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二十七回 以粮为饵诱共军 将计就计取西虢

啊苏 收藏 0 1
导读:古阳风云 第二十七回 以粮为饵诱共军 将计就计取西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伪军营长刘玉成正在鼓动士兵抵抗,一发炮弹钻进碉堡。这家伙扑嚓摔倒,不省人事。手下官兵不愿再战,挂起白旗,缴枪投降。战斗随即结束。消息传到县城。日军立即召开会议。

银匠胡洞日军司令部里,藤永脸色铁青,面目狰狞。气恨的说:八一团大大的饭桶!土八路的一打,投降,投降的干活。良心大大的不好!

李应轩塌拉着脑袋嗫嗫嚅嚅的说:太君!八路军重兵包围,大炮猛烈轰击,刘玉成帅二营官兵,死守十几个小时,最后碉毁人亡。对皇军大大的忠心。再说,曹长不也负伤而归吗!卑职认为,当今之计,赶紧把驻守武桥的三营撤回来,加强城防才是大大的良策!

杨钱发进来,弓着水蛇腰说:报告太君!据谍报人员汇报,八路军主力己由槐树口、龙台北上开拔山西。不过独立营在西虢活动频繁,孟白公路有被切断的危险。

藤永腾的站起身来,面对地图陷入沉思,皇军占领河阳多年。对面八朝古都,犹如咫尺天涯,上峰一再催促打通黄河天险,使予西,予北战区连成一片。可以抢运物资,大大的支援太平洋战争。如果西虢失守,打通此路无有希望不说,我将被困在小小的孤城里边。后果不堪设想。增兵固守,恐步南庄复辙。独立营虽然兵力不多,装备较差,但其出没元常,居无定所,围剿起来,如同大海捞针,谈何容易。如若不管,他又四处出击,防不胜防。这样下去,必然成为心腹之患。妈的,对付这样的小偷部队,实在头疼。正搅脑汁,仃铃铃!电话铃响起来。

张作良拿起耳机听听说:太君!维持会长师润来问,给西虢,冶戌的粮草装载就绪,要不要运走?

藤永心烦摆摆手说:运走,运走,统统的运走!

张作良放下耳机说:太君!鉴于目前的严峻形势,需要大大的派兵护送。迂到劫粮的土八路,可以大大的刺喇、刺喇!

藤永稍一愣怔,走上去对翻译官猛击一拳,笑着说:你的,大大的聪明,提出一个消灭土八路的好法子。接着叽哩哇啦的

用日语同翻译官交谈一阵。

张作扭转身严肃的说:太君的命令!给西虢,冶戌的军粮,装成十辆大马车,每车只装三袋小米,再用沙土杂物装满七

袋,狂称千斤军粮,组成运粮车队,明天中午从县城大摇大摆上路。八一团派一机枪排押运。如果无人过问,送到西虢卸下

一半,第二天运往冶戌。土八路胆敢劫粮,就地抵抗,咬住不放,县城、冶戌及西虢立即发兵,一小时,不! 半小时必需

赶到,东西夹击,中心开花,消灭独立营在此一举。八一团第三营立即撤回县城,一级战备,整装待命。太君把这次行动命

名为‘金钩钓鱼’。此战成败保密至关重要,泄露秘密者,严惩不怠。诸位下去准备吧!一群伪军官,怀着疑虑的心情,委委

诺诺退出‘狼窝’。,


春末夏初,万里锦诱。晚晴的夕阳烧红半边天。起伏的山峦披上红彤彤余晖。陈司令员站在五龙冢高地为二十团送行。

指战员不时举手行礼,司令员好!陈司令还礼回答: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啦!

参谋站在高岗向南观望着说:来啦!来啦!一匹骏马蹄声嗒嗒奔驰而至,相距百米翻身下马。走到跟前行礼说:报告司

令员本团完成任务,为了迷或小日本,故意白天开拔。不及到分区辞行。麻烦司令多炮几十里路,罪过、罪过。

陈司令握住手说:二十团斩掉一只牛圪抵,迫使武桥守敌撤回城内,沁、温、孟连成一片,意义很大。不来送送功巨,过意不去。听说,刘玉成挺顽固,怎么样,打的过瘾吧?

左团长说:再顽固经不起天雷轰,要说功臣,山炮连首屈一指,特别是一班长那三炮‘真绝’。头两炮‘泰山压顶’,最后来个‘黑虎掏心’,把卖国贼魂都炸飞了。哎!我可答应给他请功哩。请老首长我兑现吧。

陈司令说:放心吧!凡是对革做出贡献的人,党不会忘记。本来打算把二十团的指战员请过来,开个联欢会庆贺一番,看你行色匆匆,不便强留,这样吧,左团长在此小歇,把文艺团叫来唱支歌,表示、表示!

左团长说:久闻四区小妮嗓音好听,真想过把耳朵瘾。无奈一百多里,路等着脚板量,记在账上,有机会得还一台戏。右手一礼,陈司令再见!

陈司令说:代我向赵旅长问好。祝二十团多打胜仗。

一扭脸看见刘忠顺坡急急走来。行吧礼后刘营长说:陈司令,内线传来重要情报,特来向你请示。

陈司令说:看你一脸汗水,一身土。走!到司令部歇歇,慢慢谈。

刘忠跟在司令身后边走边说:本来打算撵上二十团,给左团长饯行。紧走还是没赶上。

陈司令说:这你还不知道!命令一下就得出发。饯行倒不在乎。不几步进入‘五龙冢’临时行辕。勤务兵斟上茶水。

刘忠接过一饮而进,擦擦嘴说;内线传来情报,日军接连受挫,藤永很不甘心。欲用运粮车队,引诱独立营上钩,然后

一网打尽。美其名曰,‘金钩钓鱼’。虽然每辆车上仅有三百斤,加起来不是小数目。够伪军吃一阵子,如果劫下这批军粮,不用打,敌人自己就乱了。

陈司令说:藤永故意明目丈胆运送军用物资。显然一经作好应变准备。独立营如去劫粮,轻则边打边退溜进据点。重则以沙土袋为依托进行顽抗。即是机枪排,战斗力并非一般。万一咬住不放。援兵一旦接应上来,河阳这些‘家底’可是赔不起。

刘忠说:眼睁睁看着敌人拉着这么多的粮食,从眼皮底下经过,运进狼窝,不管不问,心里不是兹味。

参谋插话说:其实日军往城外倒腾粮食不算坏事。砍掉牛‘圪抵’变成战利品。不过仗得大打,即要解决西虢河渎庙内之敌,又要考虑对付东西援军。光凭独立营和十七团的力量,显然不占优势。

陈司令面对地图沉思一会说:藤永即来叫阵,我军一定奉陪。七旅二十团走了不要紧。可以把本区二十团调来。不但砍掉牛圪坻,捎带挖他一块肉。不过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刘营长,给你二天时间,把‘河渎庙’内伪军布防情况查清楚,务于三十日夜十二点前,送交司令部。

刘忠心中一喜,赶紧立正敬礼说:是!保证完成任务!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