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三十二回 日本鬼子罪滔天 崖沟杀人三百三

啊苏 收藏 0 38
导读:古阳风云 第三十二回 日本鬼子罪滔天 崖沟杀人三百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五月七日藤永亲率日,伪军一千多人马,三声炮响之后,狐假虎威杀出城来。前行七八里来到‘金山寺’下。勒马向上看去,千年佛们圣地,犹如怪兽打着虎坐,张牙舞爪的蔑视皇军。想起前次败仗,,田代之死,气就不打一处来。用手一指说:统统的大火烧掉!

日军一个分队跑步而上。推开破大门,窜进大雄宝殿,点燃火把引燃楠木格扇。而后重重宅院尽皆起火。立时浓烟滚滚遮天蔽日。着了三天三夜。可叹,释伽牟尼,十八罗汉,倒坐观音,四大天王,太上老君,哼哈二将,法术齐天,灭火无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家化为灰烬,无可奈何。

过午行到崖沟村东。杨钱发来到马前说:太君这是匪区的边沿,运粮队就在村西遭到伏击。(手比八字)本村干这个大大的有!

藤永举起望远镜,先对村子看看,然后磨转镜头对着村北壕沟,村南黄河滩瞧瞧。发现跑反的老百姓成群结队,脱口而出,快快的占领村庄。

日、伪军手握上刺刀的长枪,迈着大步冲进村中广场。很快的放出警戒,封锁村口。便衣打着铜锣吆喝:崖沟村的老百姓听着!皇军是来打击土八路,保护良民的。快快的出来迎接大日本皇军。连着叫喊三遍,不见出来一个人影。

藤永不耐烦的一挥手,日军端着耀眼的刺刀,砸门破户,强行搜索。立时,男喊女叫,鸡飞狗跳,恐怖气份,笼罩整个村庄。

钱哑巴抱着不满周岁孩子逃跑,被日本兵撵上,夺过孩子,一刀捅死。塞咕,塞咕叫着扒下裤子轮奸。兽性发泄之后,一刀戳进阴户。

一群百姓出村往北跑。日军追上。刺刀逼着来到打麦场。狗强盗竞用铁丝把人们双手拧起来。围着麦拮垛拴一圈。点燃麦拮,将几十人活活烧死。疼得人们哭爹叫娘,呼天嚎地其景惨不忍睹,倭寇却仰天大笑,手足舞蹈起来。

日本兵杀人成脾。窜到姚明家中,不分男女老幼,见人就杀,全家被斩草除根一人没留。接着跑到姚富家中,将家人杀得一干二净。就这样一家挨一家把这一带留在家中的人全部杀绝。

村民段石给财主家做长工。磨练出一付好身板,性格崛犟,气力过人。听说日军扫荡不放心。来家看望妻儿老小,正要出门被堵在家中。他让家人从后门逃走。自己掂起一把铡刀,一声呼哨跃到日军面前。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日军吓懵了。有枪不能放,只好短兵相接,拼杀起来。迎面一个日军挺刀向他胸口刺来,铡刀一挥,铛啷一声,磕飞三八大盖。后跟日军还没醒过神来,刀光一闪,肩背分为两段。回身一个饿虎扑食,劈死丢枪的日本兵。这时门口拥进多名日军,啪、啪几声枪响,段石晃几晃倒在血泊之中。

西北军退役军人宋朝阳,曾经参加过关外多伦对日大战,多次荣立战功。负伤来家修养。此人身材魁伍,性格刚强。富有正义感。正睡午觉,被哭喊吵杂之声惊醒。正欲出门看个究竞,格门缝瞧见日军正向自己家里走来。赶紧操起锄头,藏身门后。日军一脚跺开门,进来二三步。好个宋朝阳,举起锄头从背后猛砸下来,日本兵不吭一声,脑浆并流到地而亡。宋朝阳弯腰拾起三八代盖,。一小队日本兵叽哩哇啦叫着向他冲来。他一看躲避已来不即,刺刀一摆冲出街门,眼明手快,钢啷!拨过日本兵刺刀,顺手牵羊,把领头的日本兵剌倒地下,紧接着同日本兵打起了肉博战。常言说得好,一人不怕死,十人难低挡。日本兵把他围在中间,面对十来把明晃晃的刺刀,胆不怯、心不慌。一个日本兵从背后偷袭一刀。鹞子翻身带横扫,躲过刀锋,将其首级取下。日本兵好像遇到武林高手。围着他团团转,不敢出手。正面一个日本兵,啪!的向他开了一枪。一个闪身躲过,子弹正中对面一个日本兵肩膀。日本兵稍一犹予,趁机甩枪托砸去,扑嚓一声,血流如注。左右两个日本兵,认为有机可乘,两把剌刀同时刺来。猛然侧身转。两刀刺空,收拢不住,互相刺中对方。宋朝阳趁转体舜间,向右方刺去,不想这一刀用力过猛,戳进日本兵胁骨多深。拔刀稍一迟慢。日本兵数把钢刀同时袭来。但是未中要害,带着满身血迹,跳跃腾挪,出刀生风。日本兵二死四伤,心中胆怯,纷纷后退。终因出血过多,体力不支,动作逐渐迟缓。日本兵转到同一方向,坪坪!啪啪!一齐开枪射击。英雄宋朝阳身中数弹,长枪拄地,硬是不倒。

日本兵,皇协军费了吃奶之力。陆续押来二百多老百姓。集中在十字广场上。鬼子如临大敌。四周架上机关枪。

翻译官张作良操着东北腔说:各位父老乡亲听着:皇军是来找八路军算账的。大大的良民不要害怕,检举出土八路大日本皇军还要奖赏。翻过来说:知情不报或是窝藏土八路。皇军历来的政策是全村同坐,崖沟村可就在劫难逃。何去何从你们三思。

老百姓默默的低头不语,当妈的搂紧儿子,奶头塞住孩子嘴,惟恐哭出声来。老大娘抱着打战的闺女,心里捏着一把汉。几个倔犟的老头站在前排。怒目而视,相持好几分钟。

藤永显得不耐烦,铁青着脸说:便衣队的下去!把年青青的壮汉子统统的拉出来。

哈咿!杨钱发带头挤进人群,一阵骚乱之后,推拉出来三四十名小伙子。排成方队站在鬼子对面。

藤永插着腰,从左到右,面对面仔仔细细审视一遍,嗥叫:统统的跪下!然后对着老百姓说:你们的想明白,快快的交待谁是土八路的干活?你们村子土八路大大的有。包庇的不说,统统的刺喇、刺喇!

几百人的广场鸦雀无声,呼吸心跳之声都能听见。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多分钟过去了硬是没人吭声。

藤永脸色铁青,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用日语对日本兵说:这些东亚病夫,被共产党灌红了脑袋,铁心同皇军作对。天皇陛下的勇士们!试试你们的刀锋利也不利!

哈咿!一个满脸猪毛的日本兵,应声而出。双手举起东洋刀,对准跪在地下,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咔嚓!一声砍下去,头颅掉在地上。鲜血喷出好远。

人们两眼一闭,不敢观看,心软的抽抽泣泣哭起来。

耳听咔嚓!扑嗵!咔嚓!扑嗵!连着响。这个日本兵从左到右连砍十几人,累得满头大汗。又上来一个替换。这个日本兵更邪唿。大刀举过头顶,咔嚓!人头落地。眼都不眨一下,又砍第二个。咔嚓!咔嚓!眼看着轮到‘张升礼’面前那个人,刀斧手的屁股对着自己,张从礼心想:于其坐以待毙,任人宰割,不如拼个你死我活。弄得好了,逃过这一劫。最不值也得捞个垫背的。当日本兵举刀向面前那个同胞砍下来那一舜间,猛一伏身,钻到日本兵腿旮旯,紧紧捏住两脚脖,身子一直,背起来就跑。事有奏巧,刚好一块烂砖头,重重的把日本兵后脑壳磕一下,昏过去不省人事,好像盾牌贴在背上一般。在场日本兵吓的呆若木鸡,枪栓拉的呼啦、呼啦响,就是不敢放。小伙子不知那来恁大劲,一群日本兵托着牛皮鞋追赶,硬是越追越远。跑到村外,掂住腿往深沟里一扔,日本兵略一停顿分成两路,一路下沟抢救人,一路追赶。张从礼地形熟,拐过几个弯,摆脱日本兵,好歹捞回一条命。

藤永焦燥不安的来回踱着步子。看见只抬着一个半死难活的刽子手回来,没逮住逃跑者。气的火冒三丈。对着小队长大骂:废物!一群蠢猪!啪!啪!两个耳瓜。

哈咿!哈咿!小队长两手贴腿,像木桩。

藤永猛的抽出指挥刀。往村民那一指,大声嚎叫:机关枪的开火!统统的刺喇,刺喇!

日本兵一勾扳机,嘎嘎嘎---立时触目惊心,惨绝人环,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悲残之剧上演了。

正是:血流成河尸叠尸,身首分离骨难全。

华夏子孙炎黄后,牢记日寇罪滔天。

惨案发生后统计,日本兵这天在崖沟村共杀害老百姓三百多人,烧毁房屋八十多间,抢走牲畜家禽不计其数。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