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三十回 两军相逢勇者胜 河渎庙里显威风

啊苏 收藏 0 29
导读:古阳风云 第三十回 两军相逢勇者胜 河渎庙里显威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田代率领日、伪援军急急赶路。被冷枪打下马来。立时枪声大作,炮声震天。日军不防这一手。还没醒过神来,啊吁!啊吁!接连中弹,跌倒好几个,驼马受惊,疯狂奔跑,又趟倒好多日本兵。倭寇迅速卧倒伸出‘三八代盖’,架起‘歪把子’哒哒哒进行还击。炮声轰隆,子弹飞呜。压的不敢抬头。不断又有日兵挂花、阵亡。

日军分队长急的熬熬叫:土八路大大的利害,大大的利害。撤退撤退的干活!命令士兵抬起田代和阵亡的尸体,前队变后队,兔子一样向东败逃。

八一团第七中队作为先锋。中队长提心吊胆的督促队伍快走。身后猛然枪声响。本能的一回头,看见司令官坠落马下,刷!卧倒命令:顶住!顶住!八路军居高临下,火力密集。一会身边死伤好多弟兄。偷眼看见日军己经溃败,赶紧跟着鼠窜而去。


楚团长发现日、伪军在逃。命令所有军号齐鸣,滴滴滴、哒哒哒,声震长空。犹如千军万马,八路战土跃出掩体,冲上公路,壕沟里两个日军兵娃浑身筛糠、屈膝作揖。不停的喊叫:八路爷爷饶命!八路爷爷饶命!逃不及的伪军跪着平举三八大盖。(八年抗战,河阳境内,仅有这次生俘两个日军新兵)。


河渎庙守敌孙连长。为人狡滑,心眼孬。给藤永通了电话,蹬上碉堡,对着周围麦地仔细瞧。心想,八路用兵神出鬼没,捉摸不透。善于声东击西,围点打援,搞他妈的什么布袋战。怕是出兵容易,撤回难。听着西边枪声震耳,硬是不发一兵一卒。等到日、伪大队援军过来义井,慢腾腾走下碉堡,命命一排老弱残兵前去增援。

三十多名皇协军,疲疲塌塌,磨磨蹭蹭,顺着庙西土路从眼前而过。上去‘孟白大道’向西而行,大约不到三十丈,进入路沟二营伏击地段。好多战士齐吆喝,不许动,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油条子排长一愣,知道咋回事,嘿嘿笑笑,油嘴滑舌的说:我说弟兄门,到那都是他娘的吃粮当兵。跟着老哥干八路吧!带头稀哩哗啦扔下枪支弹药。


于此同时一营从东对‘河渎庙’发起进攻。机枪刮风似的吼叫,战士们利用地形一拨一拨往上冲。


伪连长坐在指挥室,心里不塌实,听到枪声猛然省悟。闹来闹去,八路在打我‘河渎庙’的主意,三两步窜到当院大声嚷:土八路对我们开战了。各碉堡一定严防死守。不让他们靠近一步。大炮班的弟兄们,本连长平日里待您不薄,今天亮一手,把土八路那些机枪炸成哑巴。话欲未了,东墙被炸断半截一个缺口。急命‘予备队’堵上去。一时间机枪哒哒哒,子弹如飞蝗,钻肉啃骨,哭爹又叫娘。大炮班赶紧来到后院一看,洋鬼子看戏傻了眼。不是少这便是缺那,干着急没法发射。怕被连长处以军法。干脆,鞋底抹油,溜之大吉。


三营工兵班与爆破手趁东边打的热火朝天,弯腰冲向偏北西墙根。不料被西南碉堡发现。一梭子弹扫过来,一名战士负伤,一名战士倒下。西北角碉堡闻声,嘎嘎嘎、咕咕咕打的更凶。耳边啾啾弹如雨,脚旁扑扑土飞扬。所幸再无伤亡。为了不惊动敌人,埋伏的战土硬是忍着,没有勾动扳机进行掩护。十多名战士冲到,墙根外的圪沿下边。挥钎挖掘、轮番倒土。墙根挨沟出土方便。心急干活快,不到十分钟,将围墙地基,挖开一个三尺多长的洞穴。工兵撤到旁边,爆破手即把炸药填塞进去。麻利的点燃导火索。喊声,隐蔽!迅速的藏在土沿下边。轰隆一声巨响,围墙被炸开一个四米多长的大口子。


伪连长以为八路会从东边进攻,集中兵力死死守住东墙。不防有人从背后捅一刀子,喊声不好!电话命令西北、西南角的碉堡齐向突破口扫射。丢下耳机吼叫:敢死队给我上!但是为时己晚,


三营突击队奋不顾身冲进爆破口。于是短兵相接,拼杀起来。正是:刀枪磕碰乒乓响,白进红出挑断肠。夹路相逢勇者胜,正义之师不可挡。


伪连长不敢恋战,钻进指挥所向藤永求救。喂!喂!就是叫不通。啪的摔了耳机,我日….. 正要骂娘。不许动!不许动!窗户,门口几枝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这家伙心想,老子临死也要捞个垫被的。趁着举手迅速伸向腰间,没等端平手抢,啪的一声枪响,打断手腕,二八盒子,扑哒一声掉到地下。

王菜买躲在伙房里,耳听:枪声连天,喊杀不断。急不可耐的想邦八路一把。可是不知从那下手,有力使不上。心想:我把庙门打开不就行了?也是急不择法。当他跑上去,正搬‘顶门杠’时,卷棚上的哨兵看见啪的一枪,弹中后背,顿时血流如注。好个王菜买,咬紧牙关,强忍疼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硬是抽出门闩。

这时包抄到南门的两个连,趁敌人的火力只顾西边,冲到大门外广场,干着急就是进不去。忽听门内扑嗵一声响,红漆大门慢悠悠裂开一条缝。十几个战士奋力一推,霎那间庙门洞开。战士们峰拥而入,同伪军撕打起来。

号角哒哒哒!哒哒哒给八路健儿增添无穷的力量,三路人马一齐冲到庙墙周围。二三营从爆破口涌入,一营搭人梯跳进围墙,正个院落刀光闪闪,穿胸挑肺,你死我活的拼杀起来。这场恶战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点也不过分。

大部分伪军自知败局一定,纷纷缴枪投洚。少数潜伏大殿内,负隅顽抗的伪军。狗急跳墙。大喊:放火!烧死土八路。未等冲进大殿。烈焰己从椽檐,格扇窜出来。接着东西廊房相继起火。

八路军欲去扑救。可是即无工具,又缺水源,只好押着俘虏撤出庙外。一座千年古刹就这样葬身火海。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