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二章:自由有价(四)下

红色猎隼 收藏 11 25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二章:自由有价(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作为中国政府未来经济引擎—环南中国海经济圈南翼最为重要的屏障,印尼民主联邦将不可不避免的面对南太平洋上澳大利亚正迅速膨胀的军事力量。在被迫放弃位于日、韩两国的军事基地群之后,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了美国在太平洋上最为忠实的盟友、霸权的最后基石。

除了日益增加已超过10万人的驻澳美军之外,澳大利亚自身军事力量的成长速度也颇为惊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澳大利亚便在美国的指挥棒下不断调整防务战略,将原先有限的“本土防卫”改为先发制人的“海外防卫”,积极充当西方世界在亚太地区利益的代言人,大量采购美国先进的武器装备,并不断强化与美军实现一体化作战与训练的能力,以保持其在本地区的海空优势。

在保证澳大利亚本国国土免遭直接军事攻击之外,堪培拉和华盛顿还在秘密构筑所谓的“澳洲防御圈”计划。即在澳大利亚的紧邻地带—印度尼西亚东南部地区、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东帝汶及南太平洋岛国—通过各种手段增设驻军、修筑基地,使其至于美澳的直接控制之下,形成所谓“稳定、完整和联系紧密的安全环境”。

而在这一旨在于扩大美国在南太平洋势力范围的“澳洲防御圈”计划,最大的受害者无疑就是印尼。在1999年澳大利亚通过联合国从印尼手中夺取了对东帝汶的主导权,已经令澳大利亚坐收了约有2265亿立方米油气储量的日升气田的开采权。从“合作开发油气协议”中获利数百亿美元。

这一意外的“维和红利”令澳大利亚食髓知味、而对印尼国土分裂势力的支持力度更为肆无忌惮。一度通过偷渡澳大利亚的难民指控印尼军队在巴布亚省进行“种族灭绝”行动。进而为巴布亚造势。在印尼内战中,澳大利亚更以维护周遍地区稳定为名,直接派出3000人以上的远征军,在巴布亚美劳格港登陆,并迅速控制了该省首府—查雅布拉,至今仍没有撤军的迹象。

所谓不论是未来中美的直接冲突中,还是为了捍卫自身的主权和领土完成,印尼民主联邦都将不可避免的直接在辽阔的帝汶上与澳大利亚直接冲突。为了应对而精锐的澳大利亚海、空军,印尼民主联邦必须加强自身海、空军的建设。

但在那一场命运之战降临之前,印尼民主联邦的军队首先需要面对着环侍周遍、充斥着不稳定因素的众多加盟共和国。雅加达需要一支高效、精干的地面部队。数支由精锐的职业战士组成的快速反应部队可以迅速出现在群岛的任何角落,应对和遏止不可预计的突发性事件。而当特种行动难以奏效之际,一支训练有素的常备陆军则将成为控制局势进一步恶化的唯一力量。

面对着印尼民主联邦所面对的内忧外患、以及印尼华人的社会现状。杨全和张世杰决定抛却自己多年以来在中国军队大熔炉中的所见所学,从头开始,师法少数而精锐的以色列国防军,建设一支以精锐的常备军为骨干的“全民皆兵,迅速动员”的国防体制。

“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星球上,曾经有一个民族,他们为了生计背井离乡、备受欺凌。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过无数的财富,却一次次的遭到灭绝性的屠戮。但是几个世纪以后他们用自己的热血重新浇铸起自己的家园。这个新兴的国家叫作以色列。”

仿效以色列的国防体制,印尼民主联邦实行独特的志愿服役、义务兵役与预备役三结合制度,一方面保持精干的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现役和预备役正规部队,另一方面注重在主张隐忍、和善为贵的印尼华人中培养全民的战争动员意识和军事常识,并且把战争动员体制作为国防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给予了特别重视,进行了重点建设。

在印尼民主联邦军队和地方都设有动员机构。在作战部队中也设有动员征召中心,地方各城市则设有委员会,负责动员、征召预备役人员。在兰芳共和国内将全国划分为22个动员区、建立了就地征召、就地储备、就地动员的机制。

公民在所在区应征服现役,退役后编入该区预备役,战时编入原服役部队,从事原相同专业。每支预备役部队的编组都很固定,人员相对稳定。对预备役人员的管理实现了高度自动化和规范化,动员时每个人到何地集中、到何部报到,都有明确的规定。各种地方交通工具平时也登记在案,动员时立即纳入军队后勤系统,到指定地点待命。战时,利用各种通信手段发布征召令。

学习色列从全世界分布着近800万犹太人,迅速动员组织犹太人回国参战的“全世界动员”体系,印尼民主联邦开始尝试在全球设兵站,首批的4个兵站涵盖四大洲,分别设在纽约、巴黎、曼谷和东京。

张世杰曾向林光昭提议将公民的服役年限写进宪法,规定:年满18岁的男女青年必须服兵役。推行“每一个公民都是士兵,每一个士兵都是公民”。男子服义务兵役年限为4年,而后转入预备役,直至年满41岁。女子服义务兵役为3年,而后转入预备役,直至年满34岁。在预备役期间,每个公民每年都应有一个月战备值勤。

但显然这一提案在林光昭等政客看来太过激进了一点,虽然经历过血腥的屠杀和内战,但“好男不当兵”的古训却根深蒂固的烙印在华人的心目中,而要大规模的征兆女兵在华人社会中更难推行。在内战中抛弃家园和亲友逃离印尼的华人富商们的公子哥,在尘埃落定之后返回爪哇,竟开始诟病起即将推行的义务兵役。一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打算花钱从来自大陆的“劳务输出”中花钱雇人以代服兵役。

而在印尼国会内众多华人议员对于,由华人族群总数不过700余万的兰芳、廖内华人两大加盟共和国独立承担印尼民主联邦40万人的常备军分额报以强烈的反弹。这些多年以来习惯在金钱数目中寻找安全感的商人们,甚至喊出了把“兵役将给穆斯林,华人掌管经济就可以了”的口号。

面对种种的阻力,杨全和张世杰所面对的已经不只是单纯烦琐的世事,更有众多不信任的目光。“快过年了,我想回去看看。”在前往苏门答腊之前,张世杰曾一度萌生了退意。在杨全的一再挽留之下,这位曾经雄心勃勃的战士才有踏上了征途。

在苏门答腊杨全曾一再向林光昭举荐张世杰出任新成立的廖内加盟共和国驻军司令,在杨全看来没有人比沉着、冷静的张世杰更适合这一充满危机的岗位,但是林光昭显然不怎么看,他更愿意将这一封疆大吏的位置留给土生土长的印尼华人,而不是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雇佣兵”。

作为朋友张世杰了解杨全给予自己的种种帮助,而他唯一能作的只有更为努力的工作来报答这位萍水相逢的知己。在苏门答腊,正是由于张世杰的不懈努力,众多繁琐而了无头绪的工作才最终有条不紊的开展了起来。但是就在尘埃落定,他们准备动身返回雅加达之际,灾难却突然降临了。

从印尼联邦军队在苏门答腊的临时指挥中心前往巨港国际机场的高速公路,杨全和张世杰已经走了很多遍了,这条公路始终处于东盟军队的严密保护之下,历来畅通无阻。而在那天早上,更有数十名来自雅加达的内务部队对沿途进行了小心的盘查。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枚大威力的路边炸弹却在张世杰的座车左侧不足百米的地方突然爆炸了。如果不是杨全那辆老旧的北京吉普在出发前突然抛锚,他本不应该走在车队的最前列。而当杨全在刺鼻的硝烟之中,艰难的从炸的几乎散了架的吉普车子内找到张世杰时,这个满脸是血的湖南汉子用最后的力气挤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能为自己的知己挡煞,他死而无悔。

迅速赶到并封锁现场的印尼联邦内务部队,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起“伊斯兰祈祷团”针对杨全中将的有预谋的暗杀活动。至于这些狂热的穆斯林是如何潜入防范森严的公路两侧的,印尼联邦内务部队则讳莫如深。

对于死于炸弹袭击的张世杰,雅加达显得格外的小气。如果是在内战期间,林光昭会毫不犹豫的追认一位中校以少将,但是在张世杰的身上他却意外的吝啬其着追认的虚名起来。他没有给予张世杰任何荣誉上的奖赏,甚至在雅加达当天的新闻里都没有提到他的名字。对于杨全的请命,林光昭给予的回答只是冰冷的数字—他可以开出比内战中更多的抚恤金,却不会再象内战中那样理解军人搏命的真正意义。

看着张世杰的棺椁在送行的鸣枪声中被运上自己的专机,双眼早已模糊的杨全再也无法忍耐,泪水夺眶而出。他并非单纯只是为战友而哭,他所送走的是一个自己为之奋斗过的梦想。

“请总长登机吧!”一个印尼联邦内务部队的年轻中尉走到杨全的车前,小声的请示道。这个中尉很可能是一个刚刚从海外回来的ABC,汉语说的很不流利。

在杨全的微笑之中,崭新的运-12E型军用运输机逐渐滑向跑道。数分钟之后,消失在了巨港机场的天空。这架轻灵的小型运输机如云燕般翱翔在印尼蔚蓝的天空之中,突然一声极不协调的断裂声传来,这架崭新的运-12E型军用运输机的两个发动机同时冒出了浓烟和烈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