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未来的混混 第一章 第三十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1/

三十六

四周的一切都变了样,两种不同的功法对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这种效果,一个直径五米的大坑出现在几个人的面前。

两道人影飞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流星和玉虚道长抱起了小刀和木虚,两个人被震的是出气多进气少,面色苍白,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偶尔说明一下,自己还活着。

玉虚嘴里念了几声咒语,手中一道白光射向木虚的身体,流星一手抱着小刀,用恶毒的眼神看着几个人,“如果小刀有什么不测,我今天对天发誓,杀光你们所有的门人。”

灵虚刚和流星战斗完,一听这话,气的大吼一声:“谁怕谁啊,咱们在来过。”说完就要上来,被一直没有说话的悟虚一把拽住。

“师兄不要胡来,这位小兄弟也是性情中人,我来看看。”说完一把扣住了小刀的脉搏,流星一掌拍向了悟虚的头顶,就在离悟虚头顶还有不到三寸的地方,流星停了下来。

悟虚如老僧入定,嘴里不知念着什么,右手扣着小刀的脉门,左手合十,头顶上冒着热气。

流星明白他这是用本命真元在救小刀,后悔自己差点做了错事,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灵虚一眼。

灵虚鼻子里哼了一声,他修练的是烈火掌,属性致刚,对救人来说,那是有害无益,所以只能看着,也帮不上什么忙。

不一会儿,玉虚和悟虚两位道长都收了功,相互对望了一眼,都摇了摇头。

流星一看这情况,急的对着悟虚大喊大叫“你个老不死的到是说话啊,小刀到底怎么样了。”

“施主不要着急,生命危险是不用担心,只是他经脉被断,丹田被震伤,恐怕以后只能做一个普通人了。”悟虚觉的这样有慧根的一个后辈,从此后不能再修行道法,这比杀了他还难受,所以说话的口气,有点伤感。

经过短暂的治疗,小刀微微能张口说话了,“快带我回去,找一间静室。”说完,头一歪,昏了过去。

流星看到小刀急切的眼神,也不说话,背起小刀就要走。

“慢着。”玉虚喊了一声,从袖口里拿出一支小盒,一抖手,白光一闪,小盒炸开,呼啦啦一下子飞出了一群蝙蝠,“这些黑暗生物就交给你们,望你们要尊守诺言,不要叫他们做下杀生之事,不然,天道伦回,果报自受,大家就此别过吧。”说完抱着木虚道长,运起土遁之法,一转眼就不见了,灵虚和悟虚看了一眼流星,点了点头,也遁土而去。

蝙蝠们幻身为人形,高德曼一脸憔悴的走了过来,看着昏迷的小刀,“他奶奶的,那几个破道士是什么来路,怎么我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他收到一个盒子里,可把老子都快憋死了,刀子怎么了,看情况不是多好啊。”

流星也没见过高德曼,只是听伯通和小刀说过,也没空和他闲聊,“大家都跟着我回基地,刀子为救你们受了重伤,我要回去救他。”说完抱起小刀撒开双腿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高德曼一听,吓了一身的冷汗,这小刀要是出了什么事,阿蔓小姐还不把他们一个个的钉在墙上晒成标本才怪,一群人如影随形,跟着流星往基地方向跑,蝙蝠虽然幻化成人影,但是跑起来脚不沾地,还好是晚上,这要是白天,被人看到了,非吓出病来不可。

一进入鬼影的范围,立刻闪出十几个身影,手持砍刀拦住去路,现在的鬼影可真算的上训练有素,三关一道的兄弟都比着叫劲,就在大家喝庆功酒的时侯,警戒也是非常严格,站班的兄弟也是非常认真。

流星停住身影,对着挡住他的人群喊道:“我是流星,身后的都是自己兄弟,兄弟们不要惊慌,刀哥出了点小意外,不要惊动大家,各自站好岗位,通知大狗和伯通,叫他们到办公室来。”说完,也不管这些人有什么想法,一闪身就冲了过去。

高德曼毕竟是欧洲的贵族,行了一个绅士礼,然后才和众人‘飘’过去,看的众人头发都站了起来,天啊,这都是一群什么人,阴森森的,和鬼没什么两样。

流星来到了鬼影的基地,新装修的办公室,分成了里外间,把小刀放在了办公室里间卧室的床上,经过一路的颠簸,小刀也悠悠的醒了过来,只是还没力气说话,刚把门关好,一道人影从小刀的体内闪出,灵儿的身姿出现在流星的面前,“流星大哥,我要为小刀聊伤,他的经脉刚断,再晚就来不急了,在七天内,这个房间不许任何人接进,~包括你。”

在刚才的战斗中流星还奇怪灵儿怎么不出来帮忙,现在又叫他出去护法,气哼哼的说道,“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

灵儿脸色一红,也不解释,直接把流星推出房间,“来不急说给你听了,再晚就不行了,听好,不许人进来,不然他命就不保了。”

咣铛一下,把流星关在了门外,上了暗锁,流星气的大声的喊着,“要是不把那破刀子救过来,我和你没完。”

高德曼他们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流星。

“你们听好了,这个房间在七天之内任何人都不能接近,违犯者~~杀!”流星的话音一落,高德曼一个眼神,三十来个蝙蝠‘唰’的一声,从里到外把整个房间包围起来。

伯通和大狗军志三人接到消息,醉熏熏的走了过来,看到有陌生人包围了办公室,军志和大狗二话不说,从腰里拔出匕首就刺了过去,两个人虽然喝多了,但身手却非常灵活,加上那些蝙蝠看到有伯通在,也没再意,一个照面,两支蝙蝠就被刺伤,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四五条身影立刻扑了上来,伯通也有点清醒了,看到这几个人,一个冷战,赶紧大喊一声,“住手,都是自己人。”

军志和大狗一听,往后一退,收住身形,蝙蝠们早就一眼就认出伯通来,他那副打扮,很容易认,也都收住手,在杭州,他们可没少跟着这位道士风光,这身打扮和形象,早就深深的印在他们的头脑里,一看伯通说话,也都不再动手,但也冷冷的看着军志和大狗两人。

“这些人都是我的小弟,在杭州收的。”伯通给军志和大狗解释了一下,到是没说这些人都是蝙蝠。

“高德曼那家伙呢,叫他来见我。”伯通对着眼前的几支蝙蝠喊道。

其中一个上前回答,“高德曼先生和一个叫流星的在办公室里等你呢,小刀受伤了,在里边治疗。”

话音一落,三个人一下子酒都醒了,“什么,刀子受伤了?”不约而同的跑进了办公室,几个人想拦,但一想是伯通领的人,也就放了进去。

办公室的外间,流星发呆的坐在沙发上,高德曼点了一支不知从哪拿出来的雪枷,一口一口的抽着。

“刀子怎么了?”大狗看到流星,忙着问道。

“受了点伤,你们也别问了,总之,七天之内,这个房间是禁区,任何人都不能接进。”

三个人莫名其妙的看着流星,伯通看到高德曼他们,好象有点明白了,“刀子呢?”

“他在里屋。”流星用手一指门关的紧紧的卧室。

“那快找大夫来帮他看看啊,怎么还叫他一个人在里屋呆着。”军志上去就要推门。

流星蹭的一下,拉住了军志,“那个~~她~~嗯~里面有人在给他治疗。”说完看了一眼伯通。

伯通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对着大狗和军志说道:“刀子在用心法疗伤,咱们大家就给他护法吧。”

~~~~~~ ~~~ ~~~

卧室内,灵儿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刀,只见他脸色苍白,急促的喘着气,虽然不能说话,但眼神还是朦胧的看着灵儿。

一件一件的灵儿把小刀的衣服脱的一丝不挂,小刀苍白的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红韵,灵儿也是双霞彤红,咬了咬嘴唇,好象下了一下决心,双手一挥,灵儿身上所幻化的衣衫尽退,一个蔓妙的身姿呈现在了小刀面前。

灵儿慢慢的趴在了小刀的身上,香唇吻上了小刀苍白的唇上,一股欲火从小刀的丹田里升起,虽然以经重伤的快要见阎王,但此时竟然还能把跨下大旗竖起来,也真算是个奇迹了。

“不许乱想,快运起真气,修复你的七经八脉。”灵儿的身子缠绕在小刀的身上,用心灵和小刀勾通着。

小刀只觉的灵儿的身体象火一样缠在他身上,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用尽全身的力气往上一顶,一阵撕裂的疼痛使灵儿‘啊’的叫了一声,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和体了。

灵儿狠狠的咬了一下小刀的嘴唇,两滴泪水滴到了小刀的脸上。

一股真气从灵儿的嘴里渡入到小刀的口里,这时侯,两个人才慢慢的把真气引到了经脉上。

“对不起~~灵儿。”小刀不好意思的用心灵和灵儿说着。

半天灵儿才轻声回答道:“不要说了,专心疗伤。”双手紧紧的抱住小刀,两个人慢慢的进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卧室之外,伯通拿出他那不知从哪找来的一个乌龟壳,里边放了三枚铜钱,不停的摇晃,嘴上还唸着什么,然后撒在桌面上,嘴里还不停的说道:“不对啊,这小子应该早就死了,怎么还活着,奶奶的,再算一次。”然后又重复着刚才的程序,流星几个人紧张的看着伯通。

“嗯,这次怎么这小子的寿命显示出能活一千多年,奶奶的,快赶上老鳖了。再来。”大狗和军志听着都恨不得上去把伯通揍上一顿,只有流星还明白,一千多年对修行者来说不算什么。

三天过去,几个人实再不愿意看伯通在那摇卦了,只有伯通自己还在那兴奋的算来算去,不时的发出另人不耻的奸笑,听到的人无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好象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桃花劫!!美女!!嘿嘿”一脸的淫荡,竟然嘴角上还流着口水。

流星看着伯通,对旁边的大狗说道,“算卦竟然能算到这副模样,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看他那样,怎么觉的好象他把小刀给强奸了一样,他这是在算卦还是~??”

大狗狠狠的点了点头,“嗯,我看是这样,这破道士什么事干不出来。”

高德曼听完后,更是对伯通佩服的五体投地,“妈哎嘎达,血皇在上,做人能奸诈到如此境界,真是我族学习的榜样,是我们学习的楷模,阿哎拉瓦油~”

办公室的大门猛然被人推开,阿蔓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刀子在哪里,他在哪里?”门外面的鬼影也好蝙蝠也好,跟本就没人拦住她,鬼影兄弟都知到这位漂亮的混血儿是他们的大嫂,蝙蝠们更是不敢拦住他们这位小主人,阿蔓三天没见到小刀,这几天心里就慌乱的很,阿蔓心里无比的紧张,她和小刀有着心灵的契约,按说能感应到小刀的存在和位置,

一打电话才知到小刀受了重伤,赶紧的赶了过来,进了门,只看到几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伯通,跟本没有小刀的影子,急的一把抓住伯通的脖子就拎了起来,“快说,刀子怎么样了。”

“啊!~~他~~我~~喘~~不~~过~来~”伯通双腿在空中乱蹬,手里还拿着那只乌龟壳,里边的铜钱也撒落到地上,憋的脸色通红。

“他刚才说小刀~什么桃花~~和美女~你问他吧。”大狗一看,落井下石,把矛头指向了伯通。

阿蔓看着抓在空中的伯通,鼻子哼了一声,一甩手,把伯通扔在了地上。

“流星,刀哥在哪里,我怎么感应不到他了,快说。”阿蔓心里无比的紧张。

“刀子在里屋疗伤呢。”话还没说完,阿蔓就要往里闯。

吓的几个人赶紧拦住,“阿蔓,你听我说,刀子闭关疗伤,七天之内不能打饶,不然生命就不保了。”流星汗都出来了,就怕阿蔓进去打饶了小刀的疗伤。

“疗伤??七天?你说的是真的?”阿蔓看着流星,她虽然对中土的道法不明白,但也知到一些奇术。

流星点了点头,阿蔓看着大家紧张的样子,也不好再往里闯,“那好吧,我也在这里等,七天之后我要第一个进去,要是刀哥有什么事,哼~不管是谁伤了他,我都要报复。”

“不好,天啊,这是什么卦相??”伯通还不忘散落在地上的铜钱,话一落地,就后悔起来,这个时侯说出这种话,要说不清楚,天啊,阿蔓可不是怜香惜玉之人,他这把骨头恐怕又要惨遭蹂躏。

大家都在看着伯通,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爬上了伯通的心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