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三十四回 卫以恩诱敌捐躯 五龙冢恶战伪军

啊苏 收藏 0 25
导读:古阳风云 第三十四回 卫以恩诱敌捐躯 五龙冢恶战伪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五月十日扫荡进入第四天。县委在岩山庙召开军地联合会议。高桌低板橙,随意落坐之后,寒喧不几句切入正题。

柳风书记说:日、伪军这次扫荡,气焰嚣张。仗其兵力充沛武器尤良,如入没人之境。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这些倭寇禽兽不如。使用极其下流的手段,污辱老百姓。人民受到很大的损失。实在忍无可忍。军事斗争吗。主要靠部队。你俩好好想想,制定一个战斗方案,教训教训东洋鬼。

刘忠说:战士们听到崖、刘沟惨案后,群情激昴,义偾填鹰。请战书纷纷递到营部来,一个战士写道:营长,小日本不是宣耀有大炮,洋枪吗。我们有消灭侵略者的决心,和游击战的法宝,加上手中的大刀、长矛足以要侵略军的狗命。营长,下命令吧!只要还有一口气,一定把狗强盗赶尽杀绝。

卫以恩说:前一段的避让政策,己经取得于期效果。几天的岭地奔波,日伪军己成疲惫之师。该我军还手了。

刘忠说:敌人这次扫荡出动三个日军步兵中队,一个炮兵中队,约五百多人。伪军七百多人,总兵力一千二百多人。汽车三辆,大炮八门。掷弹筒,轻重机关枪无数。其进攻路线是从冶戌一路北上,步步紧逼,占领双柿树、岩山、龙台。企图把抗日武装,和民主政府逼向杨毛庄一带。与秘密开进东西孟庄的,张伯华之六十四支队,南北合击制我军与死地。

不管从兵力上,装备上来讲敌人均占优势。藤永认为,我军主力正与扫荡的日军激战在太行山上。抽不出兵力南下。而独立营成立不久,羽翼未丰,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才敢明目丈胆,长躯直入的侵犯抗日根据地。上次县委军事会议作出的战略方针秀,避其锋芒,隐蔽行动,待机歼敌是正确的。几天来人民的坚壁清野,区干队的敌住我扰。使日伪军吃尽苦头。可是老奸巨滑的藤永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晚上宿营都与伪军连成一片,遥相互应。遭到偷袭只用火力防守,不敢派兵出击。到是明智之举。

卫以恩叭哒几下旱烟锅说:日本兵己经出城,没有乌龟壳做蔽障,如果选择有利地形,对!像‘平型关’那样的深沟一举全歼,中国抗战史上将会写下光辉的一页。立即给陈司令发报,请求支援。

刘忠说:主力一定很忙。还是依靠自己吧。日、伪军虽然貌似强大,但是外强中干,抓住其不善夜近战的弱点,发挥我军长处,瞅准时机,砍掉他一根手指头。围剿将不攻自破。停一下,没人吭声。他又说:他们不是抱成一团吗!我们何不调动他一下,我想如果把敌人来往的咽喉要道‘崖沟桥’炸断。藤永怎么办?

卫以恩停住吸烟说:好办法!迫使小日本修桥护路。等到他阵势一乱,狠狠捅他一刀,稍停又说:我看不敢炸掉。万一吓跑藤永,吃不上肉岂不遗感。不如留个刺猬让他抱着。

柳风书记说:这个主意好,从现在起你两分工。一个诱敌深入。一个继续隐,调动敌人。暗暗作好突袭的准备工作。

卫以恩说:调动小日本,尤其是突袭敌人,必需消息灵通熟悉地形。独立营最合适,不过装备太差,这样吧!我抽两挺机关枪给你,节骨眼上压压狗日的。

刘忠站起来拉住卫以恩说:谢谢老大哥的支持。不过诱敌北上担子不轻。敌人会把重兵压在你们身上,万一咬住不放。

卫以恩说:顶得住就顶,顶不住跑呗。我们长有飞毛腿,日本人撵不上,论跑路他是孙子!

柳凤说:县委随一大队行动,刘营长你要狠很的打。藤永疼了才会减轻一大队的负担。雄鸡报晓,新的一天开始了。

刘忠回到独立营住地,即对侦察排长说:吴超同志,你带一个班,秘密谮回崖沟,同常延青,常延明同志(都是内线)取得连系。装成爆炸崖沟桥的假像。然后在崖沟村埋伏下来,观察敌人动静。如果日本军派兵守桥,十二点前把情报送到司令部。

吴超说:营长!你是说摆成炸桥的样子叫藤永看看。敌人派兵守桥,就有好戏唱。

刘忠说:算你总明。

吴超说:好!保证完成任务!

姚光华说:假戏真做,把握时机,一定让藤永听从我们调遗,七点以后回师,不然对你门埋伏不利。


下午四点多日、伪军进占岩山村。藤永面对军事地图心想:我己拿下八路两个中心。小小龙台不在话下。谍报探得土八路正在五龙冢构筑工事,准备于我决战。哼!小小独立营,看我怎么收拾你!听说柳风亲临一线指挥,明天连县委一块端,正打如意算盘。

杨钱柜进来面前站定说:报告太君,谍报员探到可靠消息:崖沟桥下有可疑份子活动,企图炸桥。

藤永一听,打一冷战。心想:扫荡好几天,不见土八路的影子,独立营在那说不清楚。如今来打桥的主意,万一断了后路,冷不丁的来个百里奔袭,岂不就……越想越怕。正想派兵守桥,钉呤呤,电话紧响。

耳机里说:太君!我是刘兆林,沟东发现土八路二百多人,慌慌张张正向龙台逃窜,请问太君是否过沟追赶?

藤永略一思索说:八一团的自卫军的统统归你指挥。快快的追击,放跑土八路,杀头、杀头的干活。

放下耳机来回踱着步子心想:攻占龙台把独立营逼向杨毛庄,南北合击,消灭独立营,是这次扫荡的战略目标。现在是关健时期,只能火上加油,不能釜底抽薪。又一想小小独立营不过二百多人。皇协军七百多人,武器装备占绝对优势。取胜不成问题。土八路的狡滑!狡滑!崖沟桥一旦被炸,后果大大的不好。立即下命令:回兵崖沟

放下藤永暂切不提。却说八路军太岳军区二支队第一大队在卫以恩带领下,假装独立营向龙台退却。在五龙冢高地上构筑工事,摆出于敌人决战的阵势。诱敌上钩。

伪军蜂拥而至,把高地围得水泄不通。刘兆林举起望远镜对高地了望一会说:弟兄们,东面北面有崔子范,张勋铭守着。土八路已经,走投没路了。一举攻上去活捉柳风,刘忠者,太君大大的奖赏。有种的冲婀!一百多名伪军在机关枪掩护下弓着腰,端着枪,跳沟,爬坡,嗷嗷叫着从麦地发起冲锋。

卫以恩爬在一线亲临指挥,看得清清楚楚,一千米,五百米,三百米。等到进入最佳射程。手枪一点喊声打!乒乒乒,啪啪啪。步枪机枪连声发。伪军躺下几十具尸体,败退下去。

刘兆林向高地看了又看,组织第二次进攻。轻重机枪加钢炮一齐轰鸣,哒哒哒,嗒嗒嗒。轰嗵!轰嗵!一阵狂轰滥炸之后,躯赶伪军,散兵队型冲来。

八路军战士居高临下,沉着瞄准紧张还击。人人只有一个心思,多杀几个敌人,为老百姓报仇。

刘兆林铁心拿下高地,眼不离镜的观看战地形势。前排倒下,又派一排,形成波浪式的攻击。

高地上烟尘迷漫,弹片飞舞,扑扑啾啾之声不绝于耳。机枪手倒下,另一名战士立即扑上,继续扫射。战斗进入白热化程度。卫以恩正在指挥战斗。轰嗵!一颗炮弹身边爆炸,手一软松开望远镜爬那不动弹。警卫员喊:大队长!大队长!抱起一看,鲜血顺额头流下。卫生员熟练的用纱布包扎。

柳风书记,弯着腰急急顺交通壕过来,看看卫队长伤势,知道很重。拉住手说:卫以恩同志,下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你就放心吧!

卫以恩强打精神说:部队由你指挥,坚持到天黑就是胜利。头一歪闭上了眼睛。警卫员含泪把大队长抱进掩体。眼看敌人要上来,抱起机枪猛扫,战士们甩出几颗手榴弹,炸得走狗鬼哭狼嚎,屁磙尿流的退回去。

两次强攻失利,刘兆林心犯嘀咕,观其战术及火力不亚老八路,莫非其中有诈不成。不能拿弟兄们性命当儿戏。天色已晚,土八路他娘的,都是夜猫子。我得收缩兵力以防不测。明天向皇军调来重炮,不信啃不下这块硬骨头。随即下命令,停止进攻,各守防区。严密监视高地上的一举一动,不许放走一个土八路,违者,格杀勿论。

这个临时指派的战地指挥官,人不卸甲,马不离鞍。不时电话询问包围部队防务。生怕土八路偷袭。撑到零点以后,眼皮磕碰,连打哈欠,和衣躺到行军床上。不由自主的进入梦乡。忽然传来枪声。哨兵跑进,行军大帐喊:大队长!大队长!南边传来暴炸之声,可能是在崖沟方向。

刘兆林一咕碌爬起来,三步并二步登上高岗,看见崖沟方向一片火海,爆炸之声不断。心说:不好!八路善打孤立无援之敌。看来,把我引到这里是个圈套。灭掉藤永,我命休也。急忙命令:各部队秘密撤退,八路追击不于理采。驰援崖沟皇军要紧。好个刘兆林丢下一地尸首不管,跑的比兔子还快/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