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一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刘芳芳正在值班室坐着,对面是秦所长。她干净利索地在给秦所长交代工作,秦所长看着记录点头:“别说,我现在还真的舍不得你走呢!干脆毕业了来我们特种大队算了!虽然这里跟大医院比艰苦点,但对于学野战救护的医生来说,这可是一块宝地!而且我们大队干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也不利于工作开展啊!”



后面半句是开玩笑了,刘芳芳只是惨淡的一笑,接着交代工作。



敲门声,秦所长头也不抬:“进来!”



门轻轻推开了,表情复杂的萧琴站在门口,声音颤抖:“芳芳……”



刘芳芳抬头,站起来:“妈!”



萧琴扑上来:“我的宝贝女儿啊——”



刘芳芳抱住母亲也哭了:“妈!你不是中午来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我哪儿等得了啊?”萧琴拉着女儿仔细看,“你爸说他的车不给我用,非让我打车,还是你宋叔叔借了朋友一辆车我们才来的!”



“妈!”刘芳芳拉着母亲,“我爸身体还好吧?”



“好好!就是你不在家没人管他了,他就一直对我呼来唤去的!”萧琴擦着眼泪,“让妈看看,我的宝贝女儿怎么现在这么黑了?瘦了?”



秦所长笑容可掬:“你好。”



“妈,这是我们秦所长!”刘芳芳介绍。



萧琴伸出手:“好好!”



“芳芳在这里表现很好,不怕苦不怕累!”秦所长说,“官兵们都很喜欢她,很舍不得她走啊!”



“哦。”萧琴脸上露出习惯的微笑,“秦所长,多谢你这段时间对芳芳的照顾。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我会跟我们老刘说。”



秦所长睁大眼睛,看看刘芳芳又看看萧琴。



“妈——你说什么呢?!”刘芳芳急了,“这是我领导!”



“哦,忘了忘了!”萧琴一拍额头,“对不起啊秦所长,我一激动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爸是后勤干部,求他的人多,所以我妈也就这个样子了!”刘芳芳气呼呼地说,“秦所长你别搭理她,她是人来疯!”



秦所长笑:“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秦所长,我先跟我妈去宿舍一会。”刘芳芳拉着母亲说,“我回来再跟您交接!”



“去吧去吧!”秦所长急忙说。



人走了,秦所长还跟那儿纳闷,这什么人啊这么牛?



回到宿舍,宋秘书把车上的东西都搬下来送进来,刘芳芳房间立即成了零食的海洋。



“妈,你给我买这么多零食干什么?”刘芳芳抓起巧克力就吃。



萧琴坐在她对面,看着刘芳芳变得消瘦的脸,心疼地抚摸着她额头隐隐的伤疤:“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我们拉动的时候我磕了一下。”刘芳芳大大咧咧地说。



“萧阿姨,我在车上等您。”宋秘书说,“芳芳,我在外面啊!有什么要帮助的你就说话,我跟情报部的那几个干部还是比较熟悉的,没人欺负你吧?”



“他们谁敢啊!”刘芳芳站起来一踢腿,“宋叔叔!你现在未必打得过我了!我是女子特种兵!”



宋秘书笑:“好好,你厉害!我在外面,有事说话。”



“赶紧坐下赶紧坐下!”萧琴看宋秘书关上门,招呼刘芳芳坐在腿边仔细看,抹眼泪。



“妈,你别哭啊。”刘芳芳说着说着自己也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别哭啊……”



萧琴看着刘芳芳手腕摔出来的紫青泣不成声:“芳芳,咱回去吧!咱不在这儿吃苦了……你在这儿吃苦,妈受不了啊!”



“妈,我真的没事……”刘芳芳擦着眼泪,“我长大了,我没事……”



“芳芳,跟妈回家!谁也不能让你再吃苦了,妈发誓!”萧琴抱住女儿,“我去跟你爸拼命!我不让你再来特种大队了!”



“妈,我是不想再来了——”



触到伤心处,刘芳芳哇哇大哭抱住母亲。



“怎么了?!”萧琴一惊,“谁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你……”刘芳芳抱着妈妈大哭。



“孩子你告诉妈!”萧琴很严肃,“谁欺负你了?!”



“真的……没有!”刘芳芳大哭着摇头,“妈——我心里难受啊!……我喜欢他,我就喜欢过他一个男孩子啊……”



“谁?!”萧琴跟老虎一样精神起来,“谁欺负你了?哪个男兵?!妈收拾他!”



“他没欺负我……”刘芳芳说,“他不喜欢我……妈,我心里难受啊……”



萧琴脸上的表情平静下来:“你跟妈说,你最信任妈妈。告诉妈妈,怎么回事?”



刘芳芳哭着点头,一五一十跟妈妈说起来。



宋秘书在车里抽烟,萧琴走出来,后面是刘芳芳。萧琴对刘芳芳说:“你等一下,我跟你宋叔叔说一声。”刘芳芳点头,等在边上。



萧琴进车关上车门压低声音:“小宋,你帮我查两个人。”



“谁?”宋秘书说。



“一个是方子君,军区总医院的大夫;一个是张雷,陆院侦察系17队的学员。”萧琴说,“这件事情不要告诉老刘,千万千万!”



宋秘书挠挠头:“这个倒是不难办,军区总院的副书记和我是哥们,陆院也有几个熟人。只不过我查他们什么啊?为什么查?通过什么手续?”



“私人关系查,不通过组织。”萧琴叮嘱,“什么都查,历史,家庭背景,社会关系。”



宋秘书看一眼芳芳,想着。



“能不能办?”萧琴问。



“可以。”宋秘书说,“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萧琴说,“记住,不能告诉老刘!”



宋秘书还是有点为难:“萧阿姨,这不符合手续。”



“我是一个母亲!”萧琴眼巴巴看着他,“我以一个母亲的身份恳求你,这关系到我女儿的幸福!”



宋秘书想了半天,点头:“我查。”



“谢谢!”萧琴出去,拉住芳芳:“走,我们去四处转转!——小宋,我跟芳芳随便走走!你不是要打电话吗?去找个地方打电话吧,中午我们就在他们这儿食堂吃饭!我也看看他们特种大队的伙食怎么样!”



“好!”宋秘书点头,“中午11点我准时到食堂,我去打电话了。”



他开车走了。



“走吧,妈!”刘芳芳诉说了心中的积郁,开朗多了。



“走走!我也看看这个你爸爸心尖子一样的特种大队到底是什么样子!”萧琴拉着女儿走了。



主楼。耿辉在办公室放下望远镜,脑子在运转着。



他打开桌子上的军区领导花名册,在里面查着姓刘的。有十五六个军区机关正师以上干部姓刘,他在想着到底是谁。



刘参谋长的命令虽然已经下来,但是花名册没有更新。



所以,耿辉还是没想到新任少壮派参谋长刘勇军少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