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三十五回 大刀队神兵天将 西庙内倭寇命丧

啊苏 收藏 0 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藤永带着扫荡的日军,急匆匆往回赶,傍黑到达崖沟。看到砖拱石桥,完整无损的躺在那里,松下一口气。

武春喜(六区长)赶紧上前卖好的说:太君!五六个土八路,往桥基下埋炸药和地雷,被区兵发现,本区长带队把破坏份子统统的赶跑了。从桥下起出几十斤炸药,好几捆手榴弹。幸亏发现早,没有爆炸。

藤永瞟他一眼说:你的!做得很好,功劳大大的!

太君功劳大大!我的小小的!武春喜伸出小指比着说。

藤永背着双手迈动大皮鞋在桥上来回走动。北面枪声不断,炮声轰隆。心想:看来刘兆林已经咬住土八路,听这声音,正在激战。谁胜谁负难料。但是,只要守住这座桥,进可以出击匪区,退可以直达县城,帝国皇军可立不败之地。至于围剿那些土八路,哼!让皇协军卖命去吧!以华治华吗。下命令向周围打炮示威,轰嗵!轰嗵!响过之后,留下少数士兵守桥,大队人马进村安营扎寨。

崖沟村距河阳县城二十五里。东、西面是深沟,北面沟浅建有围墙,南面是高出黄河滩一丈多的徒崖,故名“崖沟村”。孟白公路穿村而过,是通往冶戌、白坡渡口直达洛阳的咽喉要道。砖拱石桥架在村东大沟上,地势极为险要。一条南北大道,从北寨门进来直通黄河滩。于孟白公路在街村中心交差成十字形状。十字东北角有个快一亩的大水坑,常年污水不断。水坑北十多丈有一古庙。

武舂喜,李全智派人把小庙打扫干净,摆上好几桌酒席。然后领着一帮汉奸站立庙门两旁,看见倭寇临近,举着小旗呐喊:大日本皇军劳苦功高,欢迎皇军再次光临!

藤永帅领三十多名精锐卫兵。傲慢的迈进庙门。看见丰盛的酒席,狼吞虎咽,风扫残云一般,不一会酒足饭饱,打着嗝进入梦乡。

日军的三辆辎重汽车和八门大炮停放在村东打麦场上。四角搭起帐棚驻兵看守。

一个分队约三十多人驻在村西庙里。另有七八十个强盗,驻在村西几户农民家中,。

还有一百多人,分别驻扎在毛家胡洞,几户民房里。当然凡是日本兵进驻的院子,农民都已逃走。

藤永特意命令一个中队驻在大街东南一富户家中,这家房屋坚固,离司令部较近,万一有变可以互相救应。指挥起来也方便。说实话,领兵将帅怪苦的,打电话询问了各个寨门哨位情况以后,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日本兵提心吊胆,扫荡好几天。没睡一个安稳觉。几十里路的急行军更加人困马乏。他门认为脱离战场,到了安乐窝。不及用餐,倒头便睡。更可笑,长官连个巡逻查岗也不安排。


放下日军‘睡美觉’不讲。回头再说独立营。刘忠接到,吴超,派人送来的消息,知道藤永亲自守桥,心中大喜。立即带领本部人马,顺姚庄,村东大沟摸黑南下,十一点到达崖沟村北二里地方。同一连长,登高向村内嘹望,但见北风掠耳,云遮雾障。树影掩映,万物苍莽。魔鬼营帐,毫无声响。深夜风凉,冻人筛糠。真乃:伸手不见五指夜,诛杀倭寇好时节。

刘忠说:何连长,你带一连从村西出击,让杨钱柜的大刀队摸进去,先收拾西庙和分驻农家的日军。不到万不得已不许开枪。得手后向村中心运动。告诉战士们,下手要狠,动作要猛。不给日本人喘息的机会。

何光抽身而去。带着一连及大刀队,绕道店坡村东下沟,越过汶水桥,远远看到西庙门口有一日本兵站岗。命令暂停隐蔽。

杨钱柜,卢拴柱从左右匍匐前进。日本哨兵目光呆滞,半睡状态。还没弄清咋回事。已经人头落地。一挥手,十多名大刀手迅速逼近庙门。原来两扇木门被这些强盗劈成木柴烧了,张着大门口。大刀队不费吹灰之力摸进庙院之中。一看好险,院中甬路上一挺‘歪把子’正对街门口,幸亏没人看守。一名战士顺手掂起。轻手轻脚跃上条石台阶。屋门虚掩着,里面透出一线亮光。杨钱柜轻轻推开木门,闪身进屋,只见神龛前的供台上放着一盏马灯,散发着昏黄的亮光。供台前齐刷刷靠着几十支睁明发亮的步枪。正好一个日本兵嘟嘟噜噜发呓怔,被窝里翻个身,展展腿又睡着了,他低声命令:前边五个人先去缴枪。后边的人杀鬼子。话音一落,上去几个人,每人抱起一搂三八人大盖急往屋外走。杀鬼子的可不含胡。抡起大刀片,乒乒嚓嚓砍将起来。有些日本兵梦中惊醒,猛的撂开被子,光着身子,欲以反抗。但是未等他们站起身子。刀铎己经砍到脖上。不到吸支烟的工夫三十多名日本兵被歼灭。

后人赞曰:大刀翻飞血水溅,横尸狼藉腥臭膻。倭寇如同案板肉,砍瓜切菜一舜间。

日本兵恁不顶打,出乎人们预料之中,不由的士气大增。杨钱柜喊声撤!于后续部队混合。

没临此景,不信如此顺手。何光说:庙门外边就是“孟白公路”。顺路往东三十多丈进入村子。寨门口有日军哨兵把守。大刀队仍是开路先锋。一排走路南,二排走路北。注意隐蔽,悄悄前进,不许弄出响声。三排在此守候,听见枪声立即出击。

杨钱柜二话不说,扭头便走。大刀队员,身手矫健,步履轻捷。轻轻摸到西寨门,犹如猫逮老鼠一扑一抓,轻而易举放倒了两个放哨的日本兵。

大刀队进入西门,正好常延清接应过来。说明了日本兵驻守情况。何光说:你带路,袭击毛家胡洞。

毛家胡洞位于大路北边不远地方。里面只有三家住有日本兵共七八十人。每家门口都有一名打盹的日本哨兵把守。杨钱柜略一示意,大刀队员分成三组扑向敌人。一、二组相当顺利。第三组正欲扑起时,哨兵似或听到什么?睁眼一看大吃一惊,不及举枪,顺手扣动扳机,坪!的一声呜枪报警。顿时毛家胡洞大乱起来。三家驻扎的日本兵闻听枪声,纷纷穿衣拉枪拥向大门。可惜为时己晚,大刀队己经逼近。日本兵有枪不能放,后退来不即,于是短兵相接,挥动刺刀胡戳乱砍起来。毕竞没有大刀顺手利索,不一会杀得日本兵尸横遍地。这时何光连长带着一排二排赶到参战。只见大刀对刺刀,你劈我戳,刺刀迎大刀你砍我剁。跳跃腾闪,避让藏躲,乒乓磕碰之声不绝于耳。正在双方撕杀得难分难解不可开交之时,忽然村中心浓烟滚滚腾空而起,火焰照得天地通红。日本兵知道不好,人人心惊,个个胆寒。哇啦啦一声呼哨,向村中败去。八路军斗屁股打枪紧追不放。

欲知后事入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