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章 第七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9 38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十章 第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两辆三菱越野吉普车在平原掀起漫天尘土,一左一右齐头并进。



陈勇开着左边的那辆,刘晓飞坐在他身边,林秋叶、何小雨和何志军坐在后面。何小雨看着那边的车摇下玻璃:



“我们比一比!”



“看谁快!”那边刘芳芳也高喊。



“速度不能超过100迈!”何志军说。



“明白。”陈勇拿起对讲机,“林锐,100迈为限!”



“收到。”



林锐放下对讲机戴上墨镜,兴奋地:“都抓稳了啊!”



四轮驱动起来,车兔子一样窜出去。



他身边坐着张雷,后面是刘芳芳和方子君。



张雷从后视镜看见了方子君,笑了。



方子君白了他一眼,拿纱巾裹住脸偷笑。



刘芳芳看见了,但是当作没看见。



蜿蜒破旧的古长城在山头静静矗立,似乎在诉说着一个难圆的梦。



两辆吉普车齐头并进,一个急刹车几乎同时停在下面。



“不到长城非好汉!”何志军下车感叹,“果然有道理!”



陈勇站在他身边:“大队长,上去更好看!”



“妈拉个巴子的,上!”何志军一挥手,拉住林秋叶就上山。



“不等等孩子们?”林秋叶看着那边忙着照相的年轻人。



“等啥啊?他们才不等咱们呢!”何志军说,“走吧,咱也年轻一回!”



陈勇看看那边的方子君,又看看大队长,急忙背上背囊跟上作保障。



“给我们三姊妹照一张!”何小雨拉过来方子君和刘芳芳站好了,三个姑娘一合计,同时高喊:



“永远青春!”



“好!”刘晓飞按下快门,“哎!哪位大小姐给我们哥仨来一张啊!”



“我来吧。”方子君接过照相机。



刘晓飞、张雷和林锐穿着迷彩服站在长城前面,举起自己的右手高呼:



“勿忘国耻!牢记使命!”



三个姑娘被逗得哈哈大笑。



“哎呀我的妈呀!”方子君捂着肚子笑,“我还以为文革呢!”



三个小伙子不好意思地互相看看:“那我们喊啥?”



何小雨看着刘晓飞,眼珠一转:



“那你们三个喊——我爱你!”



“不行不行,这个不能喊。”刘晓飞马上说。



“干吗不能喊?”何小雨不高兴了。



“好好,我喊我喊!”刘晓飞说,“你们俩呢?”



“反正我有对象,喊了也不怕。”林锐说,“张雷呢?”



“如果需要,我可以喊一百句,一万句!”张雷的眼睛火辣辣看着方子君。



方子君脸红了。



刘芳芳看着,低下头。



“好好,就喊我爱你!”何小雨大声说,“子君姐准备了!”



三个小伙子面对镜头,齐声高呼:



“我爱你——”



声音在山间回荡。



“哟!”何志军在山上回头,“年轻人真能整啊!我也来一嗓子!”



“你喊啥?”林秋叶拽他,“别胡喊!”



何志军清清嗓子,高喊:“林秋叶,我爱你——”



林秋叶立即脸红了:“胡闹!这个能喊啊?”



陈勇憋住笑,低头故意看四周。



下面的六个年轻人哈哈大笑。



“爸爸,你太伟大了——”何小雨在下面喊,“我们永远爱你!”



何志军指着何小雨:“看,丫头都说我伟大!”



“你也不怕人家笑话?!”林秋叶嗔怪。



“20年革命夫妻,喊两嗓子喊不坏!”何志军说,“都是我老婆孩子那么大了还怕喊?”



底下的年轻人开始准备爬山。



“革命一帮一一对红啊!”何小雨喊,“一个男士拉一个女士!”



“我才不需要他们拉。”方子君说,“这山,比老山差远了!”



“你们都干部,我小兵不合适。”林锐说,“我在底下擦车。”



“得了!”何小雨说,“你还说这种话?早就是兄弟了!我先走了,你们看着办!”



刘晓飞拉着她蹭蹭蹭上去了。



张雷看看上面,看看方子君,笑:“我们俩吧。”



方子君看看刘芳芳,还没说话,刘芳芳已经拉住林锐:“走!林锐带我上去!”



林锐为难地看张雷,刘芳芳怒了:“你走不走啊?!”



林锐只好上山。



“就咱们俩了。”张雷挠挠头。



方子君低下头:“这对芳芳不公平。”



张雷想半天,也没想出来怎么说。



“上去吧,不然叔叔和阿姨等着急了。”方子君自己往山上走去。



张雷急忙在后面跟着,怕她摔下来。



爬过一段古长城的残骸,方子君脸色有点发白,在烽火台边坐下了。张雷急忙跟过来:“身体没完全恢复,还是我拉着你吧。”



方子君看着蜿蜒的古长城:“芳芳是真心喜欢着你的。”



张雷为难地低头坐在她身边:“我把她当小妹妹。”



“和我保持一米以上距离。”方子君说,“咱们说好了的。”



张雷看看她,起身坐开。



“我说过,我们之间需要距离,也需要时间。”方子君苦涩地说,“你和刘芳芳之间不需要这个距离和时间,你会如何选择?”



“这还需要问我?”张雷苦笑,“你知道答案。”



“我方子君从不容许自己成为一个竞争者。”方子君说,“我不喜欢和别人竞争,更不喜欢成为失败者。”



“问题是根本没有竞争!”张雷说,“我根本就不喜欢刘芳芳!”



“可是她喜欢你!”方子君说。



“子君!”张雷转向她,“陈勇也喜欢你,你喜欢他吗?”



“这不一样!”方子君躲开他的眼睛。



“一样!”张雷逼近了。



“你,你给我离开点!保持距离!”方子君推他。



张雷一把抓住她的手:“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方子君看了一眼就低头。



“我爱你!”



张雷一字一句地说。



方子君觉得头有点晕。



张雷轻轻抚摸她的脸,声音柔和下来:“我爱你。”



方子君抬起泪眼:“真的?”



“真的!”张雷说。



“你发誓?”



“我发誓!”



“那也不行!”方子君断然说。



但是还没说完,张雷的嘴唇已经堵上来了。



“你混蛋!”方子君拼命踢他打他。



张雷紧紧抱住她吻着。



渐渐的,方子君的胳膊松下来了,抱住张雷。



泪水流进张雷嘴唇里面。



再出现在大家面前,张雷拉着方子君,方子君的脸上红扑扑的。



刘芳芳忍住眼泪,看着远山。



正在作石板烤兔子的陈勇愣了一下,但是低下头继续翻兔子肉。



在长城的烽火台上,这些军人们围着篝火坐好。



“唱歌唱歌!”何志军说,“不唱歌不热闹!”



“唱什么?”何小雨小心地拉住刘芳芳问。



刘芳芳在揉眼睛,忍着眼泪:“唱那首《闪亮的日子》吧。”



方子君内疚地低下头。



“我来伴奏吧。”张雷拿过林锐手中的吉他,低沉地说。



张雷弹出前奏。



何志军马上说:“这啥歌儿挺好听啊!”



“你别闹!听歌!”林秋叶说。



何志军就老实了,听歌。



刘芳芳和何小雨手拉手靠着,轻轻合着吉他节奏唱起来:



“我来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



我轻轻的唱你慢慢的和



是否你还记得过去的梦想



那充满希望灿烂的岁月



……”



歌声当中,何志军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



林锐、张雷和刘晓飞的声音也跟进来。



“你我为了理想历经了艰苦



我们曾经哭泣也曾共同欢笑



但愿你会记得永远的记着



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你我为了理想历经了艰苦



我们曾经拥有闪亮的日子……”



沧桑的旋律,浑厚的歌声,从这一群现代年轻军人口中唱出,在古长城上回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