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 正文 第四十九章 背道而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由于英军的全线溃败,华国远征军不得不调整兵力部署,独自承担起与倭军的作战任务。勃奇镇的防御移交给新四师的一个团以后,新六师的防区继续向西移动。这样,远征军的六个师一字排开,在蒲甘中部地区构建了半圆形的防御圈。防御圈的东部是新五师,中部和西部现在是主要战场。在中部战场,远征军布置了四个师(其中新四师欠一个团),抵抗着倭军第三十五师团的进攻。在西部是吴汉的新六师与新四师的一个团,由于前一个阶段倭军第二十三师团损失惨重,因此暂时无力发动进攻。这样,倭军的进攻主要集中在中部,东部与西部则相对比较平静。

前一个阶段新六师与倭军第二十三师团的作战中,也受到了一些损失。此时,潘琛澜深知西线的重要,西线如果失守,远征军的侧翼完全暴露,这对于远征军来说是致命的威胁,于是抛开党派之争,力排众议,将从国内补充来的两个新兵补充团七千人全部拨给了新六师。同时给新六师调拨了一批武器弹药,在潘琛澜并不知道新六师得到了大批英军遗弃的装备,在他的印象中,新六师的装备是非常落后的,这次特意拨给新六师一个山炮营的装备。

新兵到达以后,吴汉立即对新六师的编制进行了调整,新六师从原来的三个团扩充为四个团,其中包括一个加强炮兵团。总兵力达到了一万八千人,基本达到了重装师的标准。

倭军在西部战场攻击受挫,中部战场也未占到便宜。倭军第三十五师团在飞机的支援下,向远征军发动了攻。双方争夺的要点是位于仰曼铁路上的达奇城。守卫达奇城的是第五军的主力王牌新一师。

新一师到达奇城后,立即开始构筑工事。新一师在达奇城构筑的工事完全是坑道封闭式的堡垒,蒲甘的木材资源十分丰富,达奇城紧靠铁路线,有很多锯好的铁路枕木,是构建工事的好材料。经过几天的日夜施工,各种工事不但构筑完毕,而且十分坚固。

九月六日,倭军飞机对达奇城进行了轰炸,经过两日不间断的轰炸,达奇城已成废墟,城中的老百姓都已经逃走了,只剩下新一师的士兵坚守阵地。

九月八日拂晓,倭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达奇城发动了猛攻,新一师凭借坚固的工事,向倭军还击。双方激战两天两夜,倭军付出重大人员伤亡,仍不能夺取达奇城。

远征军本可借此有利时机,集中优势兵力对倭军进行反击,但远征军的决策者,副总指挥兼第五军军长潘琛澜并没有这样的胆量,他认为在失去英国这个盟友后,能够建立有效的防御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他的战术的核心就是防御,因此远征军各部的任务就是守住自己的防区。

在接到二十三师团和三十五师团请求增援的报告后,饭田板三郎立即向大本营发出增兵的请求。很快,倭军的大本营做出了增兵决定,调重新组建的第五师团入蒲参战。其中第五师团是原来驻扎在华国的师团,在与革命军的作战中遭到重创,不得不撤回到国内修整。这次由于战事吃紧,才不得不重上战场。

在倭军调兵遣将的一个多月中,蒲甘国的形势相对比较稳定,倭军无力进攻,只得全力组织防御。而远征军的战术保守,并没有利用这个有利时机进行反击。因此交战双方只有零星的战斗发生,并没有大的战事。

十月十七日,在双方相持的一个多月后,倭军的援兵终于赶到了。第二十三师团、第三十五师团补充了兵员弹药,第五师团也加入了战团。倭军的主要攻势仍在中部,以第五师团和第三十五师团组成的攻击集团向远征军正面阵地发动了进攻。远征军中部部署的四个师在倭军的进攻面前,不得不放弃达奇城,退守到第二道防线,这样半圆形的防御圈被拉成一条直线了。

十月二十四日,倭军第五、二十三、三十五师团向远征军的防线发动了全线进攻,远征军各部坚守阵地,寸土必争,令敌人攻击受阻。在中部战场和西部战场激烈交战的时候,东部则是相对的平静,但这里不会用永远保持平静。

倭军司令官饭田板三郎为了打破战场上的僵局,动用了手上的最后一张王牌,驻扎在泰国的第五十六师团。

第五十六师团是倭军的一支精锐之师,也是倭军唯一的一个山地丛林师团,该师团在东南夏的作战中屡立奇功,以一个师团的兵力令泰国政府签下城下之盟。这一次他们决定继续创造一次奇迹。

第五十六师团将突破口选在了东部战线,该师团在十月二十八日向东部的新五师的阵地发动了进攻。远征军各部的战斗力可以划分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吴汉的新六师,第二等级是新一师至新四师,最后一个等级就是这个新五师。所谓战斗力是指训练水平、人员素质、战斗精神、武器装备,战术运用等多方面综合评价,可以说新五师的战斗力较之远征军其余各部,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因此潘琛澜才将新五师放在东部战线。

十月二十九日,东线的棠古城被倭军攻陷,守军新五师全线败退,致使东部阵地出现一个大缺口,由于远征军的防线已呈一条直线,倭军一旦突破一点,就面临着被全线突破的危险。第二天潘琛澜才得知这个消息,他顿感事态严重,立即命令新三师的两个团阻击倭军的第五十六师团,同时连夜驱车赶到腊镇暂五十四军军部。腊镇不仅是重要的军火基地和补给站,而且是滇蒲公路的门户和远征军回国的唯一通道。潘琛澜命令暂五十四军立即组织部队,夺回棠古城。

根据情报,倭军军应有四个师团,其中三个师团摆在中部、西部的正面方向,还有一个最精锐的第五十六师团出现在东部,因此潘琛澜认定倭军已经用上了全部筹码,只要收复了棠古城,双方又将回到对峙状态。在新三师两个团的协助下,新五师经过两天的激战,收复棠古。倭军退出城外,去向不明。棠古收复,好比关上了门,但潘琛澜来得及喘出一口气,另一个紧急情报又传到总指挥部,在腊镇附近发现倭军。倭军五十六师团的两个联队胜利地完成了迂回蒲北北的千里大奔袭。十一月二日,腊镇在激战后失守,被倭军占领。

倭军占领腊镇,不但将远征军的回国之路完全堵死,而且倭军已经绕到远征军的防线后方,远征军的防线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面对这种情况,远征军司令部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

新六师也接到了撤退的命令,但吴汉对着地图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倭军占领了腊镇,必然沿着滇蒲公路北上,滇蒲公路上的重镇没有足够的兵力,陷落也只是时间问题。远征军要想回国必须翻越千里野人山,但那里山高林密,几万人撒进去如同沙漠中的几粒沙子,可以说,从这里回国也是一条行不通的死路。还有一条路,那就是西撤到印度,但印度毕竟不是华龙国。战败而去,必然让人家看不起,必定遭受屈辱,堂堂正正的华人宁肯战死,也不能受到屈辱。既然回不去,又不能去印度,那就只有向前进,打出一片自己的地盘。

吴汉决定全师背水一战,至于死地而后生,他命令工兵营将B-1、B-2、B-3全部炸毁,全师向蒲甘的南部地区进军。桥被炸毁了,不单是新六师断了归路,连带着新四师的两个团也断了归路,这两个团长一看,桥断了,归路没有了,留在这里也是等死,只好主动找到吴汉,表示愿意接受吴汉的指挥,与新六师一起行动。吴汉也不客气,当即派人接管了他们的部队,将这两个团拆散,编入自己的新六师。这一下,新六师扩编为六个团的建制,其中五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还有师直属部队以及总数约一千人的蒲甘华侨游击队,全师的兵力达到了两万八千余人,可谓是一支劲旅。

十一月五日,蒲甘国已经进入了旱季,这一天,新六师开拔了。六日晚,担任前锋任务的一团首先与倭军的一个搜索大队迎面相遇。倭军用车辆阻塞于道,并占据房屋强行阻击。一团长命令炮兵向倭军猛轰,一面命令士兵排除路障。全团只用了四十分钟就为新六师杀开一条血路。

六日,新六师再次与倭军一个联队相遇,倭军自恃炮火优势气势汹汹地扑来。吴汉命令炮兵团还击的同时,亲自率领战士们向倭军发起了冲锋。倭军根本没有想到远征军会向他们进攻,因此只有简单的防御工事。新六师的大炮喷吐火舌,上万名决死一战的士兵呐喊着,紧随他们的师长向敌人发起冲锋。两军短兵相接,紧紧激战三个多小时,倭军一个联队被全部歼灭。天黑下来,新六师掩埋了一千多具战死官兵的尸体,踏着夜色悲壮地越过战场继续南进。

潘琛澜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他立即要通新六师的电台,对着话筒气急败坏地吼道:“吴师长吗?……喂喂,我命令你马上停止擅自行动,立即向我靠拢。你听见了吗?新二师担任你的接应……我命令你停止南进,不惜一切代价返回国门!”

吴汉主意已定,他的回答干脆利落:“人各有志,我看就不必强求了。祝潘将军,一路顺风。”电台咔嚓挂断了,话筒里剩下一串串单调的电频回声。潘琛澜知道已经无可挽回。

吴汉的新六师突然南下,一下子打乱了蒲甘的战局。饭田板三郎本来正在为五十六师团的迂回成功而叫好,正在憧憬着一举击溃远征军。当他听说新六师南进,顿时大吃一惊。当他从倭军的情报部门调来新六师师长吴汉的资料,更加吃惊。在倭国人的档案中清楚地记载着,吴汉一次次的“战绩”,他知道如果让吴汉到了蒲南地区,那就意味着虎入羊群,意味着蒲南地区将危机四伏!他急令第二十三师团严密防堵,一定不能让新六师度过伊洛瓦底江,进入勃固山区。第二十三师团立即严密封锁伊洛瓦底江所有桥梁,企图阻止新六师南进。

九日,新六师到达了伊洛瓦底江的东岸———前面就是天险伊洛瓦底江。

倭军第二十三师团的两个联队以及蒲甘独立军的一个师在各个桥梁抢修了工事,架起一门门大炮,竖起无数挺机枪。

怎么过江?吴汉和副师长、参谋长等人对着地图沉思。

“敌人布防很严密,已经在西岸构筑了工事,很难找到突破口。”参谋长说道。

“叭”!地一声,吴汉用红铅笔在地图上圈定一个地方:“就从这座桥过去!”由于用力过猛,铅笔折断了。

参谋长一惊:“那里是倭军的一个联队,火力很猛……”

“狭路相逢智者胜!”吴汉指着那座桥,断然说,“敌人在那里摆了重兵,以为我们无论如何不会在那儿走,那儿必然放松警惕,我们出其不意,便可出奇制胜!”

在华侨游击队的帮助下,在夜幕的掩护下,一团的突击队出其不意地占领了桥头堡,控制了大桥,紧接着,一团全团顺利过了桥,向西岸的倭军守敌发起了猛攻,进一步占领了倭军纵深工事。倭军拼死抵抗的同时,倭军的飞机、快艇也前来参战。一时间,炮火轰鸣,无数发炮弹飞落江里,爆炸,爆炸……眨眼间,江面掀起冲天的大浪,黑烟柱子遮黑了天。但这已经于事无补,新六师的后续部队冒着倭军的炮火全部过了桥,与一团一起击溃了倭军的那个联队。

饭田板三郎接到新六师已经渡过伊洛瓦底江的报告,大发雷霆。他站在地图前,长时间思考着一个问题:吴汉他到底要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