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阳风云 第二十五回 八路出兵斩牛角 围攻南庄费周折

啊苏 收藏 0 15
导读:古阳风云 第二十五回 八路出兵斩牛角 围攻南庄费周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9/


话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分东西两个战场。德国法西斯自不量力,入侵苏联后,遭到苏联军民的强烈抵抗。战到一九四五年每况俞下,节节败退。苏联红军一路反击围困首都柏林,希特勒己是将落的太阳。东线日军袭击珍珠港后。战线拉长,兵力不足。顾东顾不了西。八路军打破了日伪军的围困与封锁。四月二十七日(农历三月十六)太岳军分区主力下山,在济源‘富安村’召开‘军地;联系会议。

陈康司令员说; 同志们!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己经进入了第八个年头。日本帝国主义己是秋后的蚂蚱,蹦扎不了几天了。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把一切敌人守备薄弱,在我军现有条件下,能够攻克的沦陷区,夺回来化为解放区。把小日本侵略军,围困在极端狭小的城市,与交通要道之中。为最终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创造条件。河阳是太行山的南大门,有黄河的天然渡口。军事地位极为重要。军区决定集中优势兵力,采取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扫清城外之敌。至于该怎么打,请地方上的同志介绍一下情况。然后研究一个方案上报军区党委。

柳风书记站起来不慌不忙的说:河阳的敌情是这样的,说着拿起茶壶放到桌当中,又拿两个茶碗放到茶壶左右方。继续说:这个茶壶好似诃阳县城。左边这个茶碗是南庄据点。右边这个茶碗是西虢据点。相距县城大约都是二十里。好比牛头上伸出两‘圪抵’竖在黄河北岸东西马路上。

南庄据点带化工驻着一个营。营长刘玉成是个铁杆汉奸。作恶多端,祸害一方,提起来没人不骂。西虢据点设在渎河庙内,大约一个正规连镇守。另有一排兵力,来回巡罗,保护河阳到冶戌公路畅通。藤永凭此为依托,不时对游击区及农村突击扫荡,此处驻军对周围村庄派粮、派款。骚扰老百姓,人民深恶痛绝。

会场稍一停顿‘三八六旅二十团’,团长左魁元说:拿一个主力团歼灭敌人一个营,小菜碟。南庄据点我包打,司令员,下命令吧!

陈司令说:听说打仗手就发痒是不是?这样吧!为了更有把握,分区山炮连归你指挥,不过就那十发炮弹。你要用在刀刃上。

左团长说:谢谢司令员的关怀,本团如虎添翼,我打保票打好这一仗。

刘忠插嘴说:左团长!南庄一战你可不要轻敌,侦察得知。主炮楼(也叫碉堡)灰砖灌切而成。五尺多厚的墙壁又高又大,四周遍布射击孔,士兵大都是从沁阳带来的亡命之徒。弹药充足,易守难攻。一旦打响,化土,城内之敌不会袖手旁观,如果派援兵,将会背腹受敌。

陈司令说:刘忠分析的很周到。这样吧!独立营派出侦察兵,随时报告敌人动向,必要时改变战略,围点打援。我带十七团堵住西边敌人,东边你就放手干吧。

左团长说:司令员放心!南庄我团包打。西虢那块肥肉我就不争了。

熊韬县长说:砍掉两个‘牛圪抵’,藤永,这条秃驴再扑腾也没多大劲。给当地人民除去大害。我代表河阳老百姓表示对子弟兵的感谢。保证做好支前工作。部队有什么困难县政府一解决。

阵司令最后说:谢谢地方的大力支持。同志们如果没有别的建议,这次战斗今夜打响。名称吗?我看就叫‘砍牛角’战斗。

夜里十点二十团全体官兵,疾驰五十多里路,午夜到达南庄至化工之间的蟒河边。左团长站在河堤上向南、向北观望一会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藤永,别做好梦了,醒醒吧。大步走回临时指挥所命令:一营长!到!你营任务,跑步前进,迅速包围化工炮楼,先用山炮轰他一下,而后猛攻。二营长!到!你营左右分开,在此埋伏,南庄之敌敢来救援,就地报销。三营长!到!俏俏围困南庄据点,这里打响后如有败兵退回南庄,乘乱混进,攻取炮楼。

黑暗之中数不清的人影,井然有条的分头行动。


化工据点里的伪军,赌钱,汹酒,哼谣调。连长搂着相好游梦乡。高哨怀抱大枪呼噜,呼噜打磕睡。

冷不防轰隆大炮震天响。正好打在墙壁上。楼体摇晃,哗哗落土。震灭腊烛,屋内一片漆黑,伪军个个目瞪口呆。还没醒过神来,滴滴滴, 哒哒哒!冲锋号三面响起。机关枪嘎嘎嘎,暴风雨似泼过来。八路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伪军吓傻了,不等长官下令,纷纷亮出白旗,举手投降。勇土们蹬上楼顶,点燃大火。

八一团二营长李玉成,听到枪炮声从床上一跃而起。三两步蹬上哨位,遥见化工据点火光闪闪,枪声阵阵,继而军号齐鸣。心想:三连长是团长内侄,为吃‘空额’手下不过六七十人,此人搞女人行家里手,打起仗来稀泥软蛋。难与八路对抗许久。对!赶紧派兵相救。不然团长那不好交待,蹬蹬蹬跑下楼梯,正欲下命令,忽然想到,不好!八路军鬼计多端,这黑天半夜的,万一来个围点打援岂不------对!你他妈,打的再凶,老子按兵不动,只要守住南庄,八路天大本事也没好经念。忽然火光冲天而起,照红半边天。气愤的顺嘴骂道:狗日的吕连长忒不顶打,不过半小时,你就完蛋了。叫我怎样向你姑父交待。大声吼叫:弟兄们,八路已经攻下化工炮楼。但是各位不要惊慌。咱这碉堡高大坚固,兵力充沛,弹药不缺。迫机炮、重机枪从未开荤。八路敢来太岁头上动土,定叫他妈的!碰的头破血流。

一连长:到!带领你连死守炮楼。二连长!到!你连散开坚守四周围墙。八路进来拿你是问。重机枪、迫机炮听我指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谁他妈的装熊老子一枪毙了他。

说完抓起叮呤呤响的耳机。喂!团长吗?我是玉成,耳机里说:玉成!听到东南枪声炮声又见火光齐天,到底咋回事?

报告团长:不知从哪来的八路,一点多发起进攻,不知怎么搞的三连坚持十多分钟就跨了,派兵救援也来不及。

李应轩说:“玉成!要当心!我估计八路军不会忘记你,下一目标肯定是南庄。给弟兄们鼓鼓劲,一定守住南庄炮楼,

援兵一到,东西夹攻,给土八路点颜色看看。叫他妈的吃不了兜着走。打了胜仗,本团长给你记功。”

刘玉成对着耳机大声说:“是!决不忘记团长栽培,玉成只要还有一口气,南庄就是咱们的。


左团长带着二营张着布袋等候敌人上钩,直到化工起火好一会不见动静。立即命令撤消布袋,包围南庄据点。把山炮隐蔽在村东空地上,举起望眼镜仔仔细细观察好一会说;“程连长,把好本事亮出来。一定弹无虚发,叫伪军知道我们炮兵的励害。

程连长自信的说 :“团长,你看着,打空一发炮弹不用你说自动辞职。”回身走到炮位对炮手说:同志们,团长期待着我们,步兵的同志瞪大眼睛瞧着我们,我们要发挥‘军队之魂’的巨大威力,弹弹炸在敌人的心坎上,从精神上打倒敌人,予备---开炮!

轰嗵!轰嗵!天摇地动两声响,炮楼顶被掀落下来,接着几拾挺机关枪嘎嘎嘎,咕咕咕,暴雨似的拨向敌人。爆破手拎起炸药包,飞跑上去,敏捷的放好位置,拉着导火线,就地十八磙,轰!炸开一段围墙。

刘玉成赶紧调动火力封锁缺口。并用重机枪,迫击炮还击。只见:炮声隆隆震乾坤,枪声啪啪耳欲聩。好一场恶战,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正是:子弟兵频频出击灭走狗。皇协军黔驴技穷难保身。腥风血雨恶战一个多小时,围墙尽被夷为平地。伪军龟缩进碉堡里,负隅顽抗。

正要组织力量强攻,电活铃急响,左团长一听。监视哨报告,说:左团长,日军派来救兵,混合青年军,己从桑坡出发。

左团长答:好,好,继续监视,不要惊动这些王八蛋!放下耳机说;通讯员,跑步传达,命令三营用机关枪封死碉堡出口,不许放走一个敌人。一,二营跑步前进,迎击城里来的援军。

欲知后事如何? 且看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