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二十九回 运筹帷幄出奇兵 砍掉牛角俘日兵

啊苏 收藏 0 8
导读:古阳风云 第二十九回 运筹帷幄出奇兵 砍掉牛角俘日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吴超,杨钱柜,卢拴柱放走伪军后,急忽忽赶回司令部,己经到零点,进屋一看,参战部队首长坐满屋。目光齐刷刷集中到他门身上。

三人行罢军礼吴超说:报告首长!现己查明,河渎庙内现有伪军四个排,兵力一百五拾多人。四角碉堡各有机关枪两挺,一班兵力日夜防守。卷棚上有个火力点直对大门。后院二门大炮对外张着口。不过己经不能说话。被我拔去舌头,扔进“天皇饭店”。大殿前西廊房,电线扯出好几根,必是七连指挥所。押运排都在卷棚内住宿。没有发现弹药仓库,古计子弹都在碉堡存放,报告完毕。

陈司令面代笑容说:久闻侦察排长大名。老实交待怎么进出河渎庙?

报告司令!得到王菜买大力帮助。男扮女妆,进去后摇身变成伪军,通行无阻,任我游览。翻墙出来,两伪军穷追不放。被杨钱柜,卢拴柱绊倒抓住。经教育愿意立功赎罪。分配任务放回去了。

陈司令上前一一握手说:谢谢你们!任务完成的很好,这次会战你们是头功。下去好好休息,准备战斗。

是!谢谢首长关怀。他们刷的敬个标准的军礼,转身出门。

看着三个侦察兵英姿勃勃的势头,在坐首长无不投以赞许的目光。

陈司令微笑着点点头说:同志们!我们原计划砍掉西虢这个‘牛圪抵’。不成想藤永这头犟牛,异想天开,欲用运粮车队引诱独立营上钩,然后围而歼之。我军将计就计,搞个大会战。此次战役后天打响。现在由作战参谋讲解作战计划和兵力部署。

年青的参谋登上讲台,随手拉开军事地图。手持木棍点着一个黑点说:这就是西虢村。日伪据点设在西北角的河渎庙里。庙北二十余丈就是孟白公路,届西,围墙外边有约三四尺宽,五尺多高的墙脚。一条南北大道,紧靠墙脚土沿,向南五十多丈便是大水坑。与东西路行成交差十字。庙南一条土路横穿而过。庙东平坦坦一片麦地。

具体布署是:分区十七团主攻河渎庙据点。所署第一营,由韩庄,东窑之间的和尚沟插向西虢村东,隐藏在落驾头与河渎庙之间的麦地里。第二营由东西窑之间,插到西虢北边,隐藏在孟白大道以北的树葱或麦田里。第三营从赵坡东沟起程,秘蜜穿过孟白公路,到河渎庙以西埋伏起来。

分区二十团属于打援部队。专打出城增援的日伪军。所署第一,第二营由韩庄村东秘密插入孟白公路两侧,第一营埋伏在金山寺下麦田里。第二营穿过大道,埋伏到刘家坟的柏树林里。第三营从槐树口插入到赵坡通往孟庄东西大沟的南沿,阻击张伯华地方团队,或国民党顽军,趁火打劫。

独立营和十七团的一个机枪班,组成西线部队。选择有利地形,埋伏在店坡到全义大道付近。作好先打伏击,后打阻击的准备。

作战参谋用木棍不停的指划着行军路线和隐敝地点。人们的眼睛跟着木棍转来转去。只见他木棍一收面向大家说:军队布置就是这些。今天夜里零点出发,黎明前各部队必需进入予定地点。

进攻程序是:翻本念道:伪军的运粮车队,从庙里出来不于理采。让其行道店坡。独立营和机枪班伏击圈内动手。与其最少相持三十分钟以后,看情况于以全歼或击溃。但要切记坚守阵地,做好准备对付冶戌来敌。

十七团第三营,如果看到河渎庙里出来援兵,千万不能报露。让其行到孟白大道,由第二营收拾。二营围歼战打响后。一营首先从东边对河渎庙发起佯攻,吸引敌人注意力。三营工兵班及爆破手,迅速靠近河渎庙北段西墙根,开始挖洞。爆破声响,发起总攻。一、二营各派一个连,向南包抄封住庙门。堵死伪军出逃,力求全歼。

所有打援部队,坚持隐蔽,不许报露。如有敌人增援,坚决阻击。如没增援,主战场未结束前,不许擅离隐蔽地点。作战计划完了,请首长指示。

陈司令说:同志门!听清了吧!不清楚的可以重问。这次作战,我军攻取的目标是河渎庙伪军据点。但是日军有所准备,肯定重兵增援。特别是二十团,第一,要作好思想准备,应付更大的压力。第二,要做好隐蔽工作。一旦报露行踪,鬼子不出城,白辛苦一场。第三,一定要击中要害,击溃或全歼。不能让其反扑,尤其在敌人家门口作战,必免形成胶着状态。这是我军对日伪的一次出击战,希望同志们一定打好。

最后要求同志们教育我们的战士,小麦秀穗了,尽量不要毁坏壮稼。


四月三十日(农历三月十九)伪军押着运粮车队,平安到达西虢据点。卸下一批粮食。士兵们喝酒赌钱休息一晚上。第二天每辆车上不足二百斤。看似满载实同空负。机关枪架上土布袋。士兵爬在车厢里。刚出庙门惊惕性蛮高。没走几里路,晕晕呼呼打瞌睡。车把式左手揽绳右手扬鞭,喔喔吁吁。嘴不停的吆喝。咕咕、咚咚,摇摇、晃晃。北拐西去,出来干沟桥一溜下坡,过去汶水桥是个,向北拐的大徒坡。鞭子甩的嘎嘎响,稍套辕骡齐用劲,后腿蹬、前腿趴,咯蹬、咯蹬,刚到坡半腰。


独立营,机枪班严阵以待。刘忠喊声打!嘭嘭嘭、啪啪啪。辕骡被击中。唿嗵摔倒地上。车子顺坡往后倒,厥起尾巴,冲向第二辆。牲口受惊,乱蹦乱跳不听驾驭。赶车把式都是抓来的民夫,丢下马车,扔了皮鞭,磙爬到路沟麦田里不敢抬头看。


伪军排长一夜的狂饮滥赌,上车不远就不省人事,呼呼‘抽风厢’。正梦着大把捞钱里。忽被枪声惊醒,伸伸脖子,揉揉眼。往前一看,车子互相碰撞,士兵有死有伤。几辆马车己经翻磙沟下麦田之中。扯破喉咙喊:给我顶住!给我顶住!肩扛机关枪嘎嘎嘎扫射起来。无奈地形不利,兵无斗志。看着手下弟兄伤亡殆尽,光杆司令独力难支。抱枪弃车向黄河滩窜去。

冶戌日军分部,先是听到枪声。后接藤永,电话命令,派出二十几人接应。冒冒失失,闯入店坡,村西伏击圈。刘忠一声令下。两旁土崖上一排子弹飞过去,扑嗵,扑嗵,裁到七八个,剩下的乖乖投降。


八一团第三营,日军一个中队,人不卸甲,马不离鞍,全付武装,待命出击。藤永焦燥不安的等侯一天。五月一日(农历三月二十)十点刚过,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拿起耳机一听,西虢据点孙连长焦急的说:太君!运粮车队大概在店坡与八路遭迂。是否派兵增援?

藤永心想:好!土八路终于上钩了。又一想,店坡离城三十多里路,援军一时半刻赶不到。对着耳机说:大大的增援!你的河渎庙、冶戌的分部,不惜一切代价,快快的出兵。把土八路死死的围住。皇军大大的援军,快快的赶到,把土八路统统的刺喇,刺喇。

不到十分钟,城门大开,吊桥落下。伪军一个中队蜂拥而出。临时受命的战地指挥官‘田代’骑着大白马,胸挂望远镜,率领一个中队日本侵略军西征。八一团,的第八第九中队跟随其后匆匆而行。赶到斗鸡台听到阵阵枪声响。田代,勒马举镜,远望几秒钟,猛的抽出战刀向前一挥,歇斯底里大喊:统统的跑步前进!


二十团的八路军战士,犹如下山猛虎。埋伏在金山寺下,东西大道两侧高地上的田野里,居高临下等待猎物前来送死。

楚大明团长的指挥所设在金山寺大院里。远远看到伪军领头,日军居中,拉开距离,界线分明,马驼辎重,行色忽忽,一付救急如救火,不顾一切忙于奔命样子。心想:藤永瘘吃败丈,求胜心切不惜动用老本参战。放进圈里全歼,前后托拉二里多长,难以奏效。如遭小挫,必定顽强抵抗。对!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打倒这个骑马的指挥官,敌人将不战自乱。回头叫,通讯员!命令一营长,集中三个神枪手,让过前边皇协军,等到敌人进入最佳射程,把日军指挥官揍下马来。然后开枪开炮阻击敌人。


越往西走枪声越紧。日、伪援军不顾一切埋头赶路。先头连过去刘家坟地柏树林。日军中队刚到金山寺下。冷不丁啪!啪!枪声响,田代中佐唿嗵!裁下马来。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