心情沉重。



“我看把刘芳芳安排在大队部吧,也就几天了。”耿辉说。



“你看错这个丫头了。”何志军说,“这个丫头是能吃苦的,有刘参谋长的作风!我们现在一动,才是真正伤了这个丫头的心啊!”



“你还叫她三闺女?”耿辉苦笑。



“叫,为什么不叫?”何志军说,“我喜欢这个丫头,这个丫头也喜欢我!跟她爸爸有什么关系?”



“我最佩服你的,就是这个!”耿辉拍拍他的肩膀,“荣辱不惊。”



“别说反话啊我告诉你!”何志军把望远镜给他,“我听得出来!”



耿辉笑笑:“还是操心正事儿吧。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吧。张雷要是借不出来我们怎么整?也得有对策啊!”



“怎么整?”何志军苦笑,“一根绳子一把刀,爬悬崖!”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