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二十六回 打援如同虎撵羊 山炮轰鸣敌投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化工,南庄打的不已乐乎,李应轩,马保林,杨钱发等齐到日军司令部商讨对策。藤永面对无能的爪牙,不满意的瞟几眼,气哼哼的来回踱步子,咔嚓!咔嚓!的皮鞋声如同踩在汉奸的心坎上。一个个胆战心惊,低头垂耳,不敢言声。

沉默好一会,藤永站住问:你的杨钱发你的说实话,这些土八路哪里来的?谍报队的,吃干饭的统统的刺喇,刺喇。

杨钱发脸色苍白,吞吞吐吐的说:这---这---说----说不上来。

张作良赶紧打圆场,太君!土八路狡滑狡滑的,走起路来飞快飞快,看到化工据点孤立,出其不意,一举拿下。我看南庄不那么容易。

藤永盯住李应轩问:你的说实话,你的二营是不是大大的脓包?能不能打退土八路的进攻?

李应轩抬头看看主子脸色,胆怯的说:二营长李玉成是员大大的虎将,加上碉堡坚固,弹药不缺,土八路一时半

会很难得手。但是不发救兵,孤军作战,迟早将被攻破。如同砍掉皇军一只臂膀,损失大大的!

藤永来回又走几趟,桌案前站住说:你的八一团,抽一加强连,曹长的带队。明天一早出发,赶到桑坡混合‘丁镇南的青年军,组成大大的增援部队,东西夹击。咬着牙一字一字说:消、灭、土、八、路!。

哈咿!狗汉奸如释重负,退出大厅。争先恐后离开,银匠胡洞。

八一团,的援兵,在一小队日军监督下,匆匆出东门,过马桥,发现可疑目标,嘟嘟嘟!扫一梭子继续赶路。东方泛红

到达桑坡。稍一停顿,命令青年军(回民团队)中路推进。加强连却按兵不动。

青年军鬼鬼祟祟,摇摇晃晃,顺路走来,看着进入沟地,弓着腰、端着枪、委委缩缩,一步难迈半尺。不时抬头向南庄看看,低下头四从乱瞅,生怕踩上地雷。丁镇南提手枪跟在后头。两只贼眼滴溜溜乱转。小声嘱咐几个心腹;风声紧早撤,咱他妈的不要命啦,拿住鸡蛋碰石头。

二十团的两个营埋伏在东西大道两侧的麦田里。看着敌人磨磨噌噌进入伏击地带。左团长喊声,打!顿时枪声大作。青年军乃是乌合之众,没经过这种阵势。立时乱了阵脚,丢下几十具尸体不管不顾。放羊似的回头就跑。冲锋一响,八路军战士跃出掩体撵上去欲捉俘虏。忽然桑坡村冲出两支人马,飞箭似接应上来。

原来日军‘曹长’心眼多,知道八路善与围点打援。拿青年军当炮灰,投石问路。今见八路上勾,命命加强连分兵两路包抄上来。八路军追赶部队一看不好,就地卧倒死死顶住敌人,双方在麦田里,互相射击,对打起来。

左团长在望远镜里看得清楚。命会号声传令:予备队投入战斗。立时又有四个连的八路主力反包抄上去。

日军曹长督促伪军作战。歪把子嘎嘎嘎,震破天,就是不见南庄出兵,急的好像热锅中蚂蚁,八格牙鲁,八格牙鲁,直骂娘。嗵!一颗炮弹不远处爆炸,机关枪同射手飞上天。险些被土埋住。抖抖脑袋,揉揉眼。子细一看:青年军没有人影了,八路军大队人马‘铁钳’似冲来。晚一步将全军腹没。猪嗓子似的吼叫:土八路大大的励害!撤退、撤退的干活!带头向西逃窜。

指挥所里左团长看的真切。忙喊:司号员,命命全线出击!给卖国者送殡。号声哒哒,声震原野。八路军犹如下山猛虎冲上去。好一付群英逐狼图’,展现在广茂的大平原上。

击溃八一团的援军,复又合兵一处,回师南庄。营首长齐到团部研究夺取碉堡的策略。左团长忧虑的说:刘玉成,倚丈乌龟壳死守硬抗,妄想援兵解围。现己成为‘瓮中之鳘’,但其盔甲坚固,火力猛烈,如果强攻伤亡太大。

一营长停住喝说:围而不攻,困死这些王八羔子。

参谋长说:应该尽快结束战斗,拖得久了影响下步战略布署。再说:万一李端章从沁阳发来救兵,可就麻烦了。要想快些攻下碉堡减少伤亡,炮兵是关健,但不知人家还有多少炮弹?

一句话提醒团长,他说;走! 到炮兵阵地看看, 向同志们讨个主意。. 风风火火来到炮阵地,,

炮兵同志守着岗位,纷纷举手行礼。左团长还着礼说:同志们辛苦了!直接走到大炮跟前,手按炮体对着碉堡瞄瞄。

回头问炮手,参军几年门了?

报告团长,入伍四年,跟大炮作伴三年多。

噢!那可是老兵了。

程连长跨前一步说:这是我们一班长,人称神炮手,指那打那,决不含糊。

左团长围着大炮转一圈,拍拍炮筒说:程连长我知道,为了支援我团早点拿下对面这个怪物,打的不止十发炮弹。我代表二十团全体官兵谢谢山炮连全体同志。可是眼前这个乌龟壳仍然竖在那里,希望‘红衣大将’继续吼叫,给步兵开拓前进道路。

程连长为难的说:报告团长!俗话说,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请点弹药全连仅剩三发炮弹,不是一班长节约早撂完了。

左团长看看炮楼,来回走走,班长面前停住说:我的神炮手,就这三发炮弹你能弹弹命中,把伪军揍的爬下,本团长给你请功,晋升排长。

一班长腼腆的说:团长,打炮只求命中目标,敌人爬不爬下,那是敌人的事情,俺可管不了。

右团长面代笑容鼓厉说:放心干吧!我老左支持你。

好个一班长,两眼对着碉堡仔细测试一下,调整好炮筒。回过头说:请首长进入掩体,这就开炮。轰!轰!山摇地动,两声曝炸响过,碉堡顶上浓烟滚滚,上盖飞上天。灰尘刚散,一班长手搭凉棚人又一瞄准,炮筒略一放低,一发炮弹呼啸而出,眨眼间顺着烂枪眼钻进碉堡肚里边。呼嗵!一声闷响,四周枪眼冒出黑烟。

围碉部队全体官兵,不约而同哗哗鼓起掌来。齐声欢呼:打得好!打得好!向炮兵同志学习!谢谢炮兵老大哥!


刘玉成倚仗碉堡负隅顽抗。好不容易听到西边枪声响,盼望援兵到来,解除城下之围。不料等了半天,枪声越来越小,继而不见动静。抓起电话猛谣,喂1喂!就是不通,知道线路中断。气得摔了耳机固肚皮。心想:凭我刘某这几年所作所为,八路军不会轻饶。看来老子无有退路,誓同碉堡共存亡。脖子一仰咕咕灌瓶老白干,提着手抢摇摇晃晃督战,结结巴巴的吼叫:弟--弟-兄--兄们!加---加把劲,给我他--他妈的顶---顶住。放---放进一---一个土---土八路,枪---枪毙。忽然山蹦地裂一声响,跌倒再也爬不起来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